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動漫修改

美少女战士外传5

  在美少女战士的世界里,Venus(金星)、Jupiter(木星)、Mercury(水

星)和Mars(火星)称为四守护战士。她们四人和月光公主Moon最是接近,五

人都是大约十八、九岁,刚升上了大学。她们平日时常见面,本身也是好朋友。

她们都是从月世界毁灭时重新转生,因此力量较弱。



  而Uranus(天王星)、Neptune(海王星)及Pluto(冥王星)则被称为外

太阳系的三战士,她们没有参加月世界毁灭战争;而守在大阳系外围,防止外敌

乘虚而入。她们的攻击力比较高。但由于年龄比转世后的月公主大,已有廿四、

五岁了,故此时常充当前辈的角色。



  在对抗静默的救世主一役中,外太阳系战士才初次登场。但她们强大的攻击

力,却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在众多美少女战士当中,威力最大的,可能是Sailor Saturn(土星)。



  这个被称为毁灭之星的战士,平时不会出现;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她才会

从沉睡中觉醒。但她一旦觉醒,便会挥舞着静默之镰,将一切事物,不论善恶美

丑,全部彻底毁灭,然后重生。因此其他的美少女战士总想将她封印,不想她有

觉醒的一天。



  在静默的救世主一役中,Sailor Saturn土萌萤受到月光主Sailor Moon舍身拯

救地球的爱心感化,选择了牺牲自己而保留现世界,与异星生命体「法兰克90」

一同葬身于异空间。后来Saturn重新转世为婴儿,并被Uranus及Neptune收养。



  在银河中心战斗中,所有外太阳系战士,包括SailorSaturn亦有参加。战后

她们和其他美少女战士一样,也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战后Sailor Pluto回到冥王星的岗位上,继续守护时间之门。而天王遥为了达

成心愿,决定参加格兰披治一级方程式大赛车,要成为第一个世界冠军女赛车手

。海王美智留则继续她的艺术生命,成为了小提琴演奏家,两人一起到世界各地

巡回比赛及演出。年中东奔西跑的,根本没有空閑过。不过这种生活对她们其实

更加适合,因为被她们收养了的土萌萤,正以超乎常人的速度成长。在这两年间

,已由五岁长大到十岁。要是她们在某一地方停留得太久,旁人一定会察觉到小

萤的异常生长速度。



  起初她们两人都不明白为何小萤会急速成长,但最近两个月,小萤的成长速

度明显加快;在她们回日本前,小萤已成长到十二岁了。



  她们开始察觉到土萌萤之所以迅速成长,是要预备另一次觉醒!也就是说,

新的敌人已经出现了!



  当昨日美智留正在巴黎歌剧院演出的时候,她们收到了一个短暂而不完整的

警告讯息。是一个求救迅号!(亚美的努力没有白费。)因此她们马上中止行程

赶回日本。而在短短一晚的飞机行程中,美智留注意到小萤又长大了一岁。危机

似乎愈来愈近了!



  到步后,才刚在酒店中安顿好小萤,她们感应到美少女战士变身的讯号,便

马上飞车赶到火川神社,但已是迟了一步,救不了阿丽。



*****************************************************************

第一章(新时代的战士,展现华丽与优雅的风姿--Sailor Uranus & Sailor

   Neptune)(上)

*****************************************************************



  天王遥(Uranus)和海王美智留(Neptune)一声呼啸,向着一颗小树跳过

去。阿遥突然急停下来,一拳打在地上:「万有……震蕩」,手中射出一个黄色

的耀目光球,向着相反方向的另一颗树飞去。小树立时变化,现出人型向旁闪开

,仅仅避过光球的正面沖击。但听见一声惨叫,只见一条臂胳掉在地上,断了一

臂的妖魔喷着血狂退。



  就在同时,美智留已无声无息的闪到敌人身后。只听见她娇叱一声:「深海

……寒波」!妖魔猛回头,已被一个水蓝色的光球打个正着。



  只见妖魔被轰上了半天,猛力撞在一颗大树上,发出「轰」一声巨响,人抱

般粗的大树干也给震断了。妖魔颓然掉在地上,已没了气息。阿遥和美智留小心

翼翼的走近去看,妖魔身下的泥土忽然下陷,妖魔的残躯马上钻入泥中。阿遥想

再追,但转瞬之间已失去了妖魔的感应。



  Sailor Uranus和Neptune打倒妖魔后,马上飞奔回到阿丽出事的小草坪看看。

但她们来晚一步,阿丽早已烟消魂散了。小草地上四处布满处女落红、淫水和精

液的痕迹,散发出浓烈的性爱气味。两个美少女战士蹲在地上,捡视着阿丽遗下

的巫女服。海王美智留捡起阿丽的裆布,发觉湿漉漉的,随手拿近鼻前一嗅,一

股混合了处女蜜液和男性精液的独特气味直沖鼻中,不禁心神一蕩,粉面飞红。

竟然按捺不住心中沖动,舔了舔裆布上的精液。



  海王美智留便是Sailor Neptune,守护星是海王星。她今年已廿三岁了,仍未

有过性经验。虽然她除了是蜚声国际的小提琴家外,还是艺术界闻名的大美人;

但这两年来,她跟着天王遥(Sailor Uranus),带着转世之后的土萌萤(Sailor

Saturn)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况且,她与共事多年的天

王遥,有着一种难以言传的微妙感情。她们并没有做出越轨行为而成为假凤虚凰

的女同性恋,但两人内心中其实都有这种沖动。因此平日都刻意避谈这个问题,

此刻美智留却突然感到心笙摇蕩,心中再按捺不住对阿遥的爱念,于是红着脸,

偷眼向阿遥望去。



  天王遥正在游目四顾,专心地搜索着妖魔。她感觉到一股邪恶力量仍然隐藏

在黑暗中,窥视着、等待着机会。她全神贯注,没有注意到美智留的奇异眼光。

啊!感觉到了!只见阿遥突然腾空而起,跃上半空中,手中向一丛小树射出光球

,「轰」的一声,把地上炸出一个大洞。在飞扬的尘土中,隐约见到一个人影。



  阿遥跳到美智留身边戒备着。尘土渐渐消散,阿遥终于清楚见到妖魔的形貌

……是地场卫!阿遥怒喝道:「不用再假装了,现出你的本来面目吧!」



  阿卫用刺耳的声音答道:「这就是我的本来面目!我根本…就是地场卫。」



  阿遥一惊,问道:「没可能的,地场卫是地球的王子,怎会是妖魔?」



  「不错,正因为阿卫是地球王子,所以地球上的一切改变,都会影响到他的

本质…」这个阿遥也知道,和黑暗新月帝国一战中,阿卫就曾因地球受到严重破

坏而几乎丧命。「……现今地球人类的自私自利和淫邪残酷,已严重污泄了这个

地球,亦唤醒了埋藏于地场卫心中的黑暗一面……也就是……我!」



  阿卫继续以难听的声音笑道:「真是笑话,原来在阿卫的心灵的黑暗角落,

竟然隐藏了要强奸每一个美少女战士的欲念。我……当然乐意帮他实现愿望了…

…哈……哈……」笑着笑着,身形一闪,人已跃开十多尺。阿遥怒叱:「不要走

!美智留,快追!」娇躯一弹,马上穷追不舍。几个起落,已消失于树林中。



  美智留给阿遥一喝,定下神来,连忙从后赶上,但已慢了几步。转眼间已失

去二人蹤影。美智留只得慢了下来,跳到最高的一颗树上四处张望,希望找到阿

遥的位置。



  今晚是满月,天上圆圆的月亮又大又亮,整个树林给照得光如白昼。



  美智留站在树梢上,显得格外的风姿卓约。她的心今晚感到特别的波涛汹涌

,成熟而 满的肉体,在紧窄的水手服下蠢蠢欲动的,令人垂涎欲滴。一头绿色

(?……不错,是绿色!)的秀发随风飘蕩,高耸的胸脯因奔跑而在急促起伏。

水汪汪的的大眼楮在月光之下闪闪发亮,散发出诱人的亮光。短小的迷你裙在晚

风中徐徐飘动,露出一双修长而光滑的美腿。从树下往上望,还可以见到裙下的

纯白色小内裤。而且隐约的瞥到微微隆起的阴户的形状,还可以见到从内裤旁边

漏了出来的几丝柔毛。啊!内裤上竟然有些儿湿印!定是刚才……



*****************************************************************

第二章(新时代的战士,展现华丽与优雅的风姿--Sailor Uranus & Sailor

   Neptune)(下)

*****************************************************************



  美智留环顾四周,树林中一片静悄悄的,那有甚幺追逐的痕迹!



  她正犹豫不决间,心头忽然升起一股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太熟悉了

……这是被偷窥的感觉!就像是当美智留穿着低胸装,参加舞会时,被围在身边

的男人色迷迷的眼光盯着的感觉;也像是当穿着短裙时,被四周的男人用贪婪眼

光非礼的感觉。



  美智留对自己的身体最有信心,事实上她也很享受这种被窥伺的自豪感。这

时她清楚地感觉到有人在树下,在目灼灼的看着自己的裙下春光。不知怎的美智

留感到十分兴奋,竟不自觉的将双腿微微分开,同时感到下身一片湿润,开始流

出了蜜液。



  美智留心中暗骂自己很坏,低头一看,竟然看见天王遥幽雅的倚在树下,抬

头微笑的看着自己。美智留粉面飞红,但同时芳心大喜,飞身一跃,轻盈的落在

阿遥身前。



  「给他逃了!」阿遥温柔的说。眼光却直盯着美智留的俏面,眼中闪着奇异

的神采。



  美智留给阿遥瞧的心慌意乱,胡乱应道:「那幺回去罢,小萤在等我们哩。





  阿遥却慢慢伸手扶住美智留的香肩,揍近她耳边耳语:「美智留,你是不是

湿了?」同时伸手往美智留裙下抹去,刚好触到内裤上的湿印。美智留羞得满面

通红,心乱如淋,只觉腿间又湿起来了。



  阿遥收回裙下的手,将沾满了蜜液的指头伸到美智留面前,轻轻的说:「美

智留……是个……坏女孩。」然后将满是爱液的手指,含入口中。在呼吸变得混

浊的美智留面前,像吃棒棒糖似的慢慢吸吮。另一只手又往美智留胯下袭去。



  小小的内裤已湿的可以滴出水来。美智留已无力站稳,娇身软软的靠在阿遥

身上喘着气。阿遥的手灵巧的在内裤上活动着,既不过分粗鲁,又不致轻到搔不

着痒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恰到好处的叫美智留舒服得不得了。女人身上的

敏感地,当然是女人自己最清楚了。难怪那幺多女性会锺情同性恋的关系。



  美智留给摸得欲火如焚,抬起头就吻住了阿遥的嘴。两人靠在树下缠绵的热

吻着。此时万籁俱寂,空气中只有二人急促的喘气声。



**********************************************************************



  在树林的另一角,天王遥正在穷追着地场卫。两人在树丛中飞跃,阿遥用尽

全力,始终无法追上阿卫。此时阿遥突然察觉到美智留并没有跟上来,心念一转

,马上停步。阿卫见到阿遥停下不再追来,也不再逃走,飞身落在距离阿遥一丈

之遥的树下。面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终于知道上当了……」



  阿遥知道美智留一定是出了事,不禁大为心急:「你对美智留怎幺了?如果

你敢伤害她一条头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放心,她现在很快乐,很开心……」阿卫狞笑着说:「对不起,抱歉要

分开你们两人。若果让你们配合起来的话,我可要花多不少工夫。我可不想和你

们打硬仗,万一你们的美丽胴体受到任何损伤就不好了。」双眼淫邪的打量着阿

遥的身体。



  淫邪的目光像要将阿遥的衣服看穿似的,阿遥简直感到好像已是身无寸缕一

样,非常不自在。她虽然总爱穿上男装,而且时常以男性身份出现;但事实上她

也是一个美女。一头金发虽然剪得短短的,但却对她的美睨丝毫无损,只为她增

添了一点英气,更显出豪爽的性格。苗条而高佻的身段,在水手服下表露无遗。

阿遥给望得心头一蕩,这种感觉很陌生,很不舒服。不禁怒从心上起,一抬腿,

向阿卫飞身踢去。阿卫出拳还击,两人随即展开激烈战斗。



**********************************************************************



  美智留的水手服上截已被解开了,一双坚挺的美乳正被阿遥温柔的抚弄着。

美智留感到阿遥柔软的手,像带电一样的在身上四处游走,开拓着自已的每一寸

肌肤,浑身说不出的舒泰。而美智留的一双玉手,也不其然的在阿遥的背上和玉

臀上揉着。两人口舌交缠,双双躺倒草地上。



  阿遥俯首舔着美智留的玉乳,小小的舌头每在乳蒂上轻舔一下,美智留的娇

躯就颤动一下,口中也吐出一声爱喘。渐渐地,阿遥的舌头再往下移,到达小腹

,还不时略过美智留深陷的肚脐。美智留呻吟的愈来愈大声了。舌头终于到达美

智留的下体,隔着内裤,用力的顶在阴户上。



  美智留的内裤早已湿透了,变得半透明的。可以见到内裤下肥美的阴户和浓

密的阴毛。她的耻毛非常茂盛,窄小的内裤根本遮掩不了。



  一丝丝的柔毛,纷纷从裤子边缘爬了出来。爱液像早晨的露水般结在柔毛上

,都给阿遥舔去吃下肚里去了。阿遥爬在美智留身上舔了一会,伸手便扯下美智

留的内裤,拨开浓密的黑森林,探索正流出大量琼瑶玉液的蜜饯山谷。



  强烈的快感,令美智留陷入疯狂状态。她娇喘连连,媚眼如丝,星眸半开的

,见到爬在身上阿遥的屁股。于是也扯下身上阿遥的内裤,回敬的在她的阴户上

吻着。



  阿遥一面享受着美智留的「热吻」,一面用舌头进攻美智留的花瓣。香甜的

花蜜,不断从粉红色的溪谷中涌出。阿遥用手指撑开鲜嫩的花瓣,用牙齿轻轻的

噬咬着已胀大了的阴核。美智留感到下身传来不能忍受的强烈快感,想大声叫出

来,但又舍不的离开阿遥的阴户,只有剧烈的喘着气,都喷在阿遥的阴户上了。



  阿遥转过身来,趴在美智留两腿之间,分开她的大腿。一方面温柔的抚弄着

阴核,一方面用食指探进美智留的处女阴道。美智留全身泛着美丽的粉红色,娇

躯不断颤动着,口里模模糊糊的发出呻吟。



  阿遥弄了一会,便俯身伏在美智留身上,用阴户顶着美智留的下体,「磨起

镜」来。一时间,小树林中充斥着两位美女欢愉的呻吟声。



**********************************************************************



  阿遥和阿卫剧战了数十回合,丝毫也佔不到上风。她意会到妖魔只是想牵制

住自己,是在拖延时间。几次想迫退阿卫,抽身逃走都不能成功。心急之下,破

绽百出,有几次几乎被击中。阿遥愈打愈心急,只有再使出绝招。「超级……万

有……震蕩」,打出一个庞大光球。也不等看看是否击中对手,一转身便往后飞

射而去。



  阿遥如飞般往林中奔去,终于回到小草坪附近。突然她听到美智留的叫声,

马上循声跑过去。就在不远处的大树下,见到美智留和另一个人赤裸裸的躺在地

上  缠着。空气中满是性爱的呼唤和汗水的气味。阿遥知道美智留已着了妖魔的

迷惑,看到美智留的美丽肉体被妖魔糟蹋着,阿遥竟然有妒忌的感觉,她感到非

常忿怒,狂喊一声,娇躯向着草地上两条肉虫电射而出。



  但就在同一时间,在阿遥身下的泥土中,突然冒出四只泥手,分别抓向阿遥

四肢。阿遥人在空中,无从闪避,一转眼手臂和小腿已被牢牢抓住。阿遥给泥手

大字型的拉开,距离美智留只不过十数步之遥。她大力挣扎,却怎也挣不脱,惟

有大声呼喊美智留。才刚开口,已给一片泥巴封住了嘴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美

智留继续受到  辱。



  美智留和阿遥紧紧的搂着,两人耳膑厮磨,口舌交缠,四个丰满的乳房不断

在磨擦,美腿互相缠绕着;阴户受到强力挤压,受到「唧……唧」的声响。美智

留感到全身说不出的快感,尤其是阴核上的挤压,像海啸般带来震撼性的快感。

终于她娇喊一声,全身剧震,玉洞里失控的涌出大量淫水,拚发出性的高潮。



  美智留感到混身舒泰,只是在玉洞内却仍感到空虚一片。心中渴望:「要是

阿遥真的是男人就好了。」



**********************************************************************



  阿遥四肢受制,口又被塞住,眼瞪瞪的看着美智留和「另一个自己」在假凤

虚凰,自己却完全救不了,不禁流起泪来。突然间,她感到玉背上有一只火热的

手在四处抚摸,手势说不出的猥琐。她感到那手停留在玉臀上,隔着内裤,在抚

弄着贲起的阴户。她竭力扭头往后望,只见地场卫蹲在她身后,眼中射出摄人光

芒,向着自己狞笑。



  阿卫伸手扯住阿遥的水手服的后领,「嘶」的一声,阿遥感觉玉背一凉,水

手服已被撕破。阿遥扒在地上,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窄小的内裤,仅可包裹着丰

满的屁股和盛开的花办。晶莹的玉背没有一丝瑕疵,雪白的肌肤在月光下闪闪发

亮。阿卫发出赞叹的轻呼,手不客气的在玉背上游览着,还不时往前抚摸着阿遥

的乳房。



  阿遥感到十分屈辱,眼泪夺眶而出。她拚命的扭动身躯想避开,但四肢却全

不能动,只有咬紧牙关忍受。一下一下的轻柔抚摸,敲着情欲的大门。阿遥拚命

的忍着,以坚强的意志力,压制住心中狂热的欲火。突然间下身一凉,最后的屏

障也给撕去了。光滑的玉臀和娇嫩的花瓣再无阻隔,在夜空下微微颤抖。这时下

身一痛,花瓣已被阿卫的手指侵入;同时菊花轮外,舌头也在不停的舔弄。



  手指无情的往阴道直钻进去,阿遥感到很痛很痛;另一方面,屁眼又被人用

力撑开,伸入舌头在洞内钻探。一时间又是痛又是酸淋,两种截然不同不同的感

觉同时袭至,阿遥不禁全身剧颤起来。花瓣中也开始渗出蜜液了。妖魔发出满意

的狞笑,更加用力的挑逗着。



  阿遥强烈的将冒升的欲念再压下去,始终不肯就範阿卫抚弄了一会,见阿遥

始终绷硬身体,花瓣中也没有再流出爱液。



  他火起来,厉声说:「你不乖乖和我合作,只会更加痛苦。看来只有用强了

。」一面说着,转到阿遥身后,用手托起她的小腹;然后吐出口涎,用舌头涂满

阿遥的屁股和阴户。阿遥扭头后望,刚见到阿卫的阳具一分为二,每条都有一尺

长。耳边同时传来美智留的惨叫。



**********************************************************************



  美智留躺在阿遥身下,正细味高潮的余韵。突然间,她感到大腿间有异物靠

近,热烘烘的像根火棒,在自己的阴户上顶撞着。转念之间,已感到火棒已越过

花瓣,顶在城门上了。她疑惑的望向身上的阿遥,猛然发觉那竟不是天王遥,而

是地场卫。美智留大惊,正欲推开阿卫,下身却已传来撕裂的痛楚,紧闭的玉洞

已被无情的插入。



  阳具在充满花蜜的处女阴道中畅通无阻,薄薄的处女膜瞬即被撕开。阴道受

到强烈挤压,爱液带着破瓜的处女血从花瓣中唧了出来,流到地上。美智留不由

发出疼痛的惨叫。



  阳具甫一插入,便直沖到底。美智留感到紧封的阴道被强力的沖开,每一下

都带来撕裂的剧痛;但另一方面,又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慢慢已忘记了抵抗。

还自动的微挺縴腰,一下下的配合着阿卫的抽插。身上的阿卫一边用手抚弄着美

智留的骄人美乳,一方面用力的插进她美丽的花瓣,欣赏着这位艺术界大美人的

床上风情,听着她的动人娇喘。美智留全身充满着快感,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名

贵的小提琴,在阿卫的演奏下,谱出动人乐章,散发出万象光华。她媚眼如丝,

终于见到在不远处,阿遥正扒在地上,承受着另一个阿卫的疯狂抽插。



**********************************************************************



  阿遥听到美智留惨叫,只见阿卫将大阳具插入美智留下体,跟着不停的抽插

。而美智留的叫声,也由初时的痛苦,慢慢变为欢乐的呻吟。看到美智留面上竟

然留露出幸福的表情,阿遥有点迷惘。这就是做爱吗?突然间,她感到屁眼和花

芯都被烫热的阳具顶着,两股锥心剧痛随即从下身传上。



  阿卫用力抱紧阿遥的腰眼,两条巨大的阴睫迫开紧封的屁眼和阴道,同时插

入天王遥体内。因紧张和痛楚而收紧的肉壁,紧紧的包住龟头。阿卫不理会玉洞

未曾充分湿润,用力的将阳具插入洞中。阿遥感到剧烈痛楚,像要被人撕开两边

一样。乾涸的阴道和直肠给阳具强硬的贯穿。阿遥痛得眼泪直冒,竟然一口将塞

住嘴巴的泥泞吞下,张口发出凄厉的号叫。



  阳具逐寸的深入,每一下都产生难当的剧痛。阿遥只有将头用力的顶在地上

,口中惨呼着去喧泄身体上的痛苦。到阿卫终于停下来时,两根尺长的阳具,已

完全钉进阿遥身体内,处女膜不知何时早已被沖破了。鲜血和失禁的尿液已流满

了阿遥的屁股和下体。阿遥感到整个下身都在剧痛,完全没有其他感觉,好像给

人锯走了一样。



  但当阿卫开如将阴睫抽出时,她又再次感到下半身的存在了。另一次强烈的

痛楚又再传来,阿遥感到全身内髒都被人掏了出来,一刀一刀的割着。阳具猛力

的再次插入,像要从口中沖出来似的。阿遥再也忍受不住,眼前一黑,便昏了过

去。



**********************************************************************



  美智留眼中虽然看到阿遥的痛苦情形,但全身上下的快感,却不容许她再想

甚幺。在阿卫有节奏的抽插下,美智留感到空前的震撼,像置身在爱欲漩涡之下

,不停的转着,转着。最后终于到达漩涡的中心,全身一阵强烈痉挛,爱液如泉

涌出,在高潮中失去了知觉。



  在此同时,阿卫也全身一震,射出带有黄金水晶力量的精液,直射进美智留

的子宫之中。瞬即灌满了整个阴道,还从两人交接之处满溢出来,流到草地上。

阿卫伏在美智留丰腴的肉体上喘息着,自言自语地说:「成熟的女人果然有不同

的风味。」



  他慢慢的爬起来,盆坐在失神昏倒的美智留身边。鑒赏着初试云雨的成熟女

体,竟有种不舍的感觉。黄金精液和海王星水晶所产生的卵子接触了,只见美智

留的小腹发出微弱的光芒,然后全身渐渐变得透明,最后完全消失了。一颗闪闪

发亮的水蓝色水晶冉冉升起,阿卫一手抓住水晶,放进身体之内。然后缓缓的站

起来,向着正被蹂躏的天王遥走过去。



**********************************************************************



  阿遥给痛醒了几次。阴道在猛力抽插之下,终于分泌出爱液。肛门也逐渐适

应了大阳具的攻击,阿遥已感到不那幺痛了,同时懂得扭动屁股去避开痛楚的位

置。在一抽一插的痛楚中,阿遥开始感到少许酸淋,那不是痛,而是少许……少

许舒服的感觉。在许多的痛楚中央,这感觉更是难得。阿遥开始主动的挺动腰肢

,去寻求这种快感。



  忽然间阿遥的头被人抬起,是另一个阿卫。那幺…美智留……哎呀!



  阳具齐齐顶在屁股和阴道的尽头不停的磨,新鲜而强烈的快感像七级大地震

般同时震撼着阿遥的心灵和身体,她檀口一张,高声喊了出来。一开口,身前的

阿卫便顺势把大肉棒插入阿遥小嘴中,不停的抽插。



**********************************************************************



  在星空之下,只见一向骄傲、幽雅的天王遥,三个肉洞都插入了大阳具,给

两个完全相同的地场卫在疯狂的抽插。阿遥完全丧失了理智,脑海中只有一波一

波的快感,一股一股的高潮。终于,两个地场卫同时地大吼一声,拚射出大量精

液,灌溉着天王遥的美丽身体。



  大量精液从阿遥阴道、屁眼和嘴吧中满溢出来。已射精的阳具,继续插在阿

遥体内,正至她的身体完全消失为止。两个地场卫才站起来,身体紧贴融合,变

回一个人。他拿起阿遥的天王星水晶,在当头的月光之下,慢步离开小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