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人妻熟女

我的完美女友(全) (6/6)

    274:最美丽的新娘

  郑梓沣和他的未婚妻离开后,雨晴望了望我,淡淡一笑,柔声说:」他们好幸福哟。「我也笑了笑:」我们也一样呀。「

  雨晴微微一笑,没有回答。我能看出,她的这个笑容之中,带着一丝凄苦无奈的味儿。

  接下来的一整天,雨晴神不守舍,像是在想什幺重要的事情,我好几次跟她说话,她都没听到。

  我跟她灵犀互通,自然知道她的心思。吃过晚饭,我把雨晴抱到露台。我们两个人坐在椅子上,手拉着手,仰望着夜空中的星群。

  过了一会,我轻声唤道:」晴……「

  」嗯?「雨晴脑袋轻轻一转,向我望来。

  」我们……「我顿了顿,微微地吸了口气,接着说:」你在日誌里不是说,你很想看一下我穿西装的样子幺?「雨晴呵呵一笑:」是呀,我想一定很帅。「

  我也淡然一笑,又说:」你还说,你想穿上美丽的婚纱,当我的新娘子。「雨晴脸一红,轻轻地」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看着她这温柔娇美的样子,我心中一动,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晴,我们结婚吧,好不好?「雨晴擡起头,一脸认真地望着我。我忽然说出这样的话,她并没有太惊讶。或许就像我能猜到她的心思一样,她也看透了我心中的想法,知道我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们后天就结婚,好不好?「」可是……「雨晴有点犹豫。

  我知道她顾虑什幺,没等她说完,打断了她的话:」晴,不要让我们留下遗憾!有些事情,如果不做,我会一辈子遗憾!我要让你当这世界上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晴,嫁给我,好不好?「雨晴怔怔出神,想了好一会,终于点了点头。紧接着,她忽然红了眼睛,呜咽着声音说:」不败,一切都是那幺的美好,美好得让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加重了语气:」这就是真的!「

  雨晴点了点头,停了一会,吸了口气,一字一字地说道:」不败,我也决定了,下星期,我要去做那个手术。「我没有反对。因为我明白雨晴为什幺会作出如此决定。其实到了现在,我和雨晴已默契十足,所以,儘管这一天下来,我们没有过多的交流,却都能明白对方的感受,都能知道对方心中的想法。

  而我,也是这样想的:进行手术,是最理智的做法,这是不容置疑的。雨晴迟迟无法下定决心接受手术,是害怕手术一旦失败,我们立即就会被永远分开。而现在,在我们结婚以后,在我们经历过人生之中最美丽、最幸福的时刻后,在我们把这段甜美的回忆永远保留起来后,即使手术失败,即使我们从此天各一方,永远无法相见,我们也无悔无怨,再也没有一丝遗憾、半分惋惜。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黄医生,跟他说雨晴决定下星期进行手术,让他代为安排。接着,我找到了几个月前在大信里某个婚纱店展位前叫住我和雨晴的那位××婚纱店的负责人的名片。

  这一夜,一想到明天就要跟雨晴结婚,一想到明天就要经历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时刻,我异常激动,差点睡不着。

  次日,是11月25日,2007年的11月25日。

  各位读者看到这里,总算明白了我和雨晴为什幺要选今天结婚了吧?

  是的,今天是我们认识一週年的纪念日。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这一年,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年;这一年,终我一生,我都不会忘记其间的一点一滴,甚至是一个极微极小的片段。

  上午,我和雨晴来到××婚纱店,找到那负责人,并在她的安排下,试穿了几套礼服和婚纱。最后我选中了一套黑色的西装,配上灰色的衬衣,极酷极炫。而雨晴则选中了一套白色的、带着花边儿的婚纱。

  雨晴穿着婚纱从更衣室走出来的时候,我一望到她,整个人像被雷电击中了一般,完完全全地、彻彻底底地愣住了!

  在看到她的温柔一笑后,我更神魂颠倒,脑袋一片空白。

  白璧无瑕的五官天衣无缝地组合在一起,加上洁白胜雪、柔软细腻的肌肤,超级完美、举世无双的身材,还有那温柔娇美、独一无二的气质,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论是几亿年前,还是几亿年后,都只有一个,永远无法複製!

  我敢保证,如果当时你也在场,你一定会发出这样的惊歎:这绝对是世界上,不,是宇宙中,最美丽的新娘!

  真的,雨晴肯定不是凡人,她是仙女,是天使。

  可是,我却是凡人。凡人可以和天使恋爱吗?凡人可以和天使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永远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吗?

  上天会允许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曾暗下决心,要一辈子守护着雨晴,让她快乐地度过每一天。我有永远信守这一承诺的决心,但现在阻碍我履行我的承诺的,却是我所无法抗衡的力量!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雨晴忽然合上了眼睛,脸上微微地露出了痛苦的神情。我吃了一惊,箭步走到她身边,问道:」晴,怎幺啦?「雨晴轻轻地喘着气,吃力地说:」胸口……忽然有点难受……「我知道,那是她的呼吸肌在萎缩的缘故!

  我急道:」我马上带你到中医院去!你要坚持着呀!「」不……「雨晴抓住我的手,喘着气说,」乐扬,不去医院,我要去婚……婚姻……「一霎时间,我鼻子一酸,两目含泪。我忍着眼中的眼泪,说道:」好,我知道了,你休息一会,我马上载你去。「离开婚纱店,扶着雨晴走上QQ后,我马上开往婚姻登记中心。与此同时,我给黄医生打了一通电话:」黄医生!雨晴的手术要提前进行!「十分钟后,到达婚姻登记中心。我扶着雨晴下车,走了进去。我先迅速填写了一份《结婚登记申请表》,然后把我和雨晴的身份证和户口证明连同刚填好的表格交给工作人员。片刻以后,一张大红的结婚证书便交到我和雨晴手中。

  雨晴这时的意识已经十分模糊了。她把我们的结婚证书捧在手中,一脸幸福表情。她娇柔一笑,半睁着眼,吃力地说:」乐扬……我……我终于当上你的新娘子了……我感到……好……好幸……「话没说完,她已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我心中狠狠地一痛,大叫一声:」晴!「同时把她抱起,跑出婚姻登记中心,在路边叫住了一台出租车,一上车就叫道:」快!到金都城旁边的中医院去!「275:紧紧相握的两手

  出租车上,雨晴的双手一个劲地抽搐,全身抖个不停,口中急促地喘着气,脸上的神色极为痛苦。

  看见她这样子,我的心,像被挖了出来一般,痛得难以形容。

  我把雨晴搂在怀里,在她耳边柔声说:」晴,有我在,不要怕,马上就到医院了!再坚持一会吧!「」嗯,「雨晴轻轻地点了点头,低声说,」我不怕,不败,有你在我身边,我什幺也不怕。「我喉咙一酸,把她搂得更紧,同时给黄医生打了一通电话:」黄医生,我们正在赶来医院,请你準备好为雨晴进行手术!「挂掉电话后,我望了望雨晴,只见她的神色已缓和了一些,像是没那幺难受了。我问道:」晴,你现在感觉怎样?「雨晴勉强一笑:」比、比刚才好多了……咳咳……「我」嗯「的一声,点了点头。

  雨晴依偎在我的怀里,接着说:」不败,你记得吗?那时候……咳咳……在吉之岛里,我的肚子忽然很痛,痛得晕了过去……咳……你背着我,向医院跑去……咳咳……我……我骑在你的背上,虽然肚子痛得好厉害,但我却……却一点也不害怕……真的,无论什幺时候,无论发生了什幺事情,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我……我就什幺也不怕了……咳咳……「我眼眶一红,说道:」如果你觉得很难受,就先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一会……「」不,「雨晴轻声打断了我的话,」我要说,我要把话说完。不败,这一年,我……我真的非常快乐……上天是公平的,虽然我的生命很短暂,但……但我拥有了无比快乐的一年……我已经比世界上的许多人幸福多了……咳咳……不败,今天,我们结婚了……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妻子了……是的,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终于成为我的丈夫了……呜呜……「雨晴说到这里,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了出来。

  我抽泣道:」晴,你不要哭……呜呜……「我一边说,一边帮她擦去眼边的眼泪。

  」不,我不是哭……咳咳……我是太高兴了……我们能呆在一起这幺久,现在还结婚了,那是上天对我们的眷顾……我……咳咳……我已心满意足了……我本以为,我的人生会很平淡,最后我会无牵无挂地离开这个世界,但现在,我的人生一点也不平淡,我的人生很精彩,很难忘,我有了牵挂,有了放心不下的人……不败,如果我离开了,那你怎幺办?我真的好担心,好担心……呜呜……乐扬,答应我,要坚强,要勇敢,要好好地活下去……你答应过我的……在东澳岛上,你答应过我,无论将来发生什幺事,你都不能太悲伤……「我痛哭道:」晴!你也答应过我的,我们要坚持走下去!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雨晴微微歎了口气:」我……我也不想丢下你,我们说过的,乐扬和晴,要永远在一起,你跟我说过,要带我到马来西亚玩上一个月。不败,我知道,你是不会骗我的,对不对?你答应过我的事,一定能做到的,对不对?「」当然!「我大声说,」等手术结束后,等你的病好起来后,我就带你到马来西亚去!还有呀,我们要一起去新加坡探望阿清;我们要再到东澳岛去,在海滩上看星星;我们要一起回珠海把你爸爸接到中山来;我要把你带回家,对我的爸爸妈妈说,你就是我的妻子,是他们的媳妇儿;我们要一起晨跑、一起逛街、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我们要生孩子,有男孩,也有女孩,我们看着他们长大,和他们一起快乐地过日子;我们要一起慢慢地变老,老得再也走不动了,就依偎在一起,哪里也不去……「」嗯,「雨晴一脸高兴,轻轻点了点头,」我一想到我们还能一起做这幺多事情,就十分兴奋了……不败,我答应你,我……咳咳……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一定会……咳咳……你相信我吗?「」我……呜呜……我相信!「我已泣不成声了。

  雨晴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不败,我唱歌给你听:同一秒,同欢笑,同行了,终可高声叫嚣,那在乎,岁月长或短,同步过,心已乐透了……「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终于没了声息。

  我微微一惊:」晴?「

  」嗯?「雨晴轻声应答。

  我心中鬆了口气。

  接着,只见雨晴闭着眼睛,吃力地说:」不败,吻我一下。「我把脑袋贴紧了雨晴的脸,四唇相接,两舌互碰,我心中一震,不禁想起去年的圣诞夜,我和雨晴第一次接吻时的情景。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个晚上,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时候的感觉。

  那是我第一次吻雨晴。

  而现在,却是我最后一次吻雨晴了?

  所有事情,无论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只要有开始,便注定会有终结?

  现在,终结的时刻,终于要到来了?

  我还在胡思乱想,只见雨晴嘴唇微张,似乎耗尽了最后的气力,艰难而坚定地说道:」东方乐扬……我爱你……不败,我爱你。「这一刻,世界上的所有人,所有事,似乎忽然静止了一般。

  她话音刚落,出租车便停下来了。我擡头一看,原来已到中医院的急诊室外。黄医生和七八名救护人员,已把手术车準备好,在医院门外等待着我和雨晴。他们见我和雨晴到了,马上迎上来,把雨晴扶上手术车,推着手术车,匆匆走进中医院。我立即下车,跟着走了进去。

  路行之中,忽然听雨晴呼唤道:」乐扬……你在哪?「我一个箭步上前,捉住她的手,叫道:」我在这里!晴,不要怕,我就在这里!「雨晴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慢慢地把眼睛睁开,安慰一笑,一脸平和安祥。

  几十秒后,我们来到手术室前。雨晴马上要被推进手术室了,但她却仍然死死地抓住我的手,怎幺说也不肯放开。

  而我,我也不愿意放开雨晴的手——这只我曾经说过无论发生什幺事,也要把它紧紧捉住的手。

  这一年来,我和雨晴携手同心,经历了许多风雨,走过了许多崎岖曲折的路。无论路多幺难走,我们却终究手牵着手,不离不弃。而现在,我的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一次,如果我把雨晴的手放开,那幺便会永远失去她,永远再也不能见到她了!

  我已经失去过雨晴一次,我不能再失去她了!!

  雨晴跟我心灵相通,像是也有同样的感觉。我们两个人的手越握越紧,似乎哪怕下一秒天翻地覆、海枯石烂,甚至是人类灭亡、世界末日,也绝不会把对方的手放开!

  黄医生催促道:」东方先生,不能再耽搁时间了!「我心中一震,愣了一下。几个救护人员趁机一使劲,把手术车往前一推。我的手一颤,跟雨晴的手分开了。

  我所无法抗衡的力量,终于要强硬地把我和雨晴分开了!

  我呆住了,好几秒后,才回过神来。而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雨晴已经被推进手术室。在手术室的门被关上的一剎那,我看到了雨晴的脸、雨晴的眼睛。她正望着我,脸上不仅没有丝毫痛苦的神色,反而带着幸福,带着甜蜜,带着如花儿一般美丽的笑容。这神情,这笑容,似乎在告诉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她曾经在这世界快乐地生活过,她深深地体会过幸福的滋味、甜蜜的味道。

  276:童话的终结?

  我声嘶力竭地叫道:」晴!「

  雨晴微张着嘴唇,似乎想说些什幺,却说不出话。然而虽然她没能通过语言表达她的意思,但我从她的神情中,从她的眼神里,却早已明了了她心中的想法。

  我们相互对望着,感受着对方的心意。我们能看到对方的範围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一道空隙。忽然」砰「的一声,连空隙也消失了,手术门终于被完全关上了。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不知怎的,竟想起了我和雨晴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先生,等一等……「

  」怎幺啦?「

  」你的钱掉了。「

  紧接着,我想到我和雨晴认识以来,一起经历的万千事儿;我想到雨晴对我说过的无数话儿,想到我对雨晴说过的无数话儿;我想到我们两个人所一起经历的快乐和悲伤,甜蜜和酸楚,幸福和无奈……一年前的今天,在命运的安排下,我和雨晴相遇了,一个美丽动人的童话故事,从此展开序幕;一年来,我们相识、相知、相恋、相守,我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我们把对方当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两个人再也难捨难分了;一年后的今天,2007年的11月25日,我和雨晴结婚了,这一辈子我所最深爱的女人,终于成为了我的妻子。然而,在这最美好的时刻,幸福却难以延续下去了?这段发生在都市里的童话故事,终于要结束了?

  这一年,只是一场梦?一场甜美的梦,一场温馨的梦,一场幸福的梦。梦里的一切一切,将永远留在我的回忆之中,永远永远难以磨灭。然而梦中的片段虽然能永远保存,刻骨铭心,哪怕是几十年后,依然历历在目,但梦终究是梦,梦醒时分,我便将失去梦里的一切?属于我的世界,将一去不复返?我将重新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里?

  想到这里,我已肝肠寸断,一颗心像被抽了出来一般。

  」不败……不败……「忽然之间,雨晴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来。

  」很少有人对我这幺好,你是一个好人,能遇上你真好。「」乐扬,现在我们认识了,住在一起,也是一种缘分。或许有一天我们不会再住在一起,但我希望你也能一直保存着这段回忆,会偶然想起曾经有我这样一个人,在你的生命中出现过。「」不败,如果有一天我不能走路了,是不是我想到哪去,你都会背着我?「」我不敢太贪心,不敢一下子许下一辈子的愿望。以后每年的新年愿望我都希望接下来的那一年能跟你呆在一起,唔,只要每年的愿望都能实现,那就足够了。「」答应我,无论将来发生什幺事,你都不要太悲伤。嗯,我永远会陪在你身边,永远不让你孤独。我知道你会记住我说过的话的,唔,你一定会。「」不败,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我真的好庆幸自己能遇上你,还和你一起共度了这幺多快乐的日子。哪怕我明天就要死了,我也心甘情愿了,我也觉得不枉此生了。「」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我们说过的,乐扬和晴,要永远在一起,你跟我说过的,要带我到马来西亚玩上一个月。不败,我知道,你是不会骗我的,对不对?你答应过我的事,一定能做到的,对不对?「晴!我答应过你的事,一定会做到的。我一定会带你到马来西亚去,一定会,一定会。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当我从幸福的童话中回到残酷的现实中的时候,当我身边那一个个快乐的场景忽然变成冰冷的医院的时候,已经是雨晴被推进手术室后的五个小时后了。

  在雨晴刚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给何父打了个电话。此刻何父已经来了,就坐在我身边,一脸焦急不安。

  我看了看手錶,嘟哝了一句:」怎幺还没出来啊?「何父望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心中安慰自己:」手术一定能成功,如果是失败了,黄医生早就出来了,正因为手术过程很顺利,所以黄医生才需要这幺多时间。「这个念头刚冒起,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心神不宁,忽然听到手机的铃声,吓了一跳,拿出手机一看,打过来的是母亲。

  我接通了电话:」妈,怎幺啦?「

  」儿子,刚才我在你家帮你打扫卫生,忽然听到房间里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我走进房间一看,原来是你养的那只小猫,把你放在桌子上的玻璃缸打翻了……「」啊?「我轻呼一声。

  玻璃缸?就是那个装着一千只千纸鹤的玻璃缸?就是那个承载着我的愿望的玻璃缸?

  我的眼前忽然出现了如此一幕情景:玻璃缸碎裂了,一千只千纸鹤洒落了一地,承载在千纸鹤上的祝愿,那由一千个祝愿所组成的愿望,忽然消失了,无影无蹤,再也找寻不着了……老天啊老天,你终究不能答应我的愿望吗?

  你真的那幺狠心?

  只差最后一步啊!为什幺要在这时候把我和雨晴的愿望毁灭?

  正在这时,手术室外的指示灯关闭了。手术终于结束了!

  我心情激动异常,」啊「的一声,手机掉落在地,任凭母亲在电话里焦急地说:」乐扬,你怎幺啦?「我却没有理会。

  我定了定神,勉强站起来。虽然四肢颤抖,但我还是吃力地走到手术室前。几十秒后,黄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

  我急道:」黄医生,情况怎样?手术成功了吗?雨晴没事了吧?「黄医生望了我一眼。他的神情很平静,我完全无法看出他的内心是喜还是悲,我完全无法猜想到他想要说些什幺,只是能感觉到他十分疲倦。虽然他望着我的时间很短,大概只有两秒,但我却觉得这两秒实在是太长了,像是过了几十年、几百年一般。终于,黄医生微张着嘴,要说话了。他终于要把手术的结果告诉我了!

  ……

  雨晴说:」我本以为,不会有人喜欢我,我最后会安安静静地、无牵无挂地离开这个世界。没想到,我却遇上了你。「我说:」无论最后结局怎样,但我不会后悔让这段童话故事发生过。即使让我重新选择一千次、一万次,我仍然要和你遇上,和你相爱,和你一起演绎这个美丽的故事。「雨晴说:」从此以后,每一年的圣诞节、元旦、情人节、春节,还有你的生日,我的生日,我们都要一起度过。「我说:」以后每一年你的生日,我都要送你生日礼物。如果你喜欢,我可以为你折一万只千纸鹤、十万只千纸鹤。「雨晴说:」乐扬,答应我,无论将来发生什幺事,你都不要太悲伤。我永远会陪在你身边,永远不让你孤独。「我说:」晴,你也答应我,无论发生什幺事,我们都不能把对方丢下,无论路多幺曲折,我们都要手拉着手,坚强地走下去。「雨晴说:」乐扬,你知道吗?虽然我从来没有这样对你说过,但我时时刻刻都是这样想的。「我说:」我也是,我也一直是这样想的。「

  」我爱你。「

  」我爱你!「

  277:十三年后

  第二天,傍晚时分,我坐在中医院的花园里,望着那被夕阳染得金黄的草地,东思西想,愣愣出神。

  正在这时,一个女子在我身前不远处走过。我一看到那女子的面容,心中强烈地震动了一下,出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那女子是节婕。

  她没有看到我,正在慢慢地向前走去。

  我定睛一看,只见她还怀着我的孩子!

  夕阳之下,她一边向前走,一边轻抚着肚子里的孩子,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副满足幸福的样子。

  屈指一算,她怀上孩子已经七个月了。

  孩子即将诞生,等待孩子的,是一条怎样的路?是一段怎样的命运?

  我有能力去改变他(她)的命运吗?如果有,我会去做吗?

  我陷入了深思。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节婕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长长地歎了口气,站了起来,忽然心中充满了惆怅,充满了迷惘。

  前路要怎样走?我真的不知道。

  而这时候,一个女人从我背后走过来,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握住我的是一只温暖的手,一只无论我发生什幺事,都不会把我放开的手。

  ……

  一个星期后,在大信新都汇的麦当劳里,我一个人坐在角落,想起无数往事,感慨无限。

  由于这时是上午,因此麦当劳里人不多,偶尔三两个人在我身边匆匆走过,成为了我生命之中一个和我几乎没有交集的过客。

  然而不论是跟我只有过一面之缘、几乎没有交集的过客,还是和我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的过客,他们终究都只是过客,他们终究会离我而去,他们在我的生命之中留下了痕迹,或者是淡淡的,微不足道的,极容易被我所忘却的,也或者是极深极浓的,轰轰烈烈的,让我所刻骨铭心的。

  即使是陪我把一辈子走完的人,其实在我的生命之中,也仅仅是一个过客?我和她的故事,也仅仅是我人生当中的一首小插曲?

  正在胡思乱想,有一个人走到我的身边,递给我一杯汽水。

  那是一杯可乐。

  其实我不喜欢喝可乐。

  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

  我擡头一看,不禁一呆。

  把可乐递给我的,是跟我碰上了几次,但每次都来去匆匆的那个开红色M6的MM。

  她还是那幺的惹人注目。她的神情还是那幺的冰冷,让人无法捉摸她的内心。

  忽然,她微微一笑,娇声说:」请你喝。「

  」谢、谢谢。「

  MM又是一笑,放下可乐,转身离去。

  我忽然想起我第一次见她之时,她对我说过的话:」如果你失恋了就找我,我们一起喝酒。「我一边想,一边望着即将离去的MM,忽然心中一动,叫道:」等一下。「MM停住脚步,回过头来。

  四目相接,我的心里忽然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彼此虽然没有言语,但两颗心,却像融合起来了一般。

  我们就这样子相互对望着。我忽然觉得,我们两个人像是进入了一个静止的空间似的。我们身边的一切,匆匆地流动着,加速地流动着,飞快地流动着,一个人在一生,在一秒之内就过完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在一秒之内演绎完毕,一个又一个的生命,在重複地上演着一幕又一墓的人生……几分钟后,当我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当我们从那静止的空间走出来的时候,人间已经过了千年、万年?所有我们所熟悉的一切,都不再存在?一切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如果真的是这样,是好,还是不好?

  ……

  花儿盛开了,又凋谢了,凋谢了,又盛开了;雁儿成群结队地从北方飞到南方来,又从南方飞到北方去。

  蜡尽春回,春去秋来。光阴荏苒而过,一晃眼间,却已到了十三年后。

  这时候,我和小晴的女儿已经七岁了,刚上一年级。

  这十多年来,偶尔我会碰到晓薇。十年前,她和一个上班族结婚了,从此过着平淡而快乐的生活。

  而乔宇,跟小蕾终于分手了,小蕾回到了美国,乔宇后来则和一个女教师结婚了。结婚以后,他收敛了许多,不再常常到酒吧去玩得天昏地暗了。我和他的关係逐渐恢复,后来终于和好了。只是由于大家都各自忙着工作,忙着生活,联繫越来越少,有时一年下来,都没能见上一面。

  节婕呢?自十三年前在中医院里看到她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她是否已把我的孩子生下来了?这十多年来,她过得怎样?我一点也不知道。

  每每想到她,我的心中总充满自责和愧疚。

  至于我,十三年前,在小森让我回他的公司帮忙的一段时间后,我终于回到了他的公司。公司里的同事,几乎都是新面孔。但对于我来说,这并不影响我的工作。无论在哪里,无论跟什幺人相处,我总是那样地工作,总是那样地生活。

  几年后,我离开了小森的公司,自己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但我基本上不怎幺打理自己的公司,只是偶尔回公司看看,为公司出点小主意。我把整家公司都交给了下属去经营(财务收支倒是让小晴去管)。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既然把他们聘请回来,就该相信他们的确有能力帮助我。

  没想到,我不用心经营,公司的生意竟还不错,还能赚点小钱。

  我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我的小说里。是的,这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坚持写小说,一直在坚持着自己的理想。

  推理小说、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爱情小说,我都写。只是在写爱情小说的时候,写到某些我所经历过的情节时,眼睛会不由自主地湿润起来。

  我和小晴的蜜月旅游,是到马来西亚去了。

  结婚以前,我答应过小晴,要和她到马来西亚游玩。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答应过别人的事情,如无意外,一般都能做到。何况小晴是我的妻子,我怎幺会欺骗于她?

  我们在马来西亚玩了两个月,差点就在那里住了下来。

  但最后我们还是回到了中山,回到了这座我们所熟悉的城市,回到了这个我们所相遇的地方。

  这以后,我们每年就去一两次旅游(基本上都是国外旅游),十多年下来,几乎把整个世界都走遍了。

  但我一直没有再去新加坡。

  当一个无拘无束的小说家,常和妻子一起周游世界,这本来就是我最期盼、最嚮往的生活。然而当这样的生活当真实现的时候,不知怎的,我的心中,却有那幺的一丝遗憾。

  我一直在戴着那支黑色的SEIKO手錶,儘管它已被磨损得十分厉害;我左手的食指上,一直戴着那枚MICKEY戒指,有时洗澡的时候,我会把我和小晴的结婚戒指拿下来,但却从来不会让这枚MICKEY戒指离开我的手;我已经把我十多年前所用的W800手机换掉了,但那台W800手机,以及手机里那些在大信地下停车场的杂物室里、在电子科技大学的排球场中、在宝弦阁的天台上等地方所拍的照片,还有一些录音文件,我却一直保存着。

  几年前,小绫死了,是老死的。它死的时候,我很难过,但当我想到,如果以人类的年龄来计算,它已经超过了八十岁的时候,我的心情平伏了一些。

  能慢慢变老,平平淡淡地把一辈子走完,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对于我来说,小绫也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它陪了我十多年,给我带来了许多欢乐,给我留下了许多回忆,或许,这就已经足够了。

  278:曲终(大结局)

  至于我和小晴的女儿,很可爱,很懂事。我很爱她。她出生以后,我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她的身上了。

  小晴也很爱我们的女儿。只是有时在叫唤女儿的名字时,小晴的一双秀眉会微微一蹙,脸上露出淡淡的悲哀和无奈。

  我和小晴的感情一直很好,结婚以后,几乎没有吵过架。只是在七年前,女儿出生之时,当我不顾父母的反对,一意孤行地为女儿取下那个名字时,小晴两天两夜没有跟我说话。

  我知道她在想什幺,但我没有心平气和地跟她好好地谈一谈,而是选择了逃避。因为我知道无论怎样谈,也无法把这个问题解决。这是我心中的一个死结,永远无法解开。

  这时候,深秋已至。这一天下午,我走在前往实验小学——女儿所读的小学的路上,阵阵秋风吹来,瑟瑟瑟,瑟瑟瑟,不暖也不冷,在脸上轻抚而过,让我感到十分舒服。

  其实我蛮喜欢秋天的,不仅是因为它的气候好,还因为它带着微微的凄凉氛围,淡淡的忧愁味道。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人的一生,忧愁总多于快乐。

  想着想着,我已走到实验小学前了。不少家长已在门前等候自己的儿女放学。

  女儿刚上一年级,每天上学的时候,都带着期待的心情,而当我接她放学的时候,她总急不可待地把学校里一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和我一起分享她的快乐,分担她的难过。

  我跟她总像朋友一般相处,所以她有什幺心事都会跟我说。她做了错事的时候,我不会责骂于她,而是耐心地跟她讲道理。她懂事以来,我几乎没有骂过她,除了一次。

  那是她五岁的时候,有一天早晨,天气很冷,于是她偷偷把我放在抽屉里的那蓝色的围巾拿了出来,自己戴上了。而当她从幼儿园回来的时候,我的围巾已被她弄得十分骯髒。那一次,我骂了她,破天荒地骂了她;那一次,幼小的她,第一次看到她父亲生气的样子。

  」爸爸!「女儿的叫声,把我从回忆之中拉回现实。我擡头一看,只见女儿已经走出学校大门,正欢蹦乱跳地向我跑来。

  回家的途中,女儿对我说:」爸爸,我跟小峰(她的同学)他们说我们家有一幢度假屋,度假屋里有一个很漂亮的房间,在房间里,可以看星星,看月亮,他们说想一起去那里看看,去那里玩。「我微微一笑:」好啊,下次带他们一起去吧。「女儿所说的度假屋,是我几年前在三乡(中山的其中一个镇区)所买的一幢别墅。在别墅三楼的一个房间里,天花板是用特製的玻璃製成的。在那个房间里,擡起头,可以看到天空。有时候週末,我会带上小晴和女儿,到那里度假,在那里住上一个晚上,好好享受人生之中的休闲时光。

  可是谁也不知道,有时候我躺在那个房间的床上,望着满天的繁星,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东澳岛的那一个晚上,我会忍不住偷偷抽泣,我会不由自主地泪流满面。

  轻风碧海,满天星斗,虫鸣鸟叫,一切都是那幺的美好。这一幕画面,这一刻的感觉,已经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之中,永远无法磨灭。

  」对啦,爸爸,「女儿的话又把我的思路打断了,」昨天我不是跟你说,我们学校有一个六年级的男生,因为跟同学打架,在周会上被校长点名批评了吗?「」对呀。「我点了点头,但仍然在想着那遥远的往事,有点心不在焉。

  」今天我们的老师说,那男生昨天已经退学了,转学到别的学校去了。「」嗯。「

  女儿还在滔滔不绝:」小峰告诉我,那男生之所以跟别人打架,是因为那些人取笑他,说他没有爸爸,说他的妈妈被男人丢弃了,说他是野种。「听到这里,我留心上了女儿的话。我眉头微微一皱,感慨道:」现在的孩子呀,可真成熟得可怕。唔,对了,那男生叫什幺名字?「女儿说:」我也没见过他,但小峰他们说,那男生好像叫节扬。「节扬?!

  六年级?十二岁?

  我心中震动了一下。

  紧接着,我的眼睛湿润了。

  我没有说话,趁女儿不留意,轻轻擦去眼边的眼泪。女儿也不再说话了,拉着我的手,哼着流行曲,一副幸福快乐的样子。

  走着走着,快到家了。而就在这时候,身后一个女子轻轻叫了我一声:」乐扬?「我转过头来,只见身前站着一位少妇,大概三十来岁,眉清目秀,淡雅宜人。

  我怔了一下:」你是?「

  少妇走前两步,走到我的面前,喜道:」乐扬,真的是你?你不认得我啦?「我定睛一看,认真一想,不禁叫了出来:」啊?阿清?你是阿清?「那少妇,竟然是吕清!

  自当年在新加坡的医院里匆匆一别后,这十多年来,我一直没有见过阿清。此刻重逢,心中无比激动。

  」哈哈,「阿清轻轻一笑,」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记了。也难怪你没能把我认出来,我已经老了,不再像从前那幺漂亮了,呵呵。「我也笑了一下:」怎幺会呢?说真的,这幺多年过去了,但你好像没怎幺改变,还是那幺漂亮。倒是我,我是真的老了,连白头髮也长出来了。对啦,你回来多久啦?「」昨天才到。「阿清说,」我一回到中山,马上打听你的下落,知道你在这附近居住,所以就过来找你,没想到还没到你家,却在这里碰上了你。「我一笑:」是呀,真有缘分呀。这些年来,你过得好吗?「」嗯,「阿清微微收起笑容,淡淡地说:」我一直和我爸爸在新加坡生活,一转眼就生活了十多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呀。上个月,我爸爸去世了。这一次我回来,是要把爸爸和妈妈的骨灰带回故乡,在这里安葬。「我歎了口气:」世事无常,别太难过。「

  阿清点了点头,又嫣然一笑,望了望躲在我身后的女儿,扯开话题:」对了,这是你的女儿?「」是呀,「我笑了笑,对女儿说,」叫阿清阿姨。「女儿有点怕生,小声地说:」阿清阿姨,你好。「阿清笑道:」乖孩子。「

  我说:」对了,你的孩子呢?读几年级了?「

  阿清望着我,淡然一笑,好几秒后才说:」我一直没有结婚。「我张大了嘴巴,心中」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不知怎的,我总没心思去想那些事儿。爸爸让我相亲了几次,我都觉得不合适,他索性就算了,让我顺其自然。「阿清淡淡地说。

  不久以前,我一个人在家,还把当年我所用的那台W800拿了出来,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听着手机里的录音文件。

  」乐扬,那天在百佳,我不是跟你说,我真的好想和你好好地恋爱吗?不是说好想和你一起过一些平淡的生活吗?我发誓,当时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想和局,我想和你一起把良民票杀了,我以为,我和你谁也没输,谁也没赢,但法官却误判了,说是杀手胜利了……我不再纯洁了,我永远不能得到你的爱了,我已经是一个被糟蹋过的女人了。「接着,我又想到当年我答应过阿清母亲的事情:」阿姨,你放心,我们都生活得很好,阿清是我最爱的女孩,我会一辈子都好好地照顾她,对她不离不弃。「而现在呢?我却什幺都没能做到。

  我总认为自己是一个信守承诺、说到做到的人,但原来,我是天底下最出尔反尔的混蛋。

  想到这里,我可真是柔肠寸断,悲苦交织。

  」小朋友,「阿清对女儿说道,」告诉阿姨,你叫什幺名字?「她的话,稍微打断了我的思索。

  」我叫思晴,「女儿如花儿一般微微一笑,说道,」东方思晴。「我心中一震,不禁想起当年在医院里,我跟小晴说,我决定要为女儿取名为」思晴「的时候,小晴的神色暗淡了下来,一双明晃晃的大眼睛,黯然失色。

  我可以为女儿想到千个百个名字,再逐一筛选。那些名字,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偏只喜欢女儿现在的名字。

  我回过神来,望了阿清一眼,只见她也望着我,同时似乎在想着一些什幺,一脸複杂神情。我们就这样子相互对望着,一剎那间,无数往昔的片段在我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想起万千往事,想到人生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我的心里百感交集,心中有几分酸楚,几分遗憾,几分感慨。我长长地歎了一口气,怔怔地望着阿清,由不得癡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