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其他故事

野 猪 母 子

   这是一篇很奇葩的色文,请用看童话故事的心态来看这篇色文,嗯……成人……童话!!

  猪生十八月即欺母——《先知书》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森林,绿油油的树木覆盖着弯曲的山路,一不留神猎人就容易迷失在着浩茫的丛林中,有人叫它迷失森林。大森林有一栋木屋,住着野猪一家人,野猪爸爸獠牙,野猪妈妈山花,野猪宝宝贪吃。
  野猪妈妈名叫山花,是野猪家族的第三美人。她正值一头母猪的盛年,一对白嫩、宽大的招风耳下,一双乌黑油亮,毛嘟嘟的大眼睛流露出慈爱柔和的目光。
  肥厚性感的嘴唇像李子般诱人,身上的肉也是白花花的,丰满圆润的两颗浑圆的奶子、强劲有力的乳头毫无顾岂地顶撞着胸衣,露出一对令人想入非非的大颗粒。
  肥壮圆滚的身躯走起路来喜欢左右摇摆,她最爱说:「我的猪宝,乖~让妈妈喂你馅饼吃。」
  每当野猪妈妈拖地板时那突突突摇晃的双峰和微剧烈颤动的肥臀总能引来野猪父子的意乱情迷的邪恶目光,山花那裹在薄薄裙子的胯下总是散发出一股令人心醉神迷的麝香味,能令整个小屋弥漫着一股扑鼻雌香。但这使野猪爸爸既骄傲又厌烦。野猪妈妈的特大号的乳房总能刺激得野猪宝宝兴奋,此时野猪爸爸会用拳头敲打野猪宝宝流着口水的脑瓜……
  贪吃是獠牙和山花的独子,八个月大,稚气十足的脸庞,矮矮的个子才到山花的腰部,体重却有一个那幺大铁轮重。他吃饭爱吧唧嘴,天性愚笨、懒散、好色,佔有欲强,这幺大了袜子还得让别人洗。但他不失为一个机灵的家伙,总是喜欢围在母亲山花的背后叽叽喳喳地,叫母亲给他做最好吃的浆果馅饼,父亲不在家是还敢时不时用身体擦拭一下母亲的大屁股。獠牙是头兇悍的公野猪,做起爱来力大无穷,绿幽幽的铜铃大眼,身躯像一睹黑墙,仗着锋利无比的獠牙敢同豹子正面交锋,最看不惯老婆宠溺儿子时的模样。
  ……
  妈,我的小鸭子拿来。贪吃坐在盛满泥浆澡盆里喊道。
  来了,我的乖宝,妈给你拿鸭子来了。山花宠溺地说道。她扭着肥硕的身躯,手中拿着可爱的黄色鸭子,灵活的跨进浴室里到澡盆边。
  看着儿子野猪宝宝日趋健壮身子,山花忍不住用手捏起一团泥巴,搓揉起来。
  母猪的手软润柔滑,擦在身上痒痒的,惹的贪吃格格地发笑不止。这的确是一幅温馨的母子洗浴图,猪妈在猪宝宝身上温柔地洗撮,猪宝宝格格笑个不停。
  山花穿了一身蓝色连衣裙,露出她那洁白圆滚的胳臂,在给贪吃洗澡是,无意中领口慢慢倾斜。贪吃眯着眼睛说道,妈,给我洗洗小尾巴。」
  山花伸长了身子接过来,却被贪吃目光直接侵入了她的领口内,母亲那一对奶房丰盈白嫩,乳沟深邃更见诱惑,贪吃的心头自然颤动不已。
  彭彭砰砰!!门猛地响了一声,獠牙回来了。怎幺他这幺大了还老得让你给洗,让他自己洗!!
  野猪宝宝听了老大不乐意,猪妈妈怒了怒嘴,起身离开了浴室。在獠牙的威慑下,从此无论獠牙在不在家,贪吃都只能靠自己给自己洗澡。
  在卧室内,昏暗的月光照进小屋,隐约听到两头野猪在说话……
  我得把贪吃送走。
  为什幺,老公?
  他这样被你惯下去没出息。
  可他才八个月,你忍心我可不忍心。
  他已经快翻天啦,我要把他送到他姥爷哪去,山林里比这这里强,他会成长为一头勇猛的野猪战士。这事就这幺定了。
  我……我……我可不忍心他到野外受苦,我捨不得他……贪吃那幺小,呜呜……
  贪吃无意间听到父母的谈话,他浑身一颤,手中的玻璃杯差点砸到地面。他想:「谁要去那个光秃秃顶山林,什幺好吃好玩的都没有。在这里我可以吃到浆果香饼,可以同小熊摔跤,听小鸟唱歌,最重要的是可以偷看妈妈的白花花的大奶子……
  想到那对白花花的大奶子时,贪吃的身体一阵颤慄,肾脏痒痒地。
  不行,这準是爸爸的诡计,他想从我身边抢走妈妈,我绝不答应。贪吃愤恨地想着。贪吃一扭身躲近了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昏昏地睡去……
  当晚,贪吃做了一个梦,他来到一个美丽的菜园,这里种着很多玉米、浆果、冬瓜等。他高兴地沖进去一同猛吃,正吃着高兴是看见稻草人上停着个乌鸦,乌鸦瞪着乌黑的眼睛望着他。贪吃正吃惊,突然脑瓜被拍了一下,好痛!!他一抬头,妈妈的大围裙浮现在他眼前。原来猪妈妈在摘菜,只见她白胖圆润的手臂在阳光下飞舞,再往下看下去贪吃的眼睛发亮了,妈妈肉感的身躯左右摇摆,一阵阵花露水的香味扑面而来,晃得贪吃只想流口水。
  恍惚间,贪吃同妈妈到了餐桌上,妈妈红着脸庞笑盈盈地看着她,好美!餐桌上摆着两个圆圆的大南瓜,一块大冬瓜和馒头。贪吃想吃两个大南瓜,可妈妈怎幺也不让吃,只让他吃冬瓜。贪吃摸着冬瓜,冬瓜发青的外表富有曲线,光滑的外皮长着一层细毛,摸起来好像很熟悉似的可想不起来。摸着摸着,冬瓜活动起来,长出来四肢和脑袋,变成了野猪爸爸的模样。
  野猪爸爸站起来冷眼瞪了贪吃一眼,径直向野猪妈妈扑去,两人很快在地板上滚成了一团真是一场噩梦,贪吃被吓醒了,他想他决不能离开野猪妈妈,为此只有委屈爸爸了,他决心有所行动来拯救自己接踵而来的悲催命运。他跑到了后花园里两天后,野猪爸爸意外地接到虎王的委任状,任命他为「十兽队长」并且立即出征,獠牙无奈挥泪暂别了妻儿,临行前暴操了山花一整夜,给贪吃留下来假期作业和三条规矩:第一他必须自己独自洗澡吃饭;第二他必须晚上九点上床睡觉;第三他绝对不许同野猪妈妈亲昵,包括不许触摸野猪妈妈衣服覆盖身体之处。
  山花领着贪吃送别野猪老公,贪吃偷偷打量一下母亲今天穿戴。母亲今天非常漂亮,身穿一身宽大的紫红色连衣裙,隐藏在围裙后的宽大屁股,随着主人的走路一抖一摆,一对大奶子颤颤巍巍像两个足球,肥厚的嘴唇打了唇膏,长挺的猪鼻一抖一抖,脸庞红扑扑的,宽大的耳朵插上去一朵黄花。
  贪吃忍不住地吞了口水,「妈,你今天好漂亮。」贪吃忍不住把手放在了山花的大屁股上。气得山花一巴掌打落了贪吃的鹹猪手。
  等獠牙走了出去不久,采桃子的猴子回家说看见,野猪家的野猪妈妈山花站在家门口时,野猪宝宝赖在她身后大肆抚摸野猪妈妈那宽大的屁股几天后的傍晚,猫头鹰看见了野猪一家发生了怪事,野猪妈妈在餐桌哄野猪宝宝吃饭,野猪宝怎幺也不肯好好吃,两个人似乎激烈的争论着什幺,而后野猪妈妈歎了口气,自顾自地吃了一口饭咀嚼一番后,俯下身躯把饭一口口地用嘴放到了野猪宝宝的口里,野猪宝宝这才吃得香甜的样子,母子俩嘴嘴餵饭时吧唧吧唧地响个不停,不过野猪宝宝的手已经趁机一边吃饭一边摸上了野猪妈妈的胸部……
  两个月过去了,野猪爸爸没有回来。贪吃乐得从母亲嘴里挖饭吃的游戏,菜饭粘着妈妈的唾液无比营养滋润,嘴舌不断探索在妈妈李子般肥嫩厚唇和湿润口腔中,真是双重的享受,为此饭量大增,身体猛长。贪吃已经开始要求山花亲自给他搓澡,山花死活不敢答应,贪吃就又哭又闹带绝食,并威胁晚上要睡到山花的卧室去,山花无奈下进到浴室给贪吃搓澡。
  开始一切还到平静,只是过不了几天后隔着浴室木板门外,听到了大手拍掉小手和山花的责駡声,但过了几天后山花的责駡声就渐渐变成了笑駡声,听到了亲昵地打闹声和吧唧吧唧亲嘴声。一开始山花穿着宽大的居家衣服给贪吃搓澡,然后该穿只穿内衣,越穿越少,居然发展到光着上身就进入浴室给儿子洗澡,最后被儿子软磨硬泡拉到了一个澡盆里泡起澡来这是獠牙离家4个月后的九点半,但野猪家的浴室里亮亮的,「啰啰啰啰"咯咯" 啊嗯" 」,传来了山花的笑声,妈,你这里的肉又多了,让我摸摸看。
  小色鬼,这是痒痒肉,谁让你摸来着,我就告诉你爸爸去。
  嘿嘿,他都那幺长时间没回家了,八成是有人来把去。
  不许瞎说,乖猪宝,来,妈让你摸这里,来轻点摸恩,还是妈的奶子好,呦?妈你究竟有几个奶子啊,平时看你只要两个。
  那不是为了给你们公猪爱看,妈特意吃了丰奶食品,所以看起来只有两个,实际你妈我有六个,嘻嘻,那四个是副乳,不明显……嘻嘻,六只乳头真好玩,我吸吸哎哟,小祖宗你轻者点,别使那幺大劲,一口吸两个就够了啊呜" 嗷呜" ,呦,妈,你这奶房里可没有奶水啊?!
  我不怀孕,哪来的奶水,除非……
  除非什幺,说嘛妈,告诉儿子。
  除非……除非……除非你能让妈生下一窝子猪仔来。
  你这怎幺说我还真期待能喝上你的奶水,你这摸起来手感好极了。对了,妈今后要做我老婆,咱俩生一窝猪仔我不就有奶水喝了你可别瞎说哦,妈做你老婆你爸爸回来怎幺办?小色鬼你满脑子不正经。
  他哪还回的来啊,是不是他看上了哪头小母猪在人类村庄做了家畜去,净胡说,我宠着你你也别太过分,我老了还指望你爸呢。
  妈你指望他还不如指望我,我比他年轻力壮多了。嘻嘻,妈你以后就嫁给我做老婆,咱俩生他七窝八窝猪仔不成问题你就知道生生生生,你不怕把你自己累死啊?来,给妈看看你的包皮退出来了吗。
  哎哟,疼哈哈,小乖乖直到这个程度,起来。跟妈回床睡觉去。
  妈,别走,你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哦。
  山花无奈地笑了,他儿子请求每晚睡觉前吻他一下,证明母亲爱他。
  山花俯下身来,把长长嘴巴伸向儿子的脸庞。没想到突然儿子把嘴巴伸向她,两头猪的嘴巴便紧贴在了一起。
  贪吃顺势用双臂抱住母亲的脑袋不让她移动,让后亲热地吧唧吧唧亲吻其母亲的嘴巴来。
  这一吻长达十分钟,等贪吃鬆开嘴时,山花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而后娇骂贪吃:「你想把你妈噎死啊,死玩意,呼……呼哧……这熊孩子佔便宜占到你老妈身上了,小猪崽子居然敢把舌头伸到人家的嗓子里去了。」
  贪吃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用舌头舔吃着留在鼻子上母亲的口水回味着,母亲的口水里含有一股草莓般的香甜味,和上菜饭咽到肚子里是无上的美味。
  妈,你今后每晚你都要这幺亲我呦。贪吃有些食髓知味。
  死猪仔,你想的美,那是你强要亲我的嘴,要亲亲你枕头去。
  不妈,你得答应我每晚亲我嘴,不然今天我就到你屋子睡觉去。
  你要不要脸啊,死猪仔,行,妈答应你但你得保证好好学习。
  嗯,还是妈好。妈你看,我的棒棒快要爆炸了,你给我揉揉。
  大自然的造物总是神秘莫测,人们以为能够瞒住一切秘密却瞒不了自然的耳目—昆虫。无处不在的昆虫正是所有秘密的先知者。野猪一家花园里的昆虫,起今后贪吃的卧室每到临睡前,从小猪仔卧室窗户里传出吧唧吧唧的亲嘴声和母猪哼哼的的声音,随后而来的就是啪啪啪地撸东西的声音小猪的美滋滋、恬不知耻颤抖的哼哼,最后是毛巾擦拭床铺和身体的声响四个月过去了,天气已经变暖了,野猪爸爸獠牙仍没回来。山花每隔不久时间,便要只身走到山岗上向着远方嘹望。偶尔从南方飞过的双燕也会令她眺望许久,真是望眼欲穿。
  「也不知老公他怎幺样了,是不是在思念着我和儿子这个家,军营的伙食合口味不?活着还是……不,不,再想下去太可怕了。一头没有公野猪保护的母野猪迟早会被其他猛兽吃掉或是被同类掳掠,这是弱肉强食的百兽世界万古不变的生存法则,与其被吃或被陌生的公猪掳掠后同别的母猪争风吃醋,不如被自己亲儿子佔有……不,我都在胡思乱想什幺啊,老公,那是孤儿寡母相依为命,不得已我才给了咱们儿子一点点温柔的慰藉,这只是每头母兽都会宠溺幼子的行为,我会守护住最后的底线!老公,老公,只要你能够平安回来,山花还是你最漂亮,最温柔的母猪……」
  没有人能听到山花的心思,母兽的心思就连大自然也是个禁地,难以揣测。只有一只若无其事的乌鸦盘旋一圈后,飞走了。
  乌鸦飞在天空中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切,一头肥壮的,身穿蓝白色围裙的漂亮母野猪站在山岗上左右徘徊,不一会一头半大小公野猪光着屁股跑来搂着母野猪的说着什幺,母野猪俯下身同小公猪嘴对嘴地吧唧吧唧亲起嘴来。小公猪亲够了,肚皮地下那一条硕长的粗粗的猪屌便蠢蠢欲动了,遂拉着母猪妈妈的猪蹄向山岗下的屋子跑去,母猪红着脸顺从得跟在他的后面小跑。
  又是两三个月过去了,天气炎热,树木翠绿。山花也能在户外晾晒衣服了。
  一根晾衣杆上挂着短裤、小褂子、三角裤、翠绿色连衣裙,白色围裙,胸罩在风中飘扬活像一只只生动的云彩,山花又沉思在这云彩似的遐想中,大概只有在遐想中才能同夫君相会。山花回屋后,贪吃走到晾衣杆,想都没想把山花的大胸罩拽下掖到怀里,跑到自己的卧室中,把裤子连同裤衩脱到脚边,背对着门,肚皮地下那一条硕长的粗粗的猪屌猛然伸出。手在前面用母亲的胸罩耸动着黑屌打起了飞机,完活后把胸罩扔回原处。
  是的,贪吃已经能自慰了,通过在学校学到的知识,他也懂得了射出的精水是自己的子孙。但他就想拿最宠爱他的母亲的胸罩自慰,想像着猪妈妈洗胸罩时会用双手温柔抚摸着自己的万千子孙,居然有着一种强烈的期待。今晚终于他捕捉到了母亲搓洗胸罩时的美景!
  浴室木门半开不开地虚掩着,透过门缝,雾气缭绕地狭窄浴室里,母亲脱光了上身,露出了白花花的肥肉,圆润的臂膀闪现着粉红色光芒,下身只穿着一只窄小薄薄的裤衩羞答答地包裹着母猪那似乎「包容万物」的器物。她俯下身时,两只硕大的奶子和四只土豆大小肥嫩的副乳温柔地下垂,六只紫葡萄般诱人的乳头随着野猪妈妈左右臂的摆动颤颤巍巍抖动。
  无知的猪妈妈的双手在水盆里细心温柔地搓揉着那特大号胸罩上浸染的万千子孙,子孙浆和肥皂水摩擦起了奇妙的化学作用,肥皂泡朦胧里幻化成一头头小小猪仔欢快地在母亲双手间淘气,每个小猪仔都争先恐后地伸长脖子要吞吃母亲下垂颤动的紫红色乳头。
  贪吃看得眼睛都发亮了,激奋地闯进浴室砰地把门闩锁上,随即浴室的灯泡被熄灭了,黑暗笼罩的浴室里立刻传出了山花的尖利的惊叫声和激烈的推搡声幽静的山林万籁俱寂,青蛙似乎都要昏昏欲睡。
  山林中的夜晚出来觅食的小虫听到了小木屋浴室里却相继传出着厉声高亢的喝斥声(臭不要脸的畜生!马上滚出去……啊……)、啪啪啪地抽打嘴巴声(住手牲口!那地方是你能摸的!!?我扇死你这狗都不如的牲口!)、痛苦的啊呜哎呦哀嚎声、吧唧吧唧啃嘴声、含糊不清啊呜啊喔声和逐渐降低的的斥駡声、啪唧啪唧扑哧扑哧地抽水声,地板被压的嘎吱嘎吱声、山花呜呜呜伤心不已的哭泣声……
  月亮婆婆皱起了眉头,害羞地把脸一侧,躲到了乌云伯伯的身后,她不愿目睹这一桩世间丑事。乌云伯伯饶有兴趣地探出头来窥探一番后,他大手一撒,将一缕星光点撒进浴室窗内,给微微晃动的浴室罩上了一层轻柔褐色的曼纱,来保障这桩世间美事不受乾扰从那次,每当夜幕刚刚降临,木屋獠牙和山花的卧室窗户便早早挂上了窗帘,接着整夜整夜传出着亢奋的喘息声夹杂着啊啊啊" 呀呀呀" 啊嗯嗯无奈的呻吟声……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数个月过去了,天气变得酷热。山间的鸟类都纷纷飞下山林来到路旁捉虫。老乌鸦飞到了野猪一家屋顶休息,他发觉脚底的屋子下很吵闹。于是俯下是往门口一看,一头十分肥美的漂亮母野猪在院子里带着六只小猪崽玩耍,六只小猪崽明显是新下的,身上还有未退去的花纹痕迹,他们欢蹦乱跳得跑来跳起,看得母野猪格格个格欢笑不已。
  山鹰飞来送到屋子里一头很年轻、脸相还带两份稚气、消瘦的公野猪手里一封阵亡通知书,公野猪看后禁不住阴险地笑了笑,随手把它礽在茶几上,公野猪走出家门,径直走到母野猪身后走到她身后搂住了她,嘴里向她说则什幺话,母野猪听后脸一红,很高兴地样子回过头来用舌头舔舐那头年轻的公野猪的鼻子。
  公野猪的手也不客气,左手径直伸进了母野猪的领口,右手插进里母猪的裙子里摸索着,母野猪的一只乳房被迫裸露出来,一只大枣子般黑亮诱人的乳头被公野猪一口叼住吮吸起来。
  公野猪的脸颊随着奶房的抽吸一鼓一瘪,少许奶汁从嘴角边滴下,一头淘气的小猪仔趁机张开嘴巴接住奶汁。
  多幺迷失的森林,什幺秘密都可能在发生,但不能全部被掩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