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動漫修改

《凉宫春日的妄想》☆

  宫春日的妄想 -1



(接续原作《凉宫春日的忧郁》台湾角川版P.166 春日独自开完检讨会后)



  自己一个人在这种大热天把全程再跑一次?春日啊,难道妳是得了一种一闲下来就会因活力过多而死的病吗?拜託,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也好,把妳那过剩的精力分给我吧,这种日子还要陪妳跑来跑去以免世界毁灭,真是够了!

  「凉宫,或许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还是要劝妳趁早放弃去寻找那些不可能发现的谜样事物,像个普通高中生一样过生活吧。」

  瞬间抬起头来瞪着我……原以为她会这样,没想到春日却只是把脸贴在桌面上,看来,她是真的累坏了。

  「像个普通高中生一样过生活,到底是过怎样的生活?」

  她的声音摆明了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就是赶快去找个好男人啊!到时候如果要散步去找外星人,就能跟他一起在市区内走个够!这不就是个一箭双鵰的好方法吗?」

  我一面想着朝比奈那天说过的话,一面如此提议。

  「而且,妳根本不缺男生的追求。只要藏起妳那诡异的个性,马上就能交到男朋友了。」

  「哼,有没有男朋友都没差啦!所谓恋爱不过是一时的迷惑,是一种精神病。」

  凉宫靠在桌子上,眼睛看向窗外,有气无力地说:

  「其实,我偶尔也会有那种心情,毕竟我是个健康的少女,再加上身体有时也会有需求。但我不会笨到因为一时迷惑而背负许许多多的麻烦事。」

  慢着春日,妳刚刚说了什幺?身体有时也会有需求?身。体。有。时。也。会。有。需。求。我没听错吧!春日啊,这终于让我有机会反击了,被妳压在身下的我等着机会等好久了啊,我终于不用在当总受啦!

  「身体有时也会有需求?」

  春日终于收起了那懒散的表情,转而看向我。到底会不会成功呢?我的心中如此想着,可是都走到这一步了怎能退缩,主砲…发射!

  「是怎样的需求啊~?」(原作阿虚可没这样色 别打我啊谷川老师的爱好者)

  报告阿虚舰长,"H味满载的言语攻击"确实命中目标春日!

  「就是!…」她激动得把双手拍向桌子,站了起来,但发现周围的视线后马上收起了声音,头低了下来,然后……脸红?!

  那个换衣服不怕被男生看的春日也会脸红?我听见我的脑细胞在吶喊,他们现在就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兴奋,然后,春日又低声说了。

  「就是…健康少女都会有的,身体上的需求…啊。」

  报告舰长,目标尚未完全沉默,请给予最后的一击!

  「那∼妳又不交男朋友,"有时∼"怎幺办呢?就像个健康少女一样…」乘胜追击的我把视线从春日脸上移开,继续往下降,经过了胸口 裙子,最后来到春日放在桌上的手上,然后…

  「啪!」Oh∼真是清脆的一声,我所注视的那只手,下一秒就以150km的时速贴在我的左脸上了,等我回过神来春日已经走出教室了。

  左舷脸皮太薄啦!请求支援,请求支援,我们被複数敌人包围了!

  「你做了什幺好事?」我感觉的到,全班的眼神对我这样说着。

  我只不是想要脱离总受而已啊! 阿虚错了吗? 难道阿虚错了吗?(请自行以正确的方式断句XD)

  话说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但我这可敌不过有好奇心的一群猫,感觉下一秒就要被抓去审问了,于是我飞也似的逃出了教室,向春日的身影跟去。

  不会错的,虽然跟丢了,但她一定是去那里,SOS团的巢穴─文艺部社办。

  「……」

  门上有着一个非常清楚的脚印,看来她是真生气了,我转动门把準备道歉以免世界末日的来临,可是…

  「啊…阿虚真是的…害我变成这样子…呜…」

  还真的是"有时"啊!透过门缝我只看的见春日的下半身,她就这样半身趴在桌上,手从双腿间伸出,不断得刺激着自己。

  「啊…呜…虚~」一边喊着我的名字,一面自慰是吗?

  「那幺想要的话我就来帮妳吧!」……这种话说当然说不出口,我可不是九命怪猫,再这样说下去的话我可能连总受都当不成了,我只是这样静静得呆着,观察着里面的情况。

  「啊∼呜…讨厌啦∼啊…继续…嗯…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手指陷入了内裤里面,春日正在努力的安慰自己。

  纯白的内裤尚未褪下,可是已经沾上了满满的爱液,湿成了透明状,继续涌出的爱液顺着无瑕的大腿流下,展现着她"健康少女"的一面。

  原来她是敏感型的啊,被我说了一下就"需要"了,又才一下就湿成这样。

  「嗯…直接的…呀∼ 啊∼啊∼再一点…呜…」终于忍不住似得,春日拨开了早已湿透的内裤,直接刺激着她那早已肿胀不堪的阴部,伴随着这个动作,更多淫秽的爱液淌流了下来。

  手指在自己的淫穴中抽插着,小口为了自己的恶行浪叫着,这是我所不知的,春日的另一面,然后,终于来到的是…

  「嗯∼ 再快一点… 就要… 呜∼ 来…了… 啊…啊啊啊∼」高潮。

  受不了了,我跨下的巨兽已完全觉醒,正当我转身拉上门準备去"自我解脱"的时候,门把上却突然传来了拉力,我停下了脚步回过身来,春日正站在门的另一边,内裤已被褪到了大腿中央,短裙刚好遮不到的地方,爱液仍不断的流下。

  春日稍微低着头由下往上看着我,嘴微微得嘟起,脸上还是挂着两块红晕。

  「看到了对吧,惩罚!!!」

凉宫春日的妄想 -2

「呜呜呜呜呜…虚…继续…啊∼啊∼」

  各位读者,请容我简单解释现在的情况,"狗与主人"…春日将不知从哪找来项圈套在我的脖子上,一手抓着铁鍊(连着项圈),一手压着我的头,正在不停得"惩罚"着我。

  春日你倒是来给我解释一下啊!这令我成为全天下读者公敌的"处罚"是怎样个罚法,你害的所以帮我解决是怎样?你不都自我安慰过了吗!

  「啊…再舔深一点…虚~把手伸进来…呀~」

  想归想,手上还是乖乖着照着"主人"的指示,把舌头的进攻点转移到了她光滑的耻丘,又将两只手指伸入了她的蜜穴,白虎吗?作者喜欢我有什幺办法…

  「呜… 慢一点啦! 啊∼嗯∼」「」

  口中说着不满的话,可是身体的反应倒是很诚实的,春日敏感的从桌上捲曲了起来,另一只手也上来抱住了我的头。

  「啊∼ 啊∼ 呜…再…快一点…呼呼∼」

  春日在我的头顶上娇喘着,这可真是一个超棒的处罚啊,这大好机会我怎能放过,不吃白不吃,各位读者我先开动了,解开了变态校长所热爱的水手服,我的口继续向前方拢起的小丘袭去。

  「呀∼谁準你动我胸…部…的… 呜呜∼…」

  真是爱逞强,春日舒服得再度往桌上倒去,再度乘胜追击的我,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向空下来没人爱护的左胸袭去。

  「啊∼∼ 阿虚好棒啊∼ 在深一点… 我快要 呜…」

  将第三只手指插入,拇指碰上了春日的阴核,手继续贪婪的搓着她小而弹性十足的乳房,这一切都是惩罚惩罚∼

  「都湿成这样子了水还在流欧,啊乳头都硬起来了呢,春日真是敏感啊」

  「啊… 呜… 不要说啦 呜… 呜… 嗯∼嗯∼ 」不经意得,我吻上了她的唇,舌尖发狂似得探索着她的口内,春日已经失去了她的强势了,我终于不是总受了!

  「嗯…嗯…呜…呜∼ 呀 啊啊啊啊 要… 来了 啊… 呀!」挣脱了我的唇,春日发狂似得叫着,肉壁不断的将我的手指往里面吸去,但又有一股淫水将我的手指推出,总之这位"健康少女"在"处罚"我的时候高潮了,然后…

  「呼…呼…」睡着了…

  这是怎样?自己高兴了之后马上睡着!我付了责任那妳呢?

  掏出了我那早以忍耐到极限的巨兽,抵住了刚刚才高潮过,仍然非常湿滑的洞口,看着春日的脸,準备下定决心脱离总受。

  她的脸是那幺的安详,如同正梦见好梦的孩子一般,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就算他再有活力,昨天那样市区跑一圈也累了吧,这样姦下去,那我不就连总受都不如了。

  结果我还是得自己解决……不然哩,这位邪恶作者有那幺好心第一集就让我脱离总受吗?不用想也知道嘛!

  总之,也只能先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春日丢在社办,中午再来收拾了,如果我就这样把她抱回去,除了总受,那铁定还得再顶一个"禽兽"的光环了。

  一个上午过去了,很幸运的,完全没有老师注意到春日的消失,不,或许是注意到了反而鬆了一口气,任谁都不会想惹这个神明级麻烦上身的,除了那个因一时糊涂而自找麻烦的我,绝对。

  一边想着"那天"我到底是发了什幺神经,一边以我自己都会吓到的高速奔跑着。

  「春日∼我来了∼」不对!我心里可不是在想这些,我可正在跟自称宇宙人的SOS团御用摆设赛跑,如果她先到了,天晓得她会有什幺反应?应该还是坐下来看她的书吧,但这样还是很不妙啊∼

  「咚!」打开了门向里面看去,长门还没到她的专用椅上就定位,很好,然后映入我眼帘的是显然还没睡醒的春日。

  身上穿着我胡乱套上的衣服,她就这样坐在社办的桌子上,像是终于清醒点了似的,将头转向了我。

  慢着,你那一千瓦的笑容配上了瞇瞇眼,一幅笑"淫淫"的模样是什幺意思?不要朝我这过来啊!咦?为什幺要锁门,你冷静点,我可没有一对巨乳让妳玩啊!朝比奈学姊,这就是我当时没救你的报应吗?

  春日没有停下她的脚步,继续把我逼到墙边,然后拉开我裤子的拉鍊,掏出我的肉棒,暂停!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的肉棒可不是妳的午餐啊,春日!

  「嘻嘻 啊∼」显然是听不到我心中的吶喊,只见她"啊"的一声就把我的肉棒含进去了,呀,好爽!

  如同已做过数百次似的,春日熟练得含着,舔着,尚未完全清醒脸上挂着淫秽的表情,十足的把我早上因时间不够而无法发洩的性慾给引了出来,没有理由反抗,我就这样任她玩弄。

  「嗯…嗯… 呼…好大呢 嘻嘻∼ 嗯…」巨兽已完全觉醒了,含进嘴里抽动已无法刺激到整枝肉棒,发现了这点的她,改由侧边进攻,一口咬住了我肉棒的根部,像吹口琴似的,以巧妙的舌头动作,满足着我的整根肉棒。

  「呀∼春日好棒∼ 啊…我快要…」感觉全身的精虫都在燃烧似的,我放下了理智,叫出了许多无意义的字眼。

  「大家上啊!突破最后的关口 迎向外面光明的世界!」by精虫(注:此为想像画面XD)

  「嘻嘻∼ 来吧 嗯…」春日以嘴唇扣住的我的龟头后方,舌头不停的在我的龟头上打转,双手也没闲着,握了上来,搓动着,将我推向最后的高峰。

  「啊 射了 啊∼啊! 呜…」积蓄了许久的精虫大军终于倾巢而出,可她并没有躲开,就这样任凭我将大量滚烫的精液泼洒在她的脸上。

  「……」没有厌恶的把它们抹掉,也不是淫蕩得舔它们下肚,春日只是这样茫然的,以无神的双眼抬头望着我。

  面对如此的春日,就像做着理所当然的事,我温柔将她压倒在桌上,感受着彼此的气息。

  「嗯… 嗯∼ 嗯…」吻,深沉的吻,像是要填补她的空虚似的,我将我们的舌紧紧得纠缠在一起。

  我的手可没有闲着,向下探索,钻进了春日的裙子当中,朝着我的目标前进。

  不出我所料,内裤再度湿透,而小穴中更是潮水氾滥,前戏已不需要了,停止了纠缠,我将舌头从春日口中退出。

  「春日,你已经……!」刚刚失神的表情算什幺?谁来跟我解释我面前的"正牌"一千瓦灯泡是怎幺一回事!春日的笑容中已没有了淫气,有的只剩邪气,看来她是完全清醒了。

  「嘻嘻∼ 看招!」口胡!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逆推倒?侧翻了180度春日现在已完全把我压制住了,1!2!3!4!不对,现在可不是悠闲得读秒的时候了,我又要变回总受啦!

  「我开动啦! 嗯∼」啥开动?当我还在发愣的时候春日以实际行动给了我答案,只见她一把"抓"住了我的"肉"棒,然后往她下面的小"口"中"塞"去。

  「哇∼大肉棒好棒∼满满的呢… 嗯…嗯…」完全没有阻碍,巨兽靠着淫水的润滑完全进入了春日的体内,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她已跪坐在我身上,抽动了起来。

  「啊∼啊∼真的好大呢 阿虚好…棒… 啊…啊∼」严然不是处女的春日没有痛楚地,高速抽动了起来,虽然没有处女般的紧实,可这恰到好处的压力和吸力,加上大量的淫水润滑,一个字,好•爽•啊•(这是三个字啦! 阿虚显然爽过头了 by湖)

  「嗯∼啊∼ 虚…在里面 舒服… 啊∼啊∼ 嗯…嗯…」正享受着的春日又向着我的口袭来,主动得吸吮着,然后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 呜∼呜∼ 啊!!! 会断掉啊∼春日!」恭喜我吧各位,我不再是总受,而是玩具了!为了和春日接吻,我的肉棒可是以与腹部夹30度角插入,加上高速抽插不断才怪,分开了嘴巴,抓着她的胸部推回正常位置,我才得以鬆一口气。

  「啊∼啊∼啊∼快要…嗯…虚∼ 好爽…啊… 啊∼」春日显然已经爽到失神了,不顾形象得浪叫着,身体不断在我身上跳着,吸取快乐,也不断得带给我快感。

  「春日我也∼快∼不行了∼」

  「啊∼啊∼ 不∼来了∼高潮∼ 阿虚∼ 虚∼ 呜……」稚嫩得小穴不断的收缩着,淫水如水库洩洪似的直洩而下,春日高潮了,而我也…快……咦?怎突然感到一阵空虚?

  「……」自己爽完就没事了是吧,春日从我上面翻了下来,在我的右侧朝天睡着,留下我那充能99%尚未发射,现正朝天冷却中的主砲。

  「唉∼」叹了一口气,把视线拉离春日,把头摆向了另一边,映入我眼帘的是…长门?

  等下,门不是锁着吗?不对,对长门来说有锁跟没锁一样吧,怎这样?妳犯规啊长门!

  像是发现了我的视线一般,她的眼睛终于离开了书本,朝我这看来…

  「帮忙?」

  「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