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長篇連載

经典长篇小说-不能说的秘密 连载(七)

  经过了辅导老师长达两小时的心理辅导与性教育课程,班导终于宣布提早放学,
班上的同学们都为了这个决定而欢呼了起来,并且随即收拾好书包、离开了教
室,沿途仍不忘讨论着今天发生的种种怪事。

而我则刻意慢吞吞的收拾着,眼见最后两个女同学互相调笑着离开教室,我才赶
忙开始善后的工作:把那些喝完的饮料空瓶一个一个用水沖洗乾净,再把剩下的
点心和蛋糕打包好,準备等下拿去垃圾车丢掉;这些下了药的东西可千万不能被
发现,不然要是有人追查起来,我被怀疑的可能性很大。

听班导最后告诉我们的消息看来,书菁跟健仁的事决定不对外公开;临放学前,
班导不断的告诫我们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这让我觉得有些奇怪,毕竟书菁是可
以控告健仁强姦的,毕竟现场有那幺多人证在,真的告到法庭上,健仁是再怎幺
样也逃不过的,难道校长为了维护校誉宁可牺牲孙女的清白吗?这与他平时溺爱
孙女的形象有不小的落差,还是说他想动用自己的势力整死健仁,所以不愿意引
起警方的注意呢?

一边想着,一边我已经把所有下过药的东西处理妥当了,我背起书包、拎着垃圾
袋就準备离开,却发现小瞳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教室门口,而且不发一语的用冰
冷的眼光看着我,这让我不禁紧张了起来,该不会…她发现了什幺问题吧?

「嗨~小瞳,子婷身体还好吧?她今天这样让大家都很担心呢…」我故做镇定的
打着招呼,同时悄悄移动着脚步往门口走去;谁知道不问还好,一问她就爆发似
的骂了起来。

『吵屁啊!你这个死宅男!我们的名字是你叫的吗?声音噁心死了,赶快滚到你
的垃圾堆里去啦!』说着她边用脚踹了我几脚;虽然小瞳毒辣的攻击着我,但我
反倒因此而安心了,毕竟这与她平常对待我的态度没什幺两样,证明了四人帮还
没怀疑到我身上;刚刚小瞳之所以会盯着我,看来只是因为心情不好而想找个人
发洩罢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滚。」我嘴巴上道着歉快步离开,心里却想着要如何
报复这臭三八;今天是她的处女之身救了她,但有了那些照片,我不怕找不到机
会一吐恶气。

--

半个小时之后我才终于回到了家门口,看着三层楼透天厝的大门,心中满是说不
出来的落没。

「我回来了!」打开大门,我使劲全力的喊着这一句话,彷彿希望能得到哪个人
的回应,但除了远方传来微弱的迴音之外,什幺都没发生;我心底深处明白,这
栋空荡荡的大房子里除了我、再也没有别人了。

虽然中午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我却仍一点胃口也没有,但是因为怕自己昏
倒,我还是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鲜奶才上楼回到房间,坐在电脑前拿出了DV,我
开始欣赏起今天的战利品。

小瞳、小薰、书菁、子婷…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娇娇女,在我的镜头前都一一现
形、丑态闭露;这些精彩的画面只有我一个人独享实在是太可惜了,因此我还是
决定照原定计画:把这些影片放上网路。只不过内容当然会经过剪辑,以免洩漏
太多线索而让人找到我。

我立刻打开剪辑软体,开始将影片分割成不同的片段,我甚至已经帮它们想好了
标题:”萝莉美少女在教室被人强逼口交”(这当然是小瞳的片段)、”淫蕩的学
姐在课堂上公然自慰”(谁教子婷看起来就像在自慰呢?)、”校花在全校同学面
前被人硬上”(知情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书菁),还有…还有小薰,其实我一直犹豫
着要不要把小薰也列入我的报复名单中,毕竟小薰的罪行是四人中最轻的一个,
除了玩弄男同学的感情之外,她并没做过什幺太过份的事…而且,我真的有办法
让小薰再次受到伤害而不心痛吗?

经过今天中午的亲密接触,我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对小薰的想法了;我发现自己似
乎还喜欢着她;而我之所以怨恨她,真的是因为她玩弄其他男生的感情吗?现在
想来,这理由连我自己都觉得薄弱;会不会我恨她,是因为她身旁的男伴永远不
是我?或者,只是因为小薰一句话也不对我说,甚至不肯看我一眼,所以我才怀
恨在心?搞了半天,只是因为我得不到她所以才由爱生恨吗?

我羞愧的把所有拍到小薰的片段丢到她专属的资料夹里,并暗自发誓永远不让人
看到这些残忍的画面;然后又埋首在其它三人的影片里,思量着怎幺剪接才能达
到最好的效果;看着她们淫秽的影象,我不禁又兴奋了起来,累积了一天的性慾
在胯下蠢蠢欲动着,感觉就要爆发;我毫不考虑的掏出了肉棒,就着子婷被跳蛋
完弄的片段套弄了起来。

看着影片里的子婷忘情的淫叫着,我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準备射出我体内一切
的不愉快;却突然听见了一阵刺耳的门铃声传来,我赶忙关掉影片,暗忖着刚刚
喇叭的音量是不是让外面的人听见了;门铃仍不断的响着,我也顾不得胯下还挺
着涨大的阴茎,随便套了一件运动裤就跑下楼去应门,边跑还边骂着髒话,奇怪
…怎幺我今天就是不能好好爽一次?

「来了来了,不要再按了啦!」老大不高兴的打开门,我却被门外来者吓了一大
跳。

『浩君,是我…我可以跟你谈谈吗?』门外站着一位身穿连身洋装的可人儿,正
是小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