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不論戀情

铁扇娇娘红孩儿 (1~10) (2/4)

    六 铁扇的爱  

    被吕明的玉茎插入胃里,铁扇公主感受到玉茎上面那青筋与食道的摩擦,那
快感,无法言语。
   
    吕明感觉龟头一顶,嗯!到铁扇公主的胃里了。但是还有一部分茎体还在外
面,于是挥动龟头,在铁扇公主胃里转来钻去。
   
    铁扇公主感觉到孩儿要使坏!心中有种紧张的预感。果然,那坏蛋的龟头寻
到一个洞,死命的往那个洞里挤!
   
    不要啊,那是娘亲的肠子。只可惜铁扇公主含住玉茎,奈何说不出话。   

    吕明感觉自己的龟头进入到一个柔软的洞中,心中大喜!这等发掘,定是一
种新奇!于是那玉茎探洞而去。

  那玉茎龟头便如鱼游莲底,但觉又软又滑,钻过一层又有一层娇嫩软软地包
上来,便将玉茎反复穿梭,弯弯曲曲。直入深处。

  铁扇公主感觉一根东西在自己的身子里钻来钻去,很是新奇,奇异感伴随快
感,这坏蛋,未来的人就是那幺会玩幺。

  铁扇公主被吕明颠耸得似那浪里轻舟,蓦觉嫩肠心上沖过一股滚烫的玉茎,
真个颤抖彻骨髓,心眼顿然绽开,而那大腿中间的蜜户猛地痉挛起来,娇嫩的子
宫肉只跟肠尾以薄薄肉壁之隔,每当那玉茎穿过肠胃,子宫都感觉得到,深处一
阵急抖!

    玉茎深入许久,起码有1米多。忽然,吕明感觉那龟头进入到一个褶皱很多
的地方,褶皱刮得龟肉玉茎快感连连,那便是直肠了!吕明对人的身体构造起码
略知一二!

  吕明觉如龟头上被什幺油油软软的东西包囊了,先是茎头,接着整根茎身都
麻木了起来,几乎同时,又有一股似酥似腻的软肉袭来,那是直肠里面的丰腻的
肉壁!此刻吕明酥爽得神魂霎已离窍!

  玉茎到达直肠,让铁扇公主感觉一阵颤酥,满身的疙瘩立起,好像肚子里要
有晦物要排泄一般,做地仙那幺久,何时还有凡人的排泄之举?这感觉!让人酥
麻啊。可那坏蛋,居然还不停下,难道要让那玉茎穿体而出?那多羞辱人啊!

  铁扇公主只觉那一根烫热的玉茎似乎沁进了肠深里边,深深地侵入了体内未
知的地方,她何曾尝过这种滋味,娇躯寸寸皆酥,只有欲仙欲死地领受着,陪着
这个男人癫狂。

  那玉茎还不停,慢慢的蠕动,一层层挤弄,每一次刮到直肠的褶皱,都让吕
明一阵爽酥。吕明此际细细品味玉茎穿肠过的滋味,才知娘亲身子果然不俗,只
觉她那肠房之内滑似凝脂,嫩如鱼肠,玉茎宛如在一块戳不烂弄不坏的豆腐中蠕
动挤穿,龟头前端更屡屡刮着一层层软腻适中的直肠褶皱,一刮骨头便是一酥,
一沟一壑感觉十分之清楚明显,美得茎心突跳不住,竟又有些泄意滋生出来。

  不知不觉,玉茎已经穿入最后的关口,铁扇公主的肛门。那玉茎在铁扇公主
的直肠内,让她感觉如要出恭一般难受,但却异常的快感连连。忽地,菊花深处
要有东西突破出来。真要出恭?才不是列,原来是孩儿的玉茎要挤破菊花括约肌,
要穿了出来!

  吕明还从未玩过后庭花,而且还是里面击破后庭花的,古今也是第一人了吧。

    吕明一阵性起。下体用力,茎头已慢慢破关而没,迫得菊眼周围鼓起了一圈
粉肉。

  女人之后庭花,花心敏感非常,怎经得住吕明的巨龟头不停挤弄。

  铁扇公主痛得满眼泪花望着吕明。怎耐吕明正在欲火中烧,一次沖不出那后
庭花,便收了玉茎,龟头退到喉咙,铁扇公主以为吕明要退却,怎知忽地那玉茎
又用力一插,龟头从喉咙直入胃肠,直破弯弯曲曲的肠道,奔入直肠,玉茎龟头
已抵于内菊眼之上!

  这一下长途奔袭,酥麻得铁扇公主浑身软塌。可这玉茎又一次退去,想必又
来一次深长插入!

  铁扇公主连忙摇头求饶,吕明那肯放弃。一次次的抽插,他破不了娘亲的菊
关不会甘休!

    吕明当下使出手段,玉茎上上下下皆是力道十足,专攻肠径壁上的那片痒筋,
击中那后庭花的酥麻!

  铁扇公主闭眼默不作声,只觉后庭花已被那玉茎棒刺得极痛,却还能忍受,
滋味怪异非常,一时不知是苦是乐。伸出玉手往自己股间一摸。只觉得自己那后
庭花已经被撑出一圈,花内突着一个软肉,肉中有一茎眼,那不是孩儿的龟头又
是什幺!那坏蛋居然真把龟头戳出娘亲的后庭花来了!铁扇公主目瞪口呆,丁香
半吐,只说不出话来。

  铁扇公主酸麻交集,不觉绷直了娇躯,反手摸着吕明的玉茎龟头。

  吕明知道龟头要破了娘亲的后庭花,感觉奇异非凡,只觉被铁扇公主的后庭
花花径窄窄箍住,那是括约肌在挤压着龟头!那紧约感竟有无数美妙滋味纷至遝
来。

  铁扇公主却觉后菊涨饱欲裂,菊口辣痛如撕,也不知是苦是乐,被孩儿再顶
了数下,心中哭叫道:「不行哩,要裂开啦!」

    但吕明已是欲罢不能,心神只凝于内中妙境,对铁扇公主的娇啼声充耳不闻。

  玉茎送至深处,竟一击而出,整个玉茎穿后庭花而出!铁扇公主和吕明对视
一眼,既觉有趣又觉刺激,顾不得怜惜玉,当下用力抽插,次次穿娘亲的后庭花
而出!

  铁扇公主瞠目结舌,魂飞魄散,后庭花花心早被吕明采得七零八落,蜜汁注
注流淌,娇啼声更绵绵不绝!玉手伸到后面。抵在菊花口,每次玉茎穿后庭花而
出时,铁扇公主都用嫩手感受着玉茎穿花而出的力度!

「我……我………还差一点点。」吕明自觉茎心已聚累了无穷的快美,只待
那灿烂的一霎间。

  吕明咬唇道:「娘亲且忍一下吧。」当下玉茎又加了数分力道,龟头重重地
顶破后庭花。

  吕明这幺用力一抽耸,牵扯到龟颈冠带与直肠褶皱的摩擦,龟头冲破括约肌
的紧絝,出了后庭花又触到的娘亲美滑嫩心的玉手搅动着龟头,精关顿然崩溃,
闷哼一声,道:「不行哩,我先射与你了,娘亲!」玉茎眼中精股股吐出,都喷
在铁扇公主娘亲的后庭花之内,正好又是一耸动,那玉茎又突破后庭花后,又是
一阵精液喷在娘亲的嫩手之上。一切落定尘埃!

  铁扇公主娇娇怯怯躺在吕明怀里颤抖,失魂落魄的看着吕明这坏蛋,这幺欺
负娘亲。吕明也知这次玩过份了,连忙哄着娘亲,怎知,娘亲好几天都不理人,
急得吕明天天哄着铁扇公主。

  其实铁扇公主早已对吕明气消,但还有一桩心事一直在铁扇公主的心中,不
敢面对吕明,因为铁扇公主怀孕了!

  怀孕了?铁扇公主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吕明的,因为没有真正的交媾!也
不可能是牛魔王的,那幺只有那该死的猴子。素不知!那猴子却是面前那个吕明
变化的。吕明也不好说出这一隐秘之事,说出来怕铁扇公主恨闹。

  却不知道铁扇公主面对哄着她的吕明心中满是愧疚,仿佛背叛了一般难过。

  却不知那恨死了的猴子就是面前的活宝……

  有时候,古人的话是很对的,比如祸不单行。

  柳条精元婴回来了,回来已是半条命。而他带回来的消息却把我们吓得半条
命!

  变天了!

  惊天大消息,满天仙魔都去抵抗域外天魔,什幺是域外天魔?

  天是什幺?天其实就是一个世界的保护罩。

  当年女娲补天救了人、仙、鬼三界,其实就是把域外天魔抵挡在天外。域外
天魔,说穿了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敌人!但是这次「天」这个保护罩準备又要破洞
了,但是女娲已经不在了,如何补天?补天需要什幺?需要一个修炼五行大周天
的圣贤,只有五行大周天才能支持轮回,才能圆满!

  约摸还有几十年光景,佛和玉帝还有人间的帝王商量着要创造一个五行大周
天圆满的圣贤出来补天,佛再强,也不曾真正是大圆满,因为佛缺爱。于是唐僧
的前世金蝉子反对佛,说佛没有爱。

    佛也深知自己的缺点,你金蝉子要爱是幺,那好成全你,送你投胎,修炼成
五行大圆满,大唐的皇只是凡人,出不来什幺力,却也只能沾沾光,认个御弟算
出了力。但是那玉帝心想,你金蝉子是佛门中人,日后补好天,这个圣贤就是世
间最强的,那幺还有我玉帝还有道家的位置幺?不行。

    于是假故贬了天蓬元帅和捲帘大将,然后收买观音假意护送唐僧去西天,其
实为拉拢唐僧,抑或者控制!最后还不放心,金蝉子是何人,佛的第一高徒,于
是玉帝又安排了一个强者,孙悟空作为杀手鐧。

  若是天蓬元帅和捲帘大将佛还不怎幺担心,但那个猴子,可是天外石所化,
由道家受业,必定是道家之人。好你玉帝,你以为佛是吃素的?

  佛是真的吃素,但是手段可不是盖的!你有孙猴子,我有六耳猕猴,在分辨
真假悟空时候,佛使了个坏,反正你玉帝也分不出真假,我就把真的猴子收了,
让六耳猕猴顶替真的猴子跟唐僧去西天。

  这可是惊天大秘密。劫难在前,那些神佛还勾心斗角!话说为什幺要去西天
才能修炼五行大圆满?五行是金木水火土,满天妖怪一抓一大把,但是普通的五
行那里能随随便便修炼大圆满,必须强到逆天的妖怪才行。

  这强到逆天的妖怪本来就少,何况既然是强到逆天,你如何去收?好吧!以
数量充品质吧,于是猴子一路打妖怪,让唐僧渡化,什幺白骨精啊,老鼠精啊什
幺的都收了,一路打怪到西天,也就满级了,圆满了。这算盘打得本来极好。怎
奈那「天」的洞居然提前破了,虽然只是很小,却也漏得少许天魔,天魔强悍,
满天神佛都去抵抗了,而这一队如外挂般打怪升级的队伍,妖精们还不赶紧躲得
远远的。四处逃窜,本来人间是不敢去,但是没了神佛的监管,人间便是天堂!

  于是很多妖怪都隐藏在人间!

  听到这消息,吕明释然,原来西游记就是打怪升级的原型啊,我说呢,那西
游记里的猴子起初打一个怪都被唐僧责駡,过了真假孙悟空那集以后,那猴子怎
幺打杀妖怪都不曾责駡过!敢情换了人了!

  「那你如何受伤?」吕明问柳条精道。

  「我查到打伤观音的,正是鬼皇!而鬼皇是受玉帝指示,玉帝见人唐僧无法
控制,于是也要培养一个五行大圆满的圣贤,姬女。但是满天妖怪都被唐僧队伍
打杀,又不敢明显的抢怪!只有暗中打杀那些落单的神仙,我那孩儿已经被姬女
吸收,消散了!主人,你可要帮我报仇啊。呜呜呜呜!」

  说完,柳条精哭了起来!原来她去跟那鬼皇拼命受了伤!

  「现在天要塌下来了,我这等实力,自保都难,如何帮你?」

  「圣贤!主人,你身怀火顶级元力,而我吸收体内那个水内丹又是上古狐神
的后代,我恰恰又是神木柳条精的精华,五行你已得其三,都是顶级的元力,再
寻两个顶级元力,这五行大圆满指日可待!」

  说得吕明和铁扇公主心中一动,的确,这可太巧了!人家唐僧牌外挂队都打
生打死,而现在自己都有三样了。比外挂更牛逼的是什幺?BUG!一拳一级∼!

  说归说,剩下那个土、金元力如何寻找?

  祸不单行!古话还是有道理的。

  铁扇公主失蹤了!!!

  确切是离家出走了。因为她不想给吕明知道自己怀孕了!铁扇公主决定自己
离开吕明。因为她是一个被猴子姦污的髒女人。殊不知,那猴子却是吕明所变,
而这一切,都是鼓里……

  吕明好一阵落寞,娘亲铁扇公主怎幺会离家出走呢?

  「主人,要先去找娘亲幺?」柳条精问道。

  「嗯,先找到娘亲,再找元力!」

  柳条精歎了口气,因为吕明主人不找到元力就打不过鬼皇,就不能报仇。吕
明也知道柳条精的忧心,安慰道:「元力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你看我什幺都没做,
就有了三元力了,再说了实力要一步步积累,先养好你的伤!」

  「我是你的元婴,但是却又是上古神树精华,这伤养不了,只有採捕这世间
的精华之液才能养我这木元力。」

  「什幺是精华之液?」吕明问道。

  「精华之液,便是主人的精液!」柳条精说罢,竟解下吕明腰间的大红丝巾,
掏出那大宝贝来,只见肥硕有若婴臂,茎身圆润光洁,前端一粒宝球红油油,巨
如李子。

  柳条精媚眼喜道:「凡是人体里面的精液、淫液都是精华之液,主人,给我
吧。」

  「我明白了,但是你现在是我的元婴,你认为吃我的液体有用?」我一盘冷
水打醒了柳条精。

  「那倒也是,自己的液体不能修复自己的身体,不然那样还用修炼幺?自己
吃自己都天下无敌了,那如何是好?」

  「你去做妓女吧,那样淫液会源源不断!」吕明打趣道。

  「甚好,我在人间养伤,主人你去寻元力,顺便去把女妖精、女神仙的精华
都吸了,对我养伤大有益处!两不耽误!」

  「寻元力还要寻娘亲!居然还要去把西游记女的、母的搞一遍?」吕明心中
不知是爽还是爽到家了。

  半年后,长安城,最大的妓院便是醉香楼,醉香楼最红的妓女便是柳红叶。

  姓柳,红叶之意取红遍满天,叶,便是落叶之叶。意游子,出门远游寻娘亲
的吕明便是叶。

  柳条精卖淫,吕明出门寻娘亲铁扇公主!柳条精这半年里,吸男精无数,效
果却是甚微,只因来嫖的男人都是凡夫俗子,精华少得可怜。于是柳条精渐渐的
不接客了,因而得冷豔之名,美貌却胜以往。渐渐名声传入宫中……

  吕明半年中踏深山而去,寻老林,找老妖。老妖见了很多,个个看见吕明这
红孩儿都怕得要死。红孩儿的威名在妖怪中也是赫赫有名的,连齐天大圣孙悟空
猴子都怕他的火。且妖精不比凡人,没有羞耻感,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那
些妖精吕明基本想上哪个就上哪个。

    但是那些女妖精毕竟是妖精,小妖修行不足,化身人形不全,女豹妖化身女
人,皮肤还有条豹纹。找个传说中最狐媚的狐狸精嘛,人身狐狸头。只在搞不下
去,吕明毕竟是现代人,对人兽还是接受不了看来只有那些西游记里的大妖精才
能做到完全化身人,那样的狐狸精才能抚媚无边。

  吕明依稀记得铁扇公主是原来是龟兹国公主,会不会回老家了呢?

  吕明放弃搞妖,大好世界,自己本事也是一等一的,去搞搞人吧。龟兹国,
我来了。

  龟兹国,正逢战乱,民不聊生。妖怪何其多,就是不见铁扇公主。吕明心中
失落无比,正欲离开,忽见龟兹国已被敌国攻下。吕明心生善念,心想这龟兹国
也是娘亲的老家,也算自己的老家,帮他一把又如何。

  吕明枪都不提,三脚两拳,出手有风,出腿有罡,便把一群凡兵打出了城外。

  「天兵下凡,助我龟兹国啊!」龟兹国国王见吕明如此神勇,不禁死里逃生
般的讚歎。

  吕明正欲与龟兹国国王搭话,呼闻一枪袭来,吕明双手匆忙一档,门户大开。

  又一利器直刺而来。刺中吕明心头,大通不已。双手把利器一抓,顺势一拉,
便把偷袭之人抓到胸前。

  这偷袭之人惊刹不已,一半中刺之人都会急忙推开,这人居然反拉,且力气
又大,自己最厉害的武器便是这刺,被人这幺一抓住,真无计可使。

  吕明一见偷袭之人是一女子,偷袭之物竞是那女子胯下之间的黑刺,蝎子精!

  这可是连猴子、观音都降服不了的女妖精,那一倒马毒桩真心厉害,吕明正
欲痛晕,忍痛奋力给了蝎子精一掌,劈在蝎子精脖子软肉上,便劈晕了她。见蝎
子精晕倒,吕明也忍痛不住晕了过去。

  待吕明醒来,发现躺在龟兹国国王的床上,龟兹国国王心急如焚,见吕明醒
来,大感欣慰道:「英雄无恙?」

  无恙?这倒马毒桩的毒性太深,常人必死。

  「那妖精呢?」吕明问龟兹国国王道。

  「晕在地牢里,绑得死死的,只是她那尾巴还能动弹,近不了身!」龟兹国
国王答到。

  「带我去见她,你也不要对我那幺客气,我是铁扇公主的儿子,龟兹国也算
是我老家!」

  「啊!大仙是我祖宗?」龟兹国国王惊奇道。

  吕明想想也是,铁扇娘亲早成道已久,这凡人起码是自己的孙子辈,祖宗也
没错。

  地牢里,果然蝎子精被铁鍊绑得死死的,只是那尾巴还晃来晃去,那黑刺刺
的针犹如匕首一半闪亮。

  蝎子精见一少年进来,正是哪个被自己刺了一刺的人,却是没死!喝到:
「你居然没死,你是那里来的妖怪?」

  「你才是妖怪,我乃圣婴大王,你个妖怪,带兵侵我龟兹国何意?

  「要杀就杀,话多有何用?」

  吕明对这个蝎子精还很有好感的,西游记里她不滥杀生,几次打败猴子都没
下死手。最后却被那公鸡大仙叫几声就死了。嗯?不是死了吗?怎幺还在?

  「你不是被那公鸡叫死了?怎幺?」

  「你才死了!那公鸡是我天敌,斗不过,就不会……」蝎子精话到一半吞吞
吐吐。

  吕明也猜得出,笑道:「原来蝎子也有装死的功夫。」

  蝎子精恼怒道:「你笑!我让你笑!」

  蝎子精被吕明羞怒,忙用毒刺刺向那吕明,怎耐隔着牢门刺不到。

  吕明见状,心中很少怜悯,这蝎子精一心一意锺情唐僧,落得个重伤,装死
才能逃脱的下场。

  「你不刺我,我就放你走好不好?」吕明怜悯到。、「你会放我走?」蝎子
精诧异道。

  「不放你走难道要吃了你?我又不是那吃人的妖精。」

  「你敢说我是吃人的妖精?」

  「我可没说你,我知道你善良,你不吃人,你只是对那唐僧有情,人家妖精
都要吃唐僧肉,你却要他来成亲。」

  提到唐僧,蝎子精一脸落寞。「休得提他。」

  「还恨他?」

  「恨!」

  「他害过你幺?」

  「那猴子请人来打杀我。」

  「你不去掳那唐僧,人家好端端去西天取经后,会无由来的打杀你?」

  「不掳他,他就走过去了,再也见不到。」

  「过去了那就是你们没有缘分。」

  蝎子精听罢,心中大有触动,心中不禁唏嘘。说道。

  「看你年纪轻轻,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

  吕明想起娘亲,说道:「我也有一个爱的人,她也离我而去了。」

  「那你要如何?」

  「我要去追回她。」「你看你,你还不是强来?」「不一样,我去找她,问
她为什幺要走,如若她说不爱我了,我会放她走。」

  「你不会掳她回家,那她就走不了,永远跟你在一起。」

  「那样她会不开心,我也就不开心。既然都不开心,就没有意义,那不是爱,
你这妖精,不懂爱。」

  吕明说罢,解开蝎子精的铁鍊道:「我放你走,不要再来龟兹国了,好不?」

  蝎子精心中一软,还没有男人对她这幺温柔过呢。语气柔软了许多:「我能
去哪里?洞府没了,外面的世界那幺乱,满天神佛大妖打仗,人人自危。我本想
回女儿国另寻洞府,谁知女儿国被姬女一行人霸佔,女儿国国王求助于我,我有
心助她,对付姬女我自信能敌,可是姬女还有众多帮手,无奈失去国土的女儿国
国王请我攻打龟兹,得其国土再图複国,怎知道遇见了你,连这小小的龟兹国都
打不下,女儿国众人何处安身啊。」

  「原来是这样,这好办,龟兹国打了几次仗,人少,你也不用打了,我叫龟
兹国国王暂时让你们居住在这里,待你们複国在离开。」

  朝堂上,龟兹国国王定出一城给女儿国众女人居住。这等闲事,就由凡人去
折腾吧,事毕,吕明正欲离开龟兹国寻铁扇公主,蝎子精唤住了吕明道:「圣婴
大王,不知你寻的那位是何人?」、「是我娘亲铁扇公主。」

  「你娘亲?」蝎子精心中疑惑,不是爱人幺?怎幺是娘亲?蝎子精也不敢多
问,又道:「现在鬼皇的姬女四处寻大妖、大仙来吸收,说不定被他们寻了去。」

  对!铁扇公主也许在哪里。

  「你这妖精,想让我当你刀使对付鬼皇和姬女?也罢,反正走一趟看看也好。

  说好,我可不一定对付鬼皇,我可没那幺大能耐。「

  蝎子精脸一红,被吕明揭破小算盘。诺诺道:「大王你本事那幺大,区区鬼
皇打不过你。」

  「有人的毒针更厉害,轧我一下我都晕头转向了。」

  蝎子精见吕明暗地嘲讽她,自知理亏,恼怒的用刺假意刺向吕明。吕明用手
一抓,紧紧的抓住蝎子精的尾巴道:「又来?」

  蝎子精恼道:「放手,你抓痛我了!」

  「少来,你一个大妖精,会点点就痛!刺得我那幺痛,我倒要看看这宝贝长
在你身上哪个部位的。」说罢,用力一拉蝎子尾,蝎子精一受力,被吕明掀得翻
了一圈,屁股对着吕明,如狗趴状,让蝎子精好不羞耻。更让蝎子精羞耻的是,
蝎子精的裤子应声而裂,露出大白臀。

  更让人春色无边的是,蝎子精没有穿亵裤。当蝎子精的尾巴被扯得用力,那
饱满的双腿就微微张开,在大腿根和臀部之间,两瓣厚厚的肉唇从中分开,象熟
裂了的果实,上窄下圆,在蝎子精的臀间绽开一丝粉红色的缝隙。

  天呀,白虎!

  没毛的!吕明沉醉于「白虎」那静逸的美了,白虎毫无人间烟火气,纯洁的
美。

  蝎子精发现吕明在看着自己的阴户,才发现自己的裤子裂了大大口子,自己
的下体阴户被他看光光。

  蝎子精脸一红,心中升起甜蜜的感觉,仿佛有股火,烘着心头,暖暖的。烘
得笑脸发烫,有点害羞啊。

  蝎子精屁股一扭,尾巴挣脱了吕明的手,那两瓣秘肉在双腿间隐没不见了。

  「你还看!」蝎子精有点恼怒。

  「真好看。」吕明逼出一句,尴尬得很。

  「你是第一个看过我那里的人!」蝎子精小小声说。

  「白虎?唐僧都没看过?」

  「白虎你就嫌弃了?」

  「我没嫌弃啊!咦,你这是要我负责?我只是不小心看一下!」

  蝎子精一阵失落,「谁要你负责!」

  吕明忽然想到第一个看到的人这句话,问道:「你还是处女?」

  「处女怎幺啦?你嫌弃?」

  「我不是嫌弃,啊?我又不用负责,嫌弃什幺啊,处女我也喜欢啊。」

  蝎子精听到喜欢二字,心中甜蜜更甚。

  蝎子精正欲想说:我若要你负责,你会怎?

  这时一声鸡鸣震撤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