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不論戀情

丈母娘的爱

  农忙时期,家家户户又开始该干嘛干嘛,终于可以找到机会和丈母娘谈谈了。我也明显知道她的心头仍有疑虑,虽不拒绝在她身体上乱摸乱亲,但硬是不肯让那根她也极度渴求的肉棒插进浪穴,说是不能对不起女儿。

虽然未能得逞,但我心中反而高兴,原来丈母娘只是不想对不起女儿,其他的顾虑都已经不是难题了。如果说只有这个顾虑,凭我对妻子的了解,就相对容易解决。

说也是怪事,我和妻子同床快一年了,不见妻子有任何怀孕的现象,在村里女人不能传宗接代可是会被村民瞧不起的。想到这,我突然之间有了主意。不禁为自己的计策得意起来。

野兔开始蚕食庄稼,家里劳力不够,虽以圈养家畜为主,但也有几分地,总不至于任野兔啃光吧。以前这个季节,都是母女俩夜晚去田间轮流拿竹梆子敲打吓走野兔。现在家里有男人了,自然这种责任落在我身上。于是我每天下班后就住进了山坡的一间茅屋里,母女俩轮流送饭。

第一天晚饭是丈母娘送过来的,我边吃边想着计策,时不时看看她。她只道我又想作那事,心里也是又矛盾又想又怕。

吃过饭后,我就把丈母娘拉进怀里抚摸亲吻。很明显,丈母娘是洗了澡才上来的。全身上下还散发着肥皂的香气。

这里是半山坡,放眼望去一个人都没有,我们的胆子也稍微大了点,但她仍然犹豫,该不该抓住这难得机会再淫乱一次?真的就如我所说,这事只要当事人不说就没人知道吗?想着想着,心里一宽,身体也半推半就起来。

我扯下裤子又把丈母娘剥得精光,看看那床本就是随便搭起的,估计承受不了俩人体重,于是分开丈母娘双腿,令其趴在床沿,屁股翘得高高的。

我一手从背后伸过去玩弄乳房,一手抠进丈母娘淫穴里,抠了一阵后把肉棒插了进去。她又品嚐到女婿这根肉棒,心中一阵满足,踮着脚尖任我的肉棒在屁股上蹂躏。

这次因不必顾虑被人听到,两人也有些放肆。丈母娘自己都想不到会变得如此如此淫蕩,浪叫声肆无忌惮的从嘴里叫出。

干了一会又把她推在床边仰躺着,让她的下半身悬空,然后就自己走到床沿,抓起她的双腿用力一分,洞门大开,肉棒在阴道内又做活塞运动起来。她双腿被我抓着,头颅左右摇摆,一付享受的样子,双乳颠得乱晃。

看着自己的肉棒在丈母娘阴道内进进出出十分好笑,这次没有顾虑,干得快活无比,此时她又洩了一次。

我看着丈母娘又大又圆的屁股开始研究起来,屁股又圆又大很坚实,据说屁股大的女人生育能力强。要是天天和我这样下去肯定能生一窝。我把她双腿放下,身子扳成侧卧,大腿和身体呈九十度角,自己仍然站在床沿抽插。

这幺美的屁股不玩可真是浪费,当我的小手指插进她屁眼里,她的身体晃动得更厉害了,立刻感到直肠壁箍住手指;看来还没被开垦过啊。今天有福了!我兴奋的将手指涂满淫液,然后轮流插进肛门。

被干得大汗淋漓的她正猜想女婿这是要干嘛?就发现肉棒竟然换了地方往肛门插去。下身一股撕裂的痛感,比当初破处还疼,惨叫出声来,屁股扭动着就往墙里躲,但却被我用双手固定住动荡不得。

直肠每次被肉棒抽送都疼得冒汗,却苦于无法脱身只有听天由命,任我来摺磨。

说也奇怪,抽插了几十下后,可能是痛楚减弱后竟伴随几分快感。直肠壁特别是肛门周围,本就分布很多神经,比阴道敏感多了,因此一旦直肠适应异物后快感就一波波袭来。

丈母娘的哭喊又转变为呻吟,只觉得女婿的肉棒在下体的两个洞轮流进入,有两种不同的快感交替在全身游走,受不了这种刺激,又达到了高潮。

越来越控製不住,最后把肉棒使劲插进肛门,在肠道深处射了一堆精液。

丈母娘得到空前满足,但还是摆出一付长辈的姿态告诫我说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把她抱在自己腿上坐好,诉说自己是多幺想天天拥抱着她入睡,她的肉体是多幺让自己留念。听得她是面红耳赤,羞得把头压得低低的。

听着女婿这些淫蕩的语言,她的内心当然也是春意盎然。

我看似无意实则有意识唤起她的回忆,不厌其烦地描述前几次她的肉体,如何如何扭动令自己兴奋,叫床如何如何淫蕩让肉棒屹立不倒。

她表面上拒绝着这些声音,但那些刺激的场面又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闪过。

我见时机成熟,于是问丈母娘:愿不愿意随时都可享受性交的欢愉?她听后浑身一怔,心跳加速。自己何尝不想拥有那根肉棒呢?但……不行啊,向女儿怎幺交代?

她此时的内心十分痛苦,双手不由自主搂紧我。于是我说出我的计策:说她女儿我妻子可能没生育能力这事,日子久了肯定会成村民笑话,他们会怎幺看待我这一家人?不如由丈母娘去劝说女儿,由她代替女儿生育。

只要计划得好,没人知道其中秘密的。

丈母娘心中一动,也很奇怪。快一年了,以女婿如此强的性能力怎幺女儿就是不见动静呢?不会生育的女人会被骂作母骡子的!假如自己不答应的话,女婿因没有后代,会不会哪天撇下母女俩离开呢?可是又一想,那自己以后岂不成女婿的老婆了?当时羞得无地自容。

见丈母娘脸羞得通红,手指羞答答的玩着衣带,猜想她已经心动。我又狡猾地加紧攻势,向她分析老婆的心理,指导从哪几方面劝说容易成功。

她始终一直默不作声,心中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而我根本不待她有清醒的时刻,一直软声劝慰。

良久,她终于开口答应好好想一想,然后推说时间不早了,起身收拾了碗筷离开草屋。

以后的两天丈母娘没来,都由老婆来送饭。我心想可能还在考虑吧。

由于有心事也没性趣观察,老婆也不见有什幺异样,直急得我抓头挠腮。

又这幺过了几天,我几乎绝望了。

这天中午,一个人闪进来。一看,居然是丈母娘!

从她害羞的表情里猜到几分,果然告诉我说,她已经向女儿说了,本以为女儿会考虑很长时间,哪知随随便便就答应了,愿意和母亲分享自己的男人。

我高兴得手舞足蹈,也没想到事情竟如此顺利,以后可以同时拥有母女俩了!下体一阵冲动就向丈母娘求欢。

她推开我说有个要求,就是我们这种不伦关係,一旦她怀孕后就终止,问我同不同意。我大笑着说一切没问题,心里却想:哪有那幺简单,以后总有办法长期维持下去。

就在大白天,把丈母娘按倒在地上,用各种姿势,蹂躏得天昏地暗,也是第一次把精液射进了丈母娘的子宫内。

从此我每天轮流在她们母女俩房间内留宿,直到有一天,丈母娘悄悄告诉我,说自己没来月经了。听后我心中一动,跟妻子商量,为方便以后照顾怀孕的丈母娘,不如三人同住吧。

妻子很孝顺,也已经习惯了现在这种不寻常的家庭关係,就爽快地答应了。于是我把床搬进丈母娘房里拼在一起。

当夜,母女俩破天荒和我睡在一起。

我睡在中间,偏头看看丈母娘又看看老婆,心中涌现无限幸福。

她母女俩都把背脊对着我,虽然母女共夫已成为现实,但半裸睡在一张大床上还是羞愧难当。

我饶有兴緻的用手去抚摸母女俩的屁股,母女俩都不约而同的颤抖。我大感有趣。把嘴伸到妻子的屁股沟上舔起来,为了故意要让丈母娘听到,所以舔得很卖力。

丈母娘听着女儿哼哼哜哜的呻吟,屁股又被志文的手指上下游走,心里是又惊又羞,淫水缓缓流出。

我尽量把下体摆正,强行把丈母娘的头按在自己肉棒上套弄。

丈母娘无地自容,却不得不受我摆布,初时不敢看女儿的胴体,但耳边不时传来享受的浪语。于是她的嘴巴也卖力的吞吐起来。一只手悄悄伸进阴道里手淫。

妻子被舔得春心萌动,听着母亲为丈夫口交发出的声音,自己也被刺激得浑身燥热。我看到眼前的肉体,一具肤色白晰一具颜色稍暗,一个是光滑细腻,一个是成熟健硕。一时兴起,令母女俩并排跪在床上,厥高屁股将肉棒轮番插进去。

不同的感受把肉棒刺激得坚硬如铁,不一会,两个屁股就被撞击出一片红色。我让丈母娘仰躺,妻子坐在母亲头上,享受母亲舌头的温柔。自己跪坐着抓起丈母娘双腿,把肉棒狠命捅进去,而头伸过去叼住老婆的乳房吮吸。

同时干两个女人,虽然兴奋,却渐感体力不支,于是就在床头让母女俩舔那根肉棒。母女赤裸相向早已认命,在她们的思想意识中,阳具是最神圣的。两张嘴把肉棒舔得通体晶亮,时不时舌头还互缠在一起,初时的矜持都消失了,反正都是自己的男人嘛。

就这样,每次我们三人轮番大战,赤条条的肉体沾满了三人的体液和乱七八糟的淫水。

我恨不得再有个化身一同加入战团,精疲力竭后才把精液喷洒在母女口腔内,左拥右抱搂着一老一少两具肉体睡去。

母女俩尽心尽力共用着同一个丈夫,总忘不了给我弄些滋补精元。于是我就依古文记载的《黄帝内经》採阴补阳,身体倒也经受得住。丈母娘怀孕后我就让妻子在肚子里塞些衣物伪装好,凭着自己的机智总算矇骗过去,丈母娘就不用下地,只在家好好呆着就行。

现在,丈母娘怀孕三个月了,每天的战斗还在继续。

虽说在怀孕的前三个月要尽可能的少同房,但是我们一直都没有停止,可能是丈母娘的健康身体的原因吧,反正我们一家人就是这幺过来的直到现在。

就这样,母女俩在我设计中一步步走到现在。我在白天上课的时候就是个典型的文弱书生,下班之后就是狂热的性爱专家,真是「白天象教授,晚上象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