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長篇連載

淫男乱女10.善良的顾老师

  本帖最后由 icemen00 于 2014-9-16 21:19 编辑

  到学校报道的那天是八月三十日,小雄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自己的班主任老师就是那天在公园中卖淫的中年娼妓,但是开始时候顾老师并没有认出小雄,因为报道时候人很多,她也没有细看。当人到齐后点名时候,她才发现这个李美菱的弟弟李力雄竟然是那个和自己弟弟张的很像的小雄,她特别窘迫。
  但是她看到小雄平静的表情,心里暗暗祈祷,但愿他没有任出自己来。收学费,书费,辅导材料费,发新书,带领学生打扫卫生,忙活到上午十点半才放学。
  回到办公室拉开抽屉看到手机里有条短信:
  湘姨老师,公园一别很是牵挂。 学生:小雄
  完了,他认出自己了,顾焕湘的心忐忑不安。这时候她的儿子田磊进来,田磊在她的班里。
  “妈,你咋了,脸色这幺不好”
  “没有事,有点累了。”
  “哦,妈,我先回去了,做好饭等你,你也早回啊。”
  “好的。”儿子很懂事,这让顾焕湘很欣慰。
  儿子走后,她给小雄回了条短信:你不要胡来啊。
  小雄回复:不会的,老师你放心,这是你我的秘密。
  顾焕湘回复:好的,老师不会亏待你。
  小雄此刻正坐在公汽上,嘴角挂着得意的笑。
  *** *** ***
  颖莉的新来的秘书小段,是个刚走出校门的二十三岁的小伙子,张的有愣有角,身高174cm,是个农村出来的苦孩子,由于写的一手好字,还会点武术,来应聘时候被颖莉看中。
  小段——段成钢很珍惜这个机会,工作勤勤恳恳,才来一个多礼拜就得到公司上下的好评。
  今天颖莉穿了一套米黄色职业套裙,使她的双腿显得更加修长,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细带凉鞋,是那种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种很性感的凉鞋,脚趾纤细白嫩。
  小段进来给颖莉彙报今天的工作安排时候,看到颖莉举止端庄地做在靠背转椅里,一双美丽的足搭在老板台上。
  几次失魂落魄的说错了话,颖莉发现他在偷窥自己的仙足,心里不禁怦然心动,自从和儿子发生了乱伦之后,她就对年轻的男子格外感兴趣。
  “小段,你怎幺了?”
  “对不起,王总。”
  颖莉翘了翘凉鞋中脚趾说:“小段,你看我的脚美吗?”
  “美……”小段唯唯诺诺的回答。
  “喜欢吗?”
  “我……我……”
  “我什幺我?回答我。”
  “我……我……喜欢……”
  “你好好干,听话,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王总。”
  “呵呵,那好,我现在就要你跪在我的面前,用你的舌头舔我的高跟和脚丫。”颖莉命令道。
  “是,王总。”小段向颖莉走过去。
  “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女王,你就是我的脚奴,你愿意吗?”
  “我愿意!”小段跪在颖莉椅子前,颖莉将左脚搭在他的肩头上,右脚的高跟在他胸前踩踏。
  小段激动的将颖莉的左脚捧在手中,“你的嘴要亲吻我的脚趾表明你对我的仰慕;我的脚踩在你的脸上表明你的服从”颖莉柔声说着。
  小段亲舔着她的高跟,从鞋面到鞋根舔得光亮无比。颖莉将在他胸前的右脚滑移到了他双腿间问:“是处男吗?”
  小段有些羞涩说:“不……不是”
  “有过几个女人?”
  “这……”
  “老实回答我!”颖莉脚用力在他裆部踩着。
  “两个”
  “两个?说说”
  “第一个是我的堂嫂,第二个是我大学的同学。”
  “哦?你的堂嫂。”
  “是的,她是一个很风骚的女人,那年我十八岁,她勾引我。”
  “说仔细点。”
  “是。我说……”
  **** **** ****
  小雄回到家里吃了中饭,让关玮给他口交了一回,射在关玮的嘴巴中。回到卧室,打开电脑,看到二姐秀发飘飘在线。忙打招呼:你好,姐姐。
  秀发飘飘:你好,小弟弟。
  恋姐爱母:姐姐今天没有上班吗?
  秀发飘飘:上啊,中午休息哟,你开学了吗?
  恋姐爱母:今天报道。
  秀发飘飘:问你个问题,你为什幺起这个网名?
  恋姐爱母:因为我迷恋姐姐,爱恋妈妈。
  秀发飘飘:哦,你的妈妈和姐姐一定很漂亮。
  恋姐爱母:是的,非常漂亮。
  秀发飘飘:你和她们……做过吗?
  恋姐爱母:做过。
  秀发飘飘好一阵子沈默。
  恋姐爱母:还在吗?
  秀发飘飘:在!你……感觉好吗?
  恋姐爱母:非常的棒。
  秀发飘飘:哦。对不起,我到时间了,要上班了,88
  小雄看到二姐下线了,他在构思如何将二姐弄上床,狠狠的干她一炮。
  ****** ******* *******
  此刻顾焕湘已经靠在自己家中沙发上,儿子吃完饭就出去了,她刚刚喂完婆婆吃饭。
  自从丈夫去世后,自己带着一老一小艰难的生活,做教师的那点薪水根本不够用,只好放下尊严,到公园去出卖肉体,即可以补贴家用,又可以缓解生理的需要。
  刚开始的时候的决心很难下,但是她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既然答应了丈夫临死前的请求(阿湘,把我老母亲送走了,你在找人好吗?),她就别无选择。
  好在到公园找女人的大多是有了点年纪的人,不难伺候,她又在暗处,所以从没有被熟人撞到过。虽然每天收入不多,最多的一次是个退休干部模样的人,给了她一百元。最少的一次是个五十多岁的警察,连口交代打炮只给了他二十元。
  她还有两个固定的客户,是两个四十多岁的民工,每个月的三号发工资,两人同时来找她,一起干她,她很同情这两个河南来的农民工,所以每次都很尽心的为他俩服务,每次只收两人一百元,并且有时候还给他们每人买两盒香烟,这让两个民工很感动,不是的把一起做工的人介绍来。
  就是如此的艰难,顾焕湘也从没有悲观过,总是笑对人生,在单位,在邻里都博得了好的声望。
  今天遇到了小雄,她有些意外,有些恐慌,不想自己的名誉被毁掉,但是又无助,只有寄希望于这孩子不会说出去。
  顾焕湘打开电视看了会新闻,就去给婆婆擦洗身体。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