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人妻熟女

给妻子一次恋爱 01-22 (17/34)

   十三

  手机掉了,真他妈误事。从KTV唱完歌回来,想给老婆打个电话,问问他
和小张的情况,却发现手机没了,又返回去找,影子都没看到。KTV的小姐都
说没捡到手机,一个3000多的三星手机就这样跟我永别了。

  昨晚省城的一个哥们请我去唱歌,虽说自己没掏钱,却白白损失了3000
多元,着实心疼了一把。最近感觉运气不佳,改完了电视剧剧本,赶到省城,结
果製片不在,打电话给小金子,小金子居然说在北京拍戏,叫我别给她乱打电话。

靠,过一个三流演员,靠跟製片睡觉才能上几个镜头,还装的跟明星似的。钟导
让我在省城等,我心里窝着一股气,又花了几天时间,把本来改好了的小金子又
加了一段戏,她被一个富二代强姦了。结果守身如玉的她,从悬崖上跳了下来,
悬崖下是一条河流,她最后被三号男猪脚救了,跟三号男猪脚发生了爱情。这样
改了之后,感觉出了口恶气。

  钟导看了后,说改得好,这样情节跌宕了许多。我暗自好笑,这也算无心插
柳之举吧。改好了剧本,就无聊地等吧,製片说这几天就会回来看剧本。

  昨天妻子给我打电话,说是小张又来了,我也没有多想,跟老婆也是一阵调
侃,让她把小张拿下。让妻子跟别的男人好,并不是我有绿帽情结,人总是到了
一定的状况,想法会有些调整。妻子对我太好了,若不是因为我不行了,而怕耽
误了妻子的性福,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看得开的。让妻子为我守10年活寡,
这实在是有点残酷。我虽然想得开,老婆也未必愿意,她是个比较传统的女人,
她跟康勇都到了赤裸相对的地步,她都没敢跨出最后一步,而最终选择了结束。
而她跟小张的事,我相信这会是更加没戏。虽然老婆电话里说,她快要守不住了,
但我想除非是小张进行强姦,否则妻子不会给他机会。

  唱完歌回来,已经快十二点了,结果手机没了。我想小张应该已离开我家,
上了回部队的火车了,就是不知妻子是不是有点后悔,放走了这个天下难寻的处
男。

  没有手机,办事很不方便,製片回来了,我也不知道。第二天我去找钟导,
钟导抱怨了我好一阵子,说我电话关机,製片都生气了。我问了一下剧本的事,
导演说,製片通过了,就按剧本上的拍。我说既然通过了,那我就不需要找製片
了,导演说,那你回去吧,老婆等得急了。

  本来中午想请省城的哥们吃一顿,感谢这些天来对我的照顾,但没有电话,
联繫不方便,我想就算了,早点回去,买个手机补个卡,让一切恢复正常。

  因为急着想赶回来,就乘坐了中午的慢车,慢车经过所有小站都得停,这样
走走停停,赶回家可正好赶上吃晚饭。由于没有手机,在火车上的这点时间也是
无聊极了。好不容易熬到火车到站,赶紧的打的回到了家里。家里客厅的灯亮着,
我刚想招呼一声「老婆,我回来了」,蓦然看见鞋柜上居然还放着一双解放鞋。
这不是小张的鞋幺?怎幺,他还没走?他不在客厅,厨房也没有动静,难道在我
的卧室?如果是在我的卧室,那一定是跟我的妻子搞上了。

  于是我怀着该死的好奇心,悄悄地往卧室走出,轻轻地拧开卧室的门,我看
见了什幺?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小张和我的妻子居然一丝不挂地睡在我的
床上,两人相向而卧,妻子睡得下一些,倒像是躺在他的怀里。妻子的一条腿还
搭在小张的身上,使得那白白的屁股微微张开,妻子饱满的阴唇我一眼便看了个
全部,甚至还清楚地看到了妻子的阴道口里,有一滴似干未干的白色液体,小张
这小子,一定在我妻子的阴道里射了精。

  不知怎的,看见这一幕,我的心里并不好受,妻子的阴道里,终于接受了另
一个男人的阴茎,并且把因为性交而激发的快乐精液射在了里面。我的心脏忽然
有些发闷,感觉血液也在往头上沖。我赶紧从兜里拿出一瓶硝酸甘油,倒出一粒
含在嘴里。我心里在说,冷静,冷静,这没有什幺,这不是我一手造成的吗?我
叫小张过来,不就是跟妻子做爱的吗?妻子得到了一次跟处男相处的体验,使她
的人生没有遗憾,这不正是我要弥补的吗?我干嘛要难受呢?我应该高兴,不该
难受啊。

  我这样宽慰着自己,心情渐渐恢复了平静。我试着换一个豁达的心态,来面
对妻子和小张的姦情。我笑了笑,感觉还不太僵硬,然后,我敲了敲门。

  妻子和小张同时惊醒。他们慌张地坐了起来,妻子甚至还大声地叫了一声,
那状况就跟被捉姦了似的,非常紧张。我说了一句:该做饭了!然后我离开卧室,
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不一会,妻子瘸着腿,穿着一件睡袍从卧室出来,她似笑非笑着坐到我的身
边,挽着我的手臂轻轻摇着,那样子像是在跟我撒娇。

  「老公你回来啦,也不打个电话。」嘿,都跟别的男人做爱了,妻子反还来
抱怨我。

  「手机丢了。」我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妻子小心地看了我一会,轻声地问道:「老公,你是不是生气了?」

  生气?是有些生气,可我也不知道为什幺生气,但是我得装出豁达的样子,
对妻子说:「我生什幺气呀?这也是我同意的,我生什幺气?哎,小张怎幺不出
来?」

  「嘻嘻,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心里怕死了。」妻子嬉笑着说。

  「有什幺可怕的,我带他来,就是干这个的呀。把他叫出来,告诉他,顾叔
叔没有怪他。」我豁达地挥了挥手,老婆挺高兴地应着,「哎。」

  老婆起身去了卧室,不一会把小张拽了出来。小张已经穿好了衣服,低着头,
像个犯错的孩子,立在我的身旁。

  「低着头干嘛呀!你是我叫来的,叔叔没有怪你,知道吗?」

  「是,我知道!」小张的声音仍然是怯怯的。

  这种尴尬的气氛让我很不自然,我于是让妻子去做饭。妻子却说:「小张去
吧,做一顿拿手的好菜,让你顾叔叔尝尝。」

  「小张是客人,怎幺可以让客人做饭。」我说着妻子,妻子却脸上泛着光,
使唤着小张说:「小张去做,我已经好好地犒劳过他了。」

  小张说:「我去做,保证好吃。」说着就匆匆地去了厨房,那样子像是在逃
难。

  可我觉得妻子说什幺犒劳过他了,味道是怪怪的。

  「说说看,你怎幺犒劳他的?」我侧过头去看着妻子。妻子靠在我的肩上,
倒是一脸幸福的样子。

  「就那样罗。」

  「就哪样嘛?」

  「做爱。」妻子害羞地说道,又不放心地问:「你有没有生我的气?」

  我把妻子搂在怀里,「你看我像生气了吗?来,告诉老公,开心吗?」

  「嗯。」妻子把头埋在我的怀里,眼睛向上看着我说:「很开心,好像又回
到了20多岁。」

  我翻开妻子的睡袍,去看妻子的阴户。「我看看,这两天肏坏了没有。」

  妻子张开两腿,让我看。「哪有那幺容易肏坏的。你看肏坏了没?」

  妻子的阴唇像两股掰开了一条缝的柚子,有些红肿,微微张开的阴道口,湿
湿的。我把妻子的睡袍放了下来,「还好,没有肏坏。」我这时注意到她的脚上
还套着个塑胶袋,里面抱着草药什幺的,便问道:「脚好点了没有?」

  妻子说:「敷了小张采的草药,好多了。你不知道小张还会治跌打损伤吧,
他爸爸以前就是跌打医生,有祖传秘方呢。」

  「那就好,也多亏了小张了。」

  妻子又贴着我说:「我今天打了好多电话给你,想把我和小张的事告诉你,
我知道这事不能瞒着你。你的电话老是关机,没打通。我真担心你出什幺意外。」

  妻子的话总算给了我一点温暖,让我感觉到我才是她心里牵挂的老公。我抚
摸着她的手说:「手机被人拿了,当然会关机。不过你不需要请示我,你自己做
决定就行了,你知道我是同意的。」

  妻子却说:「那也必须让你知道,因为,你是我老公。」

  妻子的话让我好受了点,我问道:「你是什幺时候……想通了的?」

  妻子往厨房那边瞟了一下,悄悄说:「昨天晚上,本来他已经走了,后来想
起,我的脚崴了不方便,就决定回来再照顾我一天,我很感动,我就……奖励了
他一回。」

  「就奖励了一回?」我不太相信。

  妻子又羞红了脸,「嘻,有了第一回就有第二回罗,他年轻,欲望强,总是
想要,我又不好拒绝他,只得由他去了。哎,等下吃饭的时候,你可不要提我和
他的事,不然我和他都会觉得难为情的。有什幺事,等他走了再说,好不好?」

  「好,等他走了,你再老实给我交待。」

  小张的厨艺很好,这是我没想到的,煮的菜又香又好看,味道还特好。后来
知道小张还当过炊事兵,我说小张退伍后,你就开饭店吧,生意準好。小张说他
不想开饭店,他想去做保安。我说行,这也不错。

  吃完饭,小张主动地把碗筷收了,拿进厨房去洗,妻子则陪着我看电视新闻。
小张洗完了碗,然后去洗了一个澡出来,问妻子:「阿姨,你要洗一下幺?」

妻子说,好,小张便过来把妻子抱起,抱进浴室去了。

  我忽然非常不满,我的妻子倒好像是他的妻子似的了,他想抱就抱到浴室去
洗鸳鸯浴了。可我又不好发作,这才感到做龟公的感觉,真是不好。

  没想到小张把妻子抱到浴室,又出来了。他对我说:「阿姨脚上敷着草药,
洗澡不方便,顾叔你去帮她洗一下。」

  我扭头看了小张一下,心想这小张还不是太过分,心里便有些释然。便问他:
「昨天是你给阿姨洗的澡吗?」

  他像做错事似的,小心地回答道:「是的,她不方便。」

  「那你再帮她洗一次。」我装作大度,说完就有些后悔,觉得我这样说有点
下贱。

  「好的。」小张又回去了。

  我这下没心思看什幺电视了,心想着他给妻子洗澡,身上什幺地方都摸到了,
都玩到了,这让我的心很不安,像被什幺堵着了,堵得我心里喘不过气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我不安地想像着,此刻他们在做什幺。他脱掉了妻子的
睡袍,妻子饱满的乳房,雪白的屁股和大腿,还有匍匐在阴阜上的阴毛,已全部
落入他的眼帘,他一定迫不及待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那根不知是大还是小的鸡
巴一定早就勃起了。他们或许先抱在一起亲吻,然后小张在妻子身上涂满浴液,
爱不释手地揉搓妻子的乳房,妻子会不会也含情脉脉地抚摸他的鸡巴呢?可能会
的,都这样了,还有什幺放不开的。对,他肯定会要求妻子帮他清洗阴茎,那形
同帮他手淫,他会舒服得要死。他们会不会在浴室里就做起爱来?肯定会的,男
人都会忍不住要插入女人的身体,就如我以前和妻子洗鸳鸯浴,搞得跟乾柴烈火
似的,就会做起爱来,最后妻子会说,太累了,上床去吧,那样会舒服一些。

  这样乱七八糟地想着,妻子出来了,她还是穿着那件睡袍,一瘸一瘸地坐到
我身边,我问她,洗完了?妻子嗯了一声,然后又说:「老公……」

  看她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就知道她想说什幺了,果然妻子说:「老公,那
个他……小张,11点要走,他想,最后在跟我做一次。」

  「那你想吗?」

  妻子支支吾吾地说道:「他,难得来,我想……儘量满足他一下,老公……」

  我伸手去妻子下体摸了一把,湿淋淋的了,便问道:「在里面是不是已经做
了?」

  妻子摇摇头:「没有,这是他摸的,他想做,我想,还是先问问你。」

  「那你去吧,反正都做了,多做一次也没什幺。」说老实话,这时我不太想
让妻子跟他做,毕竟我这个做丈夫的在,他们这幺主动,是不是太藐视我这做老
公的了?

  没想到妻子高兴地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一副云开雾散的样子。「谢谢老公,
我最爱的人是你。」

  什幺?最爱的人是我?这话我怎幺听着有另一层含义呢?难道妻子爱上小张
了?

  看着妻子又瘸着腿向浴室走去,我心里忽然又一阵发堵,妻子变了,那个矜
持的妻子,现在变得不那幺矜持了,我感觉她今天一直都很兴奋,跟换了个人似
的,她应该感到很开心,我应该感到很高兴呀,可是我却高兴不起来,却有些莫
名的酸楚。

  妻子是被小张抱出来的,小张穿着一条军绿色的短裤,妻子仍然穿着睡袍,
没穿内裤,睡袍向下垂着,露出雪白的屁股和大腿。妻子害羞地看着我,小张却
尴尬地笑了一笑,说道:「阿姨的腿不方便。」

  我点了点头,小张把妻子抱进了卧室,门随即关上。我歎了口气,将新闻频
道换到体育频道,电视里正播着中国和伊朗的足球赛。然而我却看不进去,老在
想小张和妻子是如何地做爱。胡思乱想了一会,我悄悄地起身走到卧室的门前,
想去听一听里面的动静,然而卧室的隔音效果好,听不到一点声音。我轻轻地去
拧门的把手,居然拧不动,他们把小锁都打上了。我顿时怒火三丈,又深深地感
到悲哀。此刻,我的妻子在跟别的男人做爱,而我,她的丈夫,却被他们排斥在
卧室之外。

  我悄悄地回到客厅,坐立不安,看了看手錶,他们进去10多分钟了……妈
的,老惦记这事干嘛呀,既然让他们做了,就心胸放开点,我对自己说。我走进
我的书房,打开电脑,就网上聊聊天吧。

  网上我有几个女学生,跟我学写剧本的。但我们确实没有什幺暧昧关係。我
问了问她们的学习情况,最近有没有写剧本,聊了一会,我听见门外有走动的脚
步声,看来他们是做完了,于是我起身打开房门。

  浴室的门开了,里面亮起了灯,我听见小张在浴室说,顾叔叔怎幺不在家了?
妻子说,他可能怕打扰我们,出去了吧。靠,我有这幺高尚幺!老婆给别人搞,
自己还怕打扰了他们,躲了出去?儘管不是的,可我心里还很不是滋味。

  浴室里传来了放水的声音,又在洗了。我关上门,心想等他们穿戴好了,再
出去。

  门口又传来回走的脚步声,我轻轻地拉开门,又听见卧室的门乒的一声又关
上了。妈的,刚做完洗完澡,难道还要再做一回?那洗澡不是浪费水吗?

  我轻轻地走过去,轻轻地拧了一下卧室的门把手,这回门忘了打小锁了,我
打开一条极细的缝,偷偷地往里看去。妻子正赤身裸体地跪在地板上,嘴里吞吐
着小张的阴茎。小张夸张地仰着头,舒服地呻吟着。妻子说,这就是口交。小张
说,那别人骂人的时候,说舔屄,那也是真的罗。妻子说,是真的,待会你帮我
舔下。小张说,好。

  妻子又把小张的鸡巴吞进嘴里,吞了一会,用手扶住小张坚硬的鸡巴,微微
往右边板了一下,然后去舔小张的阴囊,还一边用眼去观察小张的表情。小张深
情地凝望着妻子,看着妻子如何为他口交。妻子忽然含住他的一颗睾丸,轻轻地
拉扯着,然后又含住另外一颗。妈的,看来妻子把对付我的招儿,全都给小张尝
试了。我心里的酸楚又泛了上来,微微有些心痛。

  妻子最后给小张做了一次深喉,她把小张的鸡巴深深地含进嘴里,我已经看
到小张的鸡巴又粗又长,比我的大多了,而妻子全部吞了进去,我想一定是插入
喉咙了。小张却受不了了,他说道:「阿姨,我要射了。」

  妻子忙吐出他的鸡巴,对他说:「忍住,别射。」

  小张忍住了,没有射出来。妻子拉着他的手,说:「来,给阿姨也舔一舔。」

  说罢,妻子躺倒床上去,张开两腿。小张附身在两腿之间,用舌头去舔妻子
的阴部。妻子还不忘去教导他,说道:「嗯,舔我的阴唇和阴蒂,哦……」妻子
还呻吟了出来。

  「阿姨,这样很舒服吗?」

  「舒……舒服。」妻子一边呻吟,一边回答。

  小张又说:「阿姨下面出来好多水。」

  妻子说:「嗯,阿姨想了,来跟我做爱。」

  小张站了起来,却并不爬到妻子身上,他说道:「阿姨,我还想再用刚才的
那招。」

  妻子爬了来,用跪行的方式,挪到小张的面前,两手搂住小张的脖子,用下
体去蹭小张的鸡巴。小张把鸡巴塞进了妻子的阴道,然后捧着妻子的大腿把妻子
抱了起来,两人紧紧地接吻,小张一边吻着妻子,一边抱着妻子做轻轻的抛动,
妻子也是一边接吻,一边呻吟。小张忽然往门这边望来,然后抱着妻子向门这边
走来。我连忙闪到一边,听见了门被关上的声音。

  这下可不好再去偷窥了,我走到客厅,感觉心里苦闷得慌,掏出药瓶含了一
颗硝酸甘油,心想我还是出去吧,透透空气,我这有病的心脏,还真的忍受不了
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

  我轻轻地带上门出去了,走到离家50米的烟摊买了包烟。我已经戒烟很久
了,可我现在却想抽烟,来平静我那颗起伏不定的心。我抽着烟,回望着我那灯
火明亮的窗户,窗户里我那亲爱的妻子,在跟另一个男人快乐地做爱,我不知不
觉中,眼里蓄满了泪水。

  我像个行尸走肉在家的附近徘徊,烟是一棵接着一棵,望望天,望望远处的
灯光,我心里在长长地歎息。原以为我能够为了妻子能快乐一点,可以豁出去让
她跟别的男人恋爱、做爱,可事实上走到这一步时,我这颗脆弱的心灵,看来是
玩不起。

  当抽掉半盒烟的时候,我想他们应该差不多了,也许早就结束了,我身边又
没有电话,妻子也联繫不上我。我还是回去吧。

  回去的时候,妻子和小张正衣冠楚楚地坐在家里,小张的行李也準备好了,
妻子说:「老顾啊,你跑哪去了,电话又打不通,急死我了。」

  听到妻子抱怨,我挺不高兴,我对妻子说:「我一个大男人,有什幺可担心
的,还怕被女人强姦幺?」

  妻子说:「小张要走了,正等你回来告别呢。」

  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小张说:「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就不送你了,你到
街上打个的,让的士送你去车站。」

  「好的。」小张深深地给我鞠了一个躬,说道:「顾叔叔,谢谢你!」又对
妻子鞠躬道:「阿姨,谢谢你。」

  妻子叮嘱小张说:「记住我跟你说的话,回去以后就忘掉这一切,以后我们
就不要有任何联繫,也不再见面,知道吗?」

  「我记住了。我走了!」小张把行李背在肩上,妻子瘸着腿把他送到门口,
小张转过身来,然后,抱住妻子,妻子在他的后背拍了拍,说:「一路平安!」
小张在妻子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什幺,妻子回头看看我,然后羞涩地从裙子里面
脱下了她的内裤,递给小张说:「快走吧,别误了火车。」

  小张走了,妻子回到了我的身边。

  妻子关切地试了试我的额头,问道:「老公,你哪里不舒服呀?」我说,心
髒不舒服。

  「要不要去医院呀?」

  「我吃过药了,没事的。」

  老婆挽着我的胳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笑着说:「老公,我亲爱的老公,
我该怎幺谢谢你呀,你说。」

  我忽然有些讨厌妻子幸福的模样了,我面无表情地说:「现在你该不会怨我
不是处男了吧。」

  妻子看着我说,「其实我一直都没有怨过你,是你一直放在心里,好吧,现
在我们扯平了,你也不用老放在心里了。」妻子头枕着我的胳膊,忽然又不放心
地问道:「老公,我跟小张做了这事,你会不会嫌弃我呀?」

  「嫌弃就不会叫你去做这事了,去睡觉吧,折腾了一天,你也累了,我看会
电视。」我打开了电视,我其实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妻子却不知道我的心情,
她仍然黏在我的身边,说道:「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好好呆在老公的身边。」

  我也懒得去管他了,拿出一根烟来抽,老婆看见了,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老公,你怎幺又抽烟了?」

  「我心里不舒服。」我老实告诉他。

  妻子静默了一会,幽幽地说:「是不是我跟小张做那事,让你感到不舒服了?」

  「有点。」

  妻子埋怨道:「你活该,现在你知道你在外面搞婚外情,我心里是什幺滋味
了吧!」

  我可不想妻子重提这事,我站起来说:「洗澡,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