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人妻熟女

我的禽兽男人(01~80) (28/34)

   第007章  总经理微

  「纯真,工作辛苦了!」

  早上十点多的时候,我才把档刚打好,一位身材姣好的女孩,走到我旁边,
拍了拍我的肩。

  这女孩是谁,我跟她很熟吗?

  我看了那女孩一眼。

  「纯真,你干嘛对我这幺冷淡嘛。我是前几天新进来的助理啊,要来分担你
的工作的,我叫梁绯红。」

  「喔。」我看了她一眼,继续我的工作。

  「纯真,你跟总经理关係很好喔?」

  「没有。」

  「真的吗?但是昨天他听到你生病,着急的请假要去看你呢。连我都怀疑总
经理是不是在喜欢你呢。」

  「胡说什幺,总经理有老婆了。」我把档盖了起来,很生气的站了起来。

  「纯真,你干嘛这幺生气嘛,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有些玩笑不能随便乱开。」

  「纯真,这份文件麻烦帮我拿给总经理。」

  资讯部的刘课长刚好拿档进来给我,我拿起档,快速的离开了原本的办
公室,朝总经理室走去。

  总经理关心我……怎幺可能嘛。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深吸一口气之后,我打开门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这是你的档──」

  我感觉到自己被抱住,办公室的门就这样被锁上,档掉到了地上。

  咦?怎幺回事?

  总经理把我压在桌上,他看我的目光炯炯有神,我吓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总经理?怎幺了?」

  「为什幺那只猫会在你家?」

  「什幺猫?」

  总经理不会知道他是猫这件事情吧?

  「他对你下手了?」总经理把我的身体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很不开心的
问我。

  「下手什幺?怎幺样也跟你没关係吧?让我离开。」

  「不可能。」

  「什幺──放手!」

  总经理一只手就把我的衣服扯破,我吓的抓紧残破不堪的衣服,不明白到底
是怎幺回事。

  「总经理?!」

  总经理的眼神就像是野兽一样恐怖,怎幺会这样,我做错了什幺事情吗?

  「他碰过你这里?」

  我还是抵不过男人的力气,他把我的胸罩整个掀起,我的双乳就这样展现在
他的面前,我羞的想遮住它。

  「总经理,不、我不要这样──」

  「他这样舔过你?」

  他低下头,吸吮着我的左乳,我颤抖不已。

  「不、不要啊……为什幺会变成这样……」

  我泪眼迷蒙的看着压在我身上的总经理。

  「还是他这样摸过你,让你高潮?」

  总经理的手肆无忌惮的往我的私密处摸去,隔着内裤姿意的揉拧它,我感觉
到我渐渐的湿了。

  怎、怎幺会?

  我现在应该很累才对啊,早上才跟管震航一次了,我不要……

  「放开我……」我努力的想挣脱,但是那股快感让我全身无力。

  「你好甜。」

  总经理吻着我的脖子,右手不停歇的脱下我的内裤,他连我的裙子也脱了下
来。

  「不要!」

  我震惊的想摆脱总经理的掌控,他冷冷的看我。

  「你想让管震航的事情上报?」

  「什幺……」

  他真的都知道了?

  怎幺会──

  「我好想就这样把你吃掉,我的技巧绝对会比管震航好。」

  「你住手啊,我不要这样。」

  「你不是喜欢我吗?我这样做你应该很开心才对。」

  他搓揉着我的下体,不断的刺激阴唇,让它越来越膨胀。

  「不要……住手啊……」

  「好好闻的味道。」总经理吻了吻我的唇,然后继续刺激着我的敏感地带。

  「不、不要啊、啊哈……嗯啊──」

  「我这样刺激你的阴蒂,很有快感吧。」

  总经理不停的揉捏我的阴蒂,我的双脚不停的颤抖,感到阵阵的快感席捲而
来。

  「不要这样弄啊……啊哈……快坏了……我要去了……啊啊啊──」

  我夹紧双腿,刚好夹住了他的手。

  「嗯哼……」总经理闷哼一声,却不停手。

  「总经理,我好热……不要这样弄……放过我吧……」

  我颤抖的打开双腿想让他的手离开,他却用他的双腿把我的腿压住,我现在
整个呈现的姿势已经是整个人躺在桌上,桌上的东西早就撒落一地。

  「你现在很想要做吧,我来让你高潮。」

  他的手非常快速的揉捏,然后手指挤进了我的小穴里,我颤抖的挺起了身子
迎接了他的手指。

  「不,不要──」

  「对,就是这样,好好的享受吧。」

  「啊啊啊,不要啊──」

  我摇头,总经理低下头吻我的唇,逼我跟他舌吻,我只能回应他。

  他的手指快速的在我体内不停的疯狂抽送着,跟管震航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我感觉到我的淫水不停的流出来,我已经忘形的在娇喊,不知道自己到底在
做什幺了。

  「不要动那幺快,啊啊啊──总经理──好舒服,我要不行了,啊啊啊──」

  「嗯……嗯哈,纯真,我也很舒服。」

  总经理吻我,我的手不自觉得的想摸他的下麵。

  「总经理,我好舒服,给我──」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了,不晓得为什幺,我会变成这样。

  「还不行,不是时候。」

  总经理手指的抽送让我简直快死掉了,为什幺光手指就可以让我这幺舒服,
我要不行了。

  我的淫水声越来越大声,我摇头的接受这一阵又一阵的快感。

  「呜呜……呜嗯……给我啊……快给我……嗯啊──」

  我的下面早已湿成一片,地毯上应该都是我的淫水了,但是我顾不了这幺多
了。

  「不行。」总经理坏心的不让我自己先高潮。

  噗嗤噗嗤的水声越来越大声,我的双脚颤抖不止,已分不清是快乐还痛苦,
只知道再不给我我就快疯了。

  「啊啊啊啊──顶到了───我要丢了───我要坏掉了──给我啊……呜
呜呜呜呜呜──嗯啊嗯啊……」

  「那就去吧,我想看。」

  总经理用着诱惑我的声音说道,我泪眼迷蒙的望着他。

  他的身上……为什幺出现狼的纹路……

  奇怪……

  但是我现在根本没办法想那幺多。

  「纯真,你让我好兴奋,真不愧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祭品,味道也好闻到不
行,难怪管震航会放不开你。」

  「啊哈……啊哈……嗯啊嗯啊……什幺祭品……嗯啊嗯哈……」

  我第二次听到祭品这个词。

  到底是什幺……

  「你好淫蕩,流好多。」

  他没有停下动作,就算我流那幺多,他还是没有停下来。

  两根手指直捣着花径,好像要逼出我体内什幺东西一样。

  「不要说啊……啊啊啊啊──不要动那幺快啊──好舒服──不行了、不行
了──有什幺要出来了……啊啊啊啊啊──」

  我全身痉挛,不停的颤抖,快感没有停下来,只感觉到有什幺东西从体内喷
了出去,他这才收手,往后退了几步,我才从桌上滑到了桌下,全身不停的颤抖。

  刚刚那个是什幺……怎幺会这幺舒服……

  「看样子,我赢了管震航一样东西呢。」

  「什幺……」我不解的眨了眨眼。

  「我让你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啊。怎幺,很想要我吧。」

  「不……」

  但是我的体内却不断的呐喊我想要,我该逃离他的,他是有老婆的人啊!

  「够了,到此为止!」

  我听到一个男生的声音,他从高处破窗而入,盖住我身上的衣服,然后把我
抱了起来。

  「你──」总经理似乎吓到,他唰的一声,后退好几步。

  「你是谁?不要碰我──」

  我挣扎的想逃脱,我不想经历那些事情了,我不要──「我是来救你的。」
白色长髮男子低头对我说,然后看向总经理。

  「你们似乎做过头了,这群满脑淫蕩思想的妖兽们。」白色长髮男子斥笑说
道。

  「就算你是骑士,充其量也只不过是那些长老利用的物件而已。」

  总经理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话。

  「哼……可惜我是骑士,不是猎人,要不然我可是有资格射杀你们这些妖兽。」

  「你──」

  「长老要我保护祭品,但是我没想到居然被黑猫设计,让他抢先一步对祭品
下手。但是你这匹黑郎居然也抵挡不了诱惑,明明司徒湮慈在你身边,你还是对
祭品下手了。」

  「哼……夏侯纯正,我相信你也抵挡不了这种诱惑的,毕竟你也是个混种。」

  总经理冷冷的说,他已经完全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总经理了。

  「废话少说,她我就带走了,你自己好好检讨吧。」

  他抱着我,从高窗离开。

  他在屋顶上随意的跳耀,我看着他的脸。

  我知道他不会像那些人一样,对我做那些事情。

  我真的好累,让我休息一下……一下就好了……

  我闭上眼,放心的陷入了沈睡。


               第008章

  「纯正!等等,你怎幺会带这个女人回来?」

  我听到开门声音,有个男人对夏侯纯正大声咆哮,气急败坏的样子。

  我好累,我累到甚至没办法睁开眼睛,只能听他们的对话。

  「你不用那幺大声,我不是聋子,我听的见。」他轻轻的把我放在床上,然
后摸了摸我的头髮。

  「啧,她身上的衣服是怎幺回事?被黑狼袭击?」

  男子似乎看到我身上残破不堪的衣服,问了夏侯纯正。

  「嗯。」

  「我说,夏侯。」

  「你想讲什幺就讲,我们之间不需要拐弯抹角吧。」

  「她是协会所指定的祭品,既然这样就让她跟那些禽兽结合生下小孩就好了?
我不懂为什幺协会还要派你保护她,你不需要做到这地步吧。」

  「我也不懂,或许我不用做到那种地步……但是我不忍心看她变成牺牲品。」

  什幺牺牲品?

  我有点惊讶他们两个的对话。

  「就因为你母亲也是牺牲品,所以你才会想保护她?」

  「……」

  「夏侯纯正!你不要把情感放在一个不可能的人类身上,我可不允许。」

  「姜紫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而且谁说我喜欢这个女的?」

  「因为这女的可是祭品啊。既然是祭品,她身上一定有什幺可以诱惑那些禽
兽发情的因素在里面吧?你虽然是人类,但也是混种的,说不定也会喜欢上她。」

  那个姜紫皓越说越大声,似乎很怕夏侯纯正真的会喜欢上我。

  「姜紫皓,你说我混种,那你呢?你也是禽兽类的,不可能不知道她身上有
什幺魔力可以诱惑那些禽兽吧?」

  「你──」他被堵的哑口无言。

  「你下面都硬起来了,就说明一切了,比我还快发情。」夏侯纯正轻笑的说
道。

  「你───那没办法!她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这是自然反应不能怪我!」
姜紫皓着急的想反驳。

  「是吗?刚刚还这幺义正严词的对我说教。」

  「这能怪我吗?她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加上不知道是谁在她身上加了禽兽
才闻的到的独特媚药,让她身上的味道散发的更快,我当然会有反应。」

  「别说了,去拿件女生的衣服给她换上吧。」夏侯纯正歎了口气,我听到他
开门离开的声音。

  「哈,夏侯纯正,我以为你是柳下惠,原来你不是嘛。反应比我还夸张,居
然兴奋到快展现出原形了,你的豹纹居然浮现了。」

  「就跟你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给我滚,去找衣服给她穿。」

  「那些禽兽都出手了,我没想到你居然放过她呢,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听到夏侯纯正似乎出手打了姜紫皓很重的一拳。

  「对,我的性欲是被挑起了,反正混种的人类,男人也可以上,你要让我发
泄我是不介意。」

  「我、我对男人才没兴趣!」姜紫皓着急的飞奔而出,还重重的把门关上。

  「该死的……可恶。那只黑猫,居然在她身上放媚药,看样子今天要自己解
决了。」

  我听到夏侯纯正喃喃自语,然后走到别的房间去了。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前方。

  牺牲品……祭品……到底是什幺?

  那个夏侯纯正居然没碰我,是我没魅力,还是他真的是保护我,捨不得伤害
我呢?

  但是,我不该再陷入感情的深渊里啊,不管是黑猫、总经理、夏侯纯正、姜
紫皓,我都不想要。

  我只想回归正常的生活,这样很困难吗?

  我哭了出来,轻轻的把头埋进枕头,在一旁小声的啜泣。

  我想知道一切……

  既然没办法回归正常生活,那我得知道我自己到底身处在什幺样的情况下。

  明天再问夏侯纯正吧。

  我哭累了,闭上眼睛睡着了。


              第009章

  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夏侯纯正跟管震航在对持。

  管震航居然能找到这里来?

  我吓了好大一跳。

  「把纯真还给我。」

  管震航冷冷的言语,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发觉,他对我,从来没这幺冷淡说话过。

  「她不是你的东西,她是个独立个体,不属于任何人。」

  夏侯纯正双手环胸,全身散发出不欢迎他的气息。

  「但是,要了她第一次的人可是我。」

  管震航一脸的得意,却让我的心感到非常寒冷。

  对他而言,我只是个战利品而已吗?

  「那不代表什幺,能生下子嗣才是重点。」夏侯纯正举起手,指向门。

  「请回吧,这里不欢迎你。」

  「把纯真还给我,我就走。」

  「就跟你说──」

  「你们好吵。」

  我拨了拨我的头髮,不悦的瞪向他们两个。

  「纯真,你醒了?我好开心!」

  管震航沖上来抱住我,我直接推开他。

  「不要碰我。」

  我冷淡的说道,然后站起身子,一边把夏侯纯正準备好的衣服穿上。

  是件蓝色的连身洋装,非常的有气质又漂亮,穿在我身上应该突显不出这件
洋装的特色吧。

  「纯真,为什幺对我这幺冷淡?我知道尊从云那该死的混蛋碰了你,我去狠
狠的揍了他一顿!我不在乎你跟他有过什幺,只要回到我身边就好了。」

  「我又不是你的东西。」

  我发觉我的语气真的好冷淡,但是想到他刚刚的话,还有那些话语,什幺祭
品、子嗣的,我就又想对他这样冷漠。

  「纯真……你到底怎幺了?」

  「祭品到底是什幺。」我的语气很不好的问。

  我坐在床上,像是女王一样的看向他们两个窘迫的脸。

  「纯真,你都听到了?」夏侯纯正一脸的不敢置信。

  「对,所以你们该告诉我,我现在处于哪种情况吧。」我双手环胸,不悦的
问道。

  「其实,你是协会选中的祭品。」夏侯纯正歎了口气。

  「协会?什幺协会。」我更是疑惑到了极点。

  「我们这些妖兽,其实,有一个协会在管理我们。而我们所被分派的工作内
容跟所要承担的责任都不尽相同。」夏侯纯正继续解释,回答我的困惑:「而你,
是协会百年难得一见推选出来的祭品,这个祭品要生下子嗣,达成传宗接代的责
任。」

  「为什幺我得听你们协会的话跟你们这些妖兽生下子嗣?」我冷冷的,不带
一丝感情。

  「纯真,我知道你没办法接受,但这已经成为事实。这之后不管是谁,都有
可能对你进行掠夺!所以协会才会派我保护你的安危,但是我一时失手,居然让
这黑猫给得逞。」

  「所以,你也有可能跟它一样对我下手罗?」我站起身,倾身贴近他。

  「纯真?」

  「昨天你跟那个姜紫皓对我都有反应,不就是因为你们也是妖兽?这幺说,
以后你也有可能是掠夺我的物件之一也不一定?」我笑了,笑的灿烂。

  「纯真,不要这样贬低你自己。」

  夏侯纯正抓住我的肩,想把我摇醒,不让我陷入自怨自哀的模式里。

  「要不然是什幺!」我大吼,推开夏侯纯正的手,然后指向管震航跟夏侯纯
正。

  「你们冠冕堂皇的闯入我的生活,逼我接受那些我根本不想接受的东西,凭
什幺?!」我抱头,蹲在地上。

  「纯真……」管震航上前想安抚我的情绪,我也挥开了他的手。

  「就叫你们都不要碰我了!听不懂吗?!」我大喊,想把这几天所堆积的情
绪全宣洩出来。

  「纯真,不要这样!不要拒绝任何人的关心。」夏侯纯正硬是把我扶起来,
然后让我正视他的双眼。

  「夏侯……」我呆住,我没想到他会比我还激动。

  「你是特别的,对我来说,不管你选择谁,我都会保护你到底,因为我是你
的,是你的骑士。」

  「夏侯……为什幺要这样。」我推开他,倒退好几步:「我不会选择任何人,
我也不会去喜欢人,我不想再体会到那些东西,我不要──」

  管震航动作快速的把我抓住,轻易的就把我扛到他的肩上。

  「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我最不想要你碰我!我不是你的战利品!放开
我!我不要你了!听到没──滚啊你!」我乱踢乱叫的想从他肩上下来,他怎幺
样就是不肯放我下来。

  「管震航──!夏侯──救我──」我乱踢,他撇头瞪了我一眼,那神情让
我闭上了嘴。

  好恐怖……感觉他像是要把我吃掉一样的恐怖。

  「管震航,不要对纯真出手,她的体力没办法再承受──」

  「不用你多事。」

  他就这样扛着我离开了夏侯纯正的家,回到我自己的家里面。

               *****

  他把我丢到床上,然后开始疯狂的撕扯我的衣服,我不论怎幺打他捶他,他
就是不停手。

  「为什幺故意在我面前穿别的男人送你的衣服?你是故意的?」

  「我故意又怎幺样?跟你也没关係!」

  我生气的继续打他,他把我的衣服全撕的粉碎,我整个人赤裸裸呈现在他面
前,我想遮都没地方遮。

  「管震航!我叫你不要碰我──唔──」

  他把我压在身下,吻住我,我不想跟他接吻。我闭紧嘴唇,他却咬破了我的
唇,逼迫我跟他舌吻。

  血的味道跟欲望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我难耐的撇头,躲避他的侵略。

  「难道尊从云的技巧比我好?还是那个夏侯也这样对你过。」

  「没有!没有──」

  我激动的乱踢乱挥,我不想跟他做这些事情!

  为什幺?

  为什幺我会不想跟他做这些事情?!

  我悲哀的笑了笑,原来……我现在才发现,我喜欢上这只黑猫了。

  所以我才不想只是肉体关係,我想跟他更深一层的关係。

  我也希望他喜欢我……

  但是他是只猫啊,他能体会到喜欢这样的感觉吗?

  我悲哀的闭上眼睛。

  难怪他把我当成战利品跟夏侯纯正炫耀时我会这幺的生气,是因为我希望他
能重视的是我这个人。

  我多幺可悲啊,现在才发现。

  「纯真……」

  管震航用力的吸吮着我的蓓蕾,左右两边轮流不停的吸吮,直到它肿胀,我
感到了些微的疼痛。

  「航……好痛……」

  他不理会我的叫喊,低下头直接吻上了我的阴蒂,吸吮声越来越大声,我的
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不要这样弄……啊啊……」

  我扭动身子,他却不让我挣脱,他的嘴吸吮着我的阴蒂,右手不停的抽插直
捣花径,唇跟手的同时运作,让我腿软到不知道该怎幺办。

  「航……啊啊啊好舒服───要去了───不知道什幺要去了───啊啊啊
───」

  那种快感又来了,我感到脑袋没办法运作,只能跟随他的逗弄,任他姿意摆
布。

  他却不跟我说任何一句话,继续他的动作,也不用温柔的声音对我甜言蜜语。

  为什幺,为什幺呢?我做错了什幺吗?

  「航……嗯啊、嗯、嗯、嗯嗯嗯啊───啊哈──」

  我抱住他的头,把他压的更里面,他吸吮的更大声更响亮,似乎在告诉我,
我是他的。

  「啊啊啊──舌头好厉害啊──啊啊、嗯啊──顶到了──好舒服啊啊啊─
─」

  我忘形的呐喊,欢愉的快感让我的双腿颤抖不已,就快高潮了。

  「啊啊啊───航───啊啊啊啊───要坏掉了──要被弄坏掉了───
嗯啊────我要丢了啊啊啊啊──」

  我脑袋一片空白,然后感觉到下体不断的喷出淫水,他全部喝了下去。

  「啊哈啊哈……」

  我泪眼迷蒙的看他,他直接插入我的体内,在我体内忘情的冲刺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不要这样动,啊啊啊──」

  我娇喊,然后轻吻他的乳头,想让他更兴奋。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他每抽送一次就喊一次,我只能不断的跟随他,忘我的娇喊,享受他给予的
快感。

  「我是你的,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我看到他身上出现了猫的纹路,我颤抖的抱住他,双脚夹紧他的臀,跟他一
起享受高潮。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他不断的重複,然后我感觉到他在
我体内射精了,我颤抖的接受了他的全部。

  「纯真。」

  「嗯……」

  不晓得为什幺,我会那幺感动,是因为,以后我会生下他的孩子吗?

  「纯真,我……我真的很抱歉,我太冲动。」

  「没关係。」我摇了摇头,抱着他,亲吻他。

  「纯真……?」他似乎有点吓到我会这样对他。

  「我喜欢你,所以生下你的孩子没有关係。」

  「……」他没有说话,他的坚挺抽出了我的身体,然后看着我的阴部没有说
任何一句话。

  「航?怎幺了……」我不解,我刚刚有说错什幺吗?

  「纯真,对不起,我不能让你怀孕,我不能让你怀我的孩子。」

  他一边说,两只手指插入了我的体内,我惊愕不已的望着他的动作。

  「为什幺?你要做什幺……」

  「我要让你高潮,这样你体内就不会有我的精液。对不起,我完全没想到后
果。」

  「这样才不可能清乾净!为什幺我不能生你的小孩?」

  「纯真,原谅我。我们妖兽还有一个隐藏的能力……就是只要我跟你结合完,
用手指让你达到二度高潮就可以把在女性体内的精液给清除乾净。」他说完,开
始猛烈的抽插,我呼吸急促的看向管震航。

  「为什幺我不能有你的孩子,为什幺──我喜欢你啊,我不要──」

  我推开他,想阻止但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他的手指似乎有魔力似的,我感觉到我的春水不断的涌出,我只能颤抖的接
受这样的欢愉,迎来了第二次的高潮。

  也终于知道什幺叫做心碎。

  「就算你不能怀我的子嗣也没关係,你还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我两眼空洞的看着他,对他已没有任何感情,一点感情都毫无存在了,有的
也只剩下肉体关係了。

  可悲啊……一切又回到了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