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暴力虐待

网友的强姦

  刚跟男友分手,心情不太好,又听到隔壁室友跟她男友做爱传来的声音,被挑起了情慾,一时无聊便打开了电脑上网,想也不想的就点进了成人聊天室,才上线没多久,便有一堆猪哥前来打招呼。
  有一个自称强姦累犯的网友,引起了我的兴趣,他不断告诉我他强姦女生的经过,以及凡被他的大懒叫强姦过的女生,从抗拒转而淫蕩的过程,不知不觉中,我发现我的内裤底已出现了水渍,我淫穴内的淫水已不断的涌了出来。
  他还说他有一票跟他同好的哥儿们,只要是他觉得好干的女生,他一定会找机会跟他们分享,痛痛快快的玩一场大锅炒的轮姦游戏,而那个被他选中的女生,也会被调教的像欠干的母狗一样,跪在地上舔着他们的大懒叫求他们强姦她,还会自己拨开烂B给他们插,淫贱到一个不行,听到这里,我的手已不知何时插入淫穴里,磨动时也发出了淫糜的水声,他接着说,女生天生就是欠干的母狗,尤其被他们干过之后,都会露出淫蕩的本性来。
  他问我有没有被人强姦过,我回答:「没有。」
  他又问我有没有幻想过被人强姦,甚至是轮姦,我想了一下,便诚实的回答:「有。」
  他再问我有没有跟网友干过,我回答:「没有。」
  我告诉他我刚被男友甩了,室友又在隔壁做爱,一时情慾难耐,才会上成人聊天室聊天,他接着怂恿我出去来一场友谊赛,试试什幺叫强姦游戏,我犹豫了,虽然以前也曾跟不是男友的男生发生过关係,但从未跟素未谋面的男生做过,总是觉得怪怪的,但在他一再的劝说诱惑之下,他并保证若见了面,我不中意可以打退堂鼓,我终于答应了,约定一小时后在圆山捷运站见面。
  当我到了捷运站,便看到一辆红色轿车停在路边,车旁站着一个高高壮壮的男生,他上前跟我打了招呼,我便上了他的车直上阳明山,他告诉我他叫阿正,是体育学院的学生,到了阳明山他将车停在第二停车场,便带着我进了阳明山公园,我们走到公园的角落,便找了椅子坐下闲聊,聊了好一会,他的动作和言语就越来越大胆了,他问我奶子有多大,我不好意思的告诉他:「33D。」
  「哇!大奶妹喔!我摸摸看。」
  没等我回答,他的手已不客气的往我胸部上抓,我紧张的用手挡住我的胸部,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我根本档不住他,他在衣服外抓了一会儿,便解开二个扣子将手伸到衣服里,并将我的胸罩往上推,顿时我的奶子便弹了出来,他的手指有技巧的揉捏着乳头,我害羞的想推开他的手:「不要……会被人看到的!」
  「怕什幺?看到就看到啊!这样不是更剌激!」
  我的乳头本来就很敏感,他才捏了一会儿,我已经开始靠在他肩膀上喘气了,他低下头在我耳边呼气:「怎幺?很爽喔!想要了吧!」
  我的理性矜持的摇着头。
  「不想啊!怎幺可能,我摸摸你的骚穴看有没有湿!」
  我还沉醉在乳头的快感,来不及反应之下,他已掀开我的裙子将手指从内裤底端插了进去,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也叫了出声来:「啊……不要!」
  他手指使力的在我骚穴里转动抽插着,隐约听到了淫水磨动的声音,我的手象徵性的推了他的手几下,但嘴里也忍不住的淫喘着:「啊……啊……不要……呃……呃……」
  「都这幺湿了,还说不要,你自己听听你的淫水流的好多喔!声音好大耶!真他妈是个好穴,有够贱的,这幺容易就湿了!」
  「啊……不要……不要……快抽出来……啊……啊……」
  「他根本不理会我,低头便含住了我的乳头吸吮,手指使劲的在骚穴里转动抽插着,不断的发出了噗啧噗啧的淫水声,我沉浸在这种快感当中,口中的淫喘声渐渐的加大了,接着他站起身,大胆的拉下裤拉链,将他的大懒叫掏了出来,不客气的顶在我面前:「来!帮我吸懒叫,待会儿準叫你爽死!」
  我不愿意的闪躲着,但被他掐住脸脥逼的张开口,他的大懒叫随即顶了进去,我的头被他控製着,我只好顺从的舔弄他的龟头,他舒服的发出轻微的喘息声,也开始缓缓的抽动起来,正当我卖力的帮他吸懒叫的同时,不远的转角处走来了两个人,看样子是对情侣,他们讶异的停住脚步看着淫乱的我们,我惊觉的推开了阿正:「有人来了!」
  阿正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得意的笑着,还故意把鸡巴在我脸上顶了几下:「怕什幺?叫他们一起来玩4P啊!」
  「我不玩了!」我赶紧起身整理好衣服,便快步的向停车场走去,阿正见状便跟在后头追着我。
  到了停车场,阿正用摇控器开了车门,我便急着要上车,但却被阿正从身后拉住,我转头才发现,阿正的懒叫居然没有收进裤子里,只是用衬衫盖住,他拉开了后车门:「急什幺?再玩一下嘛!」
  「我不要玩了,我要回家!」我挣扎着想挣脱他,却被他一把推进了后座里去,他压着我再度将我上衣撩起,脚也用力的叉开我双腿,粗鲁的扯下了我的内裤。
  「不要……放开我……不要!」我死命的挣扎着。
  「操!装什幺装,臭贱货,你出来不就是想被我干吗?还装什幺?」
  阿正张口就吸吮我的乳头,另一只手也用力的捏着我另一个奶子。
  「我没有装……我不玩了……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我拚命挣扎着,却怎幺也推不开压在我身上的他。
  「操!贱货!看我怎幺强姦你!」阿正掀开我的裙子,将我的双脚用力向 上压,猛力的将他的大懒叫插进了我的骚穴里。
  「啊……不要……快拔出来……不要……啊……啊……」我被他猛力的顶着骚穴,哭叫的求着他。
  「操!臭婊子,这样强姦你爽不爽啊!我操死你这个臭B……」阿正用力的插到底。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啊……」我哭求着他,但下身却传来阵阵的快感。
  「操你的臭B,真他妈的好干,我操死你!」阿正干的更用力了。
  「啊……啊……啊……」在他的猛力干弄之下,终于我只能发出不断的淫浪叫声了。
  「干!爽了吧!贱货!刚才还装什幺装!现在爽的只会淫叫了是吧!」阿正不客气的羞辱着我。
  「啊……没有……啊……啊……我没有……」我用仅剩的意製力摇着头。
  「操!还在假仙!」阿正生气的将鸡巴拔出,再猛力的顶了进去,反覆了好几次,每当他用力顶了进去的同时,我也跟着高声淫叫出声来。
  「贱货!这样强姦你爽不爽啊!说啊!爽不爽啊!我操死你!」
  「啊……啊……啊……爽……啊……啊……好爽!」我受不了他这般的干法,终放放弃了顽强的抵抗,诚实的回答心中的感受。
  「操!真贱耶!被人强姦还说爽,真是烂货一个!」阿正不断的羞辱着我,但我心中不但没有厌恶,反而有一股快感产生,难道我真的很贱?
  他见我不再反抗,便双手抓着我的大奶子用力揉捏着,下身的懒叫也加速的抽插着。
  我被干的淫叫不止,他接着大胆的将我下身拖出车外,要我趴着让他站在车外从后面干,我两手撑在座位上,两颗大奶子在他的抽插之下,不断的晃动着,我的屁股被他撞击的啪啪作响。
  「贱货!这样打野炮剌不剌激啊?你的大屁股露出来了耶!那边有人在看我干你喔!」
  阿正用言语不住的剌激羞辱着我,而我趴在后座里看不到外面,根本不知是否真有人在看我们,但在阿正的形容之下,我似乎感到更加的兴奋了,没多久下身就传来一阵酥麻,我知道我要高潮了,而阿正也抱着我的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就在我高潮之后,阿正也抽出了他的大懒叫,抵住我的屁眼射精了,我趴在座位上喘息着,享受高潮过后的余温,当我起身时,阿正要求我帮他将懒叫上残余的精液舔乾净,才放我回前座送我回家,但他却怎幺也不肯让我将内裤穿上,并将我的胸罩一併没收,说是要当战利品,拿回家作纪念,我也无力再反抗,只有任由他将我的胸罩与内裤拿走。
  路上阿正不时的看着我淫笑着:「小骚货,看你满身是汗,很热吧!我们开窗户吹吹自然风好不好?」
  「随便你!」我不敢直视他,将脸别向窗外。
  阿正将我这边的窗户降下,言语上也开始轻佻了起来:「小骚货,刚才那样强姦你,有没有很爽啊!听你叫的那幺浪,乱淫蕩一把的。」
  听到阿正这幺说我,我羞愧的不发一语,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
  「你的烂B真是极品耶,又紧又会夹,水又多,插起来噗啧噗啧的响,再配上你那晃得不能再贱的奶子,还有你那张看起来就欠人干的长相,叫人不狠狠的干你都觉得对不起你!」
  阿正的用词越讲越低级,我终于再也听不下去了:「够了,你不要再讲了好不好!干都被你干了,还要让你这样羞辱吗?」
  「哟!小骚货生气啦!跟你开开玩笑嘛!刚才有没有弄痛你啊!让我看看!」阿正嘻皮笑脸的哄着我,正巧遇到红绿灯,他将车停了下来,右手绕过我的肩膀,左手掀开我的上衣,握住了我的大奶子。
  「干什幺?放手啦!」我紧张的想推开他的手,但他的手紧握着我的大奶子不放,并用力的捏着。
  「我看看你的贱奶有没有被我捏坏了呀!」阿正把我的大奶子捏的变型,并用虎口夹着奶头玩弄着,这时一辆机车在我们车旁停下,车上的男骑士惊讶的看着我们。
  「快放手啦!有人在看我们了,你放手啦!」我挣扎着想推开阿正,但肩膀被他紧紧扣住,根本动弹不得,而阿正看到有人在看,似乎更故意要表演给他看,他的右手从我肩膀往下压,握住我的右边奶子,而左手更掀开我的裙子,将我没穿内裤的下身都露了出来。
  「小骚货,我帮你看看你的烂B刚才有没有被我插坏了,我看看有没有肿起来呀!」顿时我的奶子和下体全被那机车骑士一览无遗,阿正更过份的将中指插入骚穴,用大拇指按住我的阴蒂玩弄着,那机车骑士看的目瞪口呆,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你干什幺?你放手,求求你快放手!」我挣扎着向阿正求饶,但阿正根本就没有罢手的意思,他插在我骚穴内的手指不停的转动着,连带按在阴蒂上的大拇指也跟着磨动,而夹在右手虎口下的奶头,也被他用右手拇指挑逗着,我的情慾似乎又被他挑起,跟着忍不住喘息了起来。
  「小骚货,你怎幺又湿了,又想被干了是吧!你好淫蕩喔!」阿正像是故意表演给机车骑士看的,加重了手指上的力道,我的手虽然挥舞挣扎着,但生理上的快感让我也不由自主发出了声音,机车骑士看傻了眼,连绿灯亮了都不知,直到后面车辆按喇叭,才依依不捨起动车子离开,阿正也得意的放开我起动车子。
  我真是觉得羞愧难当,赶紧将上衣拉下:「你……你太过份了!」
  「玩玩嘛!你不觉得这样很剌激吗?你会跟我出来,不也是来找剌激的吗?有什幺好生气的!」
  「我……」我被阿正说的不知如何反驳,只能哑口无言。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我家门口,我头也不回的下车去开大门,我住的是四层楼的旧公寓,阿正下车追了过来,我开了大门转身要把大门关上,见到阿正跟了上来,便紧张的要将门给关上,但被阿正硬是推开,跟着进到楼梯间。
  「你……你要干什幺?」我紧张的问。
  「没干什幺啊!跟你爽了一晚上,都还没亲过你,想跟你吻别一下嘛!」说完就硬将我压在墙角,强吻了上来,我挣扎着,但头被他用力固定住,身体也被他压製住,我毫无抵抗的能力,他的舌头无赖的伸进我嘴里,灵活的翻搅着,手也没闲着,伸进我的上衣内,挑弄着我敏感的奶头,一股电流窜入我心底,我不自主的双手环绕他肩头,热情的回应着他。
  他的手更进一步伸进我我裙底,手指插入我那已湿淋淋的骚穴里,我舒爽的淫叫出声来,他拉着我的手将他裤档内不知何时已硬了的懒叫掏出,抬起我的右脚,将我压在墙上,扶着懒叫抵住我的骚穴,用力的顶了进去,我高声的浪叫起来,但随即惊觉怕被邻居听到,赶紧用手摀住嘴巴。
  他猛力的向上顶着:「小骚货,干嘛?怕被人听到啊!这样干你爽不爽啊?爽就要叫出来啊!不要忍呀!」
  我摀住嘴巴摇头回应着,但仍发出压抑的淫浪声。
  「臭婊子,你叫啊!让全公寓的人都听到,然后下楼来看我是怎幺干你这个烂货,再叫大家给你来顿大锅炒,那你会更爽死喔!好不好啊?」
  我仍摀住嘴巴摇着头,但已被他干的站着直发抖,他接着叫我趴着扶着楼梯扶手,从后面又狠狠的干了进来,他趴在我身上,双手向前握住我一双大奶子揉捏着,下身仍不断的冲剌着:「臭婊子,你真他妈好干耶!你看你自己像不像路边的母狗啊!随时随地都可以让人家上,真他妈够贱的!」
  我一手扶着楼梯扶手,被他干的快感连连,那只捂着嘴巴的手不时的放开,发出淫浪的叫声,他加快速度发狂的干着我:「臭婊子……插烂你的臭B……我操!干死你……贱货……操你妈的……母狗……我操死你……」
  我在他这种狠干之下,子宫内喷出了一波又一波的阴精,随着阿正大懒叫在我骚穴内的抽插涌出,早已流湿了我整片大腿,阵阵高潮过后我两腿发软,整个人摊在楼梯上,阿正扶着他的大懒叫,朝着我的脸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并强迫我张口将他懒叫上的精液舔乾净。
  他蹲下身来,使劲的在我奶子上甩打了两下,再将我脸上的精液抹在我大奶上,用力的揉捏着:「怎幺样?大奶子贱货,被我干的爽不爽啊?你好像高潮了很多次喔!说真的,你妈怎幺把你生的那幺欠干!这幺随便就让男人约出来干,真的有够贱的!记得啊!下次你烂B再痒的时候,一定要Call我喔!我会好好餵饱你的!」
  他接着在我被他干的红肿的阴蒂上捏了一把,才得意的起身离开,我缓缓的爬起身,抬着发软的双脚上楼,我真的觉得自己好下贱,为了一时的好奇,却被一个陌生男人轻易的干上了,还被无情的羞辱一番,但却又在这种情况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好怕我会从此爱上这种感觉,当他下次再约我时,我无法对我自己保证,拒绝的了他的诱惑,我该怎幺办?他再约我时,我还能再跟他出去吗?谁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