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職場激情

十二扇窗(1-10) (3/3)

   (十)

***********************************
  这集做过场交代、情色篇幅不多!希望有人能耐心看完。

  发现元元的作者与读者超过五成以上已经是中国人民,而我的用语及观点纯
粹是采台湾观点,对不同国情、用语及社会现象,可能难以理解,不得不在此说
声抱歉。

  台湾的作者加油了!
***********************************

  好不容易才把两人身上又黏又稠的阴部分泌物清理完毕、穿妥衣服。小雪面
生,羞得见人,怕出去别人问起三人在厕所到底胡天胡地些什幺?那时可怎幺回
答才好!怔怔的逕自进了小姐休息室。

  我洩了两炮,腿上发软,好不容易过了转角,见厅中客人全跑光了,只柜檯
前围了一群人,而店内小姐全钻进柜檯底了,气氛不太好。

  阿国整件橄榄色麻织休闲服背后全给深红色血渍浸透了,皮肤上老大一个开
口,汩汩血水直冒,整个人嵌在椅子内,目光涣散。

  起司就立在阿国身前,面红耳赤的正跟雄哥争论:「雄哥!你这样说就不对
了,自己细汉仔动不动拿刀就乱砍,做大哥都不管教?」

  「说过我不清楚了嘛!我又不是整天盯着他!」雄哥火气也大。

  「如果阿国得罪了他,大不了两边好好谈嘛,现在伤了人,就看雄哥怎幺办
了!」虽然知道起司老头是新竹老一辈三光角头,雄哥多少不敢乱来,但心想事
缓则圆,还是不得不出面缓颊一下。

  「雄哥,小森到底为什幺砍人?」我拍了起司一把,站在他身旁。

  「我也不知道,十一、二点过后,他整个人就怪怪的,阴阴的,我倒忘了问
他。」

  「干!还不是因为你,小森一直看不惯小雪对你好,枉费他把小雪当成女神
一般,小雪却总是让你乱来,还一脸笑容,干恁娘咧!」雄哥背后一票花衬衫、
理平头的小弟,其中一个高个子的就要冲向前来。

  「阿明,恁母仔咧,这有你说话的份吗?」雄哥瞪他一眼。

  「我知道小森甲意小雪好久,第一次见到小雪就开始约她,却总没约成,这
次大概以为小雪被波波哥给……怎幺了,一吃醋就拿刀砍人了。」雄嫂丽娟在旁
插口。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大略知道梗概,也不再问。

  「咿欧……咿欧……」声响,救护车警铃在门外停了下来,丽娟陪着娃娃把
阿国扶了出去,我紧随她们来到门外,望着随车护士做了简单包扎之后将阿国在
担架上繫好,正要与司机合力推上车厢,我赶紧跨前几步握住阿国的手,望着他
说:「歹势!本来是给你好康的,谁知道变成歹康的。人还好吧?」

  阿国睁开黯淡的双眼,里头一抹笑意:「干!爽到就好,三八!皮肉伤没事
的。」

  我知道伤口足足有二、三公分深,幸好没伤到神经,但起码住院二、三天跑
不掉。

  「好好静养,哈女人的时候我就会出现!」我叮咛一句。

  他嘴巴一开就想发笑,却是牵动伤口咳了出来。

  「嘿!嘿!混血女人的毛还是黑色的,哈哈!黑色的。」一脸苦笑。

  真是死性不改,我心里也想笑。

  随车护士大概等得不耐烦了,原本站在车旁和司机小声说话,这时又回到担
架旁摧促:「好了!好了!伤患流很多血,还是赶快送医院吧,哪个家属一起去
呢?」

  一阵浓郁的香味钻入了鼻端,嗲嗲的黏腻语声似曾相识,我擡起头猛一瞧,
哈!怎幺是玉珍,那个风骚波霸肉感小护士,不是和品瑄出去了幺?竟然会在这
里碰面(见十二扇窗(六))。玉珍不认得我,见我发愣,眼里塞满莫名其妙。

  阿国也奇了,循着我目光望向玉珍,嘿!也认出来了,是偷窥过的大肉弹。
于是凑手轻捏我的手,满意的说:「哈!放心啦,很快就好!很快就好!」想想
也不对,又说道:「不……不……如果病房护士是她,那就最好不要好……不要
好!」

  乱七八糟、胡言乱语,我懒得理他。走到丽娟旁商量请娃娃充当家属随车到
医院去,等我交代一下随后就到,反正时间已经淩晨一点多,搞成这样店里也甭
营业了,而医院就在左近,过三、四条街就到。

  救护车带着刺耳的尖啸声走了,我在外头接同事的电话,小雪、阿珠姐以及
另一个妙龄女孩披着银色方格暗纹大衣、光着膝盖以下健美白晰的小腿打身边走
过,独不见大奶妹。

  小雪神色如常,脸上的妆重新扑好,依然明艳妖娆、秀色可餐,没法想像半
小时前才和阿国插红插翻她前后两个肉穴。

  「好雪儿!没问题吧?」我问她。

  「呆纠固!」她娇颜如花,俏皮的回我一句日文。

  「虽然有点遗憾,但今天我很快乐。真的!」冷冷的小手握上了我暖暖的大
手,脸上果真没有埋怨。

  「给我电话!改天你应该请我吃顿消夜才是。」狐媚的眼睛盯上了我。

  那是当然啰!原本夜里就打算陪她吃宵夜的,不管改哪一天我都义无反顾。

  交换了电话号码后,她红了红脸,又说:「下次我不準你从后面来,痛死人
了!」一溜烟赶上前头两人,上了厢型车,绝尘而去。

  里头还在乱哄哄的,雄哥的一班小弟不知听起司说什幺竟有人开始叫嚣。

  「干恁娘!起司哥你太过分了,跟你说小森早跑不见蛋了,你就不信。」是
刚刚脾气暴躁的瘦高个儿阿明。

  「如果要私了,就交出小森,我会让老头跟雄哥好好处理,是非曲直到时自
有论断。」起司态度强硬,料準雄哥这江湖新贵不敢动他。

  「要公了,我绝对让他背个重伤害,桃竹苗地区他也不用再混了。」

  「我咧……干!」阿明又要冲了出来,雄哥一把拉住他,劈手给他一巴掌:
「干恁娘!阿明,你给我进去!」雄哥也火光了。

  阿明恨恨的走进音控室,厅里霎时沈默了起来。

  我站在起司后头,突然觉得起司这人除了好色之外还挺不错的,朋友义气做
的漂亮,丝毫不会有贪生怕死、见利忘义的念头。

  后头椅子上默默坐着一个女孩,是大奶妹,睁着高校生般清纯的大眼在灯光
下一闪一闪的眨着,脸上安安详祥、毫无惊惶之色,脸庞还泛着淡淡笑意。是在
等起司吧!我想。

  雄哥总算考虑好了,语气也平和下来:「起司哥,真要我交出小森我也没办
法,得罪了你们,谁知他会不会跑回南部乡下躲。」

  「嗯……我看就让分局来处里吧!」他做了决定。

  我想我也会这样处理的,私了,小森不见红可不能轻易作罢,让警察局来处
理,只要躲一阵也许还能搓掉。

  「呵!呵!好,那我就请张分局长过来好了。」起司也不多说,拿起行动电
话就拨,这时雄哥的脸反倒不怎幺好看。

  笔录做到淩晨快三点,我可真的累了,妈的吴警官尽问我厕所案发现场到底
怎幺一回事,为何三个人挤在同一间,该叫我如何启齿?只好把真相加上三层马
赛克再予以淡化处理。

  仅仅这样,远远和张分局长聊天的一个穿着白色T恤,紧身牛仔裤的年轻女
孩眼睛却亮了,耳朵这幺尖,五公尺外也能闻落叶声,干!

  送走起司的BMW320,一阵刺耳的轮胎加速声往天边消失,他赶着和大
奶妹共登极乐。而我够了、也累了,就算起司在后头推我屁股,也抓不準能否插
进大奶妹的肉洞里。

  口袋里有品瑄房间的钥匙,我没办法不往她房间里走,与其回到自己冷冷清
清的狗窝,不如到品瑄香喷喷的闺房拥美同眠。

  轻轻推开房门,晕黄的光线透了出来,床头灯还打亮着,品瑄背着光安安静
静的侧睡着,薄薄的丝被捲在身上,因为转身的关係有大半片粉臀露在外面,映
着晕黄的灯光,吹弹可破的一如蜜桃一般。

  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在她身旁轻轻坐下,床头柜上放了几本崭新的书,
最上头是一本「向百万名店挑战-如何成为成功经营者」,已经看了好几页,中间
用张A4纸权充书籤,我看到上头有字迹,抽了出来,密密麻麻写了一堆字,左
下角画了个小人儿,一支箭射在眼睛上,遮头盖脚草草的写了好几行字「臭波波
臭波波臭波波臭波波臭波波」,最后下结论似的又压上三个大字:「讨厌你」,
我心里不禁苦笑。

  才想丢掉,见到背面还写有一行字,凝神一看,是「波波,我当你女朋友好
吗?」不知是否等我等累了,想留给我的话,半夜醒来见不到我却又爬起来狠狠
把它划掉。

  我感到鼻头有点发酸,眼眶热热的,很想紧紧抱住她,随便说什幺都好。探
手伸进薄被抚触她腰身与粉臀间的美丽弧线,里头丰满胴体一丝不挂,因为熟睡
而微微发烫。虽然疲惫,我的跨下还是有点动静,不自觉手已轻轻的滑过山岭,
来到最令人迷醉的地方。

  品瑄因为侧躺两腿紧紧靠着,只露出一小片阖起的玫瑰色阴唇,碰在手心干
干暖暖的,乌黑柔亮的毛髮服贴的依着大腿,菊穴好似花瓣般整齐的紧缩着。约
略是我碰到她的敏感部位,她娇躯动了动转过身来,全身成为大字型,玉体又再
藏进薄被里头。她若有似无的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笑了笑,牵着我的手放在胸
前,没半晌,又自顾自的睡了。

  我感觉手底下柔软胸膛的起伏平顺了,才慢慢的挣回右手,没敢吵她,匆匆
漱洗完毕,光溜溜的就钻进薄被由后头拥住她,胸膛贴着她光滑的脊背,失控勃
起的阴茎就顶在她嫩嫩的两股之间,由后头往前看,她脸上透明的寒毛随呼吸规
律的起伏,睡得又甜又香。她没醒来,除了用小手揽住我的臂膀外再没动作,而
我抱着一团火球原以为很难睡,但,没多久我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