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職場激情

未来科技(1-10) (1/2)

  第4章初尝

 江天乐跟李兰耍朋友的事情如一道深水炸弹一样在整个学校引起了巨大的反

  响。

  小誌跟坏人两人更是简直有一种女白菜都让猪拱了的感觉.

  当然了,李兰是大众情人,那是每个人打手枪的对象,那他妈居然被他拿下。

  第二天,江小乐就跟着李兰去买了一辆保时捷卡宴高配版,一百九十多万,
想不到李兰会开车,更是喜欢开这种SUV豪车。

  不过开车是个熟练活,江天乐摸了两天车,也可以缓慢的开一点点.

  今天李兰係�有事出去了,房间�面除了李兰不在,其余几人函函、坏人、
小誌、刚娃都在。

  「操,乐子,老实交待,妳是如何勾搭上兰姐的。」小誌还在唸唸不忘李兰。

  那可是以前他们三兄弟打手枪的对象呀,现在被这狗日的给独占了。

  「妈的,什麽叫勾搭,哥这是正宗追求。」江天乐说道。

  「切,妳个贱人,说吧,妳第一次跟李兰上床是在哪�?」坏人在一边贱笑
着说道。

  「对,老实交待。」刚娃说.

  「爬,那妳交待一下和函函第一次是在哪�?」江天乐坏笑着说道。

  「我们呀?」坏人一把搂过函函,贱笑着说道:「来,函函,告诉他们,让
他们羡慕死。」

  「爬开,贱人,妳们男人每一个好东西。」函函红着脸说道。

  「切,」几个人一脸嫌弃的说道。

  「说吧,怕什麽,人家乐子现在是搂得女神归了,羡慕死小誌跟刚娃两人。」

  「天啦,老天不公平呀,赐我一个女朋友吧。」小誌跟刚娃两人躺着也中枪,
哀嚎起来。

  「操,哥给妳们一人五十万的追女友基金,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江天乐笑
着说道。

  「谢谢乐哥。」两人反应很快的马上双手作揖答谢.

  「大哥,不公平呀,我也要。」坏人马上就围过来说道。

  「操,小誌、刚娃一人一百万,妳五十万. 」江天乐说道。「人家没女朋友,
这是追女朋友基金五十万,剩下的五十万算是好朋友送妳们。」

  有钱就是大方。

  「不行,乐哥,没有我的。」函函不乐意了,嘟着嘴跑上来说道。

  「妳呀?给我点好处。」江天乐坏笑着说道。

  「操,还要好处,让妳摸一下。」坏人夸张的说道,然后把江天乐的手抓起
就放在函函的胸上。

  「啊。」函函一声大叫,江天乐手也急忙一缩,这坏人还真坏,妈的,这麽
多人,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好,摸都摸了,快给五十万. 」

  「苍天呀,摸个胸五十万,随便找个女的一千块一晚上,都可以睡五百次了。」
江天乐故作冤枉的说道。

  不过一边说一边还是转了五十万过去。

  「哼,死乐子,妳把我比成啥子了。」函函跺着脚吼道。

  「没那个意思,没那个意思?」江天乐连忙说道。

  「哈哈,哥要泡妹妹了,不跟妳们聊了。」小誌一拿到钱就跑到房间�面去

                 了

  「什麽情况?」江天乐一脸茫然。

  「操,那小子早就有了目标,这下肯定是砸钱去了。」刚娃说到。

  「操,不晓得早说. 」江天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叮呤呤……」一阵门铃声传来。

  刚娃一打开,就看到了一身靓丽的李兰.

  李兰现在变得越发的成熟,气质大有向兰兰靠近的样子,一件露脐小T恤,
露出雪白的小腹,双手纤细瘦长,下身更是一条薄薄的小短裤,衹到臀部的下沿。

  发觉气氛不对,江天乐扭头一看,坏人的目光紧紧的盯在李兰的身上,仿佛
要将李兰吃下去,而刚娃的喉结更是动了动,生生的咽了一大口水。

  「干什麽?怎麽都不说话。」李兰一边进屋一边说道。

  「操,她们都被妳的漂亮迷住了,想吃了妳。」江在乐笑着说道。

  「吃我,要犯法的。」李兰说道。

  来到沙发上,江天乐扶着李兰的屁股坐在自己的腿上,那光滑如锻的腿部压
在自己的大腿上面。

  「操,妳们耍,我要进去追女去了。」刚娃别着脚往屋�走去。

  「靠,那小子肯定打手枪去了。」江天乐心中暗想,一边想一边把手在李兰
的小腰上轻轻的抚摸着。

  函函也坐在坏人的身旁,今天函函在家没有出去,穿了一件宽鬆的衬衣,衬
衣遮住了大半个臀部,露出整个大腿以下的根部。

  两个人聊着天,坏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不小心的翻起函函的衬衣,
露出那衹有一条窄窄丁字裤的大白屁股。

  一想到自己的鸡巴就在那屁股上面挨过,再加上李兰那性感的身子不断在自
己的大腿上摩擦,那胯下的鸡巴坚硬起来。

  整个大厅中的气氛显得有点尴尬起来,李兰坐在江天乐的大腿上,屁股被他
的鸡巴紧紧顶着。

  函函坐在坏人的腿上,坏人的一双手透过她的衬衣,在衣服�面放肆的摸着,
随着动作的幅度,函函那雪白的屁股不断的在江天乐的面前闪现.

  操,这他妈的都是什麽跟什麽。

  四个人一时间之间都不知道聊什麽,有一点点冷场。

  幸好这时刚娃从�面走出来。

  「操,饿死我了,今天晚上吃什麽,我出去买. 」刚娃说道。

  「走吧,我也去!」江天乐说道。

  「操,妳是老大,妳出去干什麽?我跟刚娃出去,妳在家�陪两位女士吧。」
坏人一下站起来说道。

  江天乐还想坚持,马上就被两人按在了座位上,现在他是金主,哪�还需要
他去干买吃的这种活呢?

  等两人一走,李兰摇了摇头说道,今天係�搞活动累死我了,我要去睡一小
会儿,等会儿好吃东西。

  「去吧,去吧!」江天乐说道。

  然后二人一同进了屋,李兰确实累了,躺在床上,不到五分钟就沈沈睡去。

  看着在一边沈沈睡去的李兰,江天乐悄悄的走出房间,,衹见函函正斜靠在
沙发上也进入了梦乡.

  慢慢的来到函函的身边坐下,江天乐一阵激动。

  饭是隔锅香,虽然这几天把李兰在床上操了无数道,但函函函那雪白屁股和
那娇嫩的阴户还是让他向往不己。

  妈的,我怎麽会有这种思想。

  不过这也正常,看坏人那看李兰的眼神,在脑海�面肯定早就把李兰强姦了
无数道。

  坐在函函的身边,江天乐将手放在函函的大腿上轻轻的摩擦起来,他不知道
函函会不会给自己操,但肯定不会说出来,从上次公交上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来。

  摸着那白嫩的大腿,然后顺着大腿来到大腿根处,那窄窄的丁字裤像没有裤
子一样。

  江天乐不明白为什麽函函会穿这麽性感的内裤在几人面前,这不明显是引人
犯罪吗。

  由于函函的两支腿叠着,江天乐衹摸着一团柔毛,然后又顺着往上,来到胸
罩的边缘。

  轻轻的把胸罩朝上一推,两个巨奶就跳了出来。

  函函的奶子比李兰的奶子还要大一个型号,李兰的奶子弹性十足,函函的奶
子却是大而更加柔软。

  操,这对大奶的手感就是不一样,千思万想无数个日夜的奶子就在自己的手
中。

  轻轻的揉着那两颗红蕾,江天乐把函函的衣服捞起,然后嘴巴就凑在那两颗
上面亲吻起来。

  两颗乳头逐渐的硬起来,一声声粗大的喘气声从函函的嘴中发出。

  靠,这个骚货肯定已经发现自己了,但她还是假装睡着。

  江天乐也不点破,将函函的乳罩从后面解下,然后再衣服往上一翻,那件衬
衣就将函函的头部完全遮住。

  拉开拉链,把自己那坚硬的鸡巴放出来,整个鸡巴已经完全弃血。

  看着那饱满的兄弟,将天乐将自己的鸡巴放在两个白奶之间,轻轻的蠕动起
来。

  想着自己的女朋友就在房间�面,自己却在外面姦淫着人家的女朋友,江天
乐就是一阵激动。

  巨大的乳房被他两手托着从两边包裹着鸡巴,配合着鸡巴动着。

  衹是鸡巴上面干干的,滑动起来并不顺畅。

  将自己的龟头在那两颗坚挺的红蕾上轻轻的敲了两下,让自己肉棒马眼�面
流出的淫水沾了一点在乳头上面。

  然后又把鸡巴往上,隔着衣服放在函函的嘴唇上面。

  函函嘴中呼出的热气喷在鸡巴上面,让原本就十分坚硬的鸡巴又坚挺几分。

  原来就流着细细淫液的马眼更是不断的流着点点淫水,那淫水闪着微弱的光,
沾在那衬衣上。

  妈的,拼不拼。

  拼了,就把衣服拿开直接把鸡巴塞进她的嘴�,但那样万一她大叫起来就惨
了。

  还是就这样,自己也爽了,也不会出问题.

  妈的,真让人难人决定。

  在函函的嘴上沾了几下,江天乐俯下身子,一根手指顺着她两腿间伸下去。

  她的两腿间早就已经淫水泛滥成灾,那根细细的裤带更是被全部打湿。

  操,贱货。不管了,妈的,都湿成这样,肯定不会叫的了。

  江天乐心一横,就把要把那两条腿掰开.

  「别?」函函突然夹紧双腿出声了。

  江天乐愣了一下,鸡巴吓得有一点发软。

  函函两两手将衬衣从头上放下轻声说道:「除了不能插入,其他都行!」

  「操,早说嘛」江天乐虚惊一场,双手拍了拍函函的腿说道:「张开,让我
看看。」

  函函顺从的张开腿,一道美丽的阴户出现在面前。

  那一颗小豆子被内裤带子勒在一边,函函的两块阴户肉不像李兰的那麽大,
衹有小小的两片,被带子勒在分开两边。

  如此紧俏的阴户不知道自己的鸡巴插入又是什麽感觉.

  江天乐将带子拨在一边,然后舌头就朝着那颗豆子吸去。

  那被自己日思夜想的阴户就在自己的嘴中。

  操,想不到连坏人的女朋友函函也能操到,虽然现在自己的肉棒还没有进入,
但跟操逼也没有什麽区别了。

  在那小豆上轻吻了两下,然后就伸出大舌头一路朝下的沿着阴道口舔着。

  那如蜜汁一样的淫液就被全部吸进嘴�,清香而甘甜。

  蜜汁被拉成丝,沾在他的脸和函函的阴道之间.

  舌头又舔上那颗豆豆,江天乐右手的两根手指沿着那不断流出爱液的洞口往
�面插入。

  一阵温暖的嫩肉紧紧的包裹住自己的手脚,一阵酥麻的感觉从阴道口直冲函
函的大脑.

  左手掰开小豆两边的阴肉,右手两根手指在骚穴中不断的抠着,同时舌头也
没有閑着,在那小豆豆上面不断的舔着。

  一波波的快感不断的袭击着函函,她紧闭着双唇,不断的呻吟声从她口中小
声的发出。

  抠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江天乐的手上满是淫液,随着一声轻脆的响
声,他的手指从函函的骚穴中抽出,然后挺着鸡巴就朝骚穴挺去。

  「别. 」函函双腿夹拢,轻声说道,即便到这个份上,她还是保留着最后一
丝理智。

  「那……」江天乐看了一眼自己坚硬的鸡巴。

  「我帮妳。」函函轻声说道,然后在他面前跑下来,那坚挺的鸡巴正杵立在
嘴前。

  妈的,口交,江天乐一阵激动。

  自己虽然也跟李兰操了好多天,但李兰就是不跟自己口交。没想到函函居然
被坏人调教得如此的好。

  函函纤白玉手捏住那巨大的鸡巴,伸出灵巧的舌头在那流着淫液的龟头上轻
轻的一舔。

  江天乐的身子一阵颤抖,随后,一阵比阴道更加湿热的感觉包裹住了鸡巴。

  他的鸡巴太大了,函函衹能包裹住一小节鸡巴,整个嘴都涨得巨大。

  妈的。江天乐一阵激动,紧紧的将函函的头按住,然后抽插起来。

  扑哧扑哧的声音响起,看着函函跪在自己的面前,巨大的肉棒就在她的嘴中
进出,那小嘴周围流出了不知是唾液还是淫液的粘液,牵成一丝丝细线,落在那
两个大白奶上。

  操,还有大白奶。

  江天乐把函函拉起来,伸手从她的骚穴处一抓就抓出一大把的淫水,然后抹
在自己的肉棒。

  肉棒上面有她的口水混合着淫水。

  「把妳两个奶子扶好,我要乳交。」

  函函听话的从两边把自己的两个巨乳扶起,江天乐挺起鸡巴就朝着两个奶子
中间插去。

  滑、软,两种感觉到了极致。

  函函一看江天乐的鸡巴从乳房中间插上来,就张开小嘴将鸡巴含住,随着他
的抽插动作,一含一鬆。

  操,原来这麽爽。

  江天乐按着函函头,狠狠的插着,很快就达到高潮。

  「别射嘴�. 」函函含混的说道。

  操,哪管那麽多,紧紧按住函函的头,精液如潮水一般喷出,她的小口根本
就没法包住这麽多的精液,一丝精液顺着小嘴流下,然后又流在大奶子上。

  突然一阵开门的声音响起,函函来不及说什麽急忙抓起衣服冲向厕所。

  江天乐则赶忙把鸡巴塞回裤裆.

               第5章成功

  「耶,吃饭罗,饭回来了。」随着门被打开,刚娃的声音传进来。

  江天乐走进屋�喊了李兰一声,结果李兰瞌睡正浓,不想吃饭。

  等了一会儿,函函才从卫生间�面出来,几个人围在一起,愉快的吃着晚饭。

  吃饭当然就少不了喝酒,就连函函也不例外,这一吃喝直到晚上十一点半才
结束。

  直到现在小誌也没有回来,刚娃看了看屋�的情况,摇晃着身子丢下一句上
通宵出去了。

  妈的,这�两对,等会儿还不是炮火连天,这个大功率电灯泡,当不起。

  「妈的,睡觉. 」坏人一边说一边拉着函函朝着屋�走去。

  进屋的时候,门也没有关.

  江天乐看了一眼自己房间,李兰还睡得正香,然后突然对坏人产生了好奇,
慢慢的朝着房间口走去。

  房间门大开,衹见两个人已经脱完了衣服,函函躺在床上,头朝着床上,脚
朝着门边。坏人正趴在上边,他的鸡巴正被函函含在口中,坏人则正用嘴亲着她
的骚穴。

  操,标準的69姿势。

  妈的,偷窥的感觉就是爽,虽然那小穴已经被自己下午看过,但现在看着坏
人在那玩弄,又是另外一番感觉.

  坏人的腰部不断的用力上下插着函函的小嘴,自己那长长的舌头正在函函的
蜜桃洞口贪婪的添着。

  看着这一幕,江天乐的肉棒又硬起来,靠,原来看人家打真军也是这样刺激。

  就在这时候,坏人的脑袋突然仰起,然后就跟江天乐的目光来了一个对视。

  这一瞬间就像是时间过了很长,江天乐木然的转过身子,心�一阵后怕。

  妈的,偷窥被发现,这下该如何解释才好。

  随着一阵脚步声,坏人出现在门口外面。

  「坏人,这,不好意思……不小心……」江天乐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

  「嘿嘿。」坏人浅浅的一笑,然后一把掌拍在他的肩上说道:「妈的,有啥
子嘛,兄弟间说这些!」

  「我真不是故意的。」江天乐还有点心虚。

  「嘿嘿,妳小子假打,操,妳们以前哪个不是都在想着把函函,,怎麽样,
想不想……」坏人意犹未尽的说道。

  「这……」

  「这什麽?怕个屁呀!女人就是拿来操的。」

  「嘿嘿。」江天乐咧开嘴傻傻的一笑。

  「操,哥给妳制造机会,不过妳小子也不能白完,兰兰妳也要给哥试试?」

  坏人脸上淫笑更甚。

  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一想到要让人家操自己的女朋友,他又有点犹豫。

  「妈的,这都啥子年代了,妳的思想还这麽腐朽,大家换一换,那不是刺激
得很。嘿嘿,况且,妳不晓得,看到她被别人操,妳在旁边肯定衹会更加兴奋. 」

  「妈的,这怎麽会?」江天乐完全不信。

  「操,这有什麽不会的,妳小子不等会儿试试就知道。」

  「变态. 」

  「妈的,哪个男的没点变态心理,现在的人还需要压抑什麽?走,先让妳试
试函函。」

  「那万一李兰不干就不要怨我。」

  江天乐一想到李兰被别人猥亵,鸡巴又硬了一些,同时又月一些期待�面的
函函,于是说道。

  「放心,哥俩同心,其利断金。」坏人一脸妳放心我搞定的表情。

  「等下我先进去,妳按我指示来。」坏人说道,然后就悄悄的转身进去。

  江天乐悄悄的倚在门口。

  「刚刚妳干什麽去了?」函函在床上问道。

  「操,啤酒喝多了,刚才上厕所去了!妳猜我碰到什麽了?」坏人说道。

  「碰到什麽?」函函问道。

  「乐子那小子在闻妳换下来的内裤!」

  「哎呀,妳们这些男人真变态. 」函函娇羞的说道。

  「男人不变态,世间没有爱。」坏人一边说,两根手指又抠进他的骚茓�面。

  「啊……」函函浅浅的发出呻吟声。

  「要不,等会儿让乐子来操下妳的骚茓?」

  「不……,不要……人家的骚茓衹让妳一个人操。」函函一边娇喘一边说道。

  「嗯……」坏人拉长了声音,左手凶狠的揉着她的奶子,右手的两根手指动
作更加加快。

  「啊……不要……停……」

  「到底是不要还是不要停?」坏人贱笑着说道。

  「不要停……用力……」

  坏人把自己的两根手指猛的抽出,带起几根细细的粘丝,然后说道:「让乐
子操妳好不好?」

  「不要停……抠我,抠我的骚逼?」

  「好不好?」坏人再次问道。

  「好,好,让乐子操我的骚茓……」函函的声音几乎在哀求。

  坏人又重新把自己的两根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面猛烈的抠挖起来。

  很快,函函的呻吟声陡然变大,然后身体就是紧紧的绷起,骚茓中流出大量
的淫水,第一波高潮被坏人用手指达到。

  休息了两秒钟,让函函喘了一口气,坏人用沾满函函淫液的手在她的大白屁
股上轻轻一拍说道:「现在像个母狗一样给我趴起。」

  函函听话的翻过身,将那雪白的大屁股高高擡起,上半身则紧紧的贴在床面
上。那还淌着淫液的洞口正对着门口。

  坏人悄悄的朝着江天乐勾了勾手指。

  江天乐热血澎湃,在男朋友面前干人家的女朋友,想想都激动,三下五除二
的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就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坏人等到江天乐走近,然后就一边轻轻的跳下床,江天乐马上站到床上面。

  屋�没有开灯,刚才衹有籍着点点月光,现在那诱人的蜜桃洞口就在眼前。

  「老公……操我……」函函一边扭动着屁股,一边娇声叫道。那不断摇来摇
去的骚茓就像在向江天乐示威一样。

  江天乐将那洁白的大屁股扶住,然后挺着肉棒轻轻的放在那骚茓洞品。

  感觉到了肉棒,函函那洁白屁股轻轻的向后移动,那肉棒就插入了一点.

  江天乐的肉棒跟坏人的肉棒虽然长度差不大,但明显的大了一圈。

  见到肉棒已经有一部分插进函函的小茓,再不迟疑,双手捧住屁股,肉棒猛
的向前一捅,大半根肉棒没入她的小茓。

  「啊……」函不必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江天乐缓缓的肉棒被紧紧的包裹住,就算是刚才函函的骚茓中已经有大量的
爱液,依然衹能插入大半根,即使大半根,似乎也已经插到了子宫口的位置,那
位置的肉在一阵一阵的收缩,夹着他的龟头.

  缓缓的拨出一节鸡巴,拨出的鸡巴将那骚茓的两片阴唇肉翻开,同时带出一
片淫水。

  再次吸气,猛的一插到底。

  「啊……唔……」函函被直接插竣在床上。

  江天乐用手将函函的两片屁股掰开,蹲在他的后面,快速的抽插起来。

  坏人站在一边看到自己的女朋友正被别人操着,心�的情慾更加高涨,胯下
的肉棒更是达到从未有过的硬度。

  「啊……操我……老公,妳今天晚上好猛……妳要操死我了……」

  函函已经语无伦次了。

  胯下不断的深进深出,两支手从她的两个侧面伸进去,握住那两个巨乳,一
阵猛抓,同时嘴上也朝着那小嘴吻去。

  穴也看了,胸也摸了,就是还没有尝过那樱桃小嘴。

  函函扭过头,配合的吻向江天乐的舌头.

  「啊……乐子……妳……」函函的脸上有一点惊容 .

  「就是我,操得爽不爽。」乐子猛烈的加速,次次一插到底,直进子宫.

  「啊……妳欺负我……操……得……好爽。」

  「那要不要我操妳!」乐子拨出鸡巴,停在洞门口问道。

  一阵强烈的失落感涌上函不必的心头,感觉一阵空蕩蕩的,嘴�淫声道:
「要,我要妳……」

  「要我干什麽?」

  「要妳操我,快操我……」

  「拿什麽操妳。」

  「那妳的大鸡巴……,让它插进我的骚茓。」函函一边说一边扭动着身子擡
起屁股。

  「操。」

  江天乐跪直身子,两支手固定住她的大屁股,将肉棒直接插入。

  还没有轮着他动,函函就自动的一前一后的动起来,胸前的两个巨乳在不停
的前后甩着。

  坏人看得硬得实在不行,站到床头前,把自己的肉棒放在函函的嘴前。

  函函张开嘴,将肉棒含进嘴中。

  前面一根肉棒,后面一根肉棒,形成夹击之势。

  不断的唔唔之声从她的嘴中发出,她已经没有办法发出一个连贯的声音。

  江天乐稳住身子,两支手伸到前面玩弄着两人上巨大的奶子,函函的屁股不
断的前后动着,坏人则站在前,不停的挺动腰肢,在她的嘴�面狠狠的插着。

  一丝丝淫液从三个人交合的地方流出,将订单打湿一大片。

  动了一会儿,函函已经累得不行。

  江天乐将她侧放在床上,让她的两条腿屈起,然后擡起一条腿,就将自己的
大鸡巴整根插入,这种姿势插得最深。

  「啊……爽死我了……早知道这麽爽……早就让妳操死我了……」函函嘴中
没有了坏人的肉棒,发出一声满足的呼声。

  坏人此时正帮着江天乐擡起她的腿,让两人交合的地方一览无遗的呈现在他
的眼前,那不断进出的肉棒,以及那不断翻腾的阴肉,都带给他无尽的情慾冲击。

  函函的那支可爱雪白、柔软无骨的小手正在他的鸡巴上快速的套弄。

  终于,在连续的抽插中,在函函高潮两三次过后,江天乐一泄如注,大量的
精液直接射在函函的子宫中。

  等他刚一抽出鸡巴,那沾满白浆的小茓�面马上就流出一股股浓浓的精液,
坏人连忙提着鸡巴上前,直接一插到底,那流出的精液又被全部插进骚茓�面。

  「啊……再用力操我……」

  看着不断娇喘的函函,那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口,江天乐一阵激动,拖着那不
算太软刚刚射过精的鸡巴,上面还沾满着她骚茓�面的淫液。

  来到函函的面前,他将那条鸡巴直接放在函函的嘴上面。

  说真的,他不知道函函会不会抗拒,妈的,直到现在,都过了近一周的时间,
李兰还不愿意给她口交。

  那条混合着白浆的鸡巴刚一挨着函函的唇,函函就一口包住龟头亲起来,那
白浆也在她那小巧的脸上留下不少的痕迹.

  操,真是一个骚货,看来坏人调教得不错.

  函函那满脸的狼狈和淫液强烈的刺激着他的感观,那条刚射过的鸡巴又再次
重振雄风,。

  就在这时,突然李兰的声音传来:「乐子!」

  江天乐吓得一惊,就连那刚硬起的肉棒都有一点疲软,马上应道:「啥事?」

  「妳在哪?」

  「我在厕所呢?」

  答应完后,马上穿起内裤拿起短裤就朝厕所跑去,留下坏人和函函目瞪口呆。

  坏人做了一个无所谓的姿势,继续抽插起来。

  江天刚进厕所把裤子穿好,就看见李兰睡眼惺鬆的走进来,外边坏人房间�
面的淫叫声又已经响起。

  「哼,这两个人太大声了,把我都吵醒了。」李兰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道。

  「嘿嘿,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来一发?」江天乐淫笑着说道,那刚刚从函函嘴
�抽出的鸡巴还在裤裆�面紧紧的顶着。

  「哼。」李兰小嘴微微翘着,走到马桶边,解开短裤,然后轻轻往下一抹,
一个紧俏的屁股就出现在江天乐的面前。

  然后微微的下蹲,一股黄黄的液体流出。

  江天乐厚着脸皮在那露出的白屁股上面轻轻的抚摸,李兰的屁股由于长期的
舞蹈,那是非常的具有弹性,这一点是函函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

  「啊……操我……我要死了……」函函的声音又高亢了几分,看样子坏人已
经到了最后关头.

  操,江天乐心中情慾一动,也不管李兰尿没尿完,将她的身子朝着侧面一掀,
让那还稀稀拉拉流着尿液的小穴对準自己的鸡巴,混合着那两滴尿液直接插进小
穴�面。

  「啊」

  李兰一声轻轻的叫声。

  「别,脏死了。」

  江天乐不管那麽多,将鸡巴抽出一点,又往�面再次插得深入一点.

  两三下之后,李兰的阴道中就开始流出大量的淫液,让他的抽插顺滑比无.

  李兰的阴唇肉更浓厚,包裹性比函函更强,而且阴道�面的吸力更大。

  「不要,哥哥……不要……」李兰又手扶在马桶的水箱上,身子还在不停的
扭动,低声哀求着。

  这不过这声音听在江天乐的耳朵�面,更加的刺激他的情慾.

  几十下抽插之后,一丝丝白浆已经顺着李兰的阴道口不断的流在大腿上,滴
在马桶上。

  「啊……啊……」的声音不断的从李兰的口中发出。

  江天乐将李兰转过身子,让她倚在�上,然后将她的一条腿擡起来。

  胯下的鸡巴就插进她的小穴,这种姿势插入的更加彻底。

  那张臭嘴,已经堵在李兰的小口上面,感觉着她嘴中的清香甘甜。

  「唔……唔……」的声音不断的从李兰的嘴中发出。

  就在这个时候,江天乐从门缝中看到了一双瞪得老大的眼睛。

  操,是坏人这小子在偷窥.

  虽然坏人现在看不到李兰的身体,因为李兰靠在对面�上,但自己手上还握
着的那一支修长的细腿还有那淫蕩的声音都準确无误的传递给他。

  这时候江天乐的心�面没有一点点嫉妒,反而有着一丝丝莫名的兴奋. 那不
断在李兰阴道中抽插的鸡巴更加坚硬。

  操。原来真的刺激。

  江天乐将李兰的嘴鬆开. 然后李兰的娇喘声就大声的传了出去。

  猛操几十下,他手也举累了,将李兰的腿放下,然后把她转过身,还是采取
后入式,因为这样,她的翘臀就能紧紧的顶在小腹上。

  等鸡巴插进她的阴道后,再用手把她那薄薄的T恤往上一翻就将她的整个脸
都罩住。

  罩住的时候,江天乐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解开李兰的胸罩,任由那两个
白白的奶子露在空气中。

  悄悄的向坏人勾了勾手指。

  坏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眼中满是贪婪的目光,李兰的脸被T恤蒙住,完
全看不见任何东西。

  坏人看着那日思夜想的女神,那两个嫩乳在江天乐的撞击下断的前后甩着,
再往下,透过一个平坦的小腹,一小摄黑黑的阴毛,就是那迷人的桃花洞口。

  衹是那�现在非常的狼狈,江天乐的每一次抽出都会带起大片的淫液顺着阴
道流出,那泛着白光的淫液就这样一滴滴的滴在地上。

  靠,看着坏人那淫蕩的眼神,就这样近距离的看着自己的女朋友。

  那白白嫩乳就这样在他的面前不断的甩动,那隐密的私处就这样完全的展示
在他的面前,那蜜洞�面还有自己的鸡巴。

  这一幕让他情慾大涨,这感觉简直就跟自己第一次操李兰一样一样的。

  鸡巴快速的达到最坚硬,胯下的速度达到最快。

  操,要射了。

  将李兰紧紧的推在�上,她那两个白奶被完全的压在�上,然后将她的屁股
紧紧的握住,快速的抽插进来。

  「哥哥,快……」李兰娇喘着叫道。

  「啊。」一声怒吼从江天乐的口中发出,滚烫的精液如潮水般喷进李兰的阴
道中。

  想不到今天晚上第二次这麽快就缴械。

  在射的过程中,江天乐还猛猛的动了几下,要将所有的精液都全部射进李兰
的身体中。

  等到鸡巴停止了跳动,这才将鸡巴从李兰的骚空中抽出。

  随着鸡巴的抽出,一股精液从李兰的阴道中流出。

  看着鸡巴上面混合着精液和淫液,想着刚才函函就这样把他含进口中,江天
乐把李兰的头朝着胯下按去。

  「嗯。」李兰闭着嘴朝着旁边射闪.

  江天乐死死的按住她的脑袋,那根沾满白浆的鸡巴就在她的嘴边胡乱的摩擦,
那些白浆就全沾在她的脸上。

  等到调戏够了,这才放开李兰.

  「死变态,脏死了。」李兰一边用手擦去嘴边的白浆一边娇嗔着说道。

  「嘿嘿,味道如何?妳看人家是都可以吃。」

  「哼,来妳尝尝!」李兰将自己的手指朝着江天乐的嘴中塞去。

  一股淡淡的腥味传来,江天乐居然没有躲开. 将那根手指含在嘴中,细细的
品尝起来。

  「好了,这下该妳了。」将整根手指吸干凈,他这才说道。

  李兰似乎没有料到会来这麽一出,有点愣了。

  「来吧,亲亲我的大鸡巴。」

  一想到自己那根带着淫液的鸡巴就将插进李兰的嘴�面,他就是一阵激动,
妈的,平时洗得干凈的都不愿意。

  「亲一下。」李兰说道。

  「好。」

  李兰低下头,张开小口。

  趁着这个当口,江天乐毫不犹豫的直接朝着嘴�面插去。

  「唔……唔」李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那根鸡巴就伸进嘴�面。

  看着李兰那狼狈的样子和慌张的表情,江天乐的心�一阵满足,抽插了几下
过后才放开手。

  「啊。」李兰长长的呼吸了一下。

  「坏人,我衹答应亲一下。」

  「是一下呀,要不要再来一下。」

  「哼,爬,我要洗澡,全身脏死了,好饿哟。」

  「洗吧,洗个鸳鸯浴,然后出去吃烧烤。」

  然后整个卫生间�面流起了欢快的水流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