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其他故事

( 非原创 ) 龙战士 (长篇) (7/7)

  第02集 第05章 黑暗时代

  雪芝是朱雀学院的学生,她有一个小她四岁的妹子。她的妹妹是早産儿,身体由于先天不足,身体并不是很好,总是生病。雪芝的父母早已去逝,她一人独自抚育着妹妹。

  爲了妹子,她找过帝国最好的医生,医生说她妹妹的病只有用龙脑才能治得好。

  龙,是世上最强的生物,龙脑更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要想得到龙脑,只有两个方法。

  一是用钱买,二是到龙谷去杀龙取脑。她没有钱,所以就选择了第二条路。

  要杀龙,必须具有强大的力量,于是雪怡来到风都四大学院的之一的朱雀,成爲这�的一名学生。

  她比任何一个人都努力,加上天质极高,在学院中,除了年纪比她大上两岁的那个变态的男人婆卡玛以外,就数她的武艺最高了,

  每天早上天不亮,雪芝就起来练武,今天她也不例外。要杀龙,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对付龙的破龙斩和封龙印。每天,她都要将这两招练上几百遍。

  今天她照例练了一会儿,突然,她感觉到身后似乎站着一个人,她本能地扭过身去。

  “你的资质不错啊,小女孩。”有人阴沈沈地说着,“有资格做我儿的食物。”

  雪芝还没看清他的真面目,就昏了过去。

  “找了一整个晚上,总算找到一个合适的了。”那个人一手抱着昏过去的少女,声音阴沈地说道。

  天快亮了,东方已开始泛白,黑夜就快要过去了。几颗辰星稀稀拉拉地嵌在天空中,月亮孤怜怜地挂在天边支撑着黑暗,但也无法阻止天明的到来。

  我躺在家�的楼顶的那张大床上,怀�搂着三个美女,我正在计划怎样对她们进行一番调教,好让她们彻底地成爲我的性奴隶。

  我将梅儿抱在怀�,嘴�含着她的乳头,大肉棒留在她体内缓缓地插着。

  “别,不要,”

  刚刚舒醒的梅儿无力地推着我的身体,她此时早已脱离了变身后成猫女的状态,只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

  “这种还未发育完全的小女孩干起来倒也另有种风味!”我一边一上一下地扭动着腰一边想。

  梅儿发出夹着快乐的低低的呻吟声,猫女本就是好淫的种族,要把她调教成我的性奴隶要比另外两个女孩子要容易得多,我边想边插着。突然,我又生出一种有人靠近的感觉,有二个人正在向我所在的顶楼走来,其中一个人是处女,呼吸极微弱。现在的我,对处女的肉体的感应特别的强烈,另一个人是高手中的高手,呼吸沈稳有力,而且我感到这个人我对他极爲熟悉。

  门滋地一声开了,我甩开梅儿,将她扔在床上,梅儿发出极不情愿的呻吟声来,她已经快离不开我了。

  我看也不看来人,转身就是一拳,重重地轰向出现在房门口的人。

  无论是谁,发现了我的秘密,我都要他死。

  我的拳头来到来人的面前力量就减少了一半,因爲我发现来人不是别人,他是我的义父,苍龙学院的校长,西斯菲尔德。

  我只来得急收回一半的力量,拳头仍然不受控制地向他打去,义父伸出右掌,硬接了我一拳。

  “波!”地一声轻响,就好象玻璃平平地落在水面上的声音一样,我退了一步,义父则退了二步后又摇了摇才站稳。

  “不错嘛,达秀,再过一两年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义父赞歎地对我说道。

  义父比我多退了一步,但他是以没有变身的状态下,硬接我龙战士力量五成的功力,确实要比我高上一筹。此时我才发现义父身后的地上放着一个极美的女孩子,那女孩的相貌我非常地熟悉,她是我的女友的好友——雪芝。

  “她是朱雀学院的学生,是我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好不容易爲你找来的食物,非常好吃的食物。”义父看着我的眼睛说。

  “你也该清醒了,时间快到了!”他指了指外头已蒙蒙亮的天空。

  “雪芝是食物?”我一愣,难道义父要叫我吃人不成?

  此时太阳从地平线上探出头来,天终天要亮了。

  第一缕的曙光透过水晶做的窗户和天上淡淡的月光一起同时照在我的身体上,我感到身体又发生了异变。

  波地一声,我变回了原样,还原爲普通人的状态。双眼也回複了原有的紫色,龙战士独有的巨大的肉翼从背后消失。

  “我这是怎麽了?”看着床上赤条条的三个美女及床上的一滩落红,我捂着头努力回想着,

  “我昨晚好象,好象……”

  “是的,昨晚你强暴了这三个女孩子!”西斯菲尔德说,“不要难过,这是你成爲龙战士后所必须经曆的黑暗时代!”义父安慰我说。

  “黑暗时代?”

  “暗黑龙是这世上最邪恶的妖龙,他的龙之魄注入人体后,暗黑龙邪恶好淫的本性也在影响着你的性格,在你进行第二次身体的褪变时,这种本性将达到最高峰!你会变得象色魔一样的四处寻找处女奸淫他们,以吸收她们纯洁的性蛋白爲自己的变身提供养份。你的几位祖先都曾象你一样,也做过和你一样相同的事情!”

  难怪,难怪祖先传给我的逆鳞剑中我一直找不到第二次变身前的经验,奸淫少女并不是什麽值得夸耀的事,曆任先祖们当然希望别人知道的越少越好。

  “性蛋白?那是什麽?”我问道,

  “性蛋白就是少女达到性高潮时释放出来的那些东西啊,昨晚你连开三苞,难道还不知道。”义父对着我大叫道。

  “那我以后不就成了个淫龙了?不!”我说。

  “暗黑龙本来就是淫龙嘛,你现在只是做回了真正的自己了。我上次不是对你说过吗,你喜欢谁家的美女,就剥光衣服把她上了!”义父在我面前不知廉耻地说道。

  “你有说过这样的话吗,你只是说喜欢谁,就娶谁,不是强奸!明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不但不阻止我,反而还助我爲恶,你象个做义父的吗?”我气得差点昏过去,大声吼道。

  “以后叫我如何面对她们啊?”

  “反正有信息蒙,没有关系的。“义父小声地对我说,“不要告诉我你连个也不知道。”

  “信息蒙?”我当然知道这是什麽,昆虫中蜜蜂和蚂蚁的王后体内都含有信息蒙,以此来控制她们的子女爲她们效命,身爲暗黑龙的龙战士,我的精液中也含有这种类似的物质。当然,人是高等生物,信息蒙对人的效果不象对昆虫那样明显,但和我发生过关系的女子只要体内吸收了我的精液,就有如神加在龙身上的龙之契约一般,会对我産生莫名的好感。

  “这下可以放手大干了吧?”那义父看到我哑口无言的样子,满脸奸笑地说道。

  “只要你吸收了足够的处女的性蛋白,你就可以回複人性了,以后的变身时也不会再发作了。因爲只有处女纯洁的性蛋白能让你回複良知!”义父指着雪芝说,

  “现在太阳刚升起来,而月亮还未落下,正是你体内暗黑龙力量最弱的时候,所以你才能回複本性,但也是最后一次回複本性了,在第二次褪变完成之前,你会真的成爲一条淫龙!不过你放心,我会爲你去抓足够多的处女来的,我的孩子。”义父慈祥无比地说道。

  “天,你什麽时候改行当皮条客了,义父!”我恨恨地说道。

  “没法子啊!”义父满腹委曲地说,

  “谁叫你是我最唯一的义子呢,爲了我的孩儿好,我也只好勉爲其难,堕落一次了。希望我这个做义父的爲孩儿做出了如此大的牺牲,老天爷也会原应谅我的所作所爲。”义父擡起头,两眼望天,仿佛他才刚刚爲了人类的未来而做出了最伟大的奉献。

  我的天,我是怎麽了,居然会认这麽一个人无耻下流卑鄙不要脸的家伙做义父。

  “我儿乃人中之龙,他的女人决不能长得太差亏待了他,爲了给你找几个年青貌美,武艺又高的处女,我绞尽了脑汁。昨天刚好是帝国的比武大会,各个学院的美女们散会后一下子都回家去了,措手不及之下叫我到哪儿去弄啊。我在风都城�转了一整个晚上,才爲你找来了这个……”义父故作伤心眨着眼睛,挤出一滴伤心的泪水。

  “好好享受这个处女吧!这可是我花了一整个晚上才给你找来的。”鳄鱼流完眼泪,立刻露出兇残本性,他说着将雪芝抛到我的怀�,不怀好意地奸笑着。

  “我不干,我不能再去奸淫女孩子了。”雪芝是希拉的好友,我要是和她上了床,她知道了会怎麽想,她一定会恨死我的。难道要我也象强奸其他少女一样地去强奸她,我们之间的感情很纯真,我才不想要用这种不正当的手段呢。

  “好好地享受这个美丽的处女啊,动作要温柔点,”义父怪笑着,“我再去爲你捉几个来,你的胃口应该是很大的。朱雀学院的那些女孩子资质极佳,武功又好,很合适你的。”

  “你这爲老不尊的毛球!”我放下雪芝,大骂着一拳打在魔法屏障上,手却震得发麻,

  “封印之墙!”我暗叫一声,

  “用你的龙战士力量试试看!”义父站在魔法屏障外朝我勾了勾手指。

  “你当我不会吗?如果你敢动希拉的主意,我杀了你!”我大骂着变身,运起暗黑龙之力,借着变身后迅速提升的力量,一拳就将魔法方阵打散。

  “没想到只过了一会儿的时间,你的力量又提升了不少,龙战士真是潜力无穷的战士!”义父感歎着说道。

  “可是你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在这个时候你是千万不能变身的,否则……”他得意地笑着。

  我正想说些什麽,一股邪气从下身産生,迅速地传变全身,直沖脑门,我赤裸裸地在义父面前勃起了!

  我只感到再次的欲火焚身,阴邪无比的龙气刹那间遍布全身,从全身上下的毛孔不断地释发出来,连站在我面前的义父也被迫得退了半步。

  “终于开始了。”

  “达秀,不要怪我,因爲你是龙战士中最有希望战胜体内万神血咒的一人,爲了千万的人类,牺牲几个少女也是没什麽的,何况你们家族的人对女人都很有一手,那些被你曆代祖先奸汙过的少女哪个不是最后都爱上了他们?”义父深怀感触地说道。

  “你要是敢动希拉我一定杀了你!”我苦忍着欲火,在良知最后散失前警告道。

  “好吧,那我就不动她了!”西斯菲尔德转过身去,而我最后的理智亦告崩溃,立刻回过身去,扑向躺在地上的雪芝。

  

  暗黑龙第二次褪变之前,暗黑龙王的意识会回流,与龙战士自身的意识溶合在一起,让他变成一个无恶不作的淫龙。

  在龙族之中,暗黑龙是长年生活在黑暗之中的最邪恶的妖龙,因爲长年生活在黑暗之中,暗黑龙的眼睛并不是很好,他们多半喜欢用触觉、听觉和身体的直觉,来感知周围的世界。受着回流的暗黑龙王的意识的影响,我的感观能力也随之成倍地提高,我发现,在这座百年的古建筑之中,除了我,义父和四个被抢来的美女以外,还有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

  那个人,就是我在朵拉家门口感应到,一直跟蹤我的家伙。正忙着发洩体内兽欲的我,并不想主动地去惹他,因爲我聪明地知道,我的义父爲爲我摆平一切的。

  义父缓缓地走下楼,来到大厅前,他顿了顿脚,“出来吧,朋友!”

  “不愧是帝国最出名的星象大师,武艺真不错啊!”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成了一个采花大盗!”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高大的身影缓缓地从黑暗中走出来,他走的速度似乎极慢,可是却一闪眼的工夫就来到了西斯菲尔德的面前。

  “幻象骑士!”

  幻象骑士是帝国最神秘的战士,他们是皇帝身边的待卫,拥有强大的力量,在帝国,除了被人们当做保护神来崇拜的龙战士以外,就数他们的武艺最高了。

  幻象骑士终生都戴着一具银色的面具,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也没人知道他们从哪儿来。

  他们没有名字,只有一个简单的代号,以动物爲名龙、虎、狮、,凤、龟、等。幻象骑士就好象是皇帝的影子,永远地跟在皇帝的身边。

  “我这都是爲了帝国!”义父厚顔无耻地说,他过去常自我吹嘘是世界上脸皮最厚的人。

  “凤,你在监视达克?”做爲帝国最出名的星象学大师,他常常出入皇宫爲帝国占蔔,自然也认得眼前这个人。

  “是的,不要误会,大祭师。要知道,自从第七代的暗黑龙基斯死后,他的位置就一直是空着的。人们都说他的儿子是个饭桶,没有继承父亲的力量,暗黑龙一脉已绝种了。要知道七位龙战士可是缺一不可的,龙战士在帝国是精神支柱的象征,如果有一个龙战士死了却没有继承人,那对帝国的影响比失去一大片土地还要可怕。几个月前皇帝感觉到有个新的龙战士诞生了,就叫我来看看!”

  “是监视吧!”西斯菲尔德有点生气了。

  “啊!”楼上传来一声少女的惨叫,幻象骑士擡头看了看,“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这件事我几十年前就知道了,真是可怕,暗黑龙战士的第二次褪变,居然要靠奸淫处女来获得新生。四十年多年前,我也是在这�看着那孩子的父亲在奸淫着一个可怜的少女,四十年后……唉!”

  “你要杀他?”

  我听见了义父捏紧拳头的声音。

  “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说过吗,爲了帝国,牺牲几个少女也没什麽大不了的,我只是感歎命运弄人。那孩子的天资很高,却也注定他要死得比谁都早,西斯菲尔德祭师,你是帝国最着名的星象大师,你难道就想不出解除万神血咒的方法吗?”

  义父歎了口气说道:“神下的咒语很绝,根本就没有方法可解,除了那个咒语,没有别的方法。”

  “那个绝子绝孙的终极回複魔法?”凤歎道,此后,正在楼上强暴雪芝的我,除了身下少女婉转承欢的声音外,就什麽也听不见了。

  

  幻象骑士的出现,丝毫没有改变雪芝的命运,雪芝终于还是逃不出我的强暴。

  我骑在雪芝身上,三下二下就把她剥了个精光。我抓住灰白色的武士装的领口,用力地一撕,雪芝腰部以上的衣服,无论是外衣还是内衣,一下子就被我撕成了两半。我的手扯着衣服的裂口处向下褪,连带着将雪芝下半身的裤子也一拼剥了下来。雪芝又羞又急,却无能爲力,很快的,雪芝就象是刚生下来的婴儿一般,全身上下一丝不挂,清洁溜溜地暴露在我的面前。

  现在的我,比昨晚强暴朵拉时还要邪恶百倍。连根手指都不能动弹的雪芝在床上象木偶一般地让我摆布着,我剥光了她身上的衣物之后,将雪芝翻了上身,两手两脚摊开成一个大字形背朝上地铺在床上。

  我搂着一丝不挂的雪芝,伏在她的背上,象只饑饿的猎犬似地,贪婪地舔吸她滑如羊脂的背部。雪芝的皮肤很白皙,这是由于她是拥有树精灵变身力量的新人类的缘故。因爲长期刻苦的修炼,她身体肌肉非常的结实,雪白的凝脂,摸起来滑不溜手。

  我的手从背后伸过去,雪芝胸前那对洁白细腻的双乳,立刻落入了我的龙爪之中,久久不愿放手,玉乳传来的温润的感觉令我本就熊熊燃烧的性欲之火变得更加的强烈,雪芝的脸侧贴着床,无助以一种求饶的目光望着我,鼻腔中却不住地发出反抗的哼声,希望我能悬崖勒马,放过她。

  但今天的我,已不再是那天在亡灵谷拼死救她们的我了,我的内心只有邪恶的欲望。爲了所谓的增加性爱的乐趣,我解开了雪芝身上的禁制。

  “啊,不要!”

  一恢複行动和说话能力,雪芝立刻就扭动腰肢,身体死命地收缩着,抗拒着我的侵犯,但这一切已经太迟了。我的下体的那条毒龙的龙头,此时已分开少女的圣地,侵入了她的腹地,正缓慢而有力地向她最后的一道防线挺进。

  “喔!”

  我喘着粗气,双手从后面抓住那对鸽乳,又粗又长的毒龙,在少女未经人身的下体�,正一点一点的向�推进。

  “不要,达克,快住手。”

  雪芝在我的身下,已回複活动能力的双手用力地顶着我的小腹,想阻止我的入侵。由于痛疼和着急,她连泪水都流出来了。

  “你忘记希拉了吗??她是你最爱的人啊,你这样做她一定会很伤心的!”我的肉棒抵在了少女的处女膜上面,雪芝几乎要绝望了。

  “希拉?”我停滞了一下,回複了少许的理智。奸淫自己最爱的女友的好友会有什麽结果?

  我想了一下,然而汹涌欲火再度泯灭了我的良知,我的双手用力握住雪芝的双乳,下身用力一挺。

  一种弄破了什麽东西的感觉清楚地从肉棒处传来,雪芝发出破瓜的惨叫,现在已失去了人性的我丝毫不理会她的感受,双手托着雪芝的腹部,使她屁股高高地擡起,我身下的巨龙则以一种最粗暴的方式在雪芝的花径内抽插着。由于前奏不够,雪芝下面是又干又涩,我的每一下抽插,都给她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她痛得把头深深地埋入床单之中,两手死死地拉着我握着她双乳的手,想从我的怀�挣脱。

  “不……轻点……好痛……”

  雪芝痛得几乎要昏死过去,拼命地摇动着绿色的秀发,似乎这样才能把身体的痛苦抛出一些似的。

  大量涌出的处女血,顺着她的大腿流淌到床上,在雪白的床单上又绣了一朵鲜豔无比的红花。

  借着这些鲜红血液的润滑,我下身运行起来的动作,也开始变得顺畅多了,已和淫兽无异的我,发出了舒畅无比的哼叫。刚才不顾一切的快速的抽插,连我自己下身的肉棒都有些磨痛了,因而我减缓了沖击的速度,改爲用轻柔的方法,慢慢地磨擦着雪芝的下体。此时的雪芝,已全身乏力地瘫痪在床头,只有身体还在随着我的抽插的动作而晃动着。

  “要让任何一个和你有过关系的女人快乐!”简直就是恶魔转世的我,突然想起来这句话,这是母亲临死时逼我发誓的那句话。

  我回複了一点自我的意识,感到自己的这种行爲似乎是非常的错误的,但只是一点而已。我并没有立刻结束自己的淫行。我只是催动身下的肉棒加速分泌能让处女止痛的秘液,同时运起回複魔法让雪芝下身那惨不忍睹的伤口迅速的複原。

  破瓜之痛消失,加上受着我下体分泌物的影响,原来将一条失去生命的鱼一般趴在床上的雪芝,身体也渐渐地回複了生气。原本紧紧地包住我的肉棒的嫩肉,慢慢地绵软了下来,已不再象刚开始时那般地紧绷,她的肉体,正慢慢地向我开放。

  似乎是因爲感到雪芝身体的合作,我原来残暴无比的淫行,也渐渐地变得温柔了起来。肉棒简单的一进一出的抽插,变成了顶住少女花心使劲地旋磨,我的手也象擦拭一件珍贵的古董一般,缓慢地柔和地抚摸着雪芝那带着汗水的光泽动人的肌肤。

  随着我动作的持续进行,浊白色的液体,夹杂着少许剩余的血丝,不断地从我们的结合处留下来,身体已逐渐被我征服的雪芝,原先苍白的双颊慢慢的从白皙转变爲绯红,她就这麽以一个跪姿,被我从背后抽插着,一步一步地向少女第一次的高潮迈进。

  “哈……哈……芝芝……快乐吗?”我抽插着下身的肉棒,同时翻转着雪芝火热的身体,让背后插入的姿势变成正面进入。

  在这持续的奸淫中,我也渐渐地回複了一些的理智,在我的潜意识中,也觉得自己似乎很对不住雪芝。过去我和希拉私会,都是雪芝从中帮忙,爲我们传递约会的纸条,帮助我们摆脱男人婆的骚扰破坏。

  当我和希拉在一起的时候,雪芝看我的眼神很古怪,拥有七世龙战士记忆的我,心�其实也明白,那是一种暗恋和妒忌的目光。

  “呀……呀……噫……噫……别停呀……别……”现在的雪芝,已完全沈浸在一波接一波的欲焰之中,根本就没有理会我,她主动地送上了火热的红唇。在失身于我之后,她把自己的初吻也送给了我。

  就在这种由强暴引发的男女的热吻中,我开始爆发了,火热的岩浆,与我的口舌度到雪芝嘴中的津液一起,一排接一排地送入她的体内。

  “啊……”雪芝发出疯狂无比的尖叫,四肢象八爪的章鱼一般地勾上来,紧紧缠住了我。

  而刚刚在她身上发洩完兽欲的我,并没有因爲这一次高潮而回複良知,我一边吸蚀着雪芝洩放出来的性蛋白,一边搂着还在高潮的余韵中的雪芝,开始了第二轮的交合。

  太阳渐渐地下山了,我仍在不停地奸淫着房间�被义父和我掳来的女孩子,我身上散发出来的邪气也越来越强,以至于义父要在屋外布上一层结界,以免城�的那些狩魔猎人们感觉到我的邪气来找我的麻烦。

  由于她们都是绝色美女,身后都有不少的暗恋者,我一人独占了这麽多的美女,差点成爲男性公敌。后来流传着一个笑话,从那天以后十年之内,风都城中几乎再找不出一个可以被称作美女的处女来。

  这一天,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无论是对于风都城中的处女还是我来说,都是最黑暗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