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職場激情

被监考老师上了

  最近期末考试,真是蛋疼无比。我读的学校叫做仰山学院,是一个独立学院,
分数线也低。不过学费到是挺高的。我们班在学校里那是出了名的乱,打群架,
集体作弊什幺都有。辅导员跟我们说了好几次:「几位老大,你们还有一年多就
毕业了,麻烦你们别再给我添麻烦了……」这学期我们倒是很低调,整天就在寝
室里上网的,DOTA的DATA的,WOW 的WOW.平时上课从来不去,老师都没见过。考
试一到,就开始做各种小抄,缩印什幺的。如果学分挂满二十就没有学位证书,
作弊被抓上报到教务处也没有学位证书。我们必须要小心翼翼作弊不被抓,还要
保证努力不挂科,真是非常非常蛋疼。

  昨天我们考高数,上过大学,学过高数的都知道,这完全不是地球上的文明。

  好在我们数学老师人很好,给了我们二十题计算题,说考试就考其中五道题,
做出来就给你们过。当然他本意是让我们至少去背熟,可是你说都要暑假了,大
家都想着玩,谁会去背啊。于是乎,就去打印店缩印了几十份,班上男的一人一
份。

  背景就这些了。然后昨天考高数的时候,我们早早去教室抢好了位子,保证
抄起来比较隐蔽。结果,开考前十五分钟,监考老师来了,竟然是院里出了名的
名捕--叶颖蕊。她虽然才三十几岁,但是已经是教务处很高的职务了,我们都
认为她肯定跟校长潜规则什幺的。而且她保养地特别好,胸大屁股大,总是穿个
短裙和黑丝。一般人一眼看到就在脑海里出现一个字--骚。一看到是她监考,
我们顿时有些乱了。不过没办法,这课不能挂,我们班一半男的都已经挂了十几
分了,高数有三分。一旦挂了,学位证书岌岌可危啊。

  开考之后,我们都装模作样地在草稿纸上涂鸦。过了大概半小时,叶颖蕊估
计也已经转悠地累了,和另一个男的监考老师聊起天来。那个男的老师长的很猥
琐,一直盯着叶颖蕊的巨乳。叶颖蕊也发现了,她一边讲话,一边故意甩动自己
的两只大肉球。我看到那男的老师拉链已经顶起来了。反正趁着他们一个发骚,
一个意淫,我们赶紧把小抄拿出来。

  我把小抄贴在大腿上,只要把膝盖顶在桌上就能看到,如果被老师怀疑,只
要把中裤的裤腿放下就可以了。我正抄的爽,觉得应该稳过无疑。结果,我的凳
子被我后面的哥们很明显是故意地踢了两脚。我一抬头,完了,叶颖蕊站在我面
前,用她招牌的看着阴森森地微笑看着我。若无其事地在卷子上乱写。

  「交出来。」她看我没有要缴械的觉悟,斩钉截铁地说。

  「什幺东西?」我装傻问。她和我对望了几十秒,看我毫不动摇,伸手来抓
我的裤腿,我一缩。结果她竟然抓到了我的鸡巴……天比较热,我穿着紧身的三
角内裤,鸡巴当时是勃起状态。我的鸡巴长有十八公分,直径四公分多,被她一
抓,更加挺立。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赶紧缩回了手,脸有些涨红。我也相当
尴尬,有点不知所措。

  她回了回神又说:「陈曦,你交不交出来。再不交,我自己搜了。」我厚着
脸皮说:「老师,你不要乱来,这是性骚扰。」大家都笑了。叶颖蕊脸红的要死,
她一把抓起我说:「无所谓了,你作弊,可以离开考场了。」

  我一下子慌了神说:「老师,我真没作弊啊,我老老实实写,你盯着我好了。」

  她说:「我知道你这点花头,没用的,作弊就是作弊。」我已经有点绝望了,
死乞白赖地说:「老师,我都大三了,马上要找工作了,要是这时候作弊……你
就高抬贵手吧……」

  叶颖蕊看了一眼刚走过来的男老师,男老师说要不就给一次机会吧。叶颖蕊
看另一个监考老师都这幺说了,想想算了,但是又觉得这样不好,最后折衷了一
下说:「那你,跟我去我办公室,我单独盯着你。」我想也行,总比我作弊好,
我已经写了三题了,老师要是心一软没準给我过了。?她的办公室在行政楼三楼,
很大,而且整个三楼都是一些高管的办公室,这些人平时都不会来学校。差不多
叶颖蕊就一个人佔用了整个三楼。她带我进了办公室,把门锁上。我找了位子坐
下,準备装模作样答题。她说话了:「把裤子脱下来,我知道你有小抄,我没收。」

  我把小抄摸出来给她,她没拿,看了看我说,把裤子脱了。我想我一大老爷
们还怕你。就把裤子脱了。鸡巴这时候还是勃起状态,内裤两边完全都顶地空出
来了,从侧面看得到杂乱的毛和两颗硕大的蛋。我有点尴尬,没想到叶颖蕊竟然
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了,抓住我的鸡巴。我被她一抓,整个人都几乎要颤抖了。

  我不知道该怎幺办,她把我的内裤脱了下来,开始撸我的鸡巴。

  她轻轻地说:「我现在很想要,如果你能满足我的话,我就不给你上报作弊,
你要继续抄也可以。」然后她低下头来吸我的蛋,真不愧是结过婚的人,这种三
十多岁的女人技术最好,也最如饑似渴。我想我也不吃亏,就享受起来了。她一
看我闭着眼睛享受,又好气又好笑,脱下自己的衣服,路上黑色累死的胸罩裹着
两只硕大的胸部。我伸手去捏,好有弹性。她被我捏地很舒服,更卖力地舔我的
龟头。我也开始吸她的胸部,捏她暗红色的乳头。她的乳晕非常大,据说性慾旺
盛的女的都这样。我伸手进了她的短裙里,隔着内裤都感觉到了她已经完全湿透
了。我把手指伸了进去,感觉手指几乎就是被吸进去的。她叫了出来,差点咬到
我的龟头。?我手指飞快地揉她已经充分勃起的阴核,她水越流越多,我几乎整
个手掌都要湿了。我褪下她的内裤,一看,阴唇很肥大,阴毛很明显修剪过,由
于水的关係,已经贴在她阴门两边了。她估计已经忍耐到几点了,骑在我的身上,
抓住我的鸡巴就往里送。我还没有什幺感觉,整个鸡巴就被吸了进去,湿湿滑滑
又很紧致,夹得我几乎快射了。她似乎也感觉到了,停止了动作,笑了出来,问
我:「还是处男?」我也懒得狡辩,点点头。她又笑了笑说:「你们班没有女的
追你?真是可惜啊。」我说:「没有,我平时都宅着。」我也没闲着,一边说话,
一边去揉捏她的两只巨乳。过了一会,我的射意没有了,开始慢慢抽插。妈的原
来做爱是这种感觉,比打飞机确实爽多了。她也开始闭着眼睛享受,渐渐还发出
了声。好在整个三楼只有这一件办公室,估计怎幺也听不到她的呻吟。?她疯狂
地扭动自己的腰,大声叫着:「啊……快……用力……干死我……干我的骚逼…
…」我听了也感觉性慾高涨,更快地插。她环着我的脖子,把嘴送了上来,两条
舌头在我口腔里搅动。我抱起她,想把她放在桌上,没想到她双腿紧紧夹着我的
腰,生怕我会停下来。我把她放在桌上,一下子拔了出来,听到「啵」的一声,
就好像水池的塞子拔出来一样。她伸手来抓我的鸡巴,我说我要从后面插。她已
经被肉慾所操控了,一手扶着桌子,撅起屁股,一手从后面抓住我的鸡巴又插了
进去,感觉水比刚才更多了。我从后面感觉好像射意更没有了,用力地插着,耻
骨撞击着她的打屁股,她的两团大肉球也不停抖动着,她不停叫:「好厉害啊啊
……鸡巴好大……塞地我好爽……啊……继续……我要……」我停下了动作,恶
狠狠地问:「骚货,刚才这幺屌,我他妈艸死你。」她挺着屁股自己迎合着我的
鸡巴,叫着:「对……我是骚逼……我一摸到你的鸡巴我就想要……我老公鸡巴
太小了……五分钟就射了……啊……用力……你艸死我吧……快……」我抱着她
的大屁股用力插着,感觉要射了,想拔出来,她抓着我说:「射里面,我已经高
潮了……」我加快了速度,做着最后的冲刺,一下子射了很多我的处男精。她叫
道:「啊……好烫啊……好舒服……」?我在她逼里抽动着把所有精液都射了进
去,才把软了的鸡巴拔了出来。随即淫水和精液从她的逼里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
来,妈的看着都爽。?她几乎已经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马上她坐着的地
上就湿了。我把鸡巴又送到她的嘴里:「舔乾净。」她耐心地吸吮起来。没想到
我竟然又硬了,我以前还真不知道自己能这幺快恢复,她感觉嘴里的鸡巴一下子
又鼓了起来,惊呆了:「又硬了?!好快啊……年轻人就是厉害……」?她让我
躺在地上,然后她骑了上来,又插了进去。我感觉,好像是她在日我,不是我在
日她。她一边捏着自己的胸,一边用力扭动自己的腰,我也挺起腰,一下子感觉
顶到什幺了。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然后我的鸡巴感觉一热,水不停地淋了下来,
都已经把我的下半身弄湿了。「好深啊……继续……快……」她尖叫道。我坐了
起来,两个人对坐着不停地扭。虽然办公室开了空调,但是我还是出了一身汗,
我把她整个端了起来,她两腿夹住我的腰。我抱着她上上下下套弄,我发现这样
一点射意也没有,而且插的深,她也很轻,不花什幺力气。她已经叫地喉咙都哑
了,只剩下「啊……啊……」地叫。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她下去拿手机接了,我从后面用力地捅着,她接着电话,
语无伦次地说:「啊?考试?啊……对对……卷子?哦,卷子你先放着……那个
还在写,马上拿过来……」她怕含糊不清带着呻吟地腔调被听出来赶紧挂了电话,
我一看时间,考试都已经结束了,我们都已经在这里日了一个小时了。我抱着她
的屁股,把精液全部又射了进去,比刚才少了很多,射的时候也没有刚才那种快
感了。不过还是很爽。她最后一边帮我舔,我一边抓紧时间抄小抄。

  临走的时候,她留了我的号码,交待我不要说出去,否则吃亏的是我,如果
以后打我电话,空的话要随叫随到,会有我好处。妈的这货把我当性伴侣了。

  回到寝室,大家都围了上来说:「陈曦,你丫够倒霉的啊。」「叶颖蕊怎幺
你了没?」

  我耸耸肩说:「没什幺,就这样。」正说话,来了一条短信。我一看,陌生
号码:今天我很开心,明天晚上九点来一趟。看来我要好好养足精神,大战三百
回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