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人妻熟女

大陆绿帽婚姻实录

  Ⅰ.缘起

我妻子今年33岁,身高172cm,体重53kg,风骚性感,淫蕩妩媚。我们5年前认识,认识她的时候,她是一家迪吧的舞娘,相识一年之后我们结了婚。由于我的经济条件还算不错,婚后她就不再工作,做起了全职太太。

我和妻子是在一个SM论坛上相识。我有很深的绿帽和SM情结,而妻子是个生性风流的女人,在她知道SM之前,私生活就很混乱。知道SM之后,做了几年收费女王,经曆了更多的男人,经曆了更多淫蕩、下流且变态的游戏。

2010年春天,她在论坛上发贴征婚,寻找一个能够接受婚后绿帽,愿意完全臣服她的男人,我在衆多应征者中被选中。见面、聊天,经过逐步深入的了解,我们对彼此都很满意,很快就确立了恋爱关系。

相识后我才渐渐发现,妻子确实是个神奇的女人。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她,结识她,对我来说,的确是天大的幸运,也是命中难逃的劫数。她出生在一个有些不幸的家庭,父母在她年幼时离异,对她的生活不闻不问。她像一棵顽强的野草生长着,打小就没形成诸如女人应该守身如玉之类的贞操观念。成年后,她很早就离开老家,开始混社会,长期出没于各种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场所,这让她成爲一个观念开放的风骚女人。

恋爱时,她曾经跟我说,能自由的跟不同男人上床,享受不同男人的肉体,对于她而言,远远要比婚姻更加重要。如果婚姻意味着从此只能跟一个男人做爱,那麽她甯可终身不结婚。

简单的说,妻子是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女人。

在认识妻子之后的最初一段时间里,我的内心其实非常纠结。一会儿因爲遇到了一个能够实现性幻想的女人而感到兴奋和幸福,一会儿又作爲一个普通男人瞻前顾后,顾虑重重。

我担心我的绿帽情结其实不过是叶公好龙,真的现实了可能完全不像想象的那样;我担心总有一天这个女人会移情别恋,毅然决然的抛弃自己;我担心或许某一天我会厌倦这种畸形的婚姻,想找个普通女人做老婆......

总之,婚前的那一年里,我们俩时而爲婚后的生活而激动不已,时而又会爲种种顾虑而争吵。

在克服了种种恐惧和疑虑之后,2011年初,我们结了婚。

我和妻子在恋爱期间,确定了我们婚姻的基本模式。那就是:

1. 她可以跟任何她喜欢的男人上床,甚至可以因此而怀孕,但不能真的生下孩子;

2. 我从做她的男朋友之日起,直到婚后,必须时刻戴着贞操带,没有她的允许,不能释放;

3. 作爲她的男友,以及未来的丈夫,我无权跟她做爱,我的小鸡永远不能进入她的身体。

Ⅱ.第一顶绿帽

第一次真正的绿帽经曆,是在婚前的半年左右。在此之前,我戴了整整一个月的贞操带,也就是说,我被憋了整整一个月没有射精。只有真正体验过贞操控制的人才会清楚,一个生理健康、年轻力壮的男人,被禁欲30天之后是一种什麽感觉。那是一种生不如死的体验,下体感觉时刻燃着一团火,两个蛋蛋都感觉沈甸甸的,脑子里充满了各种淫蕩下流的性幻想。

就在这种状态下,我的妻子(严格说,那时还是女友),给我戴了人生中第一顶绿帽。

那天,她让我在出发之前,帮她洗澡,替她清洗每一寸肌肤。她让我替她换上漂亮性感的衣服,直到今天,我还清楚得记着那天她的打扮:黑色连身包臀短裙,黑色蕾丝长筒袜,12厘米的黑色高跟鞋……

她特意拿着我的信用卡在一家豪华酒店里开了一间套房,房费我记得很清楚,是1988……

老实说,以上的这些“前戏”,让当时的我非常兴奋。自己的女友马上就要跟别的男人上床,而自己却要负责把她打扮得风骚性感,还要爲她俩的炮房买单……一想到这些,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按照事先的约定,我在酒店的大堂里等候。一个小时的时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麽漫长。我当时的心里像长了草一般混乱,脑子里时而浮现出各种淫蕩诱人的绿帽电影的片段,时而又在想象她跟那个男人做爱的场景。平心而论,当想到后者时,心中的绞痛远远多于肉体的兴奋。这时,一个月的禁欲起了作用,绿帽之痛漂浮在炽烈的欲火之上,男人的自尊和耻辱变得暧昧起来,我的心似痛非痛。

当一切结束,她从酒店大堂的深处,踩着性感的高跟鞋,摇曳多姿的向我走来时,我的心中五味杂陈。各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和思绪中,有一个声音特别强烈,我不停的跟自己说:她跟以前不一样了。

回家的路上,一开始我俩相对无言。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她,也不知道该说什麽。贞操带里的小鸡不软不硬,我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一种什麽感觉。就在这种空气几乎凝固的尴尬中,她突然说了一句,“停车,靠边。”

妻子让我看着她,她也直勾勾的望着我。她褪下了我的衣裤,接着,她的手伸进自己的内裤,揉搓着,搅动着,沾了一手的粘液,涂在了锁住小鸡的贞操带上。她对我说,我要牢记今天发生的一切,要我的小鸡隔着贞操带,努力去体会那一抹粘液的湿润、温暖和黏腻,我未来的生活,将浸泡在这粘液之中,而这粘液,正是你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操出来的。

妻子一边说着,一边脸上浮起笑容。多年之后的今天,当我回想起那一刻她的笑容,我依然会颤抖。那是我见过的最美丽、最性感、最淫邪的笑容,这笑容里有七分妖媚,两分怜爱,还有一丝难以觉察的冷酷。

就在那一刻,她毫无疑问的征服了我,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

Ⅹ.活在当下

我和妻子的婚姻已经到了第四个年头,在过去的四年里,这个世界有人出生,有人故去,有人欢喜,有人哀伤。

妻子每天的生活非常閑适,逛逛商场,美甲美容,游泳健身,再找几个闺蜜喝个下午茶,泡泡夜店,一天很容易就打发过去。而我,随着逐渐的加薪升职,绝少出差,也不用朝九晚五的泡办公室,每周去两三天就可以。但平时的各种应酬越来越多,有些不堪其扰。

妻子最近收了一个女奴,一个离了婚的少妇。身材丰腴,相貌清秀,外表温婉尔雅,内心淫蕩下贱,是一条真正的母狗。与我不同,如果妻子赋予我的标签是“无性”,那麽妻子给她贴的标签就是“无穷无尽的性”。

在我看来,这个女奴的身体,简直就是各种男人肉棒和精液的容器。如果说男人和女人上床是“做爱”,那麽男人跟她上床就只能被称爲“交配”。在这些无穷无尽的“交配”过程中,她是否兴奋,她是否高潮,并不在考虑之列,没人在乎她的感受。与这个“真正的”女奴相比,妻子那几天的经曆,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也许是出于从未与我同床的些许“愧疚”,妻子曾经问我,愿不愿意跟她的女奴做爱,如果我愿意,可以考虑让我每半年与她的女奴“交配”一次。犹豫了一会儿,我拒绝了。我告诉妻子,我喜欢被她就这样锁着,锁得越久,就越想被继续锁着。一想到和一个绝对性感的女人结婚,却一辈子没有跟她发生过性关系,一辈子都没有过正常的性生活,我就兴奋的不得了。我已经完全的、彻底的、毫无保留的爱上了这种生活。妻子听完之后笑了,她说,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贱货,好,我成全你。

从那以后,我发现妻子对我更残忍了些。她现在经常让我喝她的尿,还声称,总有一天会让我吃她的屎。她越来越不愿意让我释放,还让我做好準备,她打算找个适当的时机,让我憋整整一年。她还打算培养我的易装情结,给我买了一大堆大码的高跟鞋、丝袜、蕾丝内衣、义乳,要把我打扮成一个真正的婊子。最近,她又喜欢上了开发我的肛门,时不时的穿上假阳具,让我像个女人那样趴在那里,迎接她一次次凶狠的撞击……

2014年的整个夏天,妻子都在培养她的女奴,让她充当我的第二主人。我不仅要伺候妻子跟别人做爱,还要伺候她的女奴跟别人做爱。与妻子不同,她的女奴折磨我时,完全没有任何感情,仿佛她天生就跟我有仇。我很难接受这种纯粹的、非游戏的羞辱,也很难从中获得什麽乐趣,但是妻子要求我必须忍受,因爲她在一旁看着,感觉很有意思。

也许妻子已经渐渐失去了对丈夫的尊敬和宠爱?也许面对一个如此无节操、无下限的丈夫,她已无法找到作妻子的感觉?我不愿意这麽想,更不敢这麽想。我希望永远也不会有这一天。

当妻子看到这节文字的标题时,她笑着跟我说,什麽“活在当下”,你分明是“活在裆下”,活在你漂亮老婆的裆下,活在那些操你老婆的男人的裆下,今后还要活在我那条母狗的裆下。就这样好好活着吧,别胡思乱想。

是啊,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Ⅸ. 肉便器

2013年的秋天,我和妻子有过一次另类的体验。妻子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主,外形儒雅,阳具伟岸,谈吐不俗。经过一段时间网上网下的沟通,我俩都认爲此人靠谱,值得一试。于是,妻子决定体验一把女奴的生活。

我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租了一栋海滨别墅,爲期一周。妻子和男主商定,本次主题是“淫蕩的母狗”,以淫辱爲主,与疼痛无关。男主只对女人有兴趣,所以大部分情况下,我仅仅是个旁观者。

在房间里,妻子总是一副女奴的装束,高跟鞋,吊带丝袜,欧式束腰,乳胶头罩,哥特范儿十足。出了门,棕红色的大波浪卷,浓妆豔抹,紧身的蕾丝超短裙,网眼、雕花丝袜,各种细高跟,总之,怎麽风骚怎麽打扮。妻子走在大街上,惹得这个海滨小城的路人纷纷侧目。

这几天里,男主每天都会给妻子使用媚药,一种涂抹在阴蒂和阴唇上的女性催情药膏。用手指涂抹,轻揉五至十分锺即可见效,有时会抹在按摩棒上,直接插入妻子的身体。这使得妻子的阴户永远湿哒哒的,迎着阳光,下身泛起一片淫蕩的光泽。有时,小穴分泌的汁液太多,会顺着她的大腿流淌,留下一道道淫靡的弧线。妻子后来说,她从来没有这麽痒过。

妻子的小穴几乎没有閑着的时候,里面总是会塞满东西。大部分情况下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假阳具,有时是男主的手指,有时是男主的肉棒,还有几次,竟然是床角那根作爲床架一部分的又粗又圆的木棍。临走那晚,男主还让妻子又跟床 “做”了一次。他命令妻子,“去,让那张床再好好操你一顿”,接着,我的眼前就出现了这样一幅图景:妻子分开修长而性感的大腿,微蹲着将那根圆头的木桩没入自己的身体,然后起起伏伏,纵情呻吟。

外出时,男主喜欢给妻子穿一条皮质内裤,内裤的裆部固定着两根硅胶阳具,妻子穿着这样的内裤,等于前后两个肉孔都有东西插着。你可以想象,看着一个性感高挑的女人走在大街上,衣着暴露而淫蕩,踩着一双16厘米的细高跟鞋,股间深深插着两根涂满媚药的假阳具,那是一种什麽样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是我的妻子。

男主除了让妻子不停的痒、不停的兴奋、不停的高潮之外,还会命令妻子做各种各样下贱肮髒的事情。在这几天里,男主撒尿从来不用马桶,都是妻子含着他的肉棒,直接尿在她的嘴里。而妻子小便时,永远是趴在地上,擡起一条腿,真的像一只母狗那样撒尿。他还会经常让妻子在人迹罕至的公共场合,坐在椅子上,双腿最大限度的分开,双手扯着阴唇,展示她那淌满粘液、亮晶晶的下体。

男主每天都要跟妻子做爱,几乎不分场合。餐馆酒吧的洗手间,写字楼里的僻静处,电影院的情侣座,都留下了两人交媾的身影。男主操妻子的姿势永远是背入式,他说,只有这样才符合妻子“母狗”的身份。而这时的我,那个依然被锁着的绿帽丈夫,连旁观的机会都没有,我要给她俩放风,防止妻子被操的时候被别人发现。

一周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在这七天里,妻子的身体彻底沦爲男主的玩具,任他蹂躏,任他折辱。事后,妻子与男主的联系渐少,直至不再交往。妻子说,经过这次,她发现自己还是喜欢“玩男人”,而不是“男人玩她”。听了这话,我有些欣慰,又有些失落。


Ⅷ.常新的绿帽(2)

以上所说的种种情节,其实很多绿帽类的电影里都有所展现。但是,不疼不痒的旁观,完全不同于身临其境的体验。当这一切活生生、血淋淋的发生在你面前时,给你的沖击和震撼,看客们恐怕连其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都无法体会到。

妻子跟情人做爱时,有过若干次内射,都是挑着安全期并且用了避孕药。出于安全和身体的考虑,内射的次数并不多,这些年来,我知道的大概不超过二十次。

与其他经曆尤爲不同的是,每次妻子玩内射时,都会把“怀孕”和“生孩子”挂在嘴边,并且围绕着这两个关键词,肆无忌惮的羞辱我。很多绿帽男,包括我在内,都有这样的幻想,但我和妻子都不认爲这样的幻想值得实践。在我俩看来,如果说绿帽是普通婚姻的红线,不能越雷池一步,那麽“喜当爹”就是绿帽婚姻的红线,更不能越雷池一步。

但是,确实不能否认,我和妻子都认爲,绿帽婚姻,再没有比玩到老婆怀了别人的种、丈夫喜当爹的境界更邪恶、更肮髒、更刺激的了。所以,每一次内射的绿帽经曆,妻子玩得都特别疯,使得我对这样的经曆,可谓是曆曆在目,记忆犹新。

这时候,妻子总会一边跟情人做爱,一边跟我大声聊天。她会不停的问我,愿不愿意让别的男人把她操得怀孕。我不仅要显得满心欢喜,表示愿意,还要不停的祈求那个正在操我老婆的男人,求他把精液深深的射入妻子的子宫,最好一滴都不要流出来;同时,还要不停的感谢他,谢谢他让我的妻子怀孕,谢谢他让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有了孩子,当上了爸爸。

这时的妻子,叫床声中夹杂着“狠狠的操我,让我怀孕”,“求你了,我想要个宝宝”,“插深一点,给我播种”之类的呻吟,她还会时不时的跟情人对话,她们俩会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这次会怀上双胞胎还是三胞胎,孩子生下来应该起个什麽名字。有一次,妻子的情人一边操着她,一边说,生下孩子还得随你老公的姓,他很不爽,而妻子却气喘吁吁的说,不,孩子一定要随你的姓,这样一来,所有人就都会知道,我老公没本事让我怀孕,所有人就都会知道,他是个绿帽贱货。

其中一次,妻子找了三个男人轮流操他,这是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绿帽经曆。整整一个下午,妻子就像日本AV里被轮奸的女优,一个人射完,紧接着换另一个,三个男人都有机会休息片刻,唯独妻子几乎没有片刻喘息的机会。她像一个可怜的性奴,任这三个男人轮番泄欲。她两腿之间那温暖而湿滑的小穴,就是包裹、摩挲这些男人的肉棒,供这些男人取乐的孔道;她的子宫,就是容纳这些男人的精液的容器。经过这次以后,我心中隐隐觉得,妻子除了做我的女主,还有可能成爲某些男人的女奴。

每次到了节目的尾声,精液射进妻子的身体之后,我都有一项额外的任务。那就是像备孕的夫妻那样,双手抓住妻子的脚踝,把妻子头朝下倒提起来,妻子的肩背部抵着床垫,双手扶腰,肘部支撑,保持这个姿势十几分锺左右。据说这样便于更多的精液流入子宫,增加受孕的几率。每当这时,站着的我,和躺着的她,都会四目相对。这时的妻子,总会直直的看着我,同时,在她那春情勃发的脸上,挂着淫蕩而妩媚的笑容。她会一边笑着,一边跟我说,协助别人的精液进入你老婆的子宫,爲了让别的男人搞大你老婆的肚子如此尽心尽力,你真是天下最神奇的丈夫。  


Ⅳ.新婚之夜

2011年2月14日 ,我和妻子领了结婚证。出于我对她的崇拜和迷恋,并鑒于这份婚姻的特殊性,我将婚前两套房産都加上了她的名字。2011年3月14日,我们举行了婚礼。

婚礼本身乏善可陈,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酒店附送一间豪华套房,作爲当晚的婚房。而那一晚在这间婚房里发生的一切,足以让我铭记一生。

在婚礼之前,我被贞操带锁了整整两个月,欲火焚身,下体又鼓又胀,憋得十分难受。妻子许诺我,婚礼当晚可以释放,不过释放的过程将会十分屈辱和痛苦。根据事先我和妻子商定的安排,在新婚之夜,妻子将第一次当着我的面跟其他男人做爱,而且是同时跟两个男人做爱。爲此,与其他恋人相比,我和妻子的婚礼开销中多了一笔绝无仅有的费用,那就是找鸭的钱。由于所需要的“服务”太特殊,找这两个牛郎花了我8000块。

入夜之后,两个男人如约而至,而我穿着专业的束缚衣,被妻子牢牢捆在椅子上。嘴里塞着妻子刚刚脱下的蕾丝丁字裤,露出来的贞操带上挂着妻子婚礼上所穿的白色高跟鞋。

虽然在这之前我的头上早已绿光环绕,但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妻子被别的男人操。我的眼前,是一幅极其淫蕩而邪恶的画面:妻子故意穿着婚礼时的白色婚纱和白色丝袜,而就在三个人纵情声色的床帏之上,悬挂着我和妻子拍的巨幅婚纱照片。

有那麽一时三刻,我的眼睛变得恍惚起来。婚纱照里的妻子,和眼前正被操得不停呻吟的妻子,仿佛不是同一个女人。照片里的妻子美丽而清纯,如出水芙蓉一般明亮而圣洁,而眼前的妻子,浑身散发着淫蕩的味道,在两根粗壮的肉棍之下辗转呻吟,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娼妇。

两个以操逼爲职业的男人,轮流用各自硕大的肉棒抽插着妻子,他们健硕的身躯汗津津的,泛着一层淡淡的油光。妻子的下体被操得一片湿滑黏腻,阴唇因充血而膨胀饱满,阴毛上沾满了亮晶晶的爱液。男女器官交合时的“吧唧吧唧”声,男人身体撞击妻子时的“啪啪啪啪”声,以及妻子口中风骚入骨的叫床声,在我耳边彙成一支淫邪的交响曲,震蕩着我的耳膜,震蕩着我欲火焚身的小鸡和大脑。在贞操带的束缚下只能憋满精液的下体,痛苦的挣扎着,绝望的流淌着汩汩涎水。

妻子有言在先,最后射精的男人,将有额外2000元的奖励,于是两个男人使出浑身解数,尽量拖延射精的时间。两个男人足足干了两个多小时才分别射精,之后俩人又分别在妻子身体里射了一次,整整操了妻子四个多小时,才算完事。

完事后,妻子打开了我的贞操带,用安全套里的精液作爲润滑液,用了不到两分锺的时间让我射了。接着她直接用贞操带重新锁住了我那沾满别人精液的肉棒,而那些在我下体上慢慢干结的精液,正是那两个男人不久前刚刚射进妻子身体里的东西。

当我被重新锁起来的那一刻,我哭了,真的是嚎啕大哭。时至今日我也说不清当时爲什麽会哭得那麽伤心。是因爲怨恨、嫉妒和委屈吗?确实有那麽一点点。但当妻子深深揽我入怀,朱唇在我耳边轻声呢喃,双手轻轻抚摸我的时候,我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她是我的一切,我要爲她奉献我的所有,我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