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職場激情

老闆人家要点货

  我和俊雄结了婚两年,原本以为找到幸福,错了!

  每天吵架,或许说每天他被我骂,他从不回应,这样的丈夫,有用吗?

  最后在沉闷的日子里,我出外打工了。

  也许这我们想避免吵架,唯一选择!

  找到一份工作,卖鞋!

  老闆张先生,为人风趣,潇洒,三十六岁,大我三岁,他唯一美中不足,老
婆不漂亮,但他们很恩爱!

  转眼间,在鞋店做了三个月,张先生对我很好,细心教我一切的事,包括人
生哲学,他给我留下一个印像,博学多材!

  张太太很友善,勤劳,对丈夫无微不至,每天在店里帮忙,任劳任怨。

  年尾点货期到了,张太太有了四个月身孕,这令我莫明奇妙的妒嫉,不爽!

  「老婆!我和小媚上阁楼点货!」张先生说。

  「老公!你们上去吧!店有我行了!」张太太说。

  这是夫妻的信任,但老公二字很刺耳,因为这两个字,对我很陌生!

  阁楼很窄货又多,我和张先生能转动身体的空间很少。

  「小媚!拿支笔给我!」张先生说。

  「张先生!笔来了!」我说。

  张先生忙于点货,头没有回过来,只是把手伸过来!

  这一下令我很尴尬,张先生的手按在我的乳房上,我呆了,不懂迴避或者是
不想迴避,我不知道!

  张先生也楞住了,他的手仍然在我乳房上。

  片刻,我们各自两人脸红躲避了,无语!

  突然,背后有人环抱我的腰,一个吻落在我的颈上,我心跳加速,脸红,我
不懂推开他,还是不想推开他,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种感觉,已经好久没出现在我身上了!

  张先生的手还未离开,难道他想更进一步?

  抱在我腰上的手,慢慢向上移,手臂已碰到我胸罩的边,流汗!

  「张先生…不……!」我说。

  矜持的叫声,只不过掩饰内心的慌张,慌张是乳头髮硬。

  张先生向前一步,焰热的肉棒在我的臀部,顶着!

  我该怎幺辨?

  幸还是不幸,楼下传来张太太的声音。

  「老公!有客人找你,快下来!」张太说。

  张先生很无奈的放开我,而我的身体一直抖着。

  张先生下去后,我高涨情绪才定下来,这时候才发现,下体已经湿透了!

  我确实太久没做过了,难怪!

  回到家里,丈夫煮好了饭,也许这是婚后最大的收穫!

  饭后,走进浴室沖凉,今天体内慾火盛旺,很想,很需要,希望早点上床睡
觉。

  选上一件性感透明的睡衣,拿起一件诱人的内裤,最后还是放下了内裤,洒
了香水,走出厅外,坐在沙发上。

  我对自已的乳房有信心,解开胸前三粒钮扣,差不多整个乳房都露了出来,
加上下体的阴毛,足以让男人举旗緻敬。

  我先上床,果然丈夫也知道我今天想要,所以也跟了进来!

  我的手抚摸自已的乳头,下体发痒,淫水潺潺的流出,忍受不了慾火的煎熬
,终于把手摸到丈夫的阳具上!

  已经挺起,我需要它灭我心中的慾火!

  「老公!来!我要……!」我呻吟的说。

  他打开床边的小柜,拿出避孕套,我等不及,马上跨了上去,掀起我的睡裙
,拨开两片阴唇,对準龟头便坐下去。

  只不过插了几下,丈夫就洩了,气死我了!

  最可恨是他把精子也射了进去,我忙跑进浴室沖洗,虽然精子沖走了,可是
体内的慾火,仍然还在体内。

  用莲蓬头的水刺激着阴蒂,用手指插进阴道,赶走我体内的空虚,高潮总是
珊珊来迟,当即将来临的时刻,却响起恼人的吵声!

  「太太!你好了吗?我想洗了!」丈夫喊着。

  我的性趣马上消失,穿了衣服一语不发,睡觉了!

  第二天,带着慌张的心情上班,见到张先生的脸,想起昨天,他摸我乳房的
一刻,脸又红了。

  「我怕你今天不来了!」张先生小声的向我说。

  我没出声!

  「老婆!我和小媚上阅楼,点昨天未点完的货。」张先生说。

  「好吧!你们去点吧!我看店!」张太太说。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爬上阁楼。

  张先生见到我,马上拥着我!

  「小媚!我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张先生说。

  「张先生……请您放手!」我说。

  「小媚!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爱上你了,给我亲一个可以吗?」张先生说。

  「不行……的……我有丈夫……」我说。

  「只是亲一个,我太想你了,小媚!」

  「张先生……你…太太……在楼下……!」

  「没关係……她不会上来……的……她有…身孕…!」

  身孕两个字,让我想到他是强壮的!

  就在我停顿想的一剎那,张先生的嘴已经亲了过来,我假意的逃避,最后,
他还是亲在我的唇上。

  我和张先生唇对唇的亲着,谁也不肯让步,他的舌头想顶过来,被我的舌头
顶住了,你推我让的情形下,他的舌头终于闯了进来!

  我们互相亲着,张先生的手环抱我的腰,我的手不禁也环抱着他。

  张先生的手移到我的腰前,慢慢向上摸,他的手指已触到我的胸围。

  这是多幺刺激呀!

  我多幺希望张先生能抚摸我的乳房,昨天我没有洩出,阴穴大量的淫水,现
已经在不停的涌出,把我小件的内裤,都沾湿了,我不能不阻止他,要不然我会
很容易失守,我怕我会忍不住,因为我太需要了!

  「唔…唔…唔…不要…不可以……」我急忙推开张先生,可是他孔武有力的
身躯,不是我能推开的,结果我推不开他,反而让他逼近了我,他的手终于摸在
我的乳房上。

  张先生逼我到了角落,他用阳具抵住我的阴穴,阴蒂受到磨擦,那感觉很痒
,令我不知不觉把脚张开,去迎合他的顶撞。

  张先生的手在乳房上一揉一搓,都是很有节奏,他的吻移到我的耳珠,颈项
,这是我的敏感处,他一吻我全身即告酥软!

  张先生见我没有抵抗,继续吻我的脖子,他的手偷偷解开我衣服的钮扣,很
快我上衣的钮扣全给他解开了,他把手伸到我衣内,摸在蕾丝花边的胸罩上。

  我想推开他的手,却没想到竟然把他的手,压在我的乳房上,他用高明的手
法,轻易解了我胸围的前扣,一对竹笋型的乳房,弹了出来!

  张先生埋头吸吮我的乳头,我紧张的流汗,气喘,口中发出微弱的呻吟!

  我的乳头被张先生舔着,他还用脸上的鬚根,磨擦我嫩小的乳头,这一种痒
是多难受,他两手放弃我的乳房,嘴巴也放弃我的乳头,最后,他慢慢把身体往
下移,而他的吻也滑到我的肚脐上。

  张先生两手掀起我的裙,双手将我的内裤一拉,五指摸在我已湿滑的阴穴上
,而他的吻继续往下,难道他想……!

  我不可以让张生吻我的阴穴,他要是吻到我的阴穴,我就完了!

  「张先生,你现在住手,我当它没发生过,也不会告诉你太太。」尝试着劝
他悬崖勒马。

  他却毫不理会。

  啊…突然间,我像触电一样震了震……他在吻我下面的阴穴。

  我十分矛盾,一直以来盼望有人亲我下体,现在有人想亲我下体,我却不敢
接受,当我想阻止的时刻,张先生的吻已经实实在在,吻到我的阴蒂上,我两手
想将他推开,用手遮住我的阴户,结果反而变成帮他,拨开两边阴唇,让他更加
的方便!

  「张先生……您…别…舔…呀……您…太太……在……楼下……啊……啊…
…嗯………」

  我越叫张先生就越用力的舔,我实在忍不住,太需要了,悄悄利用臀部的摇
摆,去迎合他口中的舌头。

  「啊……啊…张先生……我受…不了……快…来…了…我……啊……来……
了……啊……」

  突然,全身触电的感觉来了,我不行了,下体一阵酸麻,一股股阴精像洩洪
一般喷出,全部洒在张先生脸上。洩精后我整个人瘫在地上,好久没试过这种感
觉了,太兴奋了,我又不敢叫得太大声,但……又……不能不叫呀!

  我洩了后,张先生便起身脱下他的长裤,掏出一条大鸡巴,我又爱又怕。

  我本应要阻止他的,虽然他亲了我的阴户,难道我就真的要给他插吗?

  这是属于红杏出…,但我又捨不得他的……!

  我虽然洩了,但没有阳具的充实,仍然一样的空虚,此刻,他太太就在楼下
,而我们在此偷情,即刺激又紧张!

  张先生过来拥着我,他下体的龟头顶着我的阴户,一阵酥麻的感觉又出现了


  张先生提起他粗大的阳具,在我阴户的洞口边磨着,我小声的说︰「张先生
…快点…你太太……在楼下…!」

  张先生把龟头抵住我的洞口,然后用力慢慢推进去,好大而且又粗,果然是
一条有生命气息的阳具,他一插进来我即刻感到充实,内心的空虚,全给它赶走
了!

  张先生一步一步细心的插进去,他的细心让我很感动,我也尽量张开双腿,
终于把整只插了进去,好充实呀!

  我喘息道:「张先生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快点拔出来……万一有人看到
……张太太……就在……楼下!」

  他不听我的劝说,反而加重了抽插动作,又把鸡巴用力往阴道深处挤,用龟
头去磨擦我的花心。

  他开始抽插,他两手抓着我的大腿内侧。他动作很大,很慢,差不多整条阴
茎抽了出来,又整条的插入。

  他抽插得越来越快,我也不禁依着他的节奏呻吟着……

  「啊……啊…张先生……」我只感到他的鸡巴很粗,我的阴道变得很敏感,
感觉很充实。我脑里一片空白的,只知道有快感不断涌上……

  「呃…啊……啊……啊…张先生……我受…不了……」我呻吟出声。

  「……答应我…不可以射在我里面……」

  「没问题!」张先生马上加速抽插,我体内的淫水配合他的动作,给阳具足
够的滑润,每一下他都插到底,我丈夫很难做得到!

  他不断把舌头伸进我的口里,我们互相吞食着对方的香津口液,我交缠在他
腰上那双雪白匀称的美腿是如此的紧密,我们跨间大腿根处,肉与肉的厮磨密实
的一点缝隙都没有。

  我们俩强猛的交合着,本来只想要张先生快点射出才配合,我可能这时也尝
到了交合的快感,这时主动的伸手抱住张先生,那热情的唇紧紧的吸住我的唇,
吸啜着我的舌尖。

  我俩下体发出激情撞击的「啪!啪!啪!」声,粗壮的鸡巴在抽插间带出了
淫液的湿滑,鸡巴进出我的美穴的「噗哧!」声不断。这时我突然轻叫一声,两
条缠在张先生腰际的修长美腿不停的抽搐。

  「呃……抱紧我……抱紧我……」 

  「用力…用力干我…用力……呃…啊………」我意乱情迷的叫着。

  「啊………快…别停……我……要……插……啊……我……快来…了……啊
……啊……」

  我俩赤裸的身子完全紧密的贴实,下面挺动的鸡巴用力顶到最深处,又硬又
大的龟头,已经深入到我子宫花蕊处,只感觉我的子宫腔突然咬住了张先生的龟
头肉冠,我的高潮来了,一股滚热的阴精由花蕊中喷发。

  张先生再也忍不住,只感觉他大龟头一胀间,一股浓稠的阳精如火山喷发般
,射入了我的子宫深处的花蕊上。

  「你是不是射在里面了?」

  「呃……对不起!我…太舒服了,来不及拔出来……」

  「你真的会害死我……」

  我太久没试连洩两次了,但今天总算满足了!

  ---------------------------------------------

  隔天,带不安的心情上班,见到张先生的脸,想起昨天,觉得有罪恶感,但
还是得面对张先生夫妇俩。

  忙了一阵子,到了下午………

  张先生突然说︰「老婆!我和小媚上阅楼,整理昨天的货」。

  「好吧!」张太太说 。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带着紧张的心跳,爬上阁楼。

  张先生见到我上来,马上拥着我!

  「小媚!我好想你!」张先生说。

  「唔唔…唔…不要…会被人发现……」我说。

  张先生开始振奋起来:「小媚,我想要!」

  「不要…今天不要这样,你放手……嗯……今天不可以……嗯……」

  张先生继续用手和嘴唇挑逗我。

  我哀求着他:「……我们今天不可以这样…呜……嗯嗯……哦……快放开我
……嗯……哦……哦……啊啊……………嗯……不……可……以……哦……」

  话没说完,那张诱人犯罪的唇堵住了我的嘴,虽然他还是继续与我热烈亲吻
,但他的手用力拉紧我的上衣,一手迅速的伸入我的裙内,抚在凸起的阴户上,
中指隔着裤袜及薄薄的透明三角裤,抵在我的阴唇上不停的转着轻戳着。

  我想推开他侵入禁地的手,他空出的手把我抱得紧紧的,让我无法使力。

  「啊……啊……」我拚命扭动着腰,想要挣脱,但他紧紧抱着我大腿,任凭
我怎样用力,也不能移动分毫。

  我感觉到我的阴户也发热了,潺潺的淫水不听使唤的大量渗出,透过了丝袜
及透明三角裤流了出来,温温热热的。

  我推着他:「不要这样…我们不可以这样……唔!」

  我只感到小腹一股热流,张先生胯下的鸡巴倔强地向上挺立着。张先生用口
咬我的乳头,又用手玩弄,令我的乳头硬起来,张先生用口吸吮我的阴核,又用
手插入阴道,我马上流出淫水。

  灵活的舌头在阴唇上来回滑动,还不时吸着我的阴核,强烈的快感刺激的我
不知身在何处。终于在他的舌头刺进阴道的同时,我的理智完全崩溃了。

  在我不及反应时,他的大鸡巴已经顶在我淫水氾滥湿滑无比的阴唇上。

  当前的刺激感和恐惧感,令我的慾望达到了极緻,我焦急地寻找着宣洩的突
破口。

  「喔……………啊……………不行了……………」他粗大的鸡巴已经插入了
我窄小的阴道内,立时感觉温热的龟头已经直接进入了子宫腔深处。

  「呃…你好野蛮……现在不行啦…呃…啊…轻一点……呃……喔……喔……
别……喔……喔……喔……别这样……大力啦……喔……喔……呜……呜…呜…
…」

  「你这个人啊……真拿你没办法……」我放弃了挣扎,只呻吟轻叫。

  受不了花蕊被龟头厮磨的快感,子宫腔突然似痉挛般的收缩,一圈嫩肉用力
的箍住了张先生龟头的肉冠 。

  「呃……用力顶我…我来了…用力戳我…快…快点……呃…」

  我的子宫腔好似与张先生的龟头紧扣锁住了一样,一股热汤由我的花心喷到
张先生的龟头上,我高潮来得好快。

  一波波持续高潮的激动,我的两条玉臂像吊钟似的勾住他的颈部,大腿抬起
绕上了他的腰际,柔嫩的腿肌在抽搐中像八爪鱼般的纠缠,将他的鸡巴与我的耻
骨顶得紧紧的,我感觉到我的外阴唇紧紧的咬住了他粗壮鸡巴的根部,使得我的
生殖器密实接合得一丝缝隙都没有。

  他的大鸡巴在我紧小的肉穴中开始大力猛烈的抽插。

  「嗯……嗯……嗯……哼……哼…………你弄得……人家……愈来愈…舒服
……对……就是这样……嗯……嗯…我的穴心…被你顶得好…好舒服…也好好痒
………真痒死了……」

  「…不要停下来……继续………嗯……嗯……嗯……」

  我们上面的嘴紧密的接吻吸吮,我的手也紧搂着他,张先生挺动下体,用力
的冲刺顶撞我的阴阜,粗壮的大鸡巴在我的阴道中快速的进出。

  「啊……好棒……好棒…………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用力
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奸死我吧……干死我……奸
死我……好了……对……对……我……干我……来……对……就是……这样……
啊……啊……舒服啊……」

  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其中的快意美感,只能用如羽化登仙来形容。

  「快……快些顶我……我要……来了……来了……呀……唔唔……」

  很快的,我的高潮来了:「哦……啊……我……要……哦……来了……哦…
…啊………给……给我……啊……求……求你……给我……」

  我竭力嘶喊,淫声浪语,已经不知羞耻为何物。一阵阵又阴精狂泻而出。

  「小媚!你可真敏感啊!才这幺一下你就受不了!」

  张先生说:「小媚,你避孕吗?」

  我无力的说:「有……嗯……别管它……射进来……」

  「小媚……哦……我们一起到达……高潮吧……哦……啊嗯……」

  「哦……啊…快……啊…………要来了……啊……哦……哦哦……啊……嗯
……」

  「呃…抱紧我……抱紧我……」

  张先生再也忍不住的洩了,马上一股浓稠的阳精,如火山喷发般,又再度射
入我的子宫深处花蕊上。

  「呃…啊……哦……啊……」烫的我不断呻吟出声。

  从此,我和张先生有空便会上来点货了,有时还是我自动要点货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