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其他故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紧盯着墙上的时钟,心中倒数着到七点整前剩下的秒数。

七点整,他的心中响起一阵欢呼,呼应着电子脚镣没有声音的解除。他自由了。从晚间十一点到早上七点这段时间的警戒,让他饱受煎熬。

全身的汗,湿了乾,乾了又湿,让他无法成眠。他耐心等待着,一天中解放的时刻,即使心中狂喜,却不改一脸冷漠,似乎是在压抑下腹部燃烧欲爆的火。

七点十五分,楼梯间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每天都差不多时间下班的酒店小姐,一个人住在隔壁的套房。

他将耳朵贴在门上,等待钥匙开门的那一剎那。

冲出。

酒店小姐被突如而来的男人架进了她的套房,嘴巴被摀住,她凄厉的叫声,只有她自己听得见,声音像是关进了没有底的深渊,永不翻身。

他力气大,酒店小姐完全无法抵抗,连最后的反制,呼救,也被箝制。

嘴巴上多了胶带,她不停地扭动自己的手脚,想要挣脱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像张大网,一点也找不到缝隙地覆盖在她的身上。急了,无力感从心中蔓延到全身,眼泪也溃堤。

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被强迫褪去,想着,几个小时前,这可是要花钱才能让本小姐脱的呀!现在却这样地被没有价值地撕裂。随即又想到自己这时候还在想这些,干!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

她放弃挣扎了,看着已经感觉不出是自己的下半身,被这个面目狰拧的男人蹂躏着、粗鲁地进出着。拿出了职业的态度,就当他是个恶劣的客人,就当自己是被鬼压了吧,一下就过去了。

腿在空中晃着....还要多久?这个男人到底憋了多久?

她累了,最后只隐约地看到了男人离开的背影。



男人离开了居住的社区,得意在方才这计画许久的,强姦....那个女人,他已经注意很久了,算準了她下班回家的时间,一逞兽慾。

慾望似乎还在下腹部,并未完全散尽....



公园里,一个翘课的高中女生闲晃着,是在等人?还是在消磨时间?在几十年前,如果上学时间街上有闲晃的学生,那可是会有俗称少年队的警察,连打带抓地回警察局。现在,警察勤务太多,这种事已经不在责任範围内了。

这给了他一个机会。

这个时间的公园,是人最少的时间。晨起的土风舞与外丹功老人家们已经回去;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中午太热,下棋的、围观的,下午傍晚才会出现。

他用力冲撞高中女生,让她重心不稳地跌入草丛。经过一番折腾,包括呼了几个巴掌、给了几拳肚子,女学生才虚脱地,被他拉进了公厕。

再次糟蹋了一个荳蔻年华的少女,就像他当年犯下的十几件案子,没有丝毫的犹豫。

公厕里,总是一团混乱、一地髒汙,还有个瘫了一地、嘴巴里被塞了自己内裤的女高中生,下体血溅模糊。月事初临,依然遭受不幸,这应该是过几天水果日报的标题吧....



阳光下,他呼了一口气,似乎满意地,像是完成了登陆月球的壮举。上午的额度已经达成,下午的目标有空再找找,但也不能拖到十一点。

正要离开公厕,突然眼前一黑,头部挨了一记闷棍,他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渐渐清醒,明显地感觉四肢不能自由地晃动,也逐渐意识到,这跟刚才与女学生「共度」一小时的地方雷同,只不过,这是男厕。

全身赤裸。直到厕所里不见天日的阴凉袭身,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全部扒光。身下是坐式马桶,双手被铐在墙壁的水管上,双脚被分开,固定在隔间门脚。莫名的惊恐,从背脊上窜出一股寒冰。

这是他那年犯案,淩虐一个家庭主妇的姿态。

隐约间,他感觉到身后有个人,沈重的呼吸声,压迫到他自己的呼吸,周身的气压异常地沈重。

接着,他全身颤慄,毛孔直竖....后面那个人在抚摸他。自从离开孩提时代就不曾再被这样地抚摸身体....厚粗的手掌,感觉是个男人。

有种被摆在砧板上,等着被屠宰的感觉。他想大声叫,嘴巴里塞的是他被脱下的袜子。

发烫的掌温,瞬间变换了温度....一股冰凉,在肛门处窜入。湿黏的润滑液沾满他的臀部,肛门内的,是用软管挤入。

勃起。

他没想到自己被抚摸臀部的反应,竟然引发了性慾。

颤抖。

他的身体因惧怕得发抖,转变成生理贺尔蒙的兴奋。

异物侵入。

他一直忽略的后庭,遭到后方男人硬烫的阳具插入。

原来鸡姦的感觉,是这样....

痛!

他感受到女性初夜的痛!

激烈地被捅进,剧烈的身体抗拒,他几乎昏厥....

从来,只有他侵入别人,没有被侵入过!

羞愤!屈辱!恨!

后面的男人在他体内射精,原本接近乾涸的湿黏,又新添了润滑。



公厕外,似乎多了几个人,躁动不耐。

「嘿!老大!快出来啦!换我们上了啦!」外面传来着急的催促。

「催什幺催!?我在穿裤子啦!急得跟饿鬼一样,多久没干了呀?!」

「谁叫老大您英明神武,干这幺久!?我们也想要嘛!」小喽喽们谄媚着。

「快去啦!别说我不照顾你们!不要抢唷!免得我们里面那位的小兄弟受不了唷!哈哈哈!」

一阵推挤,他的身后又多了个男人。

今天来得及回家吗?

十一点,电子脚镣就会启动....那时候,自己会在哪呢?他发直的眼神呆望着马桶水箱,后面的男人努力挺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