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人妻熟女

我和一个48岁老女人擦出的火花

   

  (文章概要:这个48岁的老女人是我们公司的一位同事,负责库存的。昨晚,
我加班,8 点多的时候办公室就只剩下我和这个老女人。本来,工作已经完事,
我见四下安全係数颇高,竟鬼使神差地浏览起一些网站上的性感写真,看得正起
劲,突然,感觉身后有人,猛地转头,竟然是她!这个48岁、还有个女儿正在读
大学的老女人,她竟然盯着我的电脑屏幕目不转睛,我一时不知所措,尴尬地急
急调转头,脸上发热。)

  这个48岁的老女人是我们公司的一位同事,负责库存的。昨晚,我加班,8
点多的时候办公室就只剩下我和这个老女人。本来,工作已经完事,我见四下安
全係数颇高,竟鬼使神差地浏览起一些网站上的性感写真,看得正起劲,突然,
感觉身后有人,猛地转头,竟然是她!这个48岁、还有个女儿正在读大学的老女
人,她竟然盯着我的电脑屏幕目不转睛,我一时不知所措,尴尬地急急调转头,
脸上发热。

  「这个好看吗?」老女人竟然发问了,语气显得很平静。

  「嘿嘿,没事随便看看,一般吧。」听着她的语气,我紧张的情绪竟然稍有
缓解。

  「你们年轻男孩是不是都喜欢看这个?」我本以为她会识趣地走开,没想到
她居然接着发问,一点没有将要走开的意思。

  「嘿嘿,好像是吧。」我不知道她到底什幺意思,也不知道应该怎样马上化
解这令我尴尬的局面,讪讪地回了一句。

  接下来,你猜怎幺着,她竟然拖来旁边的一张椅子,坐在了我旁边,眼睛还
是紧盯着屏幕上那几乎全裸的女性写真。「身材不错。我年轻的时候和她差不多。」

  我诧异地望向她,她说这话的时候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就像是谈工作一样
随意而轻鬆,大骇之下,对她的敬意真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哦。」这时的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木讷的一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将
话接下去。

  「唉!现在老了,身材走样了,再漂亮的衣服穿起来也不好看了。」

  「哪有!哪有!你看起来还是很年轻。」说出这句善意的谎言后,我的脸再
次发热,几乎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你觉得我今天这身衣服漂亮吗?」她是在问我。我鼓起勇气用眼睛迅速扫
遍她全身,她今天上身是一件小红棉袄,下身是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说实在话,
她这种年纪的人,穿成这样也确实需要一定的信心和勇气。

  「很好看!很好看!」其实,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此刻是一位年轻的女孩问
我同样的话,我也许就会脱口而出一句「其实你不穿更好看。」但那一刻,在这
个48岁的老女人面前,我说话变得异常谨慎,生怕说错了什幺似的。

  「呵呵,真的吗?」她笑了,笑得似乎很开心,看来我的谎话说得还是有点
水平的,至少让她相信了,至少我认为她相信了。「我老公以前也这幺说我,这
些年不说了。女人一老就没人过问了。」

  看着她脸上上演了忧伤的表情,我心里稍稍一颤,有种想要伸手搂住她肩膀
的冲动,但是我剋製住了自己,因为我还没弄清楚一件事:她今天到底什幺意思。

  时间突然停在了那一刻,我做了另外一件事,足以让我兴奋不已:她略微低
垂着头,似乎在看着自己的脚尖,而她的小红棉袄上端张开了一个口子,从那里
看下去,里面是一件米色的贴身羊绒衫,而且还可以看到那被撑起的两个地方,
似乎在向我招手微笑。

  不知道为什幺,那一刻竟让我有种血液直冲脑顶的强烈感受,年纪的反差、
环境的特殊、不确定的态度……这一切都来的那幺突然,我差点控製不住自己,
抱住她,这个48岁、尚有些姿色的老女人,将手伸进她的小红棉袄,抓捏抚摸那
隆起的地方。

  我没有动,她也没有动。正在猥亵她的意念被悄悄收起,却不知她是否也正
在意念中猥亵着我。

  「好了,少看一些这样的图片,上火!」她最终抬起了头,说了这幺一句。

  我点点头,将电脑关起。一起走出公司,走进电梯,走出大厦,再没有一句
交谈的话,我觉出了一丝暧昧的味道。

  今天上午,需要向一个客户发一批货,我跟着老女人一起来到了库房,负责
接收的人员跟着司机的车还在路上,于是,又剩下我和老女人单独相处了。一路
上我的心里七上八下,乱糟糟的,谈不上对这个48岁的老女人有多大慾望,只是
心底似乎又存有一丝好奇,如果真的和这个老女人发生点什幺,会不会获得另外
一种非常态的另类刺激呢,可是我又担心一些不可获知的事情,看来,只能走一
步看一步了。

  我们来到了库房,没有任何交谈,开始按照清单点货。库房的门被关上后,
非常安静,我几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一种类似即将接受初吻的兴奋感笼上我
全身,我偷看了一眼老女人,她正背对着我,弯着腰,在一个箱子里面翻查着什
幺,这样,我便清楚地看见她那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还算浑圆的臀部。

  天那,这一眼竟然让我的下身有了反应。这不可能呀!这怎幺可能!每天在
街上会看见那幺多年轻美貌的女子,她们拥有更完美的身段,都没有使我像现在
这样莫名兴奋,而此刻,我简直不能理解自己的这股冲动。

  「别错过机会。」脑海中似乎有个声音在提醒我什幺。是呀,不管怎幺样,
她前天晚上的那些举动,应该也是在暗示我什幺,我怎幺能够这幺不开窍,这幺
不解风情呢。于是,我嚥了嚥口水,清了清喉咙,「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你的
身材保持的真不错。」

  天那!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这样的场合,面对一个48岁的老女人,说
出了这样的话。我怔怔地望着她的后背,发现她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转
过身,也没有说话。我开始觉得有些紧张起来,我开始为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感
到后悔,我想要再说些什幺,将刚才那句话掩饰成一句玩笑话、或是一句恭维话,
只要她别理解成我是在调戏她、或是是在暗示试探她就好。

  我正欲张口。「呵呵,好久没有听人这幺夸我了。」她立起身子,转过头来,
脸上带着一种神秘莫测的笑容看着我,我心里顿时没了底。

  「呵呵,我说的是实话,真的不错,不知道你是怎幺保养的。」这句话说出
口,我似乎觉得轻鬆了一些,因为这句话的暧昧成分少了很多,也可以说是一句
近似恭维的话。

  「哎,没怎幺刻意去保养什幺,都一把年纪了,还保养那幺好给谁看呀,又
不是小姑娘,呵呵。」她似乎完全相信我说的是真心话,自己竟开始上下打量起
自己的身体,伴随着轻微的扭动。

  「你以前学过跳舞的吧。」我猜测着又问了一句,因为看着她慢慢进入了自
恋的状态。「嗯?!你怎幺知道的,我年轻的时候还真学过跳舞,好几年呢,结
婚后就没跳了。」

  「呵呵,我随便猜的。」

  「眼光很準。」这次,她笑得似乎更开心了,脸上堆出了一朵花。

  「你这牛仔裤买的很合身。」又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思
维竟然是跳跃式的,有一搭没一搭的。

  「哦,是吗,呵呵,还行吧,有点紧,两年前买的,现在人胖了些。」她竟
然也很能配合住我的话题,将一条腿脚尖着地稍稍曲摺起来,自我审视着。

  「很有味道。」这句话几乎是我脱口而出的,可能是习惯了这幺评价女孩,
今天竟用到了她身上。

  「哦?你喜欢?」她直视着我的双眼,问得很火辣。我再次嚥了嚥口水,费
力地点点头。

  「改天我们一起吃顿饭吧,聊聊天。」向来这样的话都是我主动说出来,今
天竟然被一个女人首先提出来,我突然有些支吾,不过,最后我还是给了肯定的
答覆。择日不如撞日,吃饭时间就定在了今晚7 :00. 今晚和老女人的一顿晚餐
是在北三环附近吃的,一切是按照我预料的节奏进行着,晚餐过后,我问老女人
是否急着回家,她看了看时间,8 :10,说并不着急。于是,我告诉老女人我住
的地方就在附近,问她有没有兴趣去坐坐。她说反正明天是週末,不用按时上班
(PS:明天她需要加班),去坐坐也无妨。

  于是,我和老女人打了一辆车,直奔我租住在北太平庄附近的房屋。是一个
一居室,在五层。老女人走进房屋后,先是四处打量了一番,问道:「你这房子
一个人住?」

  「是呀。」

  「多少钱一个月呀。」

  「1600. 」

  「哦,这边的房价还不便宜。」

  「是呀,北三环附近的房子是这价。」

  我所在的小区昨天就来了暖气,屋内要比外面暖和很多,我除去了自己的外
套,老女人也跟着除去了自己的红棉袄,里面还是那晚我看见的米色贴身羊绒衫,
下身也还是那条紧身牛仔裤。

  这时,我的呼吸又开始加重,我知道那是因为我私下有了些想法。

  「你喝水吗?」

  「嗯。」

  我取出两只颇具个性的玻璃茶杯,加入了刚从吴裕泰买来的莲峰翠芽,并用
80度水沖沏开了,端到她面前,递给她。

  「很好看的茶杯。」显然,她会提到这个茶杯,是我意料之中的,没有别的
意思,只是为了小小表露一下自己的品味。

  「呵呵,从茶具批发市场淘来的,我很喜欢。」

  「嗯,真的挺不错,有眼光!」这似乎是她今天第二次夸我有眼光,我微微
笑了笑,浅嘬了一口茶,她也端起茶杯浅嘬了一口。

  「很醇香。」

  「是新茶。」

  这时,身体已经整个暖和了,气氛也逐渐融洽了,我寻思着下一步的试探。

  「你在家上网吗?」问出这句话是有我的主意的。

  「我家里没上网,我平时也很少上网,那是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喜欢的玩意
儿。」

  「呵呵,我回到家没事就喜欢上上网。」我装似无意地看看她,又喝了一口
茶。

  「呵呵,你在家不会也看那些吧。」看见没,现在你该明白我问那句话的意
思了吧,她果然提起了前晚单位加班发生的事情,一切慢慢进入我所需要的流程。

  「呵呵,有时候吧,我没有固定的女友,看看那个能解决一些问题。」我说
的既含糊又明白,相信以她的经历应该很容易理解。

  「呵呵,坏小子,那种事做多了不好。」我不确定她所指的「那种事」究竟
说的是「自慰」还是「性交」,我只能估计应该是指「自慰」。

  「呵呵,男人是这样的,我也没办法。」我装似无奈地笑笑摇头,又端起杯
子喝了一口。

  「真没看出来,你慾望还很强。平时在单位看你还是挺文静的。」我晕!

  「慾望」两个字都出来了,看来快进入主题了。「呵呵!一般吧。正常需求,
正常需求。」这时,我倒真想自己脸红一下,让她觉得我还很单纯,让她可以更
大胆更主动一些,可是偏偏没有脸红,人就是这幺奇怪。

  「你晚上一个人睡这幺大一张床?」她注意到了我的那张大床。

  「嗯,我喜欢睡大一点的床,舒服一些,可以随便滚来滚去。」

  其实,我準备了大床是另有目的的,只是我应该装的单纯一些。她突然将杯
子放到了桌子上,起身走到了我的床边,坐到了床沿上,还上下摇晃了几下,似
乎在感受床上席梦思的弹性。

  我还等什幺?我也随即起身,走到了她身边,挨着坐下。其实,我的这些动
作已经寓意很明显了,相信她也知道我的一些想法。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看向
了我,距离只有10公分。

  此刻,我知道我该做什幺了,如果还搞铺垫的话,那我就真成了嫩头青了。

  我直接将右手搭在了她的腰上,她先是一怔,眼睛向下看了看我的手,又将
目光转向我的眼睛。我的嘴唇慢慢靠向她的脖子,她没有任何躲闪,我亲了上去。

  顺着脖子,我的嘴唇向上到达了她的耳垂,又到达了她的脸颊,最后落在了
她的双唇上。舌头搅动在一起,我感受到她的一些激情,她的右手此时也落在了
我的腰部,床上传来「吱!」的一声,那是席梦思弹簧受力不均发出的声响。

  说实话,和这样一个老女人接吻不是我的初衷,只是进入性爱白热化的一个
必经过程,我了解这一点,所以我这幺做了。舌头的搅动没有给我带来性的刺激,
我只是尽量不要看那张脸,那张已被几条皱纹爬满的脸,儘管不是很明显,在淡
妆的掩盖下,但是在这幺近距离的情况下,一切还是很明了的。我知道怎样才能
使自己获得快感,那就是赶紧用手去抓捏那隆起的胸部,属于老女人的胸部。

  注意了,我这里用的词是「抓捏」,知道为什幺不用「抚摸」吗,抚摸是针
对娇嫩的胸部,对于在我想像中已经疲软而有些下垂的陈年胸部,最好只用抓捏,
既可以满足自己的兽慾,又才能真正让这个老女人有快感,抚摸的力度已经不能
够刺激到这个老女人的神经底根了。

  于是,在我大脑的支配下,我的右手从她腰部挪到她的胸部上,当然,此时
还是隔着那件米色羊绒衫,却没有阻挡我的兴奋感。知道吗,我抓到了,一个48
岁老女人的左胸,一处前晚我偷窥过的位置,此刻尽在我手掌之中,我使用了关
节的力量,指挥五指开始侵犯,横捏一下,竖捏一下,就像是在挤奶一样。

  突然,她整个身子扑在了我身上,双手环抱住我的脖子,将下巴搁在了我的
左肩上。我此刻听到了她沉重的喘息声。我脸上微微一笑,不用照镜子,我就知
道自己一定笑得很奸诈,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和征服感悄悄写在了我脸上,印入了
我心里。看来,今天也不会出什幺意外了,我的信心突然膨胀开来,手上的力度
更是加大了一些。她的胸罩有一定的硬度,我感知到了,不过只要用点力,还是
能够触及到里面柔软的实物,我开始用大拇指探索那顶峰的一点,那是所有刺激
神经的归结源泉,我摁住了,大拇指开始施压、放开、施压、放开,老女人的左
胸部在我大拇指的指压下,一起一伏,一起一伏,她此刻的呼吸也是这样,却显
得更急促一些。这还远远不够,我大拇指上的动作做了调整,指尖沿水平方向上
下抠动那一点,这样来的刺激远远大于垂直方向的指压,老女人竟将整个左胸主
动出击,拚命地挤压我的右手,令我猝不及防。

  隔着衣服的侵犯看似很无聊,其实,倒是能够满足某个层面的需求。性快感
是具备层次的,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其作用,活塞式的抽动只是其中很肤浅的
一环,这也是我为什幺坚持不嫖娼的原因,我需要的是一种有节奏、有层次、有
征服感的性快感,所以,每个环节我都不能马虎。接下来,我知道不能再游弋在
外了,老女人的胸部需要更真实的体验,我的右手时常充当先锋,今天也没有例
外。放开了老女人的胸部,我将嘴唇贴在了老女人的后颈上,用我的鼻息去触动
她的髮梢,手却已经从腰部位置钻进了她的衣服,我摸到了里面的衬衣,是札在
皮带里面的,我轻轻将其衬衣的下摆从皮带下抽出,这样,我的手就触到了她腰
上的肌肤。很温暖,只是有些赘肉,皮肤有些鬆弛。

  不管了,反正我右手的目的地不是这里,而是向上向上再向上,于是,我从
里面摸到了她的胸罩,果然是有些硬硬的那种。这时候,我有两种选择,一是手
从胸罩下方硬挤进去,探索那柔软的事物;二是将胸罩从背后解开,再用手整个
擒获。我选择了第二种。

  现在,我的右手就放在了老女人的左边乳房上面,动作先是平缓,然后激烈,
用手,我大概知道了老女人乳房的大小和软硬程度。适中大小,一只手能够握全,
软硬不均,有些许硬块,温度适中,不及我手心的温度,手感不是很好,却足以
满足我的好奇心,毕竟她今年48岁。这时,你知道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幺吗,我
这时最想看看老女人的表情,当我双手握住她双乳时的表情。所以,我将老女人
放平在了床上。

  48岁的老女人躺在我的大床上,闭着眼睛,显得那幺温顺,这和她的年纪形
成了一定的反差,不在别的,因为坐在她面前的是我,一个和她年纪相差甚远的
男人,而这个年轻的男人即将对这个老女人进行侵犯,当然,是取得了获许证的
合理性侵犯。

  我没有立即动手,我就这幺看着她,看着她起伏不定的胸部,我开始联想工
作中她的样子,我要将她的定位设定的更为不和谐,从而形成更大的反差,让自
己获取更大的性冲动。差不多了。我俯低身子,将两只手同时深入她上衣里面,
从下往上,直达她的双乳,狠狠地同时抓住,再一用力,上身衣服突出地更厉害
了,老女人似乎有点疼痛,眉头微微一皱,鼻子轻轻「哼」了一声,眼睛却始终
没有张开,我嘴角牵出了一丝不为察觉的笑意。

  整个过程,我没有将她的上衣掀起,就是说,我没有看她的双乳,有时候我
觉得,没看见的时候会更能激发人的联想,就像现在,我的双手一边肆意揉捏着
那对即将枯萎的乳房,一边欣赏着老女人那略带享受的表情,一切唾手可得,却
又欲擒故纵。好了,那对乳房我已经用手感受彻底了,我的目标转向了她的下身,
我慢慢将双手收回,直起了身子,眼光落在了老女人的下身,儘管看到的只是牛
仔裤被勾勒出的形状,却给我带来了深深的触动。

  她确实胖了,牛仔裤也确实太紧了,躺平后她的下身被牛仔裤深深嵌入,这
种景象实在是很诱惑,我竟有些发呆。突然,我有了一种噁心的想法,竟然想去
闻一闻她下面的气息,当然是隔着牛仔裤,不然我想我也不会去闻。我将屁股往
后挪了挪,这样我就可以俯下身将鼻子凑近她那里,将鼻尖顶在那条可见的微隙
上,轻轻一闻。是种混合的气息,有牛仔裤布料的气味,有一些潮湿的气味,竟
然还有股酸酸的气味,看来也不是很好闻,我将鼻子悄悄收回,重新直起身子。

  「翻过身去吧。」我告诉她让她爬在床上,这样我就可以touch 一下那被我
偷窥过的屁股。她照做了。老女人的屁股在牛仔裤的包裹下,由于又是趴式,显
得还是很有型的,毕竟是个女人,有脂肪包裹。

  我审视了一下她的屁股,还是左手顺着大腿摸了上去,那儿是柔软的,是温
暖的。又过了一分钟,我开始想知道老女人今天穿的是什幺颜色和样式的内裤了,
我真的很想见识一下,看看和年轻女孩有什幺不同。我再次将她的身子翻正,这
次她睁开了眼睛,看着我。我没有理会,直接开始解她的腰带,她的手突然抓住
了我的手,似是想要阻止我的这一动作,我还是没加理会,腰带最终被我解除,
打开扣子,拉开拉链,将牛仔裤褪了下来,里面还有一条肉色秋裤,不管三七二
十一,一起往下拉,露出了底裤。居然是黑色的。

  乍一看,是黑色底裤,顿时使我联想起「黑寡妇」这个词,使我不自觉将
「性慾旺盛,控製欲强」和这个老女人附加在一起。作为我本人来讲,我不是很
喜欢女人穿黑色的底裤,我更喜欢女人穿白色的,而且最好是那种略带透明效果
的,质地要稍微厚点,我对于布料不熟通,棉质的应该手感好一些。略带透明效
果的白色底裤会欲盖弥彰地凸显内在的黑色,只是那幺不很明显的一点点,却有
种雾中看花的效果,那点黑色足以撩拨起男人的性慾,这也是我不喜欢白虎女人
的原因(男人年轻的时候喜欢完美的、看起来乾净的;男人成熟后偏向于喜欢一
些有各式「缺陷」的、更具层次感的)。

  老女人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我能感觉到。她见我始终望着她的下半身,却没
有任何动作,她似乎有些纳闷,不知道我下一步会做些什幺。那幺,作为我来讲,
正在思想斗争,到底要不要将这条底裤彻底除去,彻底瞻仰一下。知道我在担心
什幺吗,我担心会看到一些令我不愉快的画面,那些撩拨起我性慾的想像会在瞬
间瓦解掉,如果那样的话,我该怎幺办,有些事不是我的大脑能够主控的,毕竟
我已经过了那段青涩岁月,那段看见女人乳房就会射的阶段,我的二哥是越来越
有自己的个性,不合口味的一定不举。老女人毕竟是见过世面的,48年的漫长岁
月也不是白活的,她看出了我的一些迟疑,她坐起了身子,将我拉进了她的怀抱
里,「来,让我抱抱。」将左脸帖在了老女人的胸前,我感觉到柔软,感觉到温
暖,一种不同于性慾的情愫悄悄漫起,覆盖住我整个的神经,我突然觉得这种感
觉也很好,我也突然觉得自己的灵魂得到了昇华,我居然能够让这种感觉抑製住
自己的性慾,天那!我也能达到这种层次,也能有这种境界,我开始觉得柳下惠
也没什幺了不起的,坐怀不乱不一定就是性德高尚,太多其他的原因了。

  「我们不要这幺快了,其实我也没想好,我们这幺做是不太好。」也不知道
这是不是老女人的真心话,我用鼻息「嗯」了一声。「我要回去了,不能太晚了。

  明天我还要去单位,有批货要发。「老女人看了看时间。」我知道。「我将
身子慢慢收回,再次和老女人四目相视。」我……「我本来还想说些什幺,我也
不知道应该怎幺说才能恰到好处,毕竟坐在我面前的这个老女人,无论人生经历、
阅历、分辨能力,都要胜我很多倍,我的任何一句虚假的话,都可能被她识破,
从而可能断送掉这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别样情「。

  「我走了。」老女人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外套也已经穿上。

  「我送你。」

  「不用了,我知道怎幺走。」我本以为老女人会在走之前再叮嘱我一些话,
比如「千万别跟别人说这事」、「以后在单位要注意一点言语」、「和同事吃饭
别说漏了嘴」等诸如此类的。谁知,老女人什幺话也没有再说,出门后也没再回
头看一眼,只见她再次用手整理了自己的衣领。

  最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是一时的满足重要,还是理智的生活更重要。我
得出了一个答案:理智的生活偶尔也需要冲动来填补。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
可能会对我今后的生活带来深远影响的决定:和这个老女人发展下去。其实我也
知道,老女人此刻也一样很矛盾,长年被规律化了的平淡生活,真的快淡出个鸟
来了;可激情地疯狂后,又会有怎样意料不到的后果?是否值得尝试和背叛。所
以,才有了我週六也跑去了单位的事实。

  我将老女人一个人堵在了库房。将门关合好后,我走向老女人,直接来了个
熊抱,老女人没有任何挣扎,反而将身子放鬆了,能够尽量贴紧我的怀抱。半分
锺后,我的呼吸加快了,我猛地将老女人翻转身去,背对着我,她的双手撑在了
身后的箱子上,我从后面再次抱住老女人,下身开始扭动、摩擦……

  老女人明显知道我这是在做什幺,她还是很顺从,似乎一点也没担心会有人
看见。

  「我要你。」我喘着粗气,嘴里冒出了这幺一句。

  「嗯?!」老女人这次倒有些意外,她可能没预料到我会在此刻说出这样的
话。我见她再没有其他反应,开始动手脱她的裤子,老女人却抓住了我的手,
「很冷!」

  我还真没想到老女人此刻担心的不是其他的,而是个很实际的问题---
「天冷」。

  「管不了那幺多了,我现在就要你。」我的声音几乎是低吼出来的,甩开老
女人的手,我以极快的速度解开了老女人的腰带,再顺势将她的外裤和内裤一起
扒下,只在瞬间,她的雪白皮肤上激起了无数鸡皮疙瘩,我看得清清楚楚。这种
天气,这种环境下,做那事确实不是很理智。理智在那一刻已经不再属于我了,
我的二哥已经全面掌控一切。冲动归冲动,最起码的常识我还没有忘记---由
于这次缺乏了前奏,外部环境也不和谐,老女人应该还没準备好,我摊开自己的
右手,一口唾液吐在手掌中央,四指弯曲沾上些唾液,经过简单的润滑后,双手
扶提着老女人的腰部,往前慢慢一挺,去一点,再一挺,多一点,最后一挺,全
部纳入。老女人发出一声闷哼,双腿打颤,数秒方歇。没想到,这更加刺激到了
我的慾望,我要奋力突进,非得她欲死欲活,誓不能罢休。这次互博持续了一刻
锺左右,到了那最后一刻,我的双腿也不禁战慄不已,浑身的抖动将完全性感受
演绎到了极緻,我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全新感受。背乎了情理、道义,逆乎了环
境、处境,一切不合时宜的因素却将兴奋感推向了顶端。此时,我没有再觉得冷,
老女人似乎也忘记了尚且暴露在外的臀部。

  「我没带纸。」

  「我包里有。」

  老女人指向自己的皮包。我将一包纸巾从包里取出,抽出一张自我擦拭完毕,
提起裤子。再抽出一张纸巾,帮助老女人清理,清理地很小心、很仔细,这个过
程中,老女人似乎还延续着舒服的感受,姿势不曾有一点改变。

  凡事一旦开头就注定了结果。一个人躺在床上,我开始反思选择的对错。前
半生,很多时候都会因为一些「错误」的决定懊悔不已,总会时不时发出「如果
…就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等诸如此类的感歎。其实,我也很清楚,任何一份不
该有的奢侈的幸福,都会在将来对应上多倍的痛苦。只是,作为一个很庸俗的普
通人,我往往也只注重眼前得失。

  今晚,接到了老女人的电话,她一个人在外面散步,就拨通了我的手机。通
话的具体内容我不想记录,大概意思是说,她想起了我,她有些想我,她很想我。
电话中,我能够感觉到她的某种情愫被唤醒了,她渴望一种能将其焚烧的激情,
她的热情远超出我的预料。

  可是,对于我来说,这只是漫长生活中的一剂调味,没有结果,也不会让其
有结果。其实,老女人也很清楚这一点,只是大家都同时选择了「装傻」,都选
择了「幸福透支」。

  有人可能会问,两人发展到了这种关係,在工作中还怎幺相处,岂不尴尬。
实则多虑了,对于我来说可能还有些拘束,对于她,我真的没看出一点点躲闪和
彆扭,她的表情和言语传达给我的信息是,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于是,我也安
然自若了。

  另外,还有一点,老女人和年轻女人的最大区别,一些善后的事情你完全可
以不用操心,她也不需要你操心,一切似乎都显得那幺轻鬆。突然,我又想到了
另外一层,我知道一切都不会这幺结束,发展出了这种关係,儘管有我的推波助
澜,可始作俑者,始终还是她,这个年满48岁的老女人。所以,我开始有了一些
担忧,到底谁更主动,到底谁在暗地操纵着这些情节的发生,我自以为是的自信,
是不是正被她无情地嘲笑着,我会不会成为被她牵动着的玩偶,而我,却不自知。

  而后,我又笑了,笑自己实在多虑了,干嘛要将一件很简单、很直接的事情,
冠上那幺多所谓的「暗情」呢。只要找到了感觉,满足了当下的慾望,又带给了
某个人「性福」,就可以了,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分道扬镳,「每个人都有秘密」,
是这幺说的吧,我这幺宽慰自己。

  在电话将要结束的时候,老女人邀请我去她家玩,我有些吃惊,她却说没事。
时间定在了明晚,去她家吃晚饭。我一时间竟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

  本来,去老女人家吃晚饭是发生了一点故事的,我突然就不想再记录下来了。
都是那些事情,再怎幺描绘,还是那些事情,那些千古不变的事情。我是很孤陋
寡闻的,最近写了些偏激的文章(有些针对了女性),引起了很多看客的牴触和
不满,甚至讥讽和谩骂,我没有回应和回复。不过,所有回帖我都是仔细看过的。
有夸我「文笔」好的,我想说,我是学理科的,读书时,语文作文经常不及格。
有人说我「无耻、下流」,不是男人,我想说,那些文章只是赚了些眼球(这是
实话),并不代表我的真实想法,言行不一緻是我的惯病,当然,我也不需要解
释这些。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