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暴力虐待

错爱SM

 
这注定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因为文文的眼泪已经化成满天的雨滴。

全身赤裸的少女倒吊在天花下,身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鞭痕,面前的曾经是文文最爱的人,仍然不肯停手,歇斯理底的在抽打她。

文文只能在心里哭喊,嘴巴却被紧紧塞住。肉体的疼痛让她几乎晕厥,心灵的创伤让她崩溃。

当爱结束,一切都结束。

第一章

两年前,南京某大学校外的网吧。一个女生在网吧上的电脑打下:「今晚有事,我要走了。」

她叫文文,平时只是个很普通的女生。

QQ上一个叫「风神」的网友打出一句:「又走了!每次都在『网调』,能不能真正的做一次。」

「以后也许可能吧。」文文打出几个字,心中低声说:「绑起来随你玩,凭什幺,你当我是白癡啊?」

文文在校外租了间公寓,离学校很近,今晚和朋友们一起参加学校的元旦舞会,她抓紧时间到公寓换一身漂亮的衣服,化了点淡妆。

今晚学校篮球馆临时改成舞厅,稍加打扮的文文在摇曳的灯光中显得娇艳动人。

「别老坐着,来嘛,一起跳舞。」在舞厅里,文文拉着她的一个好朋友。

「不了,我不会。」男生叫徐夕,相当腼腆,今天是被大家一起拉来的。

「真没劲。」文文走入舞池中央,伴随着强劲的Disco舞曲,开始扭动身体。

「徐夕,文文生气了,你还不过去。」和文文同行的女生阿丽说。

「我真的不喜欢跳舞。」徐夕说。

「能一起跳吗?」舞池中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问文文。文文认出是沈强,校足球队前锋,同班同学,一个普通朋友。

「一起来吧。」文文说,更加疯狂的舞动。

沈强伴随着音乐猛烈跳摇头舞。大家都被他们带动了。而文文和沈强就在舞池中心,就是今晚的主角。

「如你热爱我,最心爱是哪些,如果心底的我是狂又野,还爱我吗,继续爱多一些……」

文文和沈强似乎融入这个郭富城的曲子,踏着合拍的节奏舞动,身体互相挑逗完全就是一对伴侣。舞动中,回头看到了徐夕一脸不悦的离场,文文只是继续完全融入了舞曲,继续放纵自己。

灯光变成了连续的闪烁,文文和沈强靠得很近。沈强突然亲了文文的一下,文文毫不犹豫回手还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一切都被掩盖在闪烁的灯光和轰天的乐声中。

曲终人散,文文和阿丽离开舞厅。阿丽说:「文文,我从来没想到你跳舞那幺好呢。」

文文说:「一般一般,全国第三。今天玩得真开心。你呢?」

阿丽说:「我也是。徐夕好像生气了。」

文文说:「管他呢。」

「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谁说的,他是我男朋友?我才不要那幺呆的男朋友呢。」

「可是你们关係那幺好,他好像很在乎你哎。」

「阿丽。爱是要有感觉的。bye,我走了。」

「喂,你又不回宿舍睡啊。」

「宿舍我睡不惯,我还是到公寓去。」文文一个人走出校门。

「等一下。」有人喊。文文回头,是沈强。

「是你!」文文没有好气,「想向我道歉免了,刚才的事我忘了。」

「谁说我要道歉。你当着那幺多人打我。

文文警惕的说:「那你想干什幺?」

「我相信,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你说什幺?」文文有些害怕,不知沈强到底在说什幺。

沈强突然抓住文文的手,拉下文文的衣袖,露出文文手腕上面淡淡的淤痕,「这是什幺?」

「我不小心碰伤的,干你什幺事?」虽然极力申辩,但最大的秘密被沈强发现了,文文如同被人点穴,浑身不能动弹。

「『静静的港湾』是谁?谁喜欢躲在公寓里绑自己?别人面前扮Cool的你还是网路上的你才是真的你?」

「你到底是谁?」

沈强嘴里吐出文文最不想听到的两个字:「风、神。」

「你是风神?」没想到这个自己吐露很多秘密的网友原来竟是自己身边的朋友,文文知道已经无可抵赖了,「每个人都有秘密,请你为我保守这个秘密。拜託了。」

「我一定会保守秘密,我能不能追你。」

「不行,你很优秀,不过我还不想谈恋爱。」

「那就答应我一件事。让我绑你一回。」

文文沈思了一会,虽然很危险,但除了答应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咬咬牙,说:「就一回,除了绑不準做别的事。」

「好的。什幺时候?」

「现在。跟我来吧。」

文文把沈强领到自己在校外租住的公寓,关紧门窗,落下窗帘。文文拉开一个抽屉,拿出一捆麻绳递给沈强。沈强重重嚥下一口口水,要伸手去接。文文把绳子藏到背后,说:「保证保密?」

「保证。」

「只能绑,不能做别的。」

「保证。」

「拉勾,不许反悔。」文文伸出一个小拇指。

沈强笑着和文文拉勾,「好了,我说话算数。」

沈强迫不及待的从文文手中抢过绳子,把文文两手扭到背后。文文身体微微颤抖,显然是害怕,但也不做反抗。其实文文也非常期待有人绑她,但在这种情况下受绑,除了恐惧还能有什幺?

沈强发现绳子很长,展开把绳子对折,在文文手腕处打了一个紧缩结,绕几圈绑紧;往上拉把文文的手背到最高,在后颈高度打了一个结,两股绳脖子分别从前面两边穿过腋下,回到后背然后在文文上身上下绕了两道。

沈强用力收紧绳子,虽然文文的乳房只有普通的B,但在绳子的作用下一下变得丰满坚挺。沈强在文文腋窝下打结,把文文的绑得更紧。

「好了吗?不要那幺紧。」文文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好了。」在文文胸前打完最后一个结。沈强用欣赏展品的眼光看着黯淡灯光下的文文。文文穿着漂亮的舞裙,化了很淡的妆,满脸通红的背手站着,呼吸急促,隆起的乳房微微起伏,「你真漂亮!」

沈强觉得现实中受虐的文文比照片、电影上演员动人多了。文文知道自己现在样子就像个AV女优,这样下去谁知道沈强会怎样。她哀求道:「别看。可以放我了吗?」

「转个身,走两步让我看看。」

真是过分的要求!文文气不打一处来,说:「不,我只答应让你绑,绑好了就快放了我。」

「你不是说希望吊在操场上任人欣赏吗?」

「这只是胡思乱想,哪能当真的?」

「现在只要你走两步给我一个人看而已,你让我绑一次,可没说绑多久。你不走,我就不放你。」

「怕你了。」文文背着手很难过的在房间里走。心里想着:「凭什幺要让你看?」

房间不大,文文很快走一圈,「行了吗?放了我吧。」

「不算。你像模特一样走猫步。」

「你!」

「走不走,再拖,到11点宿舍就关门,到时我只好在你这过夜了。」

「坏蛋。我走好了。」

文文很难过,但为了让这种事情尽快结束,只好答应做了一回SM模特,在房间里轻盈的走了一个来回,屈辱的向眼前这个可怕的人展示自己婀娜的身材,「好了吗?喂,你在干嘛?」

文文表演完,但沈强似乎没有满足的意思,还去开自己的抽屉,「哦,你还有那幺多绳子。」

沈强拉开文文刚才拿绳子的抽屉,「看来用一条绳子绑你你肯定不过瘾。」

「没有这回事。」文文发现自己的抗议没有任何用处,沈强用一段不长的绳子绑住文文双脚。还準备用一股绳穿过文文胯下,「不行,绝对不能绑那里。」

看到沈强要对自己用跨绳,文文几乎要哭了,「如果你敢绑,我就喊了……大家一起死。」

沈强看着文文含着泪水的眼睛,也害怕真的把她逼急,说:「如果你肯在房间里跳两个来回!我就不绑了。」

「我跳,你这个混蛋!这是最后一个要求。以后不管你再说什幺我也不会答应了。」

文文擡头看看墙的尽头,弯下腰,向前跳了一小步,几乎跌倒。稳一下,继续往前跳,一次只能跳20公分。在沈强眼中,文文吃力扭动着身子,楚楚可怜的样子,每次跳跃晃动的乳房,都是莫大的享受。

「呀!」文文失去重心,叫了一声,沈强一个大步冲上去,在文文落地前一把将文文搂到怀里。

「你欺负我很久了,可以完了吧。」

灯光下,沈强凝视着文文泪汪汪的眼睛,说:「你真美。」沈强在文文睫毛轻轻一吻。

「你……」文文因气语塞,侧脸躲开,「你不能横了吧。」

沈强又吻了文文脸颊,「就是一会儿被你打死,我也要吻你第三下。」沈强抓做文文的头,深深吻文文嘴唇。受到了这辈子最大的侮辱,文文的泪水终于像泉水一样不可抑制的涌出。

「我爱你。我真的想你做我的女朋友。」看到文文痛哭,沈强才真的慌了,试着擦文文的眼泪。

「给我鬆绑吧,求你了。」

沈强也觉得过火了,去解开绳子,却发现居然打了死结。

「咚咚咚。」这时有人敲门。

沈强的心眼吊到嗓子,想着:「什幺人,如果文文说是强姦,我就完了。」

「文文,刚才是你喊吗?」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房东太太。」文文压低声说,然后大声对门外说:「没事,有只蟑螂……打死了。」

「这幺冷的天,哪有蟑螂,都几点了,把人吵醒,还以为出了什幺事……」

听着房东太太唠叨着离去。两人长长鬆了一口气。文文告诉沈强的抽屉里有刀,沈强用刀割断文文身上的绳索,「对不起,你在网上说你喜欢被绑,我不知道你会那幺反感。」

「我是喜欢,但最讨厌被强迫。你故意在网上和我聊天抓我把柄,是处心积虑的要欺负我。」

「不是的,我想做你男朋友。你知道吗?我喜欢你两年了。一次在网吧我无意看见你在聊天,记下了你的QQ,本来想了解你的内心深处。没想到……」

「没想到什幺,想说我变态吗?」

「没想到你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人。」沈强想再次亲文文。

文文推开沈强,「很晚了,你走。其他事……以后再说。」

第二章

「做我女朋友吧。」被沈强羞辱的第二天,徐夕在学校食堂的角落向文文表白了。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徐夕是好朋友,但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为什幺?你有男朋友了?是沈强吗?」

文文感到难以回答,她还没有决定接受沈强,为了拒绝徐夕,文文只能说:「是的。」

「我知道了,我祝你永远幸福。」

「谢谢。」文文嘴上说,心里却想:「还说喜欢我,连和别人较量的勇气都没有,刚开始就放弃了,谁会选你?」

就这样,在温文尔雅的徐夕和热情如火的沈强中,文文选择了后者,两人渐渐形影不离。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沈强和文文在体育场上散步,沈强故意领着文文到了球门下。靠着门柱,两人热吻;沈强暗暗把文文的手扭到门柱背后。

「你想干什幺?」

「绑你。」

「你疯了吗?这是体育场。」虽然球场没有开灯,靠远处房子微弱的灯光,还是能勉强看到跑道上有些人在跑步,「会被发现的。」

「你再喊大声点,别人都会看过来。」沈强从裤兜拿出一根棉绳,一眨眼就把文文的手腕绑在门柱上,「还装呢!其实你就喜欢被绑。」

「没有这回事。」文文极力否认。

「口头上说不喜欢,身体却一直背着手等我绑。」

「你!」文文想:「为什幺我不反抗,难道我真的喜欢这样吗?」

「好了,让我看看。」沈强把手伸入文文的裤子。

「你干什幺?住手啊。」文文觉得跑道上每个都在看着自己。

「还说不喜欢,你下面湿透了。」沈强的手隔着内裤碰到文文的阴蒂。虽然在网路中经常看到这样的话,真在现实生活中听到,文文觉得是莫大的羞辱,低声骂道:「你这坏蛋。」

「好,我就坏给你看。」沈强把手伸入文文的衣服,伸到了文文的胸罩里。跑道上好多人经过他们附近都放慢脚步,虽然看不清楚,但一对情侣在校园里亲热,大家总是会不由自主观望。

文文觉得每个人都在看她,羞辱得无地自容。

「你的乳头翘得很高,很想让我摸吧。」

「没这回事。」

沈强搂住文文,亲吻文文的脖子,捏文文的乳房。文文轻轻的扭动身体,呼吸越来越急促。

「这里每一个人都是见证。」沈强说,「你是我的。」

对文文,每个路人都加重一分负担,她紧闭双眼,默默祈祷不会被看到。但在这种情况下,身体却变得异常敏感。

突然,沈强用力扯下文文的胸罩,藏到自己裤兜里;吻着文文嘴唇,双手在文文上衣里肆虐。文文的防线瓦解了,沈强的魔爪,让自己很舒服。沈强也感到文文身体的变化,知道文文不会再抗拒,肆意抚摸文文上身每一寸肌肤。

文文一直低声的呻吟和娇喘。沈强玩够才会放人,文文知道反抗是徒劳的,而身体还在不争气的渐渐发热。

十分钟后,沈强才心满意足的鬆开文文手上绳子,文文几乎站不稳。

「你怎幺了?」沈强觉得文文有些奇怪。

「坏蛋坏蛋坏蛋!」文文双手用尽吃奶的力捶打沈强的胸口;突然,文文的眼泪又哗啦啦的落下。

「不哭不哭,真怕了你了,每次都哭。」沈强搂住文文。

「把内衣还我。」

「不还。算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

「坏蛋!快还我。」

「不还,你来追我啊,追得上就给你。」沈强跑开几步。

「坏蛋!」文文迈开小步追,沈强一溜烟的跑掉了。文文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鼻涕,自言自语的说:「欺负人!你是足球队的前锋,我能追上你我就是女飞人琼斯了。」

还好是冬天穿的衣服多,没有人注意到文文没穿内衣。文文回到公寓,趴在床上,搂着枕头咒骂:「沈强,大坏蛋。这样对人家!」

文文摸着湿透的内裤,「在公众场合脱我的胸罩,还让人家在那幺多人面前高潮……还好没让你这个变态知道我到高潮,不然你会乐成什幺死样。」

文文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在很多人眼皮底下抚摸胸部能高潮,我到底是怎幺了?我真的是个蕩妇吗?)

「不,不是的,我不是蕩妇!」文文自己诉自己。

第三章

文文在心里骂了沈强千百遍:「大变态,一定不要再理他。」但当再次见面时,沈强拿出一个礼盒,「送你的。」

「什幺?」真见面却气不起来,文文只能装出冷冷的样子。

「哦,文文收到礼物了,好幸福啊,快开来看看是什幺。」阿丽像幽灵一样突然再文文身后冒出。

「只能给你一个人看。」沈强显得神秘兮兮。

「小气死了,不看就不看。不打搅你们了。」阿丽跑开了。

文文回到公寓,打开礼盒,看到里头是一套漂亮的红色的内衣。文文自言自语着:「坏蛋,胆真大。」

里面还有一条纸条,上面写着:「对不起,莫生气,全是因你太美丽。你的信物我永留,红色代表我心意。」

她用笔轻轻在下面又加了一句:「怎能不气怎能气。」

第二天一大早,文文矇矇眬眬听到了沈强的声音,说:「沈强怎幺会在这,一定听错了,再睡会。这个混蛋,弄得我神经虚弱。」

但耳边又响起了沈强还有房东太太的声音。文文穿着睡衣开门,果然看见沈强,他在拎着大包小包往自己对面的房间搬东西,吃惊的问:「你在干什幺?」

「我已经和房东谈好了,以后我就住在你对门。」

这岂不是一天无论到哪里都要对着沈强,文文说:「你……」

「你反对吗?」

「随便你了。」文文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

「不要站着,快来帮我收拾。」

「凭什幺帮你收拾。」虽然嘴里说不愿意,文文还是换了衣服来帮忙。当沈强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进来,文文也把房间打扫得乾乾净净。

「有个女人真好啊!」看着整洁的房间,沈强说:「你不知道,男生宿舍乱的……」

文文瞪着眼睛说:「谁是你的女人?」

「你呀。」

「臭美,哪天看你不顺眼就把你蹬了。」文文装出很凶的样子,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你捨不得的,送你的衣服合身吗?」

任何少女被问到这种问题都会很不好意思,文文脸变得通红,「没问题。」

沈强贴着文文的耳朵问:「现在是不是穿着。」

「嗯。」文文的耳根都红了,稍稍夹紧大腿,下面……又湿了。

「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

「混蛋,你又来欺负人了。」文文狠狠捶沈强的胸脯,「只有欺负我你才开心啊?」

沈强抱住文文,「穿起来效果怎幺样?给我看看。」

「胡说!我走了。」

「别走。」沈强抱住文文,轻轻地放到新铺好的床上,深深一吻,说:「我爱你。」

沈强深深的吻文文,舌头相交传来心动的感觉,文文感到沈强身上发出一种阳刚气息,在诱使自己犯罪,「我要欺负你一辈子。」

「坏蛋,怎幺会有你这种……坏蛋!」文文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骂他。

「你是我的女人,我要看看你穿上新内衣的样子。」

「怕你了,想看就看吧。」

沈强一件一件脱去文文衣服,一个姣好的女子身体慢慢展现在沈强面前,直到最后只剩下火红内衣和内裤。因为羞愧,文文还是条件反射的遮挡胸部,「真美。」沈强搂住文文,又亲几下,在文文意乱情迷的时候把她的手扭到背后。

「你想干什幺?」文文猜到他想干什幺了。

「绑你。」

「真过分。」绑起来天知道沈强会怎样折磨自己。

「你不是喜欢吗?」也不管文文是否同意,沈强已经拿出绳子开始捆绑文文了。

「绑吧绑吧,怕你了。」

沈强只是简单的在背后绑住了文文的双手,但失去自由的她已经彻底成为沈强的玩偶。沈强用手指伸入文文的乳沟,挑逗文文的乳房。

「能盖上被子吗?我好冷。」虽然到了中午,但屋内没有暖气,暴露几分钟后,文文冻得瑟瑟发抖。

沈强把文文放进被窝,自己也仅脱剩一条短裤,钻入被窝;文文用热吻迎接了沈强。得到了文文的鼓励,沈强脱掉文文胸罩,不断揉捏,贪婪的舔文文的两个乳房。

文文的乳房很敏感,沈强的进攻让她几乎疯狂。沈强什幺时候脱去了她的内裤,她也不知晓。

「你流了很多水。」沈强用手指抚摸她的阴蒂,有些粗鲁,微微的疼痛反而让文文更加慾火中烧。

「都是你弄的。把人家弄成这样,还说。」

「放心,我会负责的。」沈强脱掉了裤子,把文文大腿使劲分开,用几乎要爆炸的阴茎蹭文文下面,「我负责会让你爽到底的。」

「啊……你!」虽然喜欢沈强,但并不很信任他,如果文文还清醒着,绝不会这幺快就答应性交,但现在身体充满了渴望,慾望已经战胜了理智,「不要负我。」

「决不会。」沈强和文文的身体已经合二为一,「我要你给我收拾一辈子房子……」

沈强开始抽动,文文的腰微微挺起,这个角度更加受用,「我要天天看你脸红……」

「啊……」有些疼,文文轻声的呻吟。

「我要天天摸你的大波波……」沈强使劲捏着文文的乳房,加大了抽动的力度。

「啊……坏蛋……啊……」听到这样糜烂的语言,文文觉得无比受用。

「我要你天天淫水横流……」沈强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气。

阴道传来的舒爽中夹杂着火辣辣的痛苦,乳房被使劲错揉,也是甜中带苦。天堂地狱的感觉同时侵袭,文文疯狂的喘着粗气。

「我要绑你一辈子!愿意吗?」沈强问。

「愿意……啊……我不行了……不要……不要了……」文文几乎不知道自己再说什幺。

沈强继续反覆进攻,在最激烈的时候突然停止抽动,一股热流洒在文文的体内……

「放了我。」此时文文的确被沈强征服了,她放下了高傲的声调,轻声说:「让我给你清理一下。」

「你躺着。」沈强用卫生纸擦拭文文阴部的液体,还不时抚摸文文的乳房。

「我的手有些发麻了,还要绑多久啊。」

「你不是答应让我绑一辈子吗?」

「放了我吧,以后有的是时间。」

「不,以后是以后,今天我一定要绑个够。」

「好吧,随便你了。几点了,去买两份盒饭回来吧。」

「我不饿。」沈强的手不想离开文文身体。

「可我饿了,去嘛,我又跑不掉,顺便给我去药房买两片毓亭。」

「毓亭?是什幺?」

「买就是了。」文文脸又红了,「以后要用套子,怀上小孩就麻烦了。」

……

一个小时后,沈强带来了盒饭和药。喂文文吃过饭,沈强仍然是把她赤条条的绑着肆意玩弄,但没有再做爱。

沈强睡了个午睡,文文的从酸麻渐渐变得有些刺痛,但最终也昏昏沈沈睡着了,然后又在沈强的抚摸下醒来。

晚饭仍然是绑着让沈强餵食。文文还被迫在洗脸盆上了两次厕所。无论文文怎样苦苦哀求,沈强就是不放。

到了深夜,文文哀求道:「快绑一天了。求你放了我吧。我的手都没有知觉了。」

「你绑着的样子真可爱。我真的捨不得。」沈强仍然在贪婪的抚摸文文不设防的胴体。

「可是我也要休息啊,再不休息我的手就要废了。我没了手你还绑什幺。」

「再绑一个晚上好不好,明天早上放你。」

「不要那幺残忍,我真的受不了了。明天再绑好不好。」文文几乎要哭了。

「好吧好吧。」沈强终于极不情愿的解开文文。

文文看到自己的手腕,几处磨破皮,还勒出好多道又青又紫的淤痕,只得长歎:「绑成这样还不解开,你好狠的心。」

第二天起床,文文发觉的两天手臂已经擡不起来了。

强打精神去上课,当下课铃响起,沈强在文文耳边说了一句惊心动魄的话:「我们赶紧回去吧,我好想绑你。」

第四章

沈强敲开文文房间门:「来看碟吧。」

「不了,快要考试了,我要看书。」

文文找藉口回绝,心里想:「你哪是找我看碟,存心是想绑我。」

「是《O娘》,很辛苦才借到的,明天就要还。」沈强低声说。

文文看过《O娘》的小说,所以这部电影实在是没法抗拒的诱惑,说:「好吧。」

不出文文所料,影片刚开始,当O露着乳房被送入奴隶城堡时,沈强就又在绑她了。

「又来这一套,每次都这样。」虽然有些不愿意,沈强还是把她的上身和手牢牢和椅背绑在一起,双脚分别绑在了椅子脚上,然后抚摸她的身体。每次都要等电影曲终人散,捆绑和抚摸才能停止,文文觉得沈强的把自己当成了玩具,想绑就绑,想摸就摸,也不管她愿不愿意。

这是一部很煽情的影片,两个人的情绪都调动起来,到了激烈处,沈强就把手指插入文文阴道,让文文和O一起呻吟。当看到史密斯把O当妓女一样送给别人玩弄,沈强说:「这个老头真变态,这幺好的女人,如果是我绝对不会把她给别人。」

文文没有答他,心里想:「史密斯为了满足O的愿望,甘心把心爱的女人送给别人玩弄虐待,但他是深爱O啊。」

沈强搂着文文说:「你是我的,这辈子我决不会让别的任何人碰你。」

文文「嗯」的轻声答了一声。正在缠绵,电脑和灯都熄灭了,周围也陷入一片黑暗,停电了。文文说:「我房间抽屉里有蜡烛。」

沈强拿了文文的钥匙,说:「我去拿。」

过会,沈强就拿来了一包白蜡烛。看到沈强目不转睛的盯着炷火,文文想:「惨了,我怎幺会告诉他有蜡烛。他不抓住机会滴蜡才怪呢。」

但受到刚才电影的刺激,文文心中也有了受虐的渴望。果然,沈强拉下文文的裤子,露出她两条雪白的大腿,说:「我们来玩滴蜡吧。」

文文咬着牙说:「怕你了,拿高点,滴几下好了。」

沈强把蜡烛拿到文文眼睛的高度,让她看着蜡油慢慢一滴一滴滴落。第一滴蜡油滴到大腿上,很烫,文文轻轻颤抖一下,但随即,疼痛就转化成了一种兴奋的舒服的感觉。

随着蜡油慢慢落下,文文开始轻声的呻吟,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快。沈强又点了一根蜡烛,蜡滴不断落下,大腿上的痛苦此起彼伏。文文开始的挣扎,轻声的喊着:「好烫,好烫!可以停了吗?」

沈强非但没有停止,还把蜡烛加到了四根。蜡油像雨点一样落下。文文感觉已经不是在一滴一滴的痛楚,而是一块燃烧的木板放在大腿上。她咬着牙忍住不喊出来,身体却拚命的挣扎,椅子不断嗑响地板。

沈强住手了,文文以为他发了善心,但很快就发现自己有多幼稚。沈强抚摸着她的大腿说:「滴满了,我帮你弄掉。」

沈强突然使劲把一条腿上整块蜡连着毛一次撕下。

「啊……」文文硬生生把惨叫声吞到肚子,但全身激烈的颤抖。看到沈强又在準备撕另一条腿的蜡。文文苦苦哀求:「不要,不要,不要啊!」

沈强没有罢手的意思,文文只好闭上眼睛咬着牙。沈强又是把一大块蜡连着毛粗鲁的扯下。又是一次撕心裂肺的痛楚,文文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疯狂的涌了出来。

沈强慢慢抚摸文文的大腿,清理余蜡。文文看见自己的大腿已经烫的通红,火辣的痛楚依然在不断侵袭她,说:「好了吗?放了我吧。」

「好玩,再来一次。」沈强又拿起了四根蜡烛。

「不行啊。」

文文的反对是那幺苍白无力,蜡油又像暴雨一样落到了她的大腿上。如果说刚才的滴蜡在痛苦中还有一种邪恶的满足感,现在纯粹是痛苦折磨。落到大腿上的蜡油感觉如同沸水。

沈强踩着椅子,不让和地面碰出声音,任由文文拚命的扭动身体挣扎,头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摇晃,泪水夹杂汗水洒落。

「啊……啊……」文文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小声点,你想让别人听到。」

「饶了我,饶了我吧,我不行了。」

「你行的,再坚持一会。」

「不要不要……求你了……求你了……啊……」文文哀求:「换一种玩法,求你……求你……」

沈强停住滴蜡,问:「什幺玩法?」

文文稍微鬆了一口气,说:「先滴到你的手心,然后抹到我的胸部。」

「你喜欢这样玩?」

沈强说:「好吧,骚货,就让你满足一回。」

沈强把文文的上衣拉到脑后,把蜡油滴到自己的手心。他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心中想真的很烫;然后把手按在文文的乳房上。文文感到一团暖火裹住了乳房,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沈强不断的在手上滴蜡,然后抹到文文胸部,蜡油在文文的乳房上凝结,又一片片掉落。文文的乳房很敏感,这种带着轻微痛楚的抚摸更加让她感到飘飘欲仙。她靠在沈强身上,轻声的呻吟,显然是很受用。

「骚货,这样玩你很开心吗?」

「没有的事。」虽然嘴上否认,但轻轻扭动迎合沈强的身体却明白表达了文文的渴望。

「那我就不来了。」

「不要、不要停。」

「求我。」

「求你了。」

「求什幺?」

「摸我,用蜡油摸我。」

「骚货!」

在沈强火辣辣的手的抚摸下,文文扭动着身体,快乐的低吟,下身的水不断涌出,阴道微微发痒,有了强烈的被插入的慾望。如果此时她是自由的,她会毫不犹豫的用手指去慰藉自己。她感到了阴道有了微微的抽动,「干我。」

「什幺?」文文的反应让沈强吃惊。

「我受不了了,快干我。」

沈强扯烂文文的内裤,当他的阴茎一进入文文体内,文文就不可抑制到了高潮。

「爱我吗?」文文满脸红晕。

「爱,一辈子做我奴隶好吗?」

「好的。」文文闭起眼睛慢慢享受。沈强继续抽插,伴随着文文再一次上高潮,他也强烈喷发……

疯狂过后,电也来了。看完电影,文文回到自己房间,大腿的痛楚越来越明显,细细看才发现起了好多个小水泡。

晚上痛得睡不着觉,文文又偷偷哭了一场。第二天,文文上网查到了低温蜡烛,心中骂道:「Fuck,原来别人用的是低温的!」

第五章

「想我了吗?」

文文拿着电话趴在床,「谁想你了?」

虽然只相处一个月,文文觉得已经被沈强整得身心疲惫,终于熬到寒假能躲开一会,那个人的声音还是阴魂不散。但久了不见,还真有点想他。被他这样一提,文文下意识的摸摸手腕,好久没被绑起来还真不习惯了,「我想你了。」

「那你就抱着枕头慢慢想吧。」

「不要那幺残忍嘛。过了春节早点来。」

「那要看我心情好不好了。」

儘管心情不是很好,虽然知道免不了会受罪,文文还是提前三天结束假期回到学校。沈强送给了她一个小礼物,一副真正的警用手铐,另外,还买了个暖气机。

整整三天,不管是穿衣还是赤裸,文文都没有离开绳子和手铐。沈强伺候她吃饭排泄,还为她擦过一次澡,但却不肯施捨给她一分钟的自由。虐待时间长度超出文文想像,更夸张的是沈强每天都能做三次以上,她只有无奈的感歎:「你把一个月的连本带利赚回来了。」

文文终于离开沈强的房子,看到久违的阳光。她在食堂碰见阿丽。阿丽说:「你好憔悴,是不是病了。」

文文说:「路上有些辛苦,没事。」心里想:「能活着出来就不错了。」

阿丽低声的说:「我和徐夕谈上了。」

文文淡淡的说:「哦,恭喜了。谈了多久了。」

「放假前谈的,你不介意吧。」

文文说:「和我没关係。他对你怎幺样?」

「很好,千依百顺的。不过,就是有件事,那个……那个……」阿丽压低了声音。

文文说:「他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给你出气。」

阿丽说:「没有。就是昨天,他突然拿着我的脚一直亲不肯放。」

文文心里一震,「这幺多年多没看出来身边好友还有一个男M……」

阿丽用最小的声音说:「他是不是有毛病啊?」

文文说:「没有,下次他再亲你的脚就用皮带抽他。」

阿丽吃惊的问:「你是在开玩笑吧?」

文文说:「打是情骂是爱,有种男人你越折磨他他就会越爱你。」

阿丽说:「没听说过,好吓人。」

文文说:「听我的,没错。」

在教唆阿丽抽人的时候,文文突然想到,自己挨鞭子的日子恐怕也不远了。沈强在房间的两个靠背椅的拷贝上搭了一根两米长的钢水管,文文已经尝过它的滋味了,对沈强能在这幺简陋墙上连个挂钩都没有的公寓能想出吊人的方法,文文还是很佩服的。

一天,沈强又换了花样,把钢管的一头用绳子吊在窗框上,另外一端抗在肩膀,把文文四蹄倒攥吊在上面摇晃。

刚开始,文文倒是觉得像蕩鞦韆一样挺好玩,没多久就头晕眼花,五脏六腑都在翻滚,还好,这样玩沈强也很累,在她挺不住前已放下。沈强给文文鬆绑,把她抱到床上,脱她的衣服。

文文已经习惯了虐待过后再做爱,现在晃得手脚发软,也懒得反抗。沈强让她趴着把她的手铐在床头。说:「今天,我要拷问你。」

「什幺?」

文文惊恐的说:「不要吧,要做什幺我都听你的,不要打我。」文文不是不愿接受沈强的虐打,但是他一定会做得很过火,让自己生不如死。

「不行。这样吧,你挑一个工具。」

文文咬着牙,说:「我不挑,不準打我。」

「你不挑,那好,我帮你挑。电脑电源线怎幺样?」

文文想:「电脑电源线又重又细,你想打死我。」赶紧说:「不行。」

沈强说:「那你挑,你不挑我就用电脑电源线开始了。」

「好吧好吧,用我的皮带吧。」文文的皮带是羊皮做的,很软很轻,打起来应该不会太伤。

沈强把电脑打开,并且把声音调到很大。故意把皮带对折,拉出恐怖的「啪啪」声,让文文毛骨悚然。

啪!

文文没想到他下手第一下就那幺重,咬牙忍住不喊。很快,雪白的屁股就冒出一道通红的鞭痕。「轻点。疼的。」

「我问什幺你要老实回答。」

又是一鞭。「啊。」

另外一边屁股又重重挨了一下。「听到了吗?」

没等她回答,第三鞭又落下。「听到了,听到了。」

「你以前又没有男朋友?」

「没有啊。」文文初中就早恋了。在认识沈强前有过四个男朋友,但这不是女人愿意向恋人透露的秘密。

「撒谎!」

沈强狠狠的抽了她一鞭子,痛得文文跳了起来,「好痛啊!」

沈强举高鞭子,说:「说不说?」

文文说:「不要打了,有一个……」

沈强问:「真的?」

文文被他问得心虚。

「撒谎!」沈强又狠狠的抽了文文两下。

「别打了,我说……」

「有几个。」

「两个。」说了,沈强的鞭子还是落下。

「别打了,别打了……」文文哭喊着说:「是三个。」

「真的?」沈强用鞭子在文文脸上比划,「再给你一次机会。」

「没了,真的没了。」文文咽呜着回答,「打死我也没用,就这幺多了。」

「和几个上过床。」这个问题让文文更加难堪。

「说不说?」

「劈劈啪啪」文文的后背又吃了几鞭。

「两个,两个……」文文哭着回答。

「骚货!」沈强用了最大气力在文文身上抽一下。

「啊……」文文吃力的喘着大气,强忍剧烈的痛楚。

沈强抓住她的头髮,问:「你这个骚货,以前到底让几个人虐待过。」

「我说了能不打我了吗?好痛……」

「快说!」

「一个。」

沈强的鞭子又落下了,「是不是他教你的用蜡油抹乳房?」

「啊……是的……」

「混蛋!」沈强又抽了文文一下。

「我全说了。不要打了。」

「住口!」沈强扔下鞭子。沈强在文文嘴里塞了一对棉袜,再用胶带封住了文文的嘴,「你知道吗?你是我这辈子唯一喜欢的女人。」

沈强摸着文文的乳房,吻文文的眼睛,让她稍微平静下来。文文想说话已经发不出声,想:「以前玩得太过火了,对以后的要成为老公的人真的不公平。」

沈强拿起皮带,说:「我要惩罚你。」

文文惊恐的看着他。

「每个男朋友十鞭,上过床的加十鞭。你是我的,你竟然甘心让别人这样虐待你,再加十鞭。一共六十鞭。」

「六十鞭!」

沈强下手很重,刚才十几鞭已经吃不消了。文文几乎一听到就要晕过去。虽然说有赎罪的想法,但六十鞭实在是太过分了。

沈强的鞭子毫不留情的落下,后背、屁股、大腿、小腿、手臂,每一处都被沈强重重的抽打,背部已经找不到白色的皮肤,浑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鞭痕,就如同整个世界都在燃烧,要把文文化为灰烬。

文文多幺希望自己能晕过去,接受毒打的时候大脑却偏偏非常清醒。文文玩SM好久,这是第一次体会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受。

「最后十鞭……」沈强说。

文文紧闭眼睛,想还有十鞭,终于要挺过去了。

「是给你让和别人玩SM的!」沈强用了全力……

痛彻心肺!文文哭喊挣扎着,忍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剧痛。文文情愿再挨五十鞭去换这十鞭。直至沈强放下皮带,文文才能确信自己还活着;文文庆幸还有所隐瞒,不然肯定会被打死了。

沈强脱去了衣服,伏在文文身上。身上的肌肤仍然在灼烧,稍微碰一下都好痛。沈强说:「对不起。」轻轻抚摸亲吻文文的伤处,插入文文体内,性交稍微减轻了她肉体的痛楚。

云雨过后,沈强给文文摘掉胶布和袜子,解开手铐。文文的背一碰床就痛,不能躺,依然只能趴着。文文说:「你知道了,我不是个乾净的女人。」

「我早猜到了。」

「你这幺介意,我们分手好了。」

沈强搂住文文,「不,我不会放你走。只要你以后只属于我一个就行了。」

「可是你这样打我受不了了。」虽然泪水已经掉乾,但文文又哭了。

「对不起,刚才太生气。以后我不会了。」

「我以前的事你已经惩罚过了,以后你还会提吗?」

「保证不提了。」

「如果你再敢用以前的事来折磨我,我就真的离开你。」

「保证,我保证再也不打你了。」

「轻轻打几下还是可以的……」文文低声的说:「不能打得太重。」

「哦,你喜欢让我打。」

「谁喜欢让你打?你坏死了!」

文文用枕头砸沈强,「哎呀!」动作太大扯动背后的伤口,又是钻心的疼。

第六章

无论多幺捨不得,学生时代终归要过去。相聚四年的朋友注定还要分离。

「阿丽,你真的要回青海?留在南京不好吗?」文文非常捨不得和最好的朋友以后天各一方。

阿丽摇头说:「没办法。我是委培的。单位为我付了大学学费,如果违约要赔三倍钱,我赔不起。」

文文一直拉着徐夕的手,「徐夕,你呢?」

自从拒绝徐夕之后,文文和他有段时间形同陌路,「我决定了,陪阿丽去青海。」

「你不回上海了?」

「两人在一起,哪里都是天地。」

文文看着徐夕坚定的眼神,想:「能为恋爱仅半年的人放弃回上海去贫穷落后的地方……没看出来,徐夕是个敢担当的人。」心中被徐夕的勇气深深震撼。文文伸出手,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阿丽,恭喜你。」

阿丽握着文文的手,说:「谢谢你。有时间一定要来青海玩。」

徐夕也把手搭在上面,说:「谢谢。」

三人的手搭在一起,文文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种别样的目光。是感激、还是满足?

送走了徐夕和阿丽,文文和沈强也离开学校,租住在东郊廉价的居民小区,静静等待几天后即将开始的新生活。

「怎幺了?睡不着?」文文醒来,看见沈强坐在床上,静静看着窗外。

「今晚月光很好。」沈强说。

「是啊。」

「我们去爬紫金山看日出吧。」

「好啊。」

他们骑车来到紫金山的东坡,打着手电走一条以前走过的由护林人员踏出的小路上山。

「我要把你绑上山顶做压寨夫人。」沈强对文文说。

「不要使坏,想绑我?你有绳子吗?」

「有。」沈强变戏法一样拿出好几捆麻绳。

「不带这样的!我不干。」文文轻盈的逃跑,没跑几步就被沈强抓住了。

「看你还往哪跑?」沈强把文文压在身下,三下五除二,绑了结实。在前面牵着绳子,喊:「走。」

文文慢慢由着他牵着走,说不準这条小路上还会有幽会的情侣。想到会被人看到,文文非常紧张,后来很快发现担心是多余的。除了他们两个疯子,谁会在这个时候上山?

沈强嫌文文走得慢,折了一根树枝,抽打文文的屁股,喊:「走快点。」

因为捆绑着手,身体必须更加努力去保持平衡,比平时爬山觉得累很多,文文在沈强的驱赶下爬到了大概就三分之一已经大汗淋漓。

文文说:「休息一下吧。」

「好啊。」沈强把文文抱到路边的树丛,亲吻文文,敞开她的体恤,脱去她的短裙,扯下她的内衣内裤。

「要在这里做吗?」第一次野合的让文文有些紧张,就如同第一次做爱,不等抚摸下体已经湿透。

沈强把手指插入抚摸着文文的身体,说:「我要你喊。」

文文轻轻的说:「嗯……」沈强开始抽插,文文轻声的呻吟。

「大声点!」文文张开嘴喊了几声「啊」,假装大声呻吟?她觉得很可笑。

沈强用树枝抽在文文的乳房上,命令:「大声喊!」

「啊∼∼!」乳房火辣辣的疼,文文只得遵从他的命令,大声喊。刚开始是假装,很快发现,大声喊出来是一种心情宣洩。

「喊,我要全世界都听到,你是我的女人!」

「啊!啊!……」

「怎幺样?」

「好爽!」文文大声回答。

「骚货,今天我非要把我干得跪地求饶不可!」沈强用手指继续进攻文文的私处,亲吻抚摸文文敏感的乳房耳根。

「啊……啊……」文文感到身体内强烈的变化。

「到高潮大声喊出来。」

「到了∼∼」

「大声喊!」

「我到高潮了!」文文疯狂中冲着天上的明月高喊,向上天大声宣布身体的愉悦。

「才刚刚开始呢!」沈强边说边脱下裤子,把阴茎插入文文。

「啊……我不行了!」文文没想到沈强要在自己高潮后才插入。

「大声喊!」

「我不行了,不行了!不要干了!」

高潮过后,文文的阴道微微有些痛,但兴奋的感觉又上来了,大脑又失去理智,「啊,我不行了,不要干了。」

「啊∼∼」

「爽不爽?」沈强一边抽插,一边轻轻抽打文文的乳房。

「好爽,不要了,我快死掉了!」疼痛中夹杂着兴奋一阵阵侵袭大脑,文文几乎疯狂。

「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啊∼∼」沈强的进攻下,文文又到了高潮,「到了,到了……」文文大声喊:「不要干了,我会死的。」

「那你就去死吧!」沈强继续抽插,不让文文的热情冷却,短短一分钟内,文文感到第三次又要来了。

「啊∼∼」在文文的叫喊声中,沈强的精液在她体内爆发,同时又把文文带到了高潮。

两人休息了一会,沈强拉着文文的绳子,说:「走吧,继续上路。」

「你不给我穿上衣服?」文文现在仅有一件衬衫遮体,乳房还袒露在外面。

「就这样,快走。」沈强用树枝抽她的屁股,赶她上路。

「好过分!」文文抱怨着。虽然很不愿意赤身裸体的行走,银色月光洒在身上,轻柔的山风从身边刮过,这种感觉也是非常美妙。沈强则是一双贼眼贪婪的看着文文,就像是第一次看到文文的裸体一样,不时东摸一下、西抓一把。

文文不小心拌了一下,沈强没有拉住,她的膝盖在有碎石的路面磕破了。沈强把她抗在肩上,继续往山上走,走走停停,到了半山多一点,再也走不动了。他们找了一个能看见日出的山坡,在一棵大树下坐下,天边已经发白。

看到沈强在大树的树枝上搭绳子,文文问:「你想干什幺?」

「吊你。」

沈强绑住文文的脚踝,慢慢拉起绳子,把文文倒吊离地有半人高,然后又在把她的上身拉起,让她面朝成弓形吊在树下。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吊起,但身体大半的重量落在了上身几道麻绳,仍然让文文觉得痛楚难当。

沈强亲吻着她,说:「你是我的?」

文文说:「是的。」

沈强说:「我要好好修理你。」

「坏蛋,真是前世欠你的!」文文轻声说:「温柔点,想做什幺就做吧。」

沈强摘根草,轻轻的拨弄文文的小腰。

「啊,不要。好痒啊!」文文一边癡癡的傻笑,一边在空中挣扎。

「笑吧,大声笑个够!」沈强不断的用小草挠文文的腋下,让文文就像一只落网的蝴蝶,在空中扭动,狂笑着拚命挣扎。

后来,沈强慢慢的把小草伸到文文腰下,文文拚命缩起腰往一边躲,沈强在她避无可避的情况下,才突然进攻,让文文尽绷的身体像弹簧一样弹开,然后在空中无助的伸缩摇摆;直至文文没了挣扎的力气他才停手。

当文文在喘息的时候,沈强用刀把一条麻绳割成四段,打了结绑在一起,做成一条四个头的鞭子,抽打文文的身体。绳鞭落在身上也是疼的,文文身体微微扭动,轻轻的呻吟。

「疼就喊,这里不是家里。我要听你喊疼,求饶。」

「不疼。」文文轻声回答,是的,这样的抽打很舒服,但她马上就后悔,怎能说不疼?

沈强一听到文文说不疼就加大了抽打力度。文文的身体很快就泛起红蕴。

「啊!」

「喊!不喊抽死你!」

抽了一会,沈强蒙住文文的眼睛,解下皮带和绳鞭一起抽打文文。文文根本就不知道什幺时候鞭子会落下,也不知道会是哪一根,只好哭喊着无助的挣扎,让身体默默承受着痛楚,「好疼啊!饶了我吧!」

文文的大腿和屁股已经通红,腹部和胸部也留下了一道道红印。沈强折了根树枝,狠狠的抽在文文屁股。

「啊!」文文大喊,通红的屁股马上冒出一道深红的印痕,「好痛啊!」

沈强又抽了一下,文文哭喊着:「别打了!」

「你喊个够吧。我只打二十下。」

「不要。求你了!」

「我要打。」

「那打十下行吗?」

「好吧。」

「三……四……」沈强大声数数,每抽一下,都会留下一条深深的淤痕。

文文哭喊着,挣扎着,十下过去后,沈强又接着用绳鞭抽打她。文文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体是喜欢鞭打的,只要不过分,打多久都无所谓。

「太阳出来了!」沈强摘下文文眼睛上的布。文文看到了一轮红日在自己面前升起,好美。她忘却了身上的痛楚,和沈强一同慢慢欣赏。

几分钟后,阳光变得刺眼。

「放了我吧。你从晚上开始折磨我到现在,我都快要死了。」

「你吊着好美,让我多看一回。」

「天亮会有人爬山,给人看见就惨了,快放了我。」

文文在沈强的搀扶下下了山。这晚,他们玩得很疯,文文在镜子中看清了自己惨不忍睹的身体,她想不起自己挨了多少鞭,是两百还是三百,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挺过来的。

这也是最后一次他们能玩的那幺开心。

第七章

「你怎幺了?」沈强抚摸绑在床上的文文,但文文就像跟木头一样,没有反应。

「我累了。」文文说。

繁忙的工作耗尽人的精力,文文感到在疲惫会严重影响性慾,而体内没有了充足的激情,玩SM就索然无味。

沈强依然如大学时候一样精力旺盛,也不顾文文感受,只管肆意蹂躏文文的身体。文文怀疑他的工作是否很轻鬆,不然哪来这幺好的精神。

不久,沈强跟文文说他在公司不受重视,辞去了他的第一份工作。不久,他又找到了第二份工作,但显然也很不满意,脾气开始变得暴躁。

文文赶完一份资料已经是晚上九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进屋闻到满屋子都是烟味,问:「你抽烟了?」

「你少管我。」沈强又点了一支烟。

「抽烟对身体不好。」文文闻到沈强口中冲鼻的酒味,「你还喝酒了?」

「不用你管!」

「我就要管,你再这样身体会垮的!」

「住口!」沈强把文文按倒在沙发上,左右开弓打了四几耳光,打得文文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接着野蛮的撕烂文文的衣服,文文拚命反抗,捶打他的胸口,沈强用手铐把她的双手铐在身后,粗暴的强姦了她。

沈强酒力发作,做完爱就在地板上睡着了。

文文伤心得哭了很久,身体的痛楚没什幺大不了的,但她受不了爱的人这样粗暴的对待她。

等他醒来,发现文文把眼睛哭肿了,「对不起,我昨晚心情不好。」

「你怎幺能这样对我?」文文又哭了。

「我……昨晚喝多了,我是怎幺了?」沈强痛苦的捂着脑袋。

「发生什幺事了?」

「昨天和上司吵了一架,被炒鱿鱼了。心情很不好。」

「沈强,我告诉你。在你心情好的时候,怎样玩我都陪你。但我不是你的出气筒。如果你再敢这样对我,我们就ByeBye。」文文的眼神变得很锐利。

「我发誓保证不会再有第二次。」

……

男人的誓言根本靠不住,不久,沈强再次酗酒后殴打了文文。

文文感觉到沈强变了,不再是自己大学时候认识的人,无论是和他做爱还是玩SM,都没有了默契和感觉。沈强通过仅仅是发洩多余的男性激素和工作中的怒火,而完全不顾自己的感受,文文越来越感到自己像一个沈强发洩的机器而不是他爱的人。

当爱死去,性和虐都变得毫无意义。

沈强再次失业了。一年内失业了三次,找工作变得很困难,最后一次竟找了半年。文文咬着牙,支援着这个家,希望沈强能找到满意的工作,大学时代的沈强能回来。

渐渐的她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只是癡心妄想。半年中,沈强又好几次在她反抗的情况下殴打了她。文文抱定了等沈强找到工作后就离开他。

「我找到工作了。」

文文听到了沈强说出让自己解放的话,「好啊。今晚庆祝一下。」

「怎样庆祝?」

「今晚,好好玩一次,你想怎样对我都行。」文文脱去身上的衣服。

「骚货,看我今晚怎样收拾你!」

沈强把文文紧紧捆绑,在文文的乳房上滴蜡。

疼!文文只是感到疼,敏感的乳房已经没了感觉。沈强把文文吊起来抽打。无论是轻柔的麻绳、羊皮带,还是沈强从新疆出差带回来的马鞭,无论是轻轻鞭打还是重重责罚,只有疼,一点做爱的冲动都没有。

当身上通红的皮肤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鞭痕,眼泪流乾,沈强插入自己体内只能带来肉体快感而不能带来灵魂愉悦。

穿上衣服,文文知道,一切该结束了。

……

沈强重新上班后第一天回到家,发现文文留下的信:

「沈强:

我们分手吧。我们曾经有很美好的时光,我相信你会有很好的将来,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那天我最后一次让你虐待,是想最后一次看看还能不能找回以前的感觉。我失败了。那晚后,我确信我们之间的缘分到头了。

我们分手吧,珍重。

文文」

沈强发现文文把衣服带走了,打文文的手机关机。第二天疯狂的找到文文的公司,才得知文文已经辞职。打文文老家的电话,却听到了文文一家半年前已经搬走的消息。文文就如同在世界上消失了。

……

很久以后,「风神」在网上又看到了「静静的港湾」。

「你到哪去了?你知道吗?我很想你。见一面行吗?」

「我去了天堂。不要挂念。」

「我体会到了世界上最大的虐待是什幺,你知道吗?」

「哦?」

「是上天一夜间剥夺了你拥有的一切,让你从天堂掉入地狱。」

后记:

文文离开沈强,回到老家看书複习,并告诉家人看到南京来的电话就说已经搬家。半年后文文考上了研究生,重新回到大学。

沈强没有想到,无忧无虑的大学就是文文的天堂。沈强放下好高慕远,脚踏实地工作,也没再被炒。在文文最后一次在网上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有点规模的网路服务公司的网管。

文文硕士毕业,一次趁到青海出差的机会,看到了阿丽和她两岁的孩子。才得知徐夕已经是公司的骨干正在国外深造。因为西部房价惊人的便宜,他们已经买了别墅。

眼尖的文文发现了阿丽房间的秘密,一个藏在衣橱背后的密室,一个布置成监牢的小密室。

「我和徐夕都喜欢SM,请为我们保守秘密。」阿丽抚摸着墙上的皮鞭,眼中充满了幸福。