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玄幻仙俠

网游金庸4

  朱长龄又道:「这位谢大侠和张恩公有八拜之交,他和天下各家各派的豪强都结下了深仇,张恩公夫妇所以自刎,便是为了不肯吐

露义兄的所在。谢大侠不知如何回到中土,动手为张恩公报仇雪恨,杀伤了许多仇人,只是好汉敌不过人多,终于身受重伤。姚二弟为人

机智,救了他逃到这里,对头们转眼便要追到。对方人多势众,我们万万抵敌不住。我是捨命报恩,决意为谢大侠而死,可是你跟他并

无半点渊源,何必将一条性命陪在这儿?张兄弟,我言尽于此,你快快去罢!敌人一到,玉石俱焚,再迟可来不及了。」

  我说什幺也是赖着不走,骗得朱长龄烧了整座红梅山庄,朱长龄、姚清泉带着众人和我一起躲进地下室中。我义愤填膺地说道:

「朱伯伯如此对我,我再作隐瞒便是我的不对了。伯伯口中的恩公便是家父,我便是翠山公的儿子张无忌。」朱长龄吃了一惊:「什

幺?你就是恩公的儿子无忌?」话到嘴边双唇有些发颤,眼泪刷的一声掉了下来。(还真好戏呢!)

  忽闻室内一人大吼道:「少林派的,崑仑派的,崆峒派的众狗贼,来啊,来啊,我金毛狮王谢逊怕你们不成?」朱长龄道:「谢

大侠失心风了,大伙儿快去看看。」只见一大汉挥舞着铁链,在密室中发狂。我喊道:「他不是义父,他是假的、假的!」(为了加

快进度,我不準备等他们开打了再喊)朱长龄惊道:「什幺?假的?」我又说道:「义父双眼已瞎,头髮也是金色的,这人双眼完好

,绝对不是义父。」朱长龄惊觉,一指点向那大汉胁下,姚清泉在一旁帮忙,补了两指,终于点倒那大汉。

  「张兄弟,多亏了你,若不是我们还被蒙在鼓里呢!」朱长龄道。我冷笑道:「朱伯伯今后有什幺打算?」朱长龄无言……我道

:「朱伯伯若不嫌弃,我带你们出海去找义父好了。」又把将张翠山夫妇和谢逊如何飘流到冰火岛上、如何一住十年、如何三人结筏

回来的种种情由,一一说了。(小说里说得很清楚,也不费我很多功夫)朱长龄和姚清泉商量一会,决定跟我去冰火岛找谢逊(显然

啦,他们不去找谢逊难道还留下伺候我啊?)。

  这天,我们便在山腰的茅屋处住下了。朱九真和武青婴都由女侠变成村姑,可容貌举止,仍是大富大贵家的小姐一般。我有空便

和二人说说话,调调情,还得让他们知道我对二女有意思才行。

  我想着搞到二女便逃去的办法直到半夜,正朦胧间,忽听得板门轻轻推开,一个人影闪进房来。鼻中闻到一阵淡淡幽香,正是朱

九真日常用以薰衣的素馨花香。朱九真悄步走到床前,低声问道:「无忌弟,你睡着了幺?」我心中暗暗笑道:「你想去幽会是吧,

来陪陪我好了。」想毕一把拦腰将她抱上床,朱九真受着这突如其来的惊讶,「啊∼」的一声惊呼。「真姐,你是怕我睡觉闷,想来

陪陪我是吧?你实在太好了。」朱九真吓了一跳,双唇颤道:「……不是……对啊,我来看看你睡着没有……既然你没睡就好好睡咯

!」说罢就想逃(唉,这女儿的演技比老爸差多了)。我紧紧抱着她的腰,道:「真姐不要走,我寂寞着呢,真姐陪我睡好幺?」

说罢便去吻她,她不好反抗,被我吻了一下,全身如被电击过一般震了一下。她双眼望出窗外,只见朱长龄正在偷看,不觉吃了一惊

。「怎幺了?真姐?我吻着你不舒服吗?」我故意背对着朱长龄,让朱九真面对他,看他有什幺反应。他躲在后面呼吸那幺重,又

怎幺骗得了我呢?

  但见朱长龄的影子藉着月光映在地上,还不断狂打手势,像是在叫朱九真安抚我。朱九真吃了一惊,摇了摇头。我奇道:「真

姐,窗外有什幺东西吗?我帮你看看。」说罢便要转头。二人都是一惊,朱九真顿时拨正我的脑袋,对着我的嘴便是一吻,阵阵淡淡

的幽香飘入我的鼻子,我渐渐探入我的舌头,和朱九真的娇舌缠绕在一起。「无忌弟,其实……从你进入红梅山庄的那天起我便爱上

你了。今晚就让真姐陪着你睡吧!」朱九真媚眼直抛,嘴角略带微笑,双颊微红,真是世间尤物。看她有这种反应应该是答应父亲的

要求了吧,嘿嘿,作战成功。

  想毕她又是向我吻过来,我一只手托着她下巴,然后缓缓向下游走……从肩膀处拨开她兜肚的条带,衣服从两边扯下,顿时无瑕

的身体便呈现在我面前。那双迷人的双峰,乳晕还是略带粉红的,皮肤白皙柔滑。我接着刺激她的耳朵和脖子,舌头在耳括上画圈,

她便开始娇喘出声音来「啊……无忌弟……嗯……怎幺那里?」我双手张大,仅仅能囊括她的双乳,温暖的手掌不断的搓揉她的双峰

,带来她阵阵的娇喘「那里不行……无忌弟,好厉害…… 你从哪里学的?我心中一惊,慌忙搭话道:「在冰火岛的时候妈妈便有在教

了。」她一想张无忌母亲乃魔教圣女,说不定真有在教。
  我舌头一直轻点,拖着一条长长的唾液痕至她的乳头。我左手握着她的乳房搓揉,嘴里含着她左边乳房,不住用舌头刺激她上面

的小樱桃,旋转式捲着她的乳晕,在小樱桃上稍稍施力,她喘气声便越来越粗了。只见她双眼紧闭,双唇微开,我轻轻的探入我的舌

头……

  她竟然也开始吮吸起来,她的舌尖绕着我的舌头,贪婪地吸取我的唾液。我一只手探入她的下体,只见水汪汪地一大片,已经湿

成那样了啊?
  忽觉像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也不在意,忽地突如奇想,一手探入朱九真的阴户,不住挖弄,弄出「扑哧」的水声,一边说道

:「真姐,明天我只带你和朱伯伯上冰火岛吧?反正你都是我的人了,带去看看义父,等他老人家作主成了我俩好事;那他就不用拿


着屠龙刀到处受人追杀了,直接把刀送给朱伯伯当做聘礼,你说好不好?「外面便传来小小的吵杂声,朱九真笑道:」无忌弟,你待

我真好。「我微微一笑,说道:」真姐,既然我待你好,你便帮我消消肿吧。「说罢挺出我裤子里笔直的小兄弟,朱九真看了吃了一

惊,道:」无忌弟,你的那幺大……等会要轻一点哦!「说罢俯身上来,用舌尖轻轻舔着龟头,双手捧着旦旦……
  突然一个人闯进门来,此人正是武青婴。只见他满脸通红,脸上便写着不愿意,可裤子中间已经湿了一大片。只见她一边走过

来一边褪去她身上的衣服裤子,缓缓说道:「无忌弟,其实我从进红梅山庄那一刻起便爱上了你……让我也来服侍你吧!」说到此

处双脸已经红得不知往哪里搁。(嘿嘿,朱长龄、武烈,你们还有多少个女儿徒弟,全部赔进来吧)只见武青婴轻轻走过来,扒到

我身后,双臂绕前抱住了我,已经硬挺的乳头抵着我的背,缓缓画圈,舌头便已经伸进我耳朵里面了,在耳括外慢慢蠕动,舒服之极。

  朱九真见她进来,已经是满生醋意,舔得就更卖力了。她一口含下我的肉棒,肉棒将她的樱桃小嘴塞得满满的,她一吞一吐缓缓

吸吮着我的肉棒。舌头更是轻巧,在吞吐的同时快速旋转包裹我的龟头,便连包皮的缝隙都舔得乾乾净净。这样双重刺激如此激烈,

过了差不多一柱香时间我便射了。又浓又腥的精液射将出来,朱九真和武青婴竟然抢着要将精液吞食入肚。二女舌头缠在一起,乳白

色精液射得她们一脸都是,她们争相舔食着对方身上、脸上的精液,不顾仪态……

  这一幕刺激非常,我的小兄弟很快又恢复了元气,我让朱九真扒在武青婴上面,武青婴在下面用腿夹着朱九真的小蛮腰。我用

龟头抵着朱九真的阴户,用力一顶,「啊∼」的一声哀嚎,丝丝鲜血直流向武青婴的阴户。我毫不怜悯地用力作抽插运动,朱九真

哀求道:「无忌弟,轻一点……嗯……轻一点∼」不一会儿,哀嚎的声音变了:「……无忌弟,用力…

  …好舒服……用力!「我见差不多便直接拔出小兄弟往下面那个小穴一插,顿时又是一阵哀叫:」啊∼「武青婴的处女之身也

被我夺去。但见二女在前面热吻,毫不吝惜地抚弄对方的身体。四乳相抵,乳头互相在对方双峰上摩蹭。这直看得我血脉膨胀,扭

动着腰部,加速抽插着武青婴的小穴。

  但闻「扑哧扑哧」的声音,武青婴的小穴已经淫水四溅了。忽听朱九真呻吟道:「无忌哥哥,真妹的小穴好痒哦∼可以借你的大

鸡巴插一下真妹的小淫穴吗?」大家闺秀竟然说出如此粗俗的话来……但我喜欢听。我拔出肉棒直捣朱九真的小穴,捣得数十下,武

青婴又呻吟道:「无忌哥哥∼快来姐姐的小穴,这里比较紧∼」我一阵兴奋,刚想拔出肉棒,却被朱九真阻止道:「不要离开我嘛,

无忌哥哥∼」我感受到下体一阵非常的舒爽,朱九真的肉壁紧紧地夹着我的肉棒,生怕会脱开一般。「真姐,不要那幺自私嘛!」武

青婴在下面道。

  「好了好了!」我马上制止道,「不用吵,一人一下。」说罢拔出肉棒插入武青婴小穴,一下直插入底,随即又拔出插入朱九真

小穴至底……每一下对方的肉壁都是紧紧夹住肉棒,不让它离开,如此刺激插了百余,一股热精几欲射出,我急忙跑到她们面前,将

一股热精射满她们的脸,让二女互相舔吸……我便捡起那「BOOM」出来的两张卡:053朱九真、054武青婴……

  翌日,众人都是满心欢喜,二女更是粘着我不放,在一旁的卫壁醋意浓郁,却没办法。「各位各位∼」我开口道,「我有一件事

宣布……」朱长龄笑道:「世侄,有什幺便说吧!」我笑道:「哈哈哈,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不是张无忌啊,哈哈哈,你们这次是

赔了女儿和房子又折兵了啊∼哈哈哈!」说着的时候我已经暗藏内力,一等说完,我脚底便像抹了油,一溜烟跑了……「臭小子!」

朱长龄气得直爆青筋,「我不宰了你我不姓朱!」说罢提气直奔,暗运内劲,食指鹜出。但见一道金光闪过,打中我身旁一棵老树,

只见老树无端端地多了一个洞:「一阳指?!」坏了坏了,忘记他们是一灯的后人,想到这里更是跑得飞快,凌波微步步法使将出来

他自然是打不到的,只是前面一片白茫茫,却不知该跑去哪里……

  忽地一个踏空,我脚下竟是万丈深渊:「啊∼什幺回事?」那万年的积雪竟然从山崖处延伸出如此多空间来,我一早便已经踏出

山崖了,只是积雪有松有硬,一时没踏出界而已,这下一踩到鬆软了积雪,便掉下来了……「我还不想死啊……」我大喊道,身子急

速下落……
得天独厚 发表于 2009-1-4 06:28 PM

第十七章
  但觉我身体整个飘起,晃若无重,逕直往下坠……「啊∼∼」这简直比坐云霄飞车还恐怖啊!上面和下面都是一片白皑皑的,什

幺都看不见,只是觉得身体在云层处穿过,像是已经到了天堂。掉了好一会儿,忽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托起了我,睁眼一看,竟是一

棵斜山而长的古松,上面积满了白雪,所以掉在上面一点也不痛……「格拉」一声,「咦∼不会吧!」我惊道。身子又是一个劲往下

掉……古松承受不住雪和我的体重,竟断了!这次掉得没那幺长时间,不一会我就掉在一个小平台上……「哎哟!这里是什幺地方啊

?」我摸了摸摔疼的屁屁,自言自语道。

  「嗯?这里不就是……」看了看这个三尺见方的小平台,我惊喜道,「张无忌和朱长龄掉下来的地方?!」当下四处寻找小洞穴

:「洞穴洞穴洞穴洞穴洞……找到了!」一阵狂喜涌上我心头,我一股脑袋砖了进去。我期待已久的九阳神功啊?哼,紫霞神功算哪

根葱?非得要九阳九阴易筋经等高尚的、纯洁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有利于人民的内功心法才值得我去学的嘛!缓缓爬过一条又长又

窄的冰雪道,渐觉头顶处冰柱越来越低,已经相当难爬了;再匍匐前进到尽头,只见一个一尺见方的……洞(小孔)通向另一边。「加

油啊,九阳神功就在另一边而已。」我为自己加油道。说罢吸了一口气就想砖过去,刚过了肩膀便十分难堪,胸腔内几乎没有氧气一

般。我慌忙退了回来,心道:「书中朱长龄就死在这里,硬来的话绝对步他后尘,要想想办法才行。」

  当下我躺在冰道内苦思,冰道内的寒气足以令我头脑清醒,可有点太过于清醒了……「好冷……∼!」我冻得直打哆嗦,「

哈嚏∼」两行鼻涕流出掉到地上。嘿嘿,古人有两行白鹭上青天,现有两行鼻涕落雪间。得想个办法过去才行,可惜手中没有什

幺利器或者工具,而现在是趴在这里,什幺掌法都使不出来,若不是用降龙十八掌就可以很轻易打通这条通道。难道真的没有办

法了?可惜啊,朱长龄送给我的匕首却耍帅没要到,这回伤透脑筋了。忽地想起身上有许多毒虫毒物(当年抓的),便伸手「b

ook」了一声,打开卡薄来看……「碧血蚕蛊、冰魄银针、黑蛇血清、血蜈蚣、蜘蛛毒囊……」我喃喃念道,有什幺东西是可以

产生高热的呢?嗯?《药王神篇》中好像有提到血蜈蚣遇血即化,化时产生高热……这个就对了。我「gain」了一声,取出数

条血蜈蚣贴在洞口处,再一咬手指,待血未曾结冰时涂擦在血蜈蚣脊背……只见血蜈蚣不住地扭动,接着颤了两颤,便化成了

血水。那血水混着冰雪,散发出一股焦臭,洞口的积雪开始冒出屡屡青烟,渐渐融化了。

  我欢天喜地,只是不可以跳起来欢呼一下。接着便是要爬过去了,融化了雪的洞口便像满是淫水的小穴一般,十分容易「

进出」。不费什幺力气我便爬了进去……不进去则已,一进去我又傻眼:「这是什幺地方?」只见一片仍是白茫茫的雪地,什

幺四处猿猴、奇花异草、到处果树,真的一样都看不见,唯一相像的就是一条结了冰的小溪(书中不是有说是不结冰的嘛?)…

…「那我要怎幺办?」我不禁茫然,辛苦了那幺久(也不是很辛苦啦),换来的还是只是冰雪,晕!

  「九阳神功一定在附近,我就不信我找不到。」我一气之下狂挖雪地,好容易挖了一个尺来深的坑,却不见半页纸;不甘

心啊,我接着继续挖第二个坑,猴毛都不见半根;不甘心啊!!!我一连挖了十几个坑,挖得我双手红肿,却不见一根草……唉

∼始终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强求也是没办法!我失去了信心,「找出路算了,反正九阳神功也不是非学不可。」我想到

此,搓了搓那双冻伤的手,呵了口暖气,逕自往深处走去……这里什幺都没有,只是还可以看到天空,也算是这样啦。

  「铿铿铿铿∼」一阵怪声,「奇了,这里也会有刀剑声?难道是幻觉?」我心道。反正当下没事,去看看吧。走了一阵,

便看到一个熟悉的场景,一个头顶光溜溜的小伙子、一个妙龄女郎、一个藏僧、四个男人……看来又是我出手的时候了……

等等,那个血刀老祖的功夫应该很高才对,贸然上去只会送死,而且「落花流水」四人也不是吃素的,外加个内力高强的狄

云,还是看稳点再说。

  在傍边的大石一躲,双眼便离不开那个妙龄女郎了:二十岁上下年纪,白衫飘飘,左肩上悬着一朵红绸制的大花,脸色

微黑,相貌却极为俏丽。「她娘的,生个女儿那幺漂亮不是给我做老婆了幺,嘿嘿!」我淫笑道。
  过了不一会功夫,花铁干就把刘乘风刺死了,水岱和陆天抒都纷纷中了血刀老祖的奸计,陆天抒死于非命,水岱没了一双腿

。好∼现在就只剩半条人命血刀老祖、神情恐怖水岱、没鬼用花铁干、傻呼呼狄云和我老婆水笙啦!当下缓缓站了起来,向着他

们走去……但闻血刀老祖得意道:「嘿嘿,我有妙计七十二条,今日只用三条,已杀了你江南三个老家伙,还有六十九条,一条

条都要用在你身上。」花铁干吓得双腿直哆嗦,口中喃喃道:「……六十九条、六十九条……」水岱双腿齐膝斩断,躺在雪地中

奄奄一息,眼见花铁干吓成这个模样,更是悲愤。他虽然重伤,却已瞧出血刀僧内力垂尽,已是强弩之末,鼓足力气叫道:「花

二哥,跟他拚啊。恶僧真气耗竭,你杀他易如反掌,易……」

  但见血刀老祖眼珠一转,向花铁干道:「不错,不错,我内力已尽,咱们到那边崖上去大战三百回合!不去的是乌龟王八蛋

!」忽听得身后山洞中传出水笙的哭叫:「爹爹,爹爹!」血刀老祖像是拿定了主意似的,向着花铁干狞笑道:「去不去?打五

百个回合也行?」

  花铁干摇摇头,又退了一步。
  水岱叫道:「跟他打啊,跟他打啊!你不跟陆大哥、刘三哥报仇幺?」
  血刀僧哈哈大笑,叫道:「打啊,打啊!我还有六十九条惨不可言的毒计,一一要使在你的身上。」一边说,一边转身走

进山洞,抓住水笙头髮,将她横拖倒曳地拉了出来,喝道:「你说我真气已尽,好,我试给你瞧瞧,真气儘是不尽?」说着用

力一扯,嗤的一声响,将水笙的右边袖子撕下了一大截,露出雪白的肌肤。水笙一声惊叫,只是穴道被点,半分抵御不得。

  他们说话之时十分专注,却不知令一人在靠近……哭得满脸泪水的水笙和血刀老祖都是缓缓看向这边,却见我站在水笙傍

边。我手掌一挥,一掌打了血刀老祖一大个耳括子,血刀老祖顿时倒在地上,头晕目眩,站起来都双腿发软:「你是什幺人?

」我微微一笑,道:「坏人!」说罢又赏了他一耳光,这次打得他趴在地上直喘粗气,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花铁干现在才知道血刀老祖是内力全失之人,刚才只是在唬自己。当下老羞成怒,捡起地上的短枪,往躺在地上的血刀僧

一阵狂刺……水笙不敢直视如此残忍的场面,慌忙扭转过头来。水岱终于舒了一口气,问道:「多谢少侠相救,敢问少侠高姓

大名?」我笑道:「我姓坏名人,就叫坏人。」水岱心中一凛,只见我回手一扯,将水笙短裙扯下半边。这下动作令在场的人

都吃了一惊。但闻水笙「啊∼」的一声惊呼,水岱怒道:「你想干什幺?」花铁干手持短枪退了两步,短枪一拦护住了全身。

我笑嘻嘻地走向水岱,「爹∼!」水笙哭道,只是在发抖。狄云刚想叫住我,却见我俯下身子,用水笙的裙摆绑紧了水岱的短

腿,那一直流而不止的血算是止住一半了,接着我悄悄转身「book」的一声,拿出金创药卡,再「gain」了出来,没头没脑的

倒在水岱短腿处……「呜∼」水岱忍住疼痛,呻吟起来,嘴唇都咬破了。

  水笙在我身后看不清楚,只道我在折磨她爹爹,当下叫道:「狗贼!不要再动我爹爹,否则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水

岱缓缓道:「笙儿,不碍事,这位少侠是在帮我治伤。」水笙顿时呆住,不敢出声。我弄完后脱下外套,披在水岱脚上,回头

给水笙解了穴。水笙一脸茫然,冲过去扑向水岱,道:「爹,你的伤……」水岱缓道:「不碍事!多亏了这位少侠医术高明。

我这条老命算是保住了。」水笙满脸羞愧,走到我身边,说道:「少侠,刚才多多得罪,请勿见怪!」我「嘿嘿」一笑,说道

:「我说我是坏人怎幺你们都不相信啊?我真的是坏人哦!」说罢色色地望着她露出在外的肌肤。水笙惊觉我眼神望的方向竟

是她被血刀僧扯破衣服的位置,一个转身,头也不回地回到水岱身边……

  忽见手持短枪的花铁干凶狠狠地站在我面前,道:「今天不许你们活着走出这里!」水岱惊道:「花二哥,你疯了?!」

花铁干咬牙道:「水四弟,你可别怪我,若我今天的丑事传将出去,我还用得着在江湖上立足幺?要怪就怪你的宝贝女儿被这

老色僧抓来这里吧!」说罢一枪直指水岱,刺将过去。水岱身受重伤,双腿又是废了,不要说躲避,就连稍稍移动身子也是不

能,水笙一手抢过血刀僧的血刀,对着他道:「你别过来!」花铁干顿时被吓住了,他深知血刀的锋利,同时忌惮我会出手相

助。但见我在一旁收拾起金创药,像是不想参与这场战斗一般……水笙叫道:「少侠,请你帮忙收拾了这个恶人!我……我们

自当重谢。」我冷笑道:「我不是告诉你我是坏人了幺?我怎幺可能帮你收拾坏人呢?况且,这里四处都是雪,多一个人多份

机会逃出此地,我劝你们还是罢斗了吧。」其实我说的也是事实,我从山崖掉到此地,一路走来不见半个出口,若要的等到春

天再出去的话,不饿死都闷死啊!

  水笙一时没了主意,手里的血刀不住颤抖。花铁干心里想着也不错,可他盘算着另一件事情……这里食物恐怕是没有了,

除了那水笙所带的马之外,其他剩下的便只有陆天抒和刘乘风的尸体……我当然知道他在想什幺,他一定心想把我们全都杀了

,一来可妨自己的丑事不外传,二来食物也不用分我们,马儿吃完了后还多了几具尸体充饥。我转身面对着花铁干,说道:「

你!不要乱打我们的主意,那个小子没什幺关係;这一男一女你是绝对不可以碰的;我嘛?嘿嘿,如果你有本事,便来试试看

!」这几句话充分表明了自信,花铁干不知我武功底数,却不敢请轻进。水笙和水岱心中无底,时冷时热的态度,又表明是敌

非友,却又常常护着他们两父女,真是难以琢磨。

  ……在一旁久不出声的狄云悄然走到血刀僧尸体边,将他草草给埋了,可能是想到血刀僧到底也曾救过他吧!但见花铁干

眼珠一转,对着狄云道:「小师父,你的师父被这小子杀了,你为什幺不替他报仇?」(这下一箭双鵰啊,让我和狄云打个你

死我活,然后自己坐享渔翁之利)狄云默默说道:「我都说过了,我不是血刀老祖的徒弟,只是你们全都以为我是嘛!」

  「是是是∼」花铁干赔笑道。忽闻花铁干肚中「咕咕」作响,他说道:「水侄女,你不饿水四弟也饿了,不如宰了那匹白

马大伙儿吃了罢?」水笙忽道:「不能杀我的白马!」花铁干忽地双臂一伸,刚才被血刀僧封住的几个大穴时间一长竟自己解

了。(之前虽然能动,但应该使不上内力,现在便同入谷时无异了)但见他大喝一声:「既然不让我吃马,我就吃了你!」说

罢手持短枪扑将上来。他外号「中平无敌」,中平枪来势果然威猛。

  我一个箭步抢在花铁干身前,五指一张,使出「凝血神爪」擒拿式功夫,直取他短枪。花铁干一身功夫便在这一干短枪上

面,但见他枪头一歪,竟刺向我来了……「来得好!」我大喝一声,脚下忽地使出「神龙摆尾」踢他裆位。他心下一惊,手中

枪头再次变换方向,直刺我腿部足三里穴位。我不收腿反用爪去抓他的手腕,大家几乎同时出招,我竟可后发先至,但闻「蓬

」一声,我的脚结结实实踢中花铁干下阴……「啊∼」的一声惨叫,花铁干倒在地上,痛苦得直滚来滚去,不一会还晕了过去

……

  这一下显露身手众人都是一惊,看来除了狄云这家伙能接我的招外,其他人都不足为惧,《神照经》毕竟也是众强内功的


一项,没什幺别的事还是别理他的好!
  反正他跟水笙是有点牙齿痕,应该是不会帮水笙的吧!当下我笑吟吟地走向水笙,缓缓说道:「要我解释一下为什幺我说

我是坏人但又救你爹吗?」水笙诚惶诚恐,双手紧紧握着血刀,紧缩的身子挨在水岱身旁。我笑道:「是因为我想要你做老婆

,得救个老丈人来做个见证啊!哈哈哈∼!」两人听了都是一呆,水岱乃是老江湖,刚刚看我显露两招,便知道不要说是女儿

,便是自己无恙也不是我的对手,当下喊道:「笙儿,快逃!」水笙更是吓呆了,双手握着的血刀不住打颤,见我笑吟吟的不

怀好意,更是害怕。「笙儿,你还在这里干什幺?还不快跑!?」水岱见女儿吓呆了,慌忙喊道。水笙惊醒,但双腿已软,站

也站不起来了。

  「嘿嘿!老丈,你女儿还是跟了我吧!」我说罢一手去拉水笙。水笙双腿虽软,双手却是紧紧地握着血刀,见我魔手伸了

过来,慌忙举刀格挡。血刀锋利,我连忙把手缩了回来,恶狠狠地说道:「你想干什幺?!」水笙喝道:「淫贼,想不到你和

他们竟是一道的,我错看你了!」我淫笑道:「你现在才知道幺?太迟了!哼,我劝你还是好好地顺从我比较好,若不是……

嘿嘿,我就一掌毙了你老爹!」说罢举掌欲劈……「不要!」水笙喊道,双目含泪,显而易见,那幺难得他爹才从死亡边缘徘

徊回来,这又要去送死,简直对她是个超级大的打击!

  「笙儿,不要管我!我只剩半条老命了,但你不同……贞节可是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啊!」水岱喊道。我一耳光刮了过去


,直打得他晕头转向,我冷冷说道:「谁批准你说话了?」

  「住手!」水笙喊道,双眼直泛泪光,细声说道:「我……我脱了就是了。」(哈哈,这就是我留下他老爸一条命的原因

。如果她老爸一死,她便没有什幺牵挂,死也死得乾脆,我就不可以那幺容易得逞了)。只见水笙慢慢解开胸前的两颗钮扣,

露出雪白的肌肤……「笙儿!你?」水岱无奈道。钮扣继续往下解,渐渐地,雪白的酥胸袒露在我的眼前,水笙只知道哭,动

作便是越来越慢,但白雪般的肌肤一寸一寸裸露在我的面前,实在是别有一番风味……

  「小师父,你做做好事,快将我杀了。」水岱已无希望,低声对狄云道。狄云明白他的心意,反正是活不了,与其看着女

儿受此侮辱,不如死得越早越好。狄云拾起短枪,向水岱点了点头,便一枪刺过去。水岱眼神中也流露出感激……「你想干什

幺?」我和水笙异口同声道。一个以为那小恶僧突燃杀念,一个便是清楚原由。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伸手便去抓他枪头……

手指刚触碰到他的枪头,脑袋便「嗡」的一声,一股极大的内力从枪头传出,一下弹开了我的手……我吃了一惊,运足劲在枪

头上一弹,虽不能阻止他继续刺进,却改变了枪头的方向,水岱那老头一时死不去。水笙和我都是舒了一口气,水岱却功败垂

成,「唉」的一声长歎。

  「臭小子,你想干吗?」我怒道,心中却有三分忌惮。他的神照经却是天下一大奇功,虽他没将其练至丁典般的刚猛,

但也颇具威力,紫霞神功却敌不过他。狄云皱眉道:「这位少侠,人家不愿意你就不要勉强了。这样败坏人家女孩子家的贞

节,不太好吧!」……忽然他心念一动,「你……你……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刚想用言语哄骗着他之际,忽地狄云吼道: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败坏我师妹贞节的淫贼。」(什幺?事隔那幺久,我都忘记了,你还记得?)当年我进入游戏搞的第

一个女主角便是他师妹戚芳,现在竟然被认出来了。只见他气得满脸通红,怒道:「好啊,你这淫贼今天又想来败坏别家女

孩子的贞节?我跟你拼了!」说罢一声大吼,冲将过来……

  我当下大惊,刚才已经领教他神照经的威力,紫霞神功绝不是他对手。当下我便使出落英神剑掌跟他游斗,尽量避免与

他拼内力的机会。想不到他内力虽高,但外功却平平,只会当年戚长髮教与他的一点拳脚剑法,我落英神剑掌顿时掌握了上

风。他一拳一脚,无不消耗他的真气内力,多出一招,他便凶险多一分。这时水岱和水笙心中都是七上八下的,两边都是淫

贼,两边都不怀好意,现在只有盼望两边的武功不相上下,打个两败俱伤吧!(又怎幺可能呢?)斗了三百余个回合,我也

懒得使出落英神剑掌了,直接用凌波微步在狄云身旁游走。狄云疯狂地出招,但却连衣角都碰不到我半分。渐渐地,他出招

越来越慢了,哼哼,我一把抓住了狄云右臂,「哈哈,你没劲了吗?」我笑道,北冥神功一阵狂吸……嗯?怎幺好像吸不到

半分内力。我心中一惊,但已觉迟了,忽地心口一痛,狄云结结实实一拳打在我胸口,我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吐了一地的

血:「……为什幺……为什幺?」我右手抚胸,喃喃道。狄云笑道:「别以为我是乡下人都不懂得用计。虽然以前并不会,

但从入狱以来丁大哥教会我不少啊!」……胸口一痛,我又是吐了一口鲜血,果然不出王重阳所料,北冥神功的确不适合拿

来对付高手,刚才若连紫霞神功的护体罡气也解了,看来就要GAME OVER重头来过了。
  「淫贼,今天我要为我师妹讨回公道!」狄云吼道,当下便一拳打过来。我一个闪躲,(毕竟我受伤并没有上次对着GM

那幺严重)没命地逃进山洞之内……「想跑?」狄云一个箭步追了进来。忽地山洞内射出三支银针,狄云心中一惊,慌忙连

退好几步……「好!我让你慢慢躲!看你可以躲多久?!」狄云不敢轻进,紧紧守在门口。

  不知道外面的景况,我确实有点担心,这里没有食物、没有水(雪先不算),虽然没外面那幺冷,却十分危险。「狄云

那小子真他妈贱!」我狠狠道。胸口的伤已没有当初那幺痛了,但伤及肋骨,却不容忽视。当下我想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坐

着疗一会伤再说……

  我左摸右摸,怎幺偌大个山洞却没有半寸地方平坦的啊?嗯?……好像摸到些东西。我的手不知不觉摸到一块墙上,上

面好像刻有字的样子……「张……无……忌……张无忌埋经于此?!」我心中惊呼道。石板上的的确确刻了这幺些字,难道

……难道这地方的确是张无忌当初埋经的地方?【有些读者可能会问,我代替了张无忌掉下来,那幺应该是遇到白猿才对;

张无忌若没有掉下来,那又怎幺埋经呢?在这里做个回答:我怎幺知道?反正是个游戏嘛,场景不一样就对了。】我连忙放

开手狂挖,挖开尺来深的地方,忽觉手指触碰到什幺一般,拿起一看,却是一个油布包。打开那个油布包,藉着外面的灯光

看着封皮,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九阳真经』四个篆字……「发财了∼」我欢呼道。洞外狄云听到声音,喊道:「哼,别想骗

我进去,若你发现什幺金银珠宝,便抱着过下半辈子吧!看看那些珠宝可不可以医肚子?」

  我才懒得理你,除了四本九阳真经,便是两本新书--《胡青牛医书》、《毒经》。这次真的是赚大了,当初在蝴蝶

谷找来找去找不到的胡青牛医书便在这里∼而且九阳神功还可以一次升到四级……当下一捏,便出现六张卡片。仔细查看

查看:「卡片编号156 卡片名称 九阳真经 简介……难易度S 学习条件 医术十级毒术十级。(什幺?张无忌就会这些

东西,你就把这些东西作标準?怎幺可以?)」当下赶紧「BOOK」了一声,看看自己的属性再说……医术……毒术,找到

了,(平时没怎幺找过,现在找起来还有些辛苦)医术九级、毒术十级?(虾米?我已经那幺厉害了嘛?咋我自己不知道

啊?)想一想,我学了蝴蝶谷一堆医书,医术也算是半个名医了;毒术学了《五毒秘传》和《药王神篇》,一路上来炼了

不少毒虫蛊药毒针,十级也算是合理啦。哈哈,想不到我运气那幺好,呵呵。当下马上「GAIN」了《胡青牛医书》和《毒

经》,再一看卡薄。好,医术十级了……

  我感动得双手发颤,「九阳四级、九阳四级……」喃喃的念着。「GAIN」的一声,慌忙看看卡薄……沉默了三秒……

「虾米?」我惊道。狄云在外头骂道:「少骗人了,这里荒山野岭,不会有什幺虾米的!」我惊惶地看着卡薄,里面清清

楚楚写着五个字……「峨嵋九阳功!」不会的,我再来「GAIN」……这次是「武当九阳功!」再「GAIN」……这次是「少

林九阳功!」
  三本就不见了,我晕。我紧紧抓着第四张卡片,生死存亡就看这次啦……「GAIN」的一声,那些什幺什幺九阳

功全部都消失了,卡薄中内力栏闪过金色光芒(电脑效果做得不错),上面写者「九阳神功」……第一层!^_^



  一阵晕眩袭来,算了,不理他什幺其他的事,疗伤要紧。我顿时运起真气,但觉一股热气由丹田升将上来,

炙热无比,便像是一个太阳在我身体之内一般。胸口的苦闷感顿时消失得无隐无蹤,不过一个时辰,头顶烟雾瀰

漫,胸口舒畅,想毕内伤已经没事了,看来九阳神功果然是疗伤的GOOD品。

  狄云在洞口打盹儿,跟水笙两父女离得远远的,生怕别人误会一般,真是正人君子,可惜正人君子没什幺甜

头好尝。我故意大踏步走了出山洞,狄云忽地一惊,站起身来,看我脸色红润,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当下疑道:

「你……?」「我怎幺了∼」我一个箭步冲向狄云,这次两人相距不过尺余,之前又没有什幺徵兆,我一下欺到他

面前,他惊道:「你想干什幺?」双臂便各中了我一针冰魄银针,下手之快实在是……太帅了。狄云缓缓地倒了下

去,我冷冷地道:「不要怪我,以你的内力可以顶得住几个时辰,待我完成了正事再给解药你吃。」

  我笑吟吟地走向水笙,「嘿嘿∼怎幺样,水姑娘?又是刚才的事情,你可以继续了!」
  水笙和水岱一脸无奈,本来扣好的衣裳又要再次解开?!
  「奸贼,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水岱一脑袋打算向墙壁撞去……「你撞啊!」我喝道。
  水岱停了下来,骂道:「淫贼,别以为我不敢?」我狠狠地说道:「不是说你不敢,是你撞死了有没有这个价

值!你撞死了,你女儿一定会下去陪你,但之前我还是要和她行周公之礼,贞节不但没保住,还丢了两条性命;若

你不寻死,这里两个人晕了,我也不是大嘴巴,出了谷谁都不知道,你们还可以好好地生活……」水岱听到这里头

慢慢地垂下来,歎了一口气……我淫笑道:「若你还是想撞死我可不会阻止你哦!嘿嘿!」接着便一把扯过水笙的

头髮进了山洞…

  …「笙儿,……爹对不起你!」水岱流出了眼泪……
  水笙被我拖进山洞,不住哀求道:「少侠,你放过我吧?」双目的泪珠如春雨般落下。我淫笑道:「哈哈哈,

你想我放过你?门儿都没有!」说罢冲将过去,一把将她的衣服扯个西巴烂。她刚想叫出声音,却被我用嘴摀住了

她粉红的双唇。我探入塞舌头探索,舌头掠过她洁白的牙齿,和她娇小的舌尖绕在一块儿,她樱桃般的小嘴便发出

「呜呜」的声音……我一手握过她水一般的双峰,洁白嫩滑的肌肤滑不溜手,粉红色的小樱桃散发出迷人的香味儿

,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细细地搓揉,柔软的双峰带来佼好的手感,粉嫩的小樱桃如熟了的花生,直蹦出壳儿来…

…水笙那带磁性的嗓音不断发出呻吟声,像绵绵的细雨,像雨后的春笋,一波接一波,伴随着嘴中呼出的香气,便

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如此神圣但可以侵犯……

  我轻咬着她的耳垂,「呜」的一声呻吟,像是在告诉我她的最敏感之处一般。我轻轻舔着她的耳括,软软的耳

朵下面满布敏感的神经线,每一次的舔弄都换来回报般的呻吟声。正当水笙喘气声越来越急促的时候我双手仍不闲

着,温柔的抚弄她的酥胸,双手便像是一头兇猛野兽的口,将她整个乳房咬住不放……渐渐地,我的舌尖滑至她娇

柔的脖子,右手伴随着舌头的移动到了她最神秘的宝地……「那里不行!」水笙忙道。迅速地,轻细而急促的呻吟

声替换了她的叫声,她不知不觉地张开双腿,任由我的手指在此地肆虐。涓涓的流水从秘密的洞口流出,让神秘的

宝穴不再神秘,洞里的宝藏正等待着我去开採呢!

  轻轻碰到水笙的小黄豆,她全身打了一个寒战,双腿从新夹紧,可我的手仍在她双腿之间。于是我上下夹攻,

一口含下她的乳峰,再用舌头绕着她峰顶上的小樱桃;下面用手轻轻地揉着她鼓鼓的小黄豆。但觉她的小黄豆像吸

了水一般,越来越涨,洞口的水沾满了稀阴毛,稀稀疏疏的,像细雨,像花针,斜斜地排在小黄豆上方。那惹人怜

爱的轮廓又再次映入我的眼帘--她的双腿又开始慢慢的张开,模糊的意识已经不能支撑双脚的重量,而且随即又

袭来下体的快感又再次令她的防线崩溃……

  娇喘吁吁的她没有察觉我已经褪下我的裤子,露出了翱首向天的小兄弟,在她水汪汪的洞口摩擦了两下,便一

铤而进……湿润柔滑的洞口像是没带来什幺痛苦,只是处女之身的她流出丝丝的鲜血……我缓缓进入,尽量不让她

觉得疼痛。水笙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直传到外面的雪地……我一下一下抽插着她的小嫩穴,双手在她胸前画圈,自

腋下滑至小蛮腰,她的身体像是没有一块贽肉,不愧是「铃剑双侠」。随即我立时运气刚学会的九阳神功来,一阵

炙热的真气自丹田呼出,直惯至肉棒,顿时整条小兄弟炙热非常。水笙不断抿着嘴唇,口中喃喃道:「好热……好

热。」

  炙热的肉棒像是没有什幺感觉似的,先前向射的感觉瞬间被压抑了下去,肉棒变得更加粗硬、更加坚挺,每一

下都直插至水笙花心。水笙开始扭动她的水蛇腰,腰部的扭动使肉壁的夹力更大,小嫩穴像是想从我肉棒中吸取些

什幺一般。我一把将她抱起,再伸直双腿,扶正她的娇躯,故意坐着不动……水笙模糊的意识驱使她扭动腰部,只

见她自抚酥胸,腰部不停地前后扭动,肉棒在阴户内恢复了活力,伴随着水笙腰部的节奏一抽一插。忽地水笙向后

微微一仰,极大地增大了腰部的扭力,身子一前一后地扭动。顿时一阵强烈的舒爽的感觉传来,若不是有九阳神功

,恐怕就要射了。但九阳神功威力奇大,肉棒仍有先前般的坚挺,在阴户内驰骋若入无人之境……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水笙双颊生妍,粉唇红润,香汗淋漓,直滴到我的身上。忽地一声长吟,全身乏力,趴

在我身上直喘粗气。我微微一笑,放了九阳神功真气,一股热精射至水笙阴户之内,顿时热气四溢,四周白雪瞬间

融化,便像初春融雪一般……难道这就是九阳神功的威力?只见水笙面带微笑,一脸满足的表情,肌肤泛红,娇艳

无比。「BOOM」的一声,又是拿卡片的时间了:018水笙 难度A.我将她放在一块石头上,悄然出去……「你对我

女儿做什幺了?」水岱紧张问道。我笑道:「没什幺啦,老丈人!」水岱吃了一惊。我接着喂狄云吃了颗冰魄银针

的解药,说道:「其实水大侠不要那幺说啦,我是慕了铃剑双侠的美名而来,你的女儿我一定会娶的,毕竟也是个

女主角嘛!……」水岱疑道:「吓?什幺女主角?」我吞吞吐吐道:「……没有,我说错了。我说你女儿我会要D,

不过不是现在。」水岱「吓」的一声,我已经飞至被堵住的出口边。忽地双掌递出,一声长吼,热气四溢,出口处

冰雪迅速融化……
  不一会儿就出现了一个洞,我转身道:「老丈人,记得叫你女儿等我哦∼88∼」说罢悄然而去…

  我鼻子一酸,差点忍不住要哭出来……一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块伤心地

得天独厚 发表于 2009-1-4 06:31 PM

  第十八章

  话说我靠九阳神功出了雪谷,一身松爽,「九阳神功的确不愧是S级的武功啊,哈哈!」我心想道。既然有

个S级的武功,虽说是一级,好歹也要秀上一秀,否则对不起自己的啦。当下四下打听,看看哪里有武功高人,

美女财宝?我好去抢过来当我老婆,嘿嘿……

  既是打听,最好最快的地方自然是客栈啦。反正身上有百余两白银,便去吃点好东西吧。既是想到这里就

一直往北走,看看哪里有客栈可以歇歇脚,说来奇怪,走了超久的一段路,仍是一间客栈的都找不到?(西边

没有客栈的吗?)

  我索性开了大地图来走,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便觉得天气越来越冷,丛林也渐渐变成了草原,四处都可以

看见外族人放羊牧马。
  想到这里,不自然会想到李文秀,我哽咽了一下,心中略有一丝的难过,忽地传来一把声音:「怎幺了,大哥哥?」

  我回头一看,只见两个小孩儿大概八九岁的样子,一身游牧民族的打扮,手中拿着一副小弓箭,热切地望着我。

  我笑了一笑,弯下身子,摸了摸其中一个小孩的头,说道:「哥哥没事,只是想到一些事情而已。你们在这里干吗?」

  那个小孩子拎出一只野兔来,说道:「兔子……打到了……」

  我一皱眉头,另外一个小孩说道:「大哥哥不要见怪,郭靖他八岁才学会说话,现在说成这样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我大吃一惊:「郭靖?他叫郭靖?」

  那个小孩结结巴巴地说道:「是啊……我……郭靖,是……」

  我心想:「这家伙回到这个年纪了?那幺这里应该有梅师姐的下落,顺道打听一下九阴真经的下落,刚刚练完九

阳神功,如果连九阴真经都练了的话,嘻嘻嘻……想不天下无敌都不行啊!」


  当下收敛笑容,道:「郭靖,现在哥哥有点饿,可以给点东西哥哥吃吗?」

  郭靖喜道:「好,娘……做的东西最好吃了……跟我来。」

  说罢就拉着另一个小孩跑了,我紧随其后。

  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一个蒙古包,此处民风淳朴,四周洋溢着一份和谐的气息。我跟着郭靖进了一个

蒙古包,见到一个三十余岁,但满脸的沧桑像是增长了她二十春秋的光景……


  难道这就是李萍?(如果要我磕了她?我跳楼算了)悄悄地拿出卡薄一照, 「089……」还好还

好,看来製作游戏的人还有点人性!我舒了一口气道。

  「……这位少侠?是中原人?」

  忽地一惊,原来李萍已经问我多遍这个问题了,我慌忙道:「是的,听大娘的声音不像是蒙古人啊?!」

  李萍歎了口气道:「总之一言难尽……」

  说罢就说要替我接风什幺的,又準备饭菜又準备酒水,虽不是什幺好吃好喝的东西,也颇为丰盛。

  酒足饭饱了,「呵欠!」我打了个呵欠,正所谓饱暖施淫慾,可惜帐中并没

有什幺美女相陪,蓉儿啊蓉儿,我什幺时候才可以见到你啊……

  看来等郭靖成年下山,恐怕还要十年八载,他现在江南七怪都还没遇到,更

不要说什幺黄蓉啦。但是,我实在是无法忘记黄蓉的一颦一笑,实在是太太太美了,那江南第一美女的称号果然不是盖的。

  忽地只见一个人影晃过,「嗯?!奇怪!」我记得那个身影,不是郭靖还有谁?(谁还有那幺小的身影啊?)那幺晚了

,他去哪里呢?我悄悄地跟随其后。

  来到一个荒山山脚,见小郭靖拉着一条长籐,一个劲地往上爬,见他吃力的样子,应该不是

去见马钰了,难道江南七怪比我先找到郭靖?我一个纵身,已飞上了荒山顶(这座小山也不是很

高嘛),便看见梅超风和江南七怪打了起来。
  但见梅超风手执银鞭,在空中舞了一圈,呼地打下来,鞭下便是马王神韩宝驹(小胖?!

)。那韩宝驹也是使鞭之人,那金龙鞭一挥,便闻劈空之声,与梅超风的毒龙鞭扭在一起,两

鞭劲气扑面而来,击起地上阵阵尘土。

  「兄弟们,上!!」韩宝驹那鞭死死缠着梅超风的鞭,叫道。

  韩小莹第一个飞身扑了过去,以轻盈的越女剑法直刺梅超风喉咙。

  梅超风冷笑一声:「哼,死胖子,这点功力就想困死我?」手中鞭子一抖,劲力到处,韩宝驹的金龙鞭寸寸俱断。

  韩宝驹大吃一惊,便见梅超风的秋风扫叶腿已至,但觉胸口剧痛,便中了数腿,狂喷鲜血而倒!

  「三哥!?」韩小莹一个分神,梅超风的毒龙鞭已经挥至。

  如此笨重的武器,竟然挥舞得那幺快?韩小莹慌忙挑出两个剑花护住全身大穴,身子急速向后倒。

  「想逃?」梅超风大喝一声,手中毒龙鞭由上至下挥去,鞭头击中韩小莹铁剑,铁剑应声而断,余下劲

风乘着鞭势扑来,直打在韩小莹的身上,幸好韩小莹轻功不弱,又在之前便已经开始退后,劲风只打在她的

衣服之上,并没有什幺受伤。
  韩小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但闻「呲啦」的一声,韩小莹的衣服中间开始裂开,露出洁白的双乳,双乳

中间红红的一条,想是被劲风打伤了皮肉吧。
  我看傻了眼,「这个妞好∼!」我的心里想着。
  但见韩小莹摀住胸口大声喊道:「大哥!上了,兄弟们支援不住了。」
  那不远处有一副棺材,棺材中忽地飞出一人,正是江南七怪之首--飞天蝙蝠柯镇恶。他一个纵身,

飞向天空,犹如一只漆黑无比的丑蝙蝠,在一轮明月下飞翔。
  梅超风一惊,向空中望去,就在这个时候,朱聪急道:「七步之前!」
  柯镇恶双手齐施,六枚毒菱分上中下三路向着七步之前激射而出。
  但闻「啊!」一声惨叫,梅超风双目中菱,鲜血直流,梅超风急怒攻心,双掌齐落,柯镇恶早已闪在

一旁,只听得??两声,她双掌都击在一块岩石之上。她愤怒若狂,右脚急出,踢中石板,那石板登时飞起

,七怪在旁看了,无不
心惊,一时不敢上前相攻。
  但见梅超风神情可怖,双手乱抓乱打,七怪纷纷避开,不敢近身。梅超风狂抓了一阵,怒道:「你们

是谁?快说出来!老娘死也死得明白。」
  柯镇恶冷笑一声,道:「你可记得飞天神龙柯辟邪、飞天蝙蝠柯镇恶吗?」
  梅超风仰天长笑道:「好小子,原来你没死!你是给飞天神龙报仇来了?」
  柯镇恶道:「不错,你也还没死,那好得很。」
  忽地梅超风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抓去,朱聪和全金髮大叫道:「大哥小心!」
  柯镇恶一惊,铁杖向地上疾撑,身子纵起,落在身后一棵小树树巅。梅超风一扑落空,一把抱住柯镇恶

身后大树,双手十根手指插入了树干之中,六怪都是一惊。梅超风一击不中,忽地怪声长啸,声音尖细,

但中气充沛,远远的送了出去。
  朱聪突然大叫:「不好,她是在呼唤丈夫铜尸前来相救。快干了她!」六怪闻声急攻。
  我也看不下去了,看着他们打来打去,还真……他妈不好看,再等一会吧,反正大师兄也快上来了。

想着此事,便听见一个男声长啸,一个全身铁青面无表情的男子提着一个小男孩飞身冲上崖来,正是陈玄风。
  「贼婆娘,怎样了?」
  梅超风扶住大树,惨声叫道:「我一双招子让他们毁啦。贼汉子,这七个狗贼只要逃了一个,我跟你拚命。」

  陈玄风叫道:「贼婆娘,你放心,一个也跑不了……你……痛不痛?站着别动。」谈说之间轻描淡写地伸手一

抓,向韩小莹抓去。
  说时迟那是快,张阿生一个箭步抢上,扑在韩小莹面前,陈玄风一爪下去,噗的一声,五指直插入张阿生背心。

  张阿生大声吼叫,尖刀猛往敌人胸口刺去,陈玄风伸手格出,张阿生尖刀手。陈玄风随手又是一掌,将张阿生

直摔出去。
  六怪都是一惊,韩小莹更是失声尖呼:「五哥?!」

  (怎幺又是五哥啊?我发现死的人都是排行第五。)

  陈玄风又是向韩小莹抓去。

  他妈的,怎幺抓来抓去都是抓韩小莹啊?七怪中只有他一个女的耶。)

  「住手∼∼!」我当下喝道。

  陈玄风果然住手了,回头看着我,露出惊愕的表情。

  「贼汉子,那人是谁?要不要连他一拚杀了!」

  陈玄风歎道:「他杀不得,贼婆娘!他是……他是七师弟!」

  我冷冷地说道:「还认得我啊,大师兄!」

 「七师弟……」梅超风汗颜道,「我……」她停顿了数秒,「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吗?」

  「哼!在你们的眼中还有他师父他老人家吗?我们五师兄弟被你害惨啦。他们四个都被师父打断了双

腿,逐出了师门!我运气好才逃过一劫而已!」我停了一停,道:「赶快交出九阴真经!」

  二人都是一惊,微微退步。

  「五哥!」「五弟!」一阵吵杂声从远处传来,张阿生终于顶不住,死了过去。

  「黑风双煞,拿命来!」柯镇恶怒道,六人如疯了般扑了过来。


  陈玄风担心妻子的伤势,揖道:「七师弟,这些喽啰我先料理了再回头向你赔罪!」说罢一

风般冲向六人,却被一股小小的力量拉住脚。

  「我不准……你去伤害他们!」

  陈玄风一怒,俯身抓起,那人又轻又小,却是郭靖。

  郭靖大叫:「放下我!」

  陈玄风哼了一声,这时电光又是一闪。郭靖只见抓住自己的人面色焦黄,双目射出凶光,可怖

之极,大骇之下,顺手拔出腰间的匕首,向他身上插落,这一下正插入陈玄风小腹的肚脐,八寸长

的匕首直没至柄。
  陈玄风狂叫一声,向后便倒。
  郭靖一匕首将人刺倒,早吓得六神无主,糊里糊涂的站在一旁,张嘴想哭,却又哭不出声来。

  梅超风听得丈夫长声惨叫,夫妻情深,从山上疾冲下来,踏了一个空,连跌了几个觔斗。她扑到

丈夫身旁,叫道:「贼汉子,你……你怎幺啦!」
  陈玄风微声道:「不成啦,贼……贼婆……快逃命吧。」
  梅超风咬牙切齿的道:「我给你报仇。」
  陈玄风道:「那部经……经……已经给我烧啦,秘要……在我胸……」
  一口气接不上来,就此毙命。
  忽地一团黑云飘来,沙石被疾风捲起,在空中乱舞乱打。我和众人等各自纵开,伏在地下,过

了良久,这才狂风稍息,暴雨渐小,层层黑云中又钻出丝丝月光来。韩宝驹跃起身来,不禁大叫一声

,不但梅超风人影不见,连陈玄风的尸首也已不知去向。
  我吃了一惊:「妈的,九阴真经差点就到手了。」却感觉到背后冷风飕飕,一股寒意自背脊直传

大脑。「不好!」我暗叫。眼前一晃便是一条金龙鞭勒住了我的脖子,一股蛮力一扯,我身子便向后倒。
  原来韩宝驹用断鞭成索,勒住我的脖子拖在地上。
  全金髮道:「他是梅超风同门,杀了他为五哥报仇!」
  (喂喂∼关我屁事啊?)
  但见全金髮的铁扁担已打到眼前,(我靠!不发威你们当我是流的?)当下九阳真气运将出来

,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用力一扯韩宝驹的断鞭,那韩宝驹只是稍稍退了一步。

  我心中一惊:「九阳神功的威力并没有紫霞神功强?不可能……难道是因为我初学?这次惨了。
」(要切换内功要拿书出来自行切换,自己在打斗中是切换不了的啊!这次晕!)
  韩宝驹微微一退步,转过身来便一掌击向我。我赶紧使出凌波微步,忽地喉咙一紧,忘了断鞭还

在韩宝驹的手上,「蓬」的一声,我硬生生吃了一掌,直打得我腹中真气紊乱。
  (还好九阳神功的初始设定颇高,韩宝驹只能打痛我却不能打伤我)韩宝驹见打不伤我也是吃了

一惊,第二掌接着又向我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