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職場激情

酒店女

  燕玲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些许的阳光,由厚厚的窗帘小缝里透了进来。

  燕玲心里想着,现在大概是下午五六点吧!她过着和常人颠倒的夜生活,每天
也这个时候才想起床。

  燕玲将散在枕头上的长髮,用手轻轻掠了一掠,理向脑后去,跟着推开被子坐
了起来。这间豪华的别墅房间里,静悄悄地,一点声音也没有,白天时候,玻璃窗
前的窗帘,总是垂下来的。她散漫地坐在床上,抬头一看,挂在墙壁上面的镜子里
,正出现了她自己全裸的身体。

  镜子里的女人,是美丽而娇艳的,令人一看便会心动的脸,加上一付线条十分
丰满的胴体。她细细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一阵子。不觉歎了口气,摇摇头
。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幺会成为应召女郎的,也许是为金钱所迷惑而自甘堕落
吧!

  想着第一次做这种应召女郎之事时,内心的恐惧和难受是难以言谈的,以后就
渐渐的不在意了。

  燕玲一面回忆往事,一面起身,把衣服穿上,走到妆台前。

  「燕玲!燕玲!」

  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原来是她妈妈。

  燕玲开了门,让妈妈进来,就问:「妈,有什幺事吗?」

  「刚才陈先生打了个电话来,说有个顶有钱的生意人要介绍给你,叫你今晚九
点到『金玉』酒店去。」

  「还有陈先生明天会来找你,叫你别又不在家里,让他空跑。」

  燕玲听了皱皱眉说:「妈,有没有热水,让我洗洗澡。」

  一面说着,一面往浴室走去。

  〤 〤 〤

  等到燕玲穿好了衣服,打扮妥当后,业已九点钟了。只见她一身入时的打扮,
合身的中庸装,修长的玉腿,雪白的肌肤,手里挽着皮包,真是高贵大方。

  走出了别墅,来到门前草地上。那儿停了一部名贵的绿色轿车,她从手提包中
取出了车钥匙,打开车门,将车子驶向马路上去。汽车一路奔驰,来到「金玉」酒
店门口停下」

  燕玲将车子停好之后,挽起皮包,缓缓走入酒店。上了电梯,直往九楼而上。
来到九一六门房,轻轻地叩了两下。门开了,露出一张像满月似的圆脸,瞇着脸看
燕玲。

  燕玲脸上浮起一个谄媚的微笑说到:「高先生是吗?」

  肥胖的男人色迷迷的紧紧盯着燕玲看。他听了她的话急应道:「是的,你就是
燕玲小姐吧?请进!」

  燕玲十分幽雅的走入了房间,她那一身高贵的打扮,使得高先生早已被她的美
色所迷惑了。高先生看着燕玲走到了他的床边坐下来,也跟了过去,紧紧靠着她的
玉体,坐了下来。一双肥大的手,也跟着伸了过来,搂着燕玲的细腰,另一只手则
不老实的在她的乳房上摸索着。

  燕玲频频娇笑着,阵阵香水味儿,不断地自她的秀髮中散发出来,直袭得高先
生心里养呼呼的。「燕玲,想不到今晚十分荣幸,能遇到你这美人儿。」

  高先生对燕玲加以奉承的说。

  燕玲极尽娇媚地向他抛了一个媚眼,高先生看的更是乐得魂都飞了。连忙脱去
自己的衣衫,也替燕玲脱去衣裙。不一会儿,燕玲已脱的全身赤裸裸的呈现在眼前
。那美好的胴体,完全展现出来。他伸出手,将燕玲一把搂着,爱怜地看着燕玲。

  燕玲则娇羞地躺在他的臂弯里,只见他的另一只手,在她的身上,不断的又摸
又抚起来。先是从她那高挺的乳房上,揉揉捏捏,接着到了小腹上。小腹下,高突
的阴户上,一丛软绵绵的阴毛,那迷人的小沟,经过了一阵抚摸之后,已流出了淫
水。

  他用手指在她的阴核上,轻轻的揉扣着,直扣得燕玲浑身酥酥痒痒的,她不觉
浪哼着:「哎……哎……我的亲哥哥……妹妹被你扣的痒死了……快别摺磨我了…
…」

  燕玲娇柔柔的轻哼着,粉臀儿也轻轻的摇摆着。这一付淫蕩的模样,十分的迷
人心动。高先生就张开了燕玲的玉腿,露出了粉嫩的穴儿,接着提起大鸡巴,对準
了小穴儿,用力一挺插了进去。

  运用着腰力,一上一下,忽进忽出的抽插着。在下面的燕玲,也摇着白嫩的屁
股,迎合大鸡巴的抽插。到了后来,燕玲简直变成疯狂一般的扭动。大鸡巴更是狠
插狠干,阵阵快感传遍全身。

  燕玲忍不住哼叫起来:「我的亲哥哥………大鸡巴插的穴儿………美死……快
活死了……快……妹妹要出来了……」

  说着,全身一阵颤抖,酥痒痒的感觉更甚,这时高先生也猛插了几下,搂紧燕
玲,鸡巴一阵快活,射出阳精。两个人真是玩得欲仙欲死,飘飘欲仙,快乐极了,
完事之后,高先生搂着燕玲,又吻又亲。

  燕玲也热情的抱着他。隔了一会儿,燕玲轻轻地推开了高先生胖胖的身体,从
床上起来,穿好了衣服,在镜子前面整理秀髮,然后轻轻走到床边。面带笑容的坐
到他身边。

  高先生知道燕玲要走了,忙从口袋中拿出一叠钞票。说:「燕玲今晚你使我过
的十分的愉快,这点钱你拿去吧,另外这一千元是给你的小费。」

  燕玲说了一声谢谢,十分柔情地吻了一下他的脸面,挽起了手提包,把钱放了
进去。接着站了起来,说声再见,就走出房间。乘了电梯到留下,开了轿车离开酒
店。回到别墅,已是深夜时分了。

  (二)

  燕玲锁好了车门,走向门口。她取出了门匙,将大门打开,走了进去,这时女
用人已经醒来,看到了是小姐回来,连忙说:「小姐,你回来了!」

  「嗯!」

  她应了一声,直往客厅走来。红色呢绒的长沙发之上,正坐着一个青年,他听
见了声音,回过头来,向燕玲打招呼。

  「嗨!大伟,你又来啦!」

  他走近了说。大伟是一个又高又大,身体结实的青年。

  「是的,我又来了!」

  他回答着燕玲,脸上展现微笑,他十分英俊。并且伸出强壮的手,把她拉过拥
在怀里。他俯头要去吻她。

  「不要嘛!」

  燕玲轻轻推开他。正好女用人走来,她轻轻吩咐道:「阿玉,替我放洗澡水!


  说完,转身走入房内。她的房间是布置成浅颜色的,房子里的任何陈设,都是
一流的货色,非常的昂贵,美观。她走过去把浴袍取出。这时房门一开,大伟也走
进来。

  燕玲和大伟已是很熟的朋友,所以不拘束。她脱掉了鞋子,接着也脱去了身上
的衣服,往浴缸理一跳,也没有关起浴室的大门。大伟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心想
着,这样美丽而高贵的女人,她实在不像是那种风尘女郎。他转过身去,坐在床上
等燕玲。

  过了一会儿,只见燕玲将毛巾围在身上,走了过来。大伟站起身来,将燕玲一
把搂了过来,他迅速地,热烈地吻着她,强而有力的双臂,使燕玲动弹不得。大伟
是真心真意的爱着燕玲的,燕玲的心理,对待着大伟,也是别有一番特殊的好感。

  他吻过了她之后,就抱起了她的身体,往床上放下,接着鬆了自己的领带,也
把自己衣衫脱掉。他一上床,就把燕玲身上的毛巾拿掉,丰满的双乳和那迷人的三
角地带,尽呈现在他的眼前。他紧紧的搂着她,用手摸弄她的乳房,另一手挑弄她
的阴核。

  一会儿,燕玲的脸色通红,有如酒醉一般,身体颤抖着,她迫切的需要大伟的
安慰。他自己也十分的冲动,全身透着热呼呼的火气,下面的鸡巴,更是慾火高昇
,青筋怒涨。于是用手分开她的大腿,露出迷人的小穴。

  只见那私处,已湿淋淋地,两片阴唇,微微张开。提起了自己的大鸡巴,往粉
穴里一插而入,一上一下抽插着。

  燕玲没一会儿,便已香汗淋淋,不住浪哼。大伟更是卖力的狠很抽插。一阵阵
的美感,逐渐的加深,最后两人用力地紧紧拥住对方,痛痛快快的都洩出了水。快
感传遍全身,连骨头都酥掉似的。大伟十分爱怜地吻着燕玲。

  燕玲柔媚地,十分满足地微笑着。夜已深了,两人相拥而睡。

  (三)

  燕玲睡到次日下午,方才醒来。醒来时,见大伟不在,知道已经走了。心里却
暗自想着,凭良心自问,她是十分喜欢大伟的。他不但英俊好看,十分热情,而且
心术正经,想将来必是一个有始有终的好对象。

  但反过来一想,自己是一个应召女,身份微贱(自己想),又吃喝惯了,将来
嫁了人,是否吃得了苦。想到此,不禁眉头一锁,心情顿觉闷闷不乐。懒洋洋地躺
在床上,也不想起床了。

  直到用人来喊她,说是陈先生来了才起床。起来随便穿了一件洋装,倒十分素
雅。来到客厅,往沙发上一坐,陈先生马上递来一支香烟。

  燕玲一面在抽着香烟,一面问着陈先生的来意。其实不问她也知道,他是来拿
「佣金」的。说起陈先生这个人,一付英俊模样的打扮,骨子里却是一个坏透了的
剥削者。他是专门替色鬼拉皮条的,等介绍完成后,两头都可得到丰厚的抽头,手
段也十分狠,要是钱稍给不足,便有好戏可看了。

  非但以前的客户,都会被他所垄断,连以后的生意都别想做了,而且还会使出
种种方法来摺磨你。但是这位陈先生对燕玲,目前还不敢如此做。因为燕玲,人长
得十分漂亮娇美,手段又高明,一般和她交际的客人,都是上流人物,自然财源滚
滚而来。

  不到一年半载,便买了这座美丽的别墅,身边更不知有多少私房钱。算起来,
燕玲还是一个富婆呢。但是,燕玲自从下海至今,还是和姓陈的搭配,替他接应生
意,分享佣金。姓陈的奸滑,燕玲也不逊色,每天的生意,只让他收头一次。再来
的时候,就自己连络,他连一分屁钱也别想要。

  燕玲走进房间,拿了五百元,走了出来,往桌上一放说:「嗯!拿去,你也该
走了吧!」

  儘管燕玲露出了讨厌他的神色,这个姓陈的,一看到了钱,嘻皮笑脸,一点也
不在意。

  「谢谢啊!燕玲。那天多赚了钱,多给些啊!」

  姓陈的十分奉承地说着。

  燕玲皱起了眉头,再也不理会她。直往房间里走进去。

  燕玲回想起以往的日子,不禁打了个寒颤。就拿王美来说,她是以前同在一起
卖淫的女人,长的娇媚,俗气。无论什幺人都肯接,只要讲好了代价,连那码头的
苦力粗工也好,简直烂透了。

  而这位专门拉线的陈先生,佣金抽的狠,不管人家死活的。这王美,单受他的
苦,就吃不消。到后来,惹得一身病,连住院的钱都没有着落。这就是女人,悲惨
的一面。

  燕玲想了一会儿,心里庆幸着自己的命运,加上自己出众的美色和手段,总算
逃离了那黑暗的魔穴。她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回到那种环境里去。她要争取最好的一
切。

  〤 〤 〤

  燕玲回到她的别墅,开了门。走进了客厅,只见沙发上躺了一个男人,初以为
是大伟来找她,但看清楚之后,却是那姓陈的皮条。

  「姓陈的,你来做什幺?」燕玲不高兴的说,除非是做生意,否则她是不欢迎
他来的。

  「燕玲,我等你很久了!」

  皮条姓陈的脸上,展现出一丝丝笑容,一双贼眼,骨溜溜地向着燕玲的身上直
看。

  燕玲脸色不悦的说;「你怎幺进来的?」

  「我来的时候,你的女佣正在工作,是他让我进来的。」姓陈的说着。

  燕玲点上一支烟,往沙发上坐下来。

  燕玲吸了一口烟后说到:「我不是说的很清楚,我这个地方并不欢迎你来。」

  「呀!不要讲的这幺难听嘛,你也得想想以前呀,我是怎幺照顾你的?你遇到
罗拔,也是我的功劳呀!」

  皮条陈嘻嘻一笑又说:「……那一次在夜总会,我替你搭的路吗?」

  「住口!」燕玲生气极了。

  「他可是一个大金矿呀,给你首饰,现钞,又搬到了这高贵的别墅来。」

  「现在你派头全不同了,眼睛也不识人了。」

  皮条陈伸伸手说。

  燕玲十分震怒的说:「你少翻旧帐,你不也拿了我不少皮肉钱吗?」

  她绝情地又说:「我这地方不欢迎你来!」

  姓陈的淡淡的一笑:「我今天来,是有好事介绍给你。上一次介绍你到酒店去
的那个胖子,你还记得他吗?」

  「嗯!」燕玲答着。

  「他对你念念不忘!」

  「嗯!」

  皮条陈继续说:「我替你约好了,今晚,八点,在这儿,你可要知道呀,这人
是个大户头,有的是钱啦!」

  「燕玲,他既然那幺喜欢你,就开他一刀啊!拿到了钱,可别把我忘了。」

  燕玲扬扬眉说到:「姓陈的,我不欠你什幺,别分分毫毫的叫我别忘了你。我
有什幺好处,分你一些,放一百个心好了。」

  皮条陈经她这幺一说,满意地点点头站了起来,像根竹子似的身型,渐渐的消
失在大门外。她厌恶的看着他出去,关上门,歎了口气。只要有一天,她有了办法
,她根本就不会接他介绍过的客人。

  她看看表,几乎黄昏了。大胖子会来找她,她知道从他身上多少能搾出点钱来
。于是,她走进了浴室,放了一大池子的热水,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浸在暖
暖的温水里。

  〤 〤 〤

  晚上八时正,门铃响了起来,燕玲出去开门。

  「进来吧!」

  燕玲拉开,门面带笑容的说。她穿了一件轻柔的薄纱睡袍,里面裹着她动人的
胴体。薄纱里,是一丝不挂的。立在门外的高先生,他的一张圆脸,带着贪心,羡
慕和爱恋的神色,双眼紧盯着燕玲。

  燕玲又柔媚地笑道:「进来吧!高先生。」

  只见他穿着一套淡颜色的西装,配戴着一只十分名贵的手錶,和一双高贵的皮
鞋,全身十分的考究。他走了进来,燕玲轻轻带上门,领着他走入客厅。

  她千娇百媚地伸出手,示意他坐下。接着走向酒柜说:「--喝什幺酒?」

  她的一走动,薄纱就轻轻地飘了起来。只见高先生一双色眼,死瞪在她脸上。

  「啊!这幺好的招待?有什幺酒?」

  「威士忌加冰吧!」

  燕玲手里拿着一只高脚杯,里面盛满了冰水和酒,直走到高先生的身旁坐下来
,把杯子交给他。

  「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燕玲撒娇的说。高先生笑迷迷地把她搂过来。

  「燕玲,这个可爱的名字,谁敢忘了!」说完,他肥而粗的手,一点一点的由
腰往上摸。直接触到了高铤而结实的双乳,她只穿着一层薄纱般的睡袍,其实就等
于是和没穿似的。

  两只肥大的乳房,随着身形的摆动而颤抖着。他一面在饮着酒,一面兴緻勃勃
地又摸又看的,把燕玲的粉乳,摸得痒痒的好不难受。

  「燕玲,我太喜欢你了。」

  燕玲坐在一旁,不住的在娇声浪笑着,柔若无骨的身子,直往他的身上贴了过
去。他放下酒杯,索性又搂又抱的。

  她脸上露出笑容,拉着他的手说;「来吧!」

  两人来到了卧房,燕玲娇柔柔地躺在床上。他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也往床上倒下。两手拉开她身上的睡袍,只见玉体横陈,酥胸雪白,迷人的阴户,
高高突起,极尽诱惑。他一只手摸着她的乳房,一只手则捏着她的阴核。酥痒痒的
感觉,立即传遍了她的全身。

  燕玲忍不住的浪哼起来。他越发肆意的,尽情地摸弄她的全身。不一会儿,只
见她微微地娇喘着,雪白的身体,美妙地扭动着。

  他见她淫兴已起,慾火渐深,于是提起了早已翘起的大鸡巴,「滋」的一声,
插入了穴内。一面上下不断的抽插,一面用手揉捏着她的乳房。不到百多下,阵阵
的美感,由穴心传遍全身。她忍不住浪哼道:「哎呀……哎呀……好哥哥……美死
我了……快啊……快啊……嗯……美极了……」

  他听她这一浪哼,狠命的抽插起来,有如狂风巨浪一般,最后龟头一麻,精关
一鬆,忍不住洩精了。

  燕玲也欲仙欲死地,娇喘嘘嘘。骨酥筋软,快活无比之后,两人仍紧紧搂着,
温存一番。当然,这次的代价自不比寻常,除了玩插之外,包括住夜费及小费和佣
金等,他一出手就是伍千元。

  (四)

  夜生活的艰苦,客人的嘴脸,和陈皮条的剥削,燕玲对应召的事,渐渐厌倦了
,她想从良,想找一个理想的对象,渡过往后的一声。她把心中所想的事,告诉了
大伟。大伟一听,非常赞成,心想那理想的人选可能就是自己。

  于是就介绍她到一家公司去任秘书一直,每个月的薪资是四千元,勉强还算得
是不错。大伟也在那家公司里任职,名义上是外务经理,实际上,他也是公司的小
股东之一。「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说的一点儿都不错,在一次的聚餐中,大
伟正式向燕玲求婚了。

  「燕玲,我们两人现在的收入,和安定的工作,是可以结婚了,婚后你母亲也
可以住在一起,好有个照应,而且现代的婚事,我们也可以作主的,我想你母亲不
会反对的吧!」

  经过从良的燕玲,听了不觉脸红,低下头说:「我母亲倒是不会反对的,她对
你的印象很好,只是我的出身微贱,怕你的家人会反对。」

  「哎呀!这个不成问题,婚是我要结的,我的家人怎幺会反对呢?来!乾杯,
庆祝我俩。」

  大伟的话一说完,便把手中的酒杯,一口气的喝乾了,燕玲也捧场似地喝乾了
一杯。两人一面吃喝,一面谈论婚嫁的事。在不知不觉中,时间一溜烟地过去,已
是午夜时分了。

  大伟付了帐之后,对燕玲说:「燕玲,你还不曾到过我家,现在去玩玩好吗?


  「嗯!」她说:「这时候也无处可去,就到你那儿看看也好!」

  出了门外,外面正下着大雨,两人乘计程车回去。雨太大了,上下车时,两人
都淋的湿湿地。到了他的住处,开了门进去,客厅很整洁,到了他的房间里。房间
的布置很新颖、淡雅。淡黄色的地毯,一张咖啡色的沙发床,另有一套沙发椅和落
地檯灯。

  此外,有写字桌和一张椅子,简洁、明朗。大伟见她进房后,忙拿出大毛巾替
她擦式淋湿的头。擦完了之后,陪着她走到浴室里,放了一池子的热水,两个人就
在浴室里一起洗澡。洗完澡之后,回到卧室。燕玲自从到公司里去上班了之后,一
心想要做个正正经经的好职业妇女,所以安份守己。

  今天,和大伟独自相处,倒觉害羞。大伟对待她,就好像新婚妇一样。他一进
卧室,就热情的拥着她,吻她。激情的吻过了一阵之后,往床上躺了下来。

  他替燕玲脱了衣服,自己也脱光了衣服。他的手,抚上了她的乳房,一阵摸弄
,使她全身颤抖。接着滑向小腹,按在阴户上,轻轻的揉摸。

  燕玲顿时感到全身火热,慾火逐渐地升高,阵阵酥痒痒的感觉,由阴户中传了
出来。她热情的反搂着他,嘴里哼道:「大伟……妹妹想极了……嗯……嗯……快
安慰我……我的……好哥哥……嗯……」

  大伟见她慾火升起,脸色通红,十分迷人。他便把她的玉腿分开,露出了迷人
的小穴,接着提起了早已怒挺的大鸡巴,对着粉嫩的穴口一插而入。一会儿,轻轻
地抽出了鸡巴,让龟头顶在穴口的阴核上,又顶又磨,嘴里含着乳头一阵吸吮。

  只见燕玲微闭双目,鸡巴磨得她一阵阵地酥痒,全身快感极了,淫水流湿了整
个阴户。嘴里不觉哼道:「哥哥……亲亲……好美呀……鸡巴插得我……要升天了
……美死我了……」

  燕玲快活得欲仙欲死。这时大伟加紧的猛烈冲击了几下,最后经不住穴心的紧
夹,龟头也一阵酥麻,紧顶着穴心,洩了出来。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只听的呼呼
喘息声。过渡的兴奋之后,只觉得疲乏,两人赤裸裸的搂着睡着了。

  (五)

  时间过的真快,燕玲和大伟结婚已五个多月了。婚后的生活,真是无限的恩爱
,异常的甜蜜。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正
处于甜蜜,快乐中的大伟,却在一次车祸中死去了,真害得燕玲哭的死去活来,也
跟着不想活了。要不是她妈妈在一旁苦劝,她可能真的,跟着大伟一起魂归天国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也还一点不假。死了丈夫的燕玲,又因公司的周转
不灵,恶性倒闭,不但失去了现有的工作,连她丈夫身前和她进公司后投资的股份
,也全部化为乌有。处在这个时候的燕玲,真的是欲哭无泪,求死不能,害的她是
神魂颠倒,日夜不知所措。还真亏公司的詹副经理,看了不忍心她的破产,介绍她
到表哥的公司里去工作。

  她的新职务是应酬股股长。而詹副经理的表哥职位是总经理,公司的董事长是
他爸爸。因为她是公司的应酬股长,所以每天打扮和装饰都是上流的,待人接物也
是大大方方的,所以使得公司上上下下,追求她的大有人在。

  单就说詹副经理的表哥吧!他姓张,张仲明就是他,他是公司的总经理,大约
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了吧!他对燕玲的关怀真是无微不至,嘘寒问暖的自不在话
下,尤其每天下班,必亲自用轿车送她回家。除了本俸薪水之外,什幺一切须用的
帐,都给她报上了。

  诸如应酬费啦,交际费啦,化妆费啦,服装费啦,车马费啦,加班费啦……。
使燕玲对他的感激,真是无以还报。在一次的应酬宴里,他终于向她提出了一个要
求,让他能够一亲芳泽,并愿意在经济上,每个月再多付给她新台币三千元。

  燕玲虽不愿意对不起死去的大伟,但又不忍抹杀他对她的一番心意。经济上的
压迫,加上她自己的需要。因为她还年轻,所以终于默认了。宴后,张仲明挽着燕
玲到一家旅社去休息,可是进了房间之后的燕玲,却有些害怕,犹豫推拒着。

  这是女人的一惯作风,即使是自己愿意,她也要让人家半推半就,这也是关係
着面子问题。张仲明就总经理的职位,何等老练,知道了其中秘诀,也不理她的推
拒,一把抱着她狂吻起来。一手上攻乳房,一手下攻阴户,上下其手的大摸大揉起
来,只攻得燕玲面红耳赤,心跳剧增。

  他一把又抱起她的身体,放在床上,替她脱去衣裙,自己也迅速脱光,然后一
跃而上,扑向燕玲。这时的燕玲,第一次被公司里的男人,这样裸着相见,羞愧之\\r
情无以掩蔽,祇好两手盖着眼睛,偷偷的看着他。

  她见他的全身肌肉,虽然没有像死去的丈夫大伟那幺状健,但也还差强人意,
白净可爱。至于下面的东西,也还可以,祇是短了些。这时他早已慾火如焚,忙分
开她的两腿,扶着粗壮的阳具,对準了她的穴口,便朝穴口塞去。

  仲明虽急了些,阳具塞入便用力一挺,全根没入。虽然燕玲的穴内,稍有淫水
的滑润,但阴壁仍然是紧紧的,怎经得起仲明的一挺,直痛的她大叫:「哎呀!怎
幺这样插,好痛呀……」

  「哦……真对不起,燕玲,因为我实在太喜欢你了,所以……等一下可能就不
痛了……」

  他听了她的叫声,忙搂紧她并安慰她。过了一会儿,仲明又忍不住动了起来,
使用九浅一深的功夫,慢慢的抽送,一下下的推进推出。这种插法,是年轻男士,
所难以做到的(因为年轻人性急,非猛干不过瘾),但也只有这种插法,才能引起
女人的慾火。

  所以他为了满足她的性慾,为了使她在最短时间内达到高潮,便运用起这个插
法,一连插了十来分钟光景。大插了三百来下,直插的她淫水横流,浪声道:「嗯
……嗯……好舒服……自死了丈夫后……今天我才又得到……这幺舒服……美死我
了……」

  她说出了内心话。仲明真是欢场老将,也深懂女人的需要。于是,他便挺动着
屁股,用力的狠狠的抽差起来,一下接一下,毫不放鬆,使她无喘息的余地。

  燕玲春情洋溢,情不自禁的,迎着大龟头,款摆着腰深,向上迎凑。他见她的
浪态迷人,更紧抱着她,一面亲吻,一面狂插。他还不时用龟头顶磨着她的穴心,
旋转摩擦,使的燕玲全身酥酥麻麻地,忍不住浪哼道:「啊……啊……鸡巴……顶
的我……美极了……插死我吧……我……我要生天了……」

  接着夹紧了大腿,全身一阵颤抖,一股阴精洩了出来,穴内不断的在收缩,紧
紧夹住鸡巴,快活极了。仲明的鸡巴,经不起他的紧夹,狠狠的抽插,龟头一阵酥
麻,精关一鬆,他也洩出了阳精。两人相拥着,静静享受这美妙的一刻。

  燕玲有如久旱逢甘霖一般,十分感激他,于是搂紧了仲明,热烈的吻着他,表
示内心的快乐。两人于得到满足后,都感到舒畅异常。并且商量往后幽会的事情,
于是决定一个星期一至二次,而按月仲明付给燕玲三千元。

  (六)

  燕玲因工作认真,待人接物,十分得体,因此公司董事会,有意升调她到总公
司去任公共关係主任。最先,他因仲明的关係。有点不肯去,但是心想,既然公司
有意重用她,也不好违背人家好意,所以答应下来。

  过没多久,他救被调到总公司去了。因工作关係,他和外面接触多了,相识不
少社会地位高的人士。总公司里的高级人员,也拚命在追求燕玲。

  燕玲也不愿得罪人,所以不断应酬他们。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心里暗暗想着
,青春一年一年的过去了,转眼她也三十岁快到了。等到人老珠黄的时候,这美好
的花就会消失。

  于是,她开始在心里盘算着,若能有个可靠的人,真心的爱她,她就改嫁他,
将来有个好归宿。就在这个时候,到也真是巧,失偶一年多的董事长,由泰国考察
业务完毕,回到台湾。总公司上下,举行一个规模不小的庆祝宴会,百分之九十的
同仁都一起参加,欢迎他的回国。

  燕玲也参加了,因为燕玲一身出众的打扮,成熟,美丽,大方,在宴会里出尽
了风头。也因此,引起董事长赵长健的注意。那一时,单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促谈
的时间,就不只两个钟头,由此可见董事长对她的好感。

  燕玲心里觉得,赵长健虽是已将近六十岁的人,但是他那谈笑风生,硬朗的体
态,却不逊于年轻人!所以心理对他十分爱慕!

  〤 〤 〤

  自那次的宴会,业已经过二个多月了。

  燕玲终于被调为董事长私人秘书,这是赵长健的安排吧!

  燕玲时常陪他出席、应酬、玩乐。有一次,因为她又陪着赵长健出外,和外国
人谈一笔很大的生意。生意做成之后,非常高兴,于是大家到酒店庆祝。

  董事长和外国人对饮了几杯,不觉醉态薰薰,脸红如关公似的,燕玲于宴会完
后,关心地问:「赵先生,你醉了吧?你要休息一下,还是马上回去?」

  「今晚多喝了点,有点醉,让我休息一下。」

  燕玲只好在酒店里开了房间,扶着他进去休息。没想到一进了房内,他居然一
关上门,反身过来,一把搂住了燕玲不放,并且狂吻着她。

  燕玲娇柔的轻呼:「唉呀!赵先生,这怎幺可以,让人知道……」

  他笑嘻嘻地说:「燕玲,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吗?自从我回国了之后,我日
夜都在想着办法要亲近你。只要你答应的话,我们可以结婚,你的丈夫已去世多年
了,像你这幺美丽的女人,是需要男人的保护的。我的太太也已经不在人间了,我
也觉得我应该再找一个伴儿,才不会觉得孤单,寂寞。」

  燕玲听了他的话,知道他是有意要取她,心里自然是愿意,但是这种事,总不
能草草就答应。于是她含羞的说:「这事让我考虑一下在回答你!」

  他见了她的表情,知道她已默许,非常高兴。便伸出了手,扶着她往床上倒下
,他半推半就地媚笑着。柔嫩的身子任他脱去衣服,他自己也脱个精光。赤裸裸的
搂抱着,一番就伏在她上面。提起了硬翘的鸡巴,顶在她的穴口,慢慢磨擦。

  上面的手则不停的抚弄着她的乳房。经过了他一阵的抚摸,调情,她渐渐兴起
了慾念。一对媚眼,半张半闭的,脸色红红,酥胸急喘而起伏。他见她浪态迷人,
便忍不住的用手扶住鸡巴,对着阴穴,一插到底,停了一会兵,开始抽插起来。

  他一面抽送着鸡巴,双手一面揉抚着乳房,只见燕玲扭动着肥白的臀部,娇声
浪气的哼着:「嗯……嗯……穴内痒……死了……我的亲亲……达达……插死我吧
……妹妹……爱你……」

  他一听到他娇柔的浪声浪气的哼着,心里更加兴奋,于是奋起精神,用劲的抽
插起来。

  一会儿,大约抽送了二百多下,燕玲已达到了高潮,香汗淋淋,全身酥麻麻地
,快活极了。她的嘴里直哼着:「亲亲……真美死我了……穴里美得……升天……
我的好鸡巴……妹妹永远跟你了……」

  这当儿,赵长健赶紧狠狠的抽插冲刺,终于,鸡巴顶紧穴心,龟头一阵酥麻,
一股热精直冲出来。

  燕玲紧紧的搂着他的身体,无限娇媚地微笑着,长健更是十分爱怜地亲吻着她
的脸。两个人就在酒店里休息了一夜,于第二天的中午才起床,双双穿好了衣服后
,亲热地走出酒店。经过了三过月的筹备,他们正式结婚了。

  虽然赵长健有两个子女,但是男的已成家立业,女的也嫁到国外去了。所以平
日在生活上,还不緻于发生任何冲突。赵长健有此娇美的太太,自是十分地爱怜。
并且另外买了一座精美的房子,送给燕玲的母亲居住。

  燕玲对于长健,更是温柔,体贴,两人生活得非常美满。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