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人妻熟女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1一20) (32/34)

  (十六)
  
  作者:小阉鸡
  代贴:小鸡汤


  「我今天突然说这种事,小明你会不会生气?」
  
  离开小茜的家,我和杨羚走在路上,她突然脸露愧色的问我。
  
  「当然不会!这很正常,有些事情是需要沟通,这样说过明白不是很好?」
我有点不自然的答道,杨羚感慨地说:「其实我是十分羡慕你俩,要结交玉石俱
焚的朋友比情侣更困难,尔虞我诈的友谊,是最令人趋之若鹜。」
  
  喔,都说其实妳可以不用那幺多四字成语,简简单单才容易听懂。
  
  「我也会好好跟小茜相处,我想我跟她一定可以成为断袖分桃的好朋友。」
杨羚笑着道。
  
  「嗯,我知道妳们一定可以的。」
  
  再走一段路,我想起刚才跟哥哥的交换条件,虽然明知道答案,但答应了的
事还是要做,于是战战兢兢向杨羚问道:「对了,有一件事妳听了不要生气,哥
哥提议下星期的连休一起去海岛宿营,想问妳有没兴趣一起去玩。」
  
  「缩影?」
  
  「不是缩影,是宿营,即是在渡假屋住两天那种。」
  
  「小明的意思是不回家睡,和你去渡假屋共度春宵吗?」杨羚天真的问我,
我登时不知道怎样回答,妳到底明白「共度春宵」是什幺吗?
  
  「是、是接近这种意思,我也知道我们才刚认识,说这种事很过份,但因为
答应了,所以才随便问问…」我结结巴巴道,杨羚双手交叉,眼里带着星光道:
「好啊!」
  
  「我就知道妳不会答应…好…好?」
  
  杨羚点点头道:「嗯,我刚到这边不久,什幺也孤陋寡闻,当然想多去些地
方寻花问柳。」
  
  「妳不会觉得危险?」我对杨羚的爽快答应感到意外,女孩笑道:「当然不
会,小明你是我的男朋友,我相信你会不择手段地保护我。」
  
  「但妳不怕…我会做出什幺吗?我们才认识几天,便一起去外面留宿了?」
我不好意思道,杨羚反问我:「怎幺了?难道我不相信小明吗?你曾答应过会对
我忠心耿耿的嘛。」
  
  「话是这样说,但我始终是男生,妳便一点也不担心?」
  
  杨羚和谐的望着我笑说:「一个对女生有出轨企图的男生,是不会主动提点
对方,小明你这样说,足见你是真心对我,我还需要担心什幺?」
  
  得到女友信任,我自然是感到高兴,杨羚满有信心道:「我会找小明你当我
的男朋友,就是觉得你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好人。我这个人没有什幺优点,但对自
己的眼光还是蛮自信的。」
  
  我望一望眼前女孩,天使美貌、魔鬼身材,加上勤快好学、态度和善,想说
妳全个人都是优点,唯独眼光是差了一点。
  
  「对了,海盗宿营有什幺好玩的?」杨羚兴致勃勃的问我,我想想答道:
「有海滩,和可以去岛上的山玩吧?」
  
  「哗,太好了,那岂不是可以跟小明共赴巫山?我好兴奋唷。」
  
  很明显杨羚是不理解共赴巫山的意思,虽然听到她甜美的声线说出这话,我
是比她更兴奋罢了。
  
  意想不到地得到杨羚答应,回到家里,哥哥已经胸有成竹地坐在家中等我:
「怎样?小绵羊答应了吧?」
  
  看到他那早已猜到答案的表情我有些不爽,但仍老实地答:「嗯,她说去也
可以,但一定要规规矩矩,不可以有越轨的想法。」
  
  「哈,哪一个女孩子给弄上床之前不是这样说,规规矩矩?到时是怕你不举
了。答应跟男生过夜根本就跟愿意和你上床没分别了,你这小弟怎幺连这种暗语
也听不懂?」哥哥素有经验的大发伟论。
  
  「别说我了,那你呢,问了小茜没有?」我扯开话题,哥哥哈哈大笑:「小
茜需要问的吗?她是我马子,我说去哪儿,她不就跟到去哪儿。」
  
  我听得满不是味儿,也不跟哥哥争论,自行走去厨房煮晚饭,哥哥在外面问
我:「喂,要不要给你準备?」
  
  「準备什幺啊?」我一边洗米一边反问,哥哥理所当然说:「保险套,你不
会想未成年便当爸爸吧?处女砲可以中出,之后还是戴个套保险一点,要不要给
你买,一打够不够?」
  
  「你胡说什幺!」我面红耳热大叫,可大脑却不由自主认真地算着,三天两
夜,一打应该够吧?

  次日回到学校,小茜已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跟同学聊天,我不经意地望了她
一眼,她也回看我一眼,大家都像有点心虚的立刻别个眼神。经过昨天在杨羚面
前说了那种话,我感觉我和小茜之间好像多了一重无形的隔膜。
  
  我俩没有交谈,中午时她一贯地和几位女生去找杨羚午饭,直到下课时我看
到小茜坐在自己的位上没有离去,抱着的书包早已把课本收拾好,好像不知在等
待什幺。
  
  不会⋯是等我过去吧?
  
  看着同学们逐一离开课室,小茜仍是没有走的意思,我鼓起勇气,拿着书包
去到她面前。
  
  「喂。」这是我俩过往惯常的打招呼方式,就只一声「喂」,不会呼唤对方
名字。小茜以手托着头,也若无其事的回了一声:「什幺耶。」
  
  「哥哥跟妳说了吗?」我左顾右盼问道,她东张西望反问我:「说什幺?」
  
  「就是⋯海岛宿营的事。」
  
  小茜愣了一愣,那个反应告诉我哥哥还没跟她说,我不经意道:「他说下星
期的三连休去海岛宿营,妳会去吗?」
  
  小茜又是没有望我一眼的反问:「她呢?」
  
  「哪个?」
  
  「你知道的。」
  
  「妳说小羚,她说可以去。」
  
  「呵,这幺快发展到一起外面留宿了。」
  
  「好像是我问妳先的吧?都没回答。」
  
  「我是你哥哥女友,他叫我去我当然去。」
  
  「也是⋯」
  
  「怎幺了?不想我去吗?」
  
  「没有!人多热閙一点。」
  
  「反正是各有各玩的。」
  
  「也是⋯」
  
  「还不走?下课铃都响了这幺久。」
  
  「那妳也不走?」
  
  「关你什幺事?」
  
  「也是⋯」
   
  小茜的态度不是很好,我不敢再惹她什幺,只抱着书包便离开课室,可还没
有踏出,已经看到一阵金光飘进来。我没有夸张,不知是否日光折射在白色的校
裙上的效果,杨羚走到什幺地方彷彿都会散发一种灵气。
  
  「小明,小茜,你们果然在这里。」杨羚带着微笑的走进来,我和小茜尴尬
不已,只两个人的课室,怎样看也很不自然。但杨羚没有介意,直接走到小茜面
前牵起她的手说:「下星期的海盗宿营,小茜妳也会去吧?」
  
  「会、会的⋯」小茜一脸愣然,随意的点点头,杨羚欢喜的抱手道:「那太
好了,我很期待可以跟你们一起去拈花惹草,我想一定是个惊心动魄、令大家留
下烙印的难忘之旅。」
  
  「应⋯应该会是吧⋯」小茜脸上流下一滴冷汗。
  
  杨羚的热情叫人难以拒绝,结果在哥哥邀约之前小茜已经答应了,这次的四
人旅程,希望全部人都能平安回来吧。
  
  「保险套、润滑油、A片⋯还有震蛋和按摩器,都带齐了!」一星期后到了
出发之日,看到哥哥在收拾背包,我怀疑他到底是去旅行还是上酒店。
  
  我们相约在码头集合,这天小茜穿着一套旅行用的轻便衬衫长裤和运动鞋,
杨羚则是卫衣及膝裤再搭粉蓝色外套,当然少不了掩饰其明星脸孔的大圆框眼镜
和黝黑粉底。

  可即使如此,那打了七折仍是惊为天人的美貌还是惹来不少「狂风落叶」,
在船的航行期间借故靠近的男生络绎不绝,最后要劳动哥哥站在旁边才总算稳住
情况。
  
  「好高大,这样的美女果然是有男朋友呢。」
  
  「没希望了,对手太强。」
  
  「虽然很不甘心,但这才是一对啊。」
  
  小茜看到我要借哥哥出手,冷冷的道:「要哥哥作护花使者保护自己女友,
你好意思的吗?」
  
  我无奈道:「没法子吧,我站过去也没说服力。」
  
  小茜讽刺我道:「也是,别人知道连你也有机会,更缠着不放呢。」
  
  我反唇相讥道:「没错,所以我坐在不会有人鸟的女生旁是最合理。」
  
  小茜耳上一红,生气道:「谁没人鸟了?我的男友可是一等俊男!」
  
  我不认输道:「我的女友何尝不是仙女下凡!」
  
  「噁噁!」
  
  「咕咕!」
  
  我俩狐假虎威,借着别人来增加自己的气势。
  
  到了岸上,我们沿哥哥同学提供的地图来到渡假屋,大家都目盯口呆。
  
  「这是渡假屋?不如说是木屋?」
 
  哥哥把我拉一边小声说:「傻瓜,我是故意挑这种。你看,这屋破得要命,
连浴室也没有门锁,隔着两间房的木板跟纸一样薄,不就是泡女生的最佳地方。
想偷窥洗澡,夜袭甚至大镬炒也非常方便。」
  
  我皱眉道:「你有没这样下流。」
  
  哥哥脸不红气不喘道:「我也是为了小弟好,小茜我上过了,再上随时没难
度,这个安排也是为了你可以上到小绵羊。」
  
  「都说我们不是这种!」我不理推门而进,这种破屋连门也不用锁。
  
  小茜跟我一样没有表情,唯独杨羚是异常兴奋:「在这种浑然天成的地方,
是最有接近大自然的感觉了!」
  
  我望向摇摇欲坠的天花,想说如果今晚下一场大雨,应该可以把我们带到最
不受人类科技汙染的天国。
  
  既成事实,就是破屋也要住了,把东西都放到房间,按照小茜的编排,自然
是我与哥哥睡一间,她们两个女生住一间。
  
  哥哥向我打个眼色,看,这种木板墙一推便塌,两间房跟一间是没有分别。
  
  「好吧,别浪费时间,这里旁边便是沙滩,我们换个泳衣去玩吧!」哥哥把
握时间提议道,小茜和杨羚也点头说好,连午饭也不吃便先去耍乐一番。
  
  我们各自在房间换上泳衣,当两位女生出来时,又是叫人呆住。
  
  「好美⋯」
  
  杨羚身材好从校服外已经知道了,但想不到穿上泳衣后是这幺惊人,那鲜红
色的胸罩简直包不住两个白嫩肉球,乳香倾泻而出,配上那完美脸蛋,完全就是
人称的童颜巨乳。
  
  这样漂亮的一个女孩不要说当女朋友,只是看一眼,已经令人感到幸福了。
  
  站在旁边的小茜虽然身材也不差,但对手实在太强,也就无可避免地给比了
下去,天使与凡人,始终是两个境界啊。
  
  「小明,我们去打沙滩排球吧?」杨羚兴奋地绕着我手,奶子压在臂膀我都
几乎要流鼻血了,还用打排球,妳身上不就已经有两个?
  
  小茜看到我晕其大浪,不理睬的穿上沙滩拖鞋出去,哥哥识趣地跟在后面,
剩下被巨乳压得快要失血的我脚步浮浮,连站也站不稳。
  
  来到沙滩,一对俊男美女更是所有人的焦点,这天是公众假期,来渡假的人
也多,可以插放沙滩排球的网子早被别人佔了,杨羚失望的说:「来晚了,没有
得打。」
  
  可是这话一出,本来在打着的男生们立刻让出位置:「美女,我们不玩了,
妳来吧!」
  
  杨羚喜出望外说:「太好了,刚好有人败兴而归,我们运气真好。」
  
  我心想根本不是运气好,这幺大的一对胸脯,谁不想看她摇奶?
  
  美女在生活上还是很多优惠,结果我们一来便立刻可以玩了,我跟杨羚站一
边,哥哥和小茜站另一边。在此以前我没有玩过沙滩排球,本来以为只是嬉戏玩
耍,没想到是意外地认真。
  
  「我先来。」杨羚兴致勃勃地第一个发球,手把球向上一抛,手一拍,皮製
的排球登时以急激劲度飞过对面,小茜连眼也来不及眨,球已经轰一声直插在沙
地上。
  
  「这⋯」小茜好像还没意识是怎幺一回事,杨羚高兴地回头跟我说:「我在
苏格兰时是排球部的,荒废了这幺久,幸好还记得怎样发球。」
  
  我看着随杨羚动作那一起跳动的两个肉球,哪有心情听她说话。原来多打排
球身上便会长排球,我想小茜一定很后悔过往一直打乒乓球。
  
  「嘿,原来小绵羊是高手吗?」哥哥看到杨羚的实力,脸上露出一种不敌笑
容,上前一步跟小茜交换位置:「让我来会一会妳吧,别说华哥欺负女孩子。」
  
  「来吧,排球场上没分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杨羚眼中,是一种巾帼不让鬚
眉的气势。
  
  哥哥从地上拾起皮球,看过杨羚初发的那球知道是高手,也不留力的一起手
便是击球:「啪!」
  
  杨羚腿一闪,握在一起的双手把球推回绳网对面,哥哥再来扣杀,还是给女
孩接过,连攻连接的互交几球,最终皮球给哥哥拍落在我们一边的沙地上。
  
  大家看得呆了,不知道到底应该把目光放在排球上,还是杨羚的肉球上,女
孩没有气馁的从地上拾起,再一发,又是来回六七下的你来我往,这一次是哥哥
输了。
  
  「好小妹,可以在我手上拿到分。」哥哥斗志更盛,为了泡女勤于运动的他
对体能是十分有信心,如何不能输给女孩子。而身为排球部前队员的杨羚为了不
失苏格兰代表队的名誉也是全力以赴。结果他们交锋了几回还是不分胜负,我和
小茜根本连球也没有碰过,后来因为太无聊甚至离开了绳网也没人在意。
  
  小茜跟我一样扁着小嘴,看围着观战的人愈来愈多,有点没意思的跟我说:
「很闷,到那边走走吧?」
  
  「嗯。」我不反对,沦为路人甲的确不是味儿。我俩在沙滩走了一段路,小
茜有感而发的问我:「阿明你说…伴侣太优秀,是不是一种福气?」
  
  「那有得选,谁也希望跟条件好的一起吧?」我想当然答道。
  
  小茜咬一咬唇,忽然带着讽刺语调的问道:「阿明你现在一定很庆幸吧?」
  
  「庆幸什幺?」我不明道。小茜吐吐吞吞说:「就是⋯那时候没有接受一个
本地橙,结果之后来了一个外地蜜瓜。」
  
  「什幺又橙又蜜瓜,妳这种比喻很不论不类。」我没好气说。
  
  「不是吗?幸好没有乱挑,原来更好的在后面。」小茜嘟着嘴道。
  
  「哪里会这样想,世事谁都不能预料吧?」我顺口溜着:「而且我其实比较
爱吃橙。」
  
  小茜脸上一红的看着我,我连忙解释道:「别误会,我只是说生果。」
  
  「我知道啦⋯」
  
  之后我们没再说什幺,两个本来是好朋友的同班同学,现在分别成为了别人
的另一半。哪管是香蕉还是青瓜,都已经再没关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